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完美永恆的愛
只看該作者
「何止聰明,都說了我是天才。」

因為毅不是攻擊目標,他有空檔可以用同樣的方式抵擋琴音

「你們看起來是傷不太到他啊,要幫把手嗎?」

毅聽著樂音,仔細看著那幅巨畫,有點像賭博的猜測,又像美感的指引,他朝著巨畫發射電漿砲
擲骰結果

2d6+4 → 9[3, 6] + 4 13被動の美感
2d6+3+4 → 5[1, 4] + 3 + 4 12電漿砲+美感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咕咕...各位!!」悠揚的琴音在雪鴞耳裡全成了拳頭敲在琴鍵上的噪音,原本怯弱的眼慎此時銳利而佈滿血絲。但臉上的混亂和舊傷造成的疲態仍無法掩蓋

「關雎等等你聽我說!! 你他媽聽我說一下啊!!」雪鴞使盡全力抬起快要散架的軀體甩開紅線,腳步蹣跚的踏穩地上。正在喘息時,眼角餘光卻瞥見加加知像鞭子般凶狠的攻擊

「咕啊啊...」雪鴞只能眼看著尾巴甩向自己,身體卻已經無法使喚。被抽打的胸口一陣灼熱,脆弱的鳥兒便高高飛起,接著向布娃娃一樣落到地上。溫熱的血液浸濕了胸口潔白的羽毛。
擲骰結果

2d6 → 5[1, 4] 5閃躲線線(+1-1)
2d6 → 4[3, 1] 4閃躲斷頭(+1-1)
2d6+1 → 4[3, 1] + 1 5意志(+2-1)
SIGNATURE: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0-09-20, 00:48)小蒼蒼 提到︰ 回過神來時,怒氣已跟鐵尾一同削向雪鴞的頸子,牠只能徒然喊道:「小心!」

加加知君扭動身子四肢落地,火靈鬥氣從毛細孔中噴發而出,籠罩了整個貓身,在牠體外凝聚出凱恩洛斯的巨龍形態。明知凱恩洛斯的力量不是借給牠做這種事,牠懷著愧疚、忌妒跟想終結一切的念頭衝向前去。貓爪帶動龍爪、龍尾隨貓尾而動,爪子由上往下撕裂那幅蜘蛛的畫,尾巴也狠狠當頭打在關雎撕扯頭髮的手背上。
加加知君披著龍形鬥氣之衣衝向關雎,高高躍在關雎上方,摧毀巨畫的同時鞭笞關雎的手。然而焠火的劍氣彷彿沒碰到東西的感覺,尖銳的爪子則如碰上金剛石般,畫布絲毫未損傷半毫。

「嘻嘻嘻……沒用的,沒有人能離開……」

嘶啞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關雎抬起頭用餘光瞪視著加加知君,笑容誇張地大、瞳孔極度縮小,那隻手如同陶土被打爛以奇特的形狀歪曲著,卻沒有任何血濺出來。只見關雎彷若無事地揮揮手,一隻完好無缺的手用出現在眼前。

(2020-09-20, 09:09)小南 提到︰ 小南緩緩的閉起眼睛,混身道袍無風自起

口中喃喃低語道

「這熟悉的攻擊手段,莫不是千?」

雙手反向捏出法決,附近的水流之憑空成形

直卷小南身旁,兩道水光纏繞上小南的軀幹,暴力的洗刷著小南的身軀

在水光的纏繞下,小南的目光越發清明,他冷冷的看著並不認識的關雎

「汝已孤立無援,乖乖領死罷」
小南憑空招來兩捲清流,將自己心土中的穢物沖洗而去,轉瞬間小南的目光已是往常的冷澈。

「早就是這樣……一直以來……」緩緩轉過頭來,向小南輕蔑笑道:「呵呵……我不會死……只要這世上還有愛,只要我還愛著……我就是永恆的……」

然而另一邊,雁足未能閃過狂暴而出的水箭,直直被刺中胸膛,雖未能穿心,透骨之痛一時讓他說話不話。
(2020-09-21, 19:01)毅 提到︰ 「何止聰明,都說了我是天才。」

因為毅不是攻擊目標,他有空檔可以用同樣的方式抵擋琴音

「你們看起來是傷不太到他啊,要幫把手嗎?」

毅聽著樂音,仔細看著那幅巨畫,有點像賭博的猜測,又像美感的指引,他朝著巨畫發射電漿砲
「阿……天才,是阿,天才才能隨意徜徉在美感的海中……」

關雎的雙眼中顯盡得意,撐著膝蓋搖搖晃晃地站起身,面對毅朝著巨畫開炮卻毫無反應。

「你也看到了對吧?被稱為愛神的意志到底是什麼?」他駝著背嘲笑似地指著毅,「那你看到那個孩子的意志了嗎?他為何而來?」

跪倒在地的雁足像是受到什麼刺激,惡狠狠地瞪向關雎,一把匕首不知何時已經脫手而出,模糊的鋒影插上關雎左肩,那一刻些微可見他咬牙皺眉。

「閉嘴!我是……我是來找你報仇的!」雁足退向牆邊,倚著牆勉強站立起來。「咳……你殺了我媽,帶走我爸,我怎麼可能……」
「哈……」猖狂的笑聲打斷雁足的話,關雎歪頭斜笑道:「橫刀奪愛者該死,但雙鯉……阿……雙鯉……」一句話間,關雎的笑容轉變為痛苦而悲傷。「不……我要他留下來但……不……不管我畫了再多,他就是沒有回來……」

就在關雎失神之際,巨畫受電漿炮轟擊的爆炸才消失,瀰漫的煙霧中依稀可以聽見火焰的聲音。
(2020-09-21, 22:17)雪鴞 提到︰ 「咕咕...各位!!」悠揚的琴音在雪鴞耳裡全成了拳頭敲在琴鍵上的噪音,原本怯弱的眼慎此時銳利而佈滿血絲。但臉上的混亂和舊傷造成的疲態仍無法掩蓋

「關雎等等你聽我說!! 你他媽聽我說一下啊!!」雪鴞使盡全力抬起快要散架的軀體甩開紅線,腳步蹣跚的踏穩地上。正在喘息時,眼角餘光卻瞥見加加知像鞭子般凶狠的攻擊

「咕啊啊...」雪鴞只能眼看著尾巴甩向自己,身體卻已經無法使喚。被抽打的胸口一陣灼熱,脆弱的鳥兒便高高飛起,接著向布娃娃一樣落到地上。溫熱的血液浸濕了胸口潔白的羽毛。
重重的墜落聲將關雎的注意力拉向雪鴞,因驚恐而睜大的雙眼怔怔地看著鮮紅在潔白中擴散開來。

「不!」

遲來幾秒的呼喚帶有一絲顫抖,關雎一抬手,散落一地的畫具隨之ㄎ飛起,在空中跳著狂亂的舞蹈,一塊塊的色彩在畫筆下逐漸在雪鴞周遭浮現,慢慢凝聚為人形。

「我會把你帶回來,留下來,不要離開我……」

與此同時,巨大的黑影在關雎與加加知君身後蠢動著,原來畫中的蜘蛛已經爬出畫框,即便經歷鐵尾與電漿炮的猛烈攻擊,那蜘蛛仍披著一簇簇火焰從煙塵中探出來。音樂聲仍在持續迴盪,不斷引誘那些埋藏在心土之下的種子。

終於,又一陣瘋狂從加加知君心中萌芽,橫衝直撞的火靈氣吞噬貓身,朝雁足的方向一甩尾,流星狀的火球直直拋向雁足。
(請各位進行意志相關判定,難度為9。失敗獲得意志消沉「佔有」。)


若要阻止關雎的格雷的青春,難度為12。

目前殘血角色——

雁足:2/3
雪鴞:卒

目前異常狀態——

雪鴞、加加知君:意志消沉×2
擲骰結果

2d6+2 → 4[3, 1] + 2 6我閃
2d6+1+3 → 10[4, 6] + 1 + 3 14我丟
1d4 → 3[3] 3點兵
2d6 → 6[3, 3] 6火靈氣
--[暗骰]--靈能感覺
1d3 → 1[1] 1差點就鞭屍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身披水甲的小南淡然的看向神智有點不清晰的加知

又看了看關雎

最後看向被瘋狂攻擊的雁足

稍作思考,便暗自點頭

一個閃身來到加知身旁邊,雙手輕輕按在加知的耳朵上

伴隨著綠色靈光纏繞在身旁,小南口中輕道

「靜下心神,勿思,勿念」

木靈氣遊走在加知的貓體之中
擲骰結果

2d6+5 → 7[3, 4] + 5 12水靈纏繞(應對)
2d6+5 → 9[4, 5] + 5 14木靈纏繞(解除加知)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聖門之滅角色卡】聖門之滅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