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物,資料
只看該作者
#1
イカれた快楽のために                                                

如題

尋論壇團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艾莉西亞‧馬丁內斯‧格沃科娃

概念:鬣狗、波希米亞人、Poker Alice

美德:謹慎
原罪:殘忍

標的:養隻威風凜凜的捷克狼犬看家
標的:把車子改得更有個性

長期標的:從渣滓手中拿走一切有價值或沒價值的東西,看着燭火在他們眼中融化。在荒涼的世界巡迴,任意收割糜爛事物,成為獵人,成為掠奪者。


屬性

  智力 ●●○○○  
  機智 ●●●○○
  決心 ●○○○○

  力量 ●●○○○
  敏捷 ●●●○○
  耐力 ●●○○○

  儀態 ●●○○○
  操控 ●●○○○
  沉著 ●●●●○


技能

  運動 ●●○○○
  駕駛 ●●●●○(追逐、特技)
  槍械 ●●●○○(衝鋒槍)
  潛行 ●●○○○

  工藝 ●●●○○
  科學 ●○○○○

  脅迫 ●●○○○
  黑街 ●●●○○(黑市交易)
  掩飾 ●●○○○


優勢


  專業訓練 Professional Training●●
    (走私販:駕駛、槍械)(線人:走私網絡、移民社群)

  頂尖車手 Crack Driver ●●

  特技車手 Stunt Driver ●

  火拼 Firefight ●●



────────────────────────────────────────────────────────────


  俐落的鮑伯頭染成奶灰藍色,怠於保養之下有些開叉翹起,濃密的眉毛勾勒出銳利弧度,上揚眼線與桃色眼影則渲染着一點危險的撫媚,這些厚重妝容使女子不似實際的二十四歲。她擁有典型拉丁裔的深邃五官與麥色肌膚,濃墨般的黑眼眸卻沾染了些許翡翠綠斑,慵懶目光下斂藏着桀驁不馴的氣質,而銀鼻環與臂上紋身都替這個傾向投了一票。


  捷克裔的母親在古巴走私大麻時與父親相戀,先後誕下了安潔莉卡與艾莉西亞。因為愈趨嚴重的貿易封鎖,她們一家偷渡到美墨邊境,後來父親被當地毒梟綁架,母親聽到贖金數字後便帶着女兒逃離,轉輾來到倫敦碼頭區。替女兒在波普勒找到一份洗車場的工作後,女人便失去蹤影,年幼的艾莉西亞自此與姊姊相依為命。住發臭的貨櫃,領不值一提的薪水,用偽劣品替換客人的零件,或是洗淨被幹走的車。艾莉西亞把每件事都做得相當順利,也沒有多餘的心理不適(好吧,發臭貨櫃有點太過份了),簡直是如魚得水。安潔莉卡則想盡快搬出洗車場,經常在入夜後到別處兼職。


  艾莉西亞十二歲時,安潔莉卡突然失蹤。礙於她非法移民的身份,女孩無法報案,只得向白翼救助。三天之後,他們找到一具屍體與一個名字,凶手是碼頭區某個投資公司董事的兒子。據一個老鴇的說法,大概是那幫人嗨上頭了,勒住脖子做愛時不懂控制力道,可憐的姑娘被一次打了太多毒品,也無力掙扎。這種事不時發生啦……條子對遊民妓女嗨藥掛掉的事沒有興趣,白翼則對財力雄厚的集團無計可施。嗯,蓋上檔案夾,一致裁定:又是東倫敦平淡乏味的一天,結案。


  無牽無掛的艾莉西亞混進當地的小幫派,她也從洗車場貨櫃搬到羅賓漢花園,開始了盜車、潑酸、搶劫猶太佬、仇殺、街頭火拼的犯罪生涯。她就像一台失速咆吼的車子,猛踩着油門拐進了無序的地帶。不入流的幫派鬥爭就像瘋狗之間的膽小鬼博奕,缺乏謀略卻充滿自毁性。但她靠着敏銳的生存觸覺,在多場惡鬥中押對勝者,小心翼翼地倖存下來。


  十八歲的時候,艾莉西亞已經準備好親自宰掉那個殺人凶手。她首先要敲碎礙事的膝頭,拿羊角錘剝下每片指甲和每顆牙齒,在他涕淚橫流屎尿直流時要求他嚴正道歉,最後摀住那張該死的臭嘴,緩而深且充滿愛意地在喉嚨放血。艾莉西亞擬定了施襲與脱離路線,估算好條子來到現場的平均反應速度。在她動手之前卻看到對方出現在新聞報道上,他駕着名牌跑車闖紅燈的時候被大貨車撞個粉身碎骨,當場掛掉。幹……事情就這麼發生了(So it goes)。既不理會劇情的張力,也不在意艾莉西亞醞釀已久的暴烈情緒,令人不快的程度堪比做足前戲後卻發現對手舉不起來一樣。她吞下沒勁又荒誕的復仇,只能無奈又好笑地把車禍報道剪了下來。


  艾莉西亞接着幹了兩年劫案司機 ,負責用花俏的飆車技巧甩開條子、躲過搜索圈。後來實在遇上太多狗屁倒灶的事,像是同夥在幹活前被沙律搞得急性腸胃炎,結果要改道去醫院;或是一開始有人暈車吐得亂七八糟,觸發了恐怖的連鎖生理效應,最離譜的一次則是鈔票箱的染色劑直接在車子內爆開。於是幹完一票大的後,她便買了艘乾淨的漁船,退出多姿多彩的劫盜圈。


  以正規漁船為掩護,艾莉西亞展開了多條靈活的航線,像是走私鰻魚苗到日本、盜獵鯊魚肉到本地魚市與炸魚店;她在碼頭附近租了間車庫,漆上黑桃稅金(Duty Ace)的招牌,在裡頭深處也有毒品和輕型武器供應,至於人口販賣與重武器的業務則敬謝不敏。許多危險人物都在店裡「繳過稅」,算是在當區少有名氣。對了,逢週末休店,據本人說法是因為嚴肅的宗教信仰的緣故。(對於性愛 x 大麻 x 苦艾酒的聖三一崇拜,她可是個上道的信徒)


  白翼曾委託艾莉西亞幫忙揪出藏身貧民區的移民綁匪,而她剛好也極度厭惡這種貪得無厭的人渣,雙方一拍即合。搞定這件事後,她被某個不識相的傢伙引薦,成了白翼的一員。艾莉西亞對於白翼的風格頗為不屑,經常口沒遮攔,極盡嘲諷之能:「交通燈一年幹掉的敗類都比你們整個組織要多。」、「誰要戴這種童子軍胸針阿?」、「請想想交通燈吧。」對於她低下的道德底線與高效的暴行,其他成員當然也抱持許多質疑和不滿。


  但同時,他們也需要一個真正熟悉黑街脈絡的在地人,而偏坦弱勢移民這點,多多少少也為她的不堪形象挽回一點分數。至於艾莉西亞則對儆惡懲奸頗有「慾求不滿」之感。於是,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



────────────────────────────────────────────────────────────
world's end girlfriend / MEGURI



一、你的角色做過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錯失宰掉那個廢物的機會,至少也讓我開着車好好從腳開始碾起吧。那個人渣!乖乖遵守交通規則有這麼難嗎?


二、你的角色所能想像自己做出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拖拽着早已腐爛的消化臟器,迷失在無風無星的追獵夜途。


三、你的角色所能想像別人做出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肢解一個活生生的人,冷漠地秤稱肉品的價格。


四、你的角色遺忘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
  七歲時,在暗夜與黎明交界的時分越過邊境,腳踝沾滿濕滑冰冷的觸感。母親隨意折下了一朵花放在凍僵了的孩童屍首上,然後從它身上剝下一條項鍊給我掛上。


五、你的角色身上曾發生最創傷性的事情是什麼?
  姐姐變成地上無人理會的破抹布。



────────────────────────────────────────────────────────────

安潔莉卡,捷克 x 古巴人。


  比艾莉西亞大四歲的少女,束着淺金長髮,奶白色的肌膚很容易被機油弄髒。與妹妹是兩類完全不同的人,記憶中的她總是像月亮般柔和美麗。很擅長在無趣的生活中製造小小的驚喜,曾經偷偷拿些小零件拼揍出一個笨拙可愛的人偶送給艾莉西亞。夢想着當個鋼琴老師,帶妹妹離開這個地方,可惜當妓女時儲下的錢已經不知所蹤了,而妹妹也吸吮着這個地方的養份,深深紥根於此。她身上有股淡淡甜味,艾莉西亞總覺得那就像酒一樣醉人。



艾迪老爺,愛爾蘭人。


  戴着鴨舌帽、白髮蒼蒼的平凡老人。他是洗車場的老闆也是波普勒的移民勞工工會主席,底下有許多無證的東歐人為他幹活。瞇眼笑起來時會泛起深深的酒窩,脖子和下巴的疤痕則暗示着他那些波瀾壯闊的年少輕狂。總是維持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只有少數人領教過到他真正憤怒的樣子。他算是艾莉西亞最初的工程老師,偶爾要她賣個人情,幫忙從海路偷接幾個人回來。



報童夏帕特,阿富汗人。


  戴着報童帽的小女孩,眼睛像是異域琥珀般漂亮。人們經常會在街頭巷尾看見她,拿着一本漫畫書心不在焉地翻着。夏帕特會為任何願意給她報酬的人盯哨,或提供她所看見的訊息。這意味着你付錢買她情報時,她可能就在監視着你,並準備將你買她消息的消息賣給別人。她每天早晨都會送報給艾迪老爺,給眼睛不好的他朗讀文章。女孩似乎沒有家人,總靠漫畫和報紙汲取知識,而大家也非常熱衷於給她灌輸各種冷門奇怪的「常識」,不知為何。最近艾莉西亞教了她怎樣以最簡單的方法炸翻一輛汽車。



船長尚恩,正港英格蘭人。


  金髮的中年男子,眼睛細小,經常掛着友善的微笑。持有連續巡航(continuous cruiser)執照,他把退役遠洋漁船改裝為漂流酒館 "The Good Time",每兩星期就會改變停泊位置。尚恩的船屬於碼頭區的特色名店,大夥常常聚在店裡見面。他有排善於交際的漂亮白牙,在水手間人脈廣闊,是那種隨口就說出"I know a guy who knows a guy who knows another guy . "的人,艾莉西亞不時靠他仲介可靠的短期船工,而他也總是第一個拿到優質漁獲的老闆。招牌菜是鰻魚凍和炸魚排,詢眾要求也會研發一些他們家鄉的菜色。酒館門外掛着「法國佬不得入內」的牌子,千萬不要不識相地在店裡提起任何有關法國的字眼,除非你想聽他一講再講那些孤船迎戰法國漁民圍攻的發潮舊事。



伊萬,俄國人。


  西裝革履、身材健碩的成熟男人。打扮體面嚴謹,嗓音富有知性的魅力,整個人像是被精心設計而雕塑出來的優越工藝。為俄國企業「冬宮能源」辦事的掮客,不過他所涉獵的似乎不止能源而已。他也提供一些槍械走私的案子給艾莉西亞,並不時勸說她改變現時「遊牧式」的業務運作,應該擴大船隻規模、建立穩定的團隊來往中東。艾莉西亞總以有違宗教原則的理由加以拒絕,身為東正教徒的他也總以苦笑回應。妻子懷孕期間曾經與艾莉西亞有段短暫戀情,似乎拿這類型的女人沒轍。



謝爾蓋,俄國人。


  英俊年輕的窮人律師,過去調查某個案件時挖得太深,被伊萬派殺手找上老家。在家人被要脅的情況下替伊萬犯下了幾單罪行,他的犯案過程被仔細紀錄下來,成了謝爾蓋的投名狀與賣身契。目前被艾迪老爺買了下來,擔任着他的法律顧問,艾莉西亞的公民身份就是謝爾蓋透過偽造文件弄來的。這個不死心的傢伙總是非常認真地糾正夏帕特的法律觀念,是的,隨便炸翻一輛汽車是絕對的犯罪行為。不,就算精心計劃過也不行。



佐里婭娜,烏克蘭人。


  住在羅賓漢花園的妓女,也是艾莉西亞的鄰居。有着一頭柔順的淡金短髮和飽滿的上圍,明明比艾莉西亞大上幾歲,卻還是維持着可惡的稚嫩臉容,笑起來相當甜美可人。天性純真樂觀、小鳥依人,被艾莉西亞戲稱做「金絲雀小姐」。她們會定期打扮一番,假裝是剛下班的白領到金絲雀碼頭的酒吧釣男人。



利里婭,米斯特克人。


  墨西哥的年輕原住民,自小在馬背上生活,作風堅毅強悍。丈夫是薩帕塔民族解放軍的成員。在他被毒梟殺害後,利里婭帶着少數跟隨者離開組織,在美墨邊境建立了一條走私偷渡通道。她的郊狼(Coyote)團隊收費相對公道,而且武裝精良,絲毫不懼人口販子的威脅,在移民間聲譽良好。利里婭主要供應着毒品和少量武器給艾莉西亞,她時常抱怨生意難做,最近似乎認真考慮轉行出口酪梨。



棕狗,羅馬尼亞人。


  垃圾場的主人,常常駕駛着挖土機搬運廢品,像流浪狗一樣睡在鐵皮屋內。他是個濃眉大眼的大塊頭青年,看起來很有壓迫感但其實只是脂肪較多而已。頭髮與鬍鬚長年剷短,維持着毛茸茸的觸感。在拆解和組裝方面有着異於常人的天才創意,幾乎可以把所有線路神不知鬼不覺地駁接到自己家裡,他已經有多年免於電費帳單的騷擾了。棕狗只懂得幾句英語,大家嫌他的原文名字太難記也乾脆不記了。與他人的交易大都靠著心領神會擠眉弄眼來進行,有次看到艾莉西亞撫摸舊鋼琴的動作後便免費送給了她。經常摸着頭傻笑、裝傻。




────────────────────────────────────────────────────────────

住處

  坡普勒的羅賓漢花園,像一頭擁有許多細小複眼的醜陋巨獸,褻瀆般橫臥在一片綠丘前。關於拆除這醜八怪的爭論從未停止,設計師構想的空中街道亦早已淪為犯罪與蛆蟲的溫床。艾莉西亞那層的走廊有個疑似班克斯的塗鴉,讓她一度被懷疑是神秘塗鴉家本人。

  門外心虛地掛着「內有惡犬,熟人都咬!!」的告示,以敷衍應付惡劣的治安環境。住處內的擺設和佈置貫設了波西米亞人的叛逆與浪漫精神──色彩斑斕但就是他媽的一團混亂。除此之外還養了一盆墨綠色的向陽植物,葉子上覆着薄薄的灰塵,似乎被死亡行軍式的澆水頻率訓練得相當頑強。



黑桃税金

  皇家碼頭區內的修車廠,招牌是緞黑與金色漆成的黑桃Ace。內部看起來頗為狹小,其實後方還有處隱密空間,販售着不見光的貨品。一架老舊鋼琴不合時宜地置放其中。


聖人項鍊

  描繪着聖克里斯多福背負孩童渡河的項鍊,他是旅行者的主保聖人,一些賽車手亦習慣佩戴上場。艾莉西亞自渡越邊境後就一直戴在身上,但她早已經忘記了那個地方。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孟渡寒

概念:鬼靈精小不點﹑郵差﹑現代俠盜

美德:俠義
原罪:犬儒

標的:吃到講究的點心
標的:見些鮮奇玩意

長期標的:趕快長大,賺飽錢以後輕鬆揮霍度日,見着什麼喜歡的便買下來


屬性

  智力 ●○○○  
  機智 ●●●
  決心 ●○○○

  力量 ●●○○○
  敏捷 ●●●
  耐力 ●●○○○

  儀態 ●○○○
  操控 ●●○○○
  沉著 ●●●


技能

  運動 ●●●●暗器
  盜竊 ●●●●○(見縫插針)
  潛行 ●●○○
  兵刃 ●○○○

  工藝 ●●●○○品鑒
  調查 ●○○○○
  神秘 ●●●○○奇門遁甲

  共感 ●○○○
  黑街 ●○○○○
  掩飾 ●●○○○


優勢

  跑酷 Pakour ●●●

  快速備戰 Quick Draw ●(暗器)

  矮小體型 Small-Framed ●●

  品味 Taste●

────────────────────────────────────────────────────────────

  及肩長髮細軟烏黑,杏眼亦如山水畫上的深墨,深邃似湖、似遠山。一雙靈秀的眼珠子卻不肯靜處,經常好奇地轉動探視。小巧嘴唇看似溫潤婉約,柳眉與翹挺的鼻子卻宣示着主人的倔強稜角。以十四歲的年齡而言仍顯得有些矮細,給人一種流浪野貓的敏銳印象。


  孟家發跡於福建一帶,靠風水術數替人擇墓建房。因其熟知地勢秘道、暗結豪俠,人稱「九十九門」,是為當地豪賈。明朝海禁使得走私貿易在月港盛行,其時孟家亦開始涉足海貿事務。一天,從岸邊撈起一個男人。


  男人的手筋腳筋皆被挑斷,四肢有深深勒痕卻不見繩結。他臉色慘白,雙眼卻炯炯有神地睜着。男人要了碗酒,牛飲而盡後便開始他駭人聽聞的自白。


  據男人所說,他昨夜刺殺一個東廠密使,失手後被綁着拋進海中等死。男人自知失敗會害主事者暴露,也無顏再活下去,卻不想畢生所學毀在他這個廢人手中。他著人拿來紙墨抄錄,然後逐字逐句地背誦出一本名為《竊轡子》的奇書。


  該書分為五章,開篇《逆妄》駁斥韓非子對遊俠的抨擊,闡述世道必然由井然有序轉為混沌無明,要忤逆濁流必需拋棄律法道德的約束。而持書者則有暗世逆行的天命。《韜形》、《誅暗》兩章詳細記述盜匿和行刺的技藝,令人不解的是,某些針對要害的殺着似乎無法應對於人軀;《詭銜》則通篇隱晦難明,充滿玄怪色彩。當中不斷提及掙開束縛、打開枷鎖的玄妙之術。最後《俠隱》一章點明鳥盡弓藏之理,亦記載歷代竊轡子的下場,大多不得善終。只有唐代妙手空空兒盡得書中神術,來去自如。


  男人苦笑着要求把他的下場也記在俠隱一章,隨後口吐鮮血而死。檢查屍首發現他的喉間被一片薄刃刺穿,推測男人在舌底藏着刀片,吞刃而亡。


  時至民國年間,禍亂不斷,倫常敗喪,軍閥為斂財而盜掘陵墓已不是秘密。當時孟家子嗣由馬尾海校出身從軍,亦有參與盜掘之行,傳說南明隆武帝的隱墓就是被孟家人掘開。敗了名聲賺了珍寶,很難說到底划不划算。孟家老人憂嘆毀先人陰宅之事,斷言族運必衰。但年輕一輩只把風水勘輿當作定位陵墓的手段,不以為然。


  馬尾軍校出身的福州人本來根深葉茂、在海軍自成派系。但自桂永清當上海軍總司令後便對其展開打壓清算,乃至酷刑密裁。孟渡寒的爺爺亦捲入馬尾劫中,音訊全無。直至桂永清升為參謀總長後卻離奇暴斃,他才從惡名昭彰的鳳山招待所歷劫歸回福建老家。因深感政局詭譎難料,自此規定孟家後人都須習《竊轡子》以應對仇敵;也不得捲入政治鬥爭,明哲保身。說來諷刺,此奇書本為俠士提供制衡暴政的利器,現下卻完全背道而馳。


  1966年,熾熱的革命狂潮席捲全國,孟家人或被處決,或不堪受辱憤而自殺,百年老宅一下子只剩底孟渡寒的爺爺。一日,三個青年來收打靶費,每顆子彈五分錢,共收兩元。「漲價了?」「一槍未死,多補了一發。」一個稚氣未脫的少女回答道。「按人頭來算可行?」少女鄙視地答:「人頭又不值錢。」他想了想,覺得這話有理,決定不付錢。出手如弓發箭,切頸襲眼,招招手黑,瞬間倒下了三人。他帶上僅藏的貴重家當從秘道走難到廣州,再逃入香港。


  香港沒有人可以投靠,只得住進九龍城寨,在米舖當苦力。以前的道士只在相熟米舖買米,價錢有商量之餘,糯米的品質也有保證。米舖和道士的關係往往這樣一代傳一代,可惜文革弄死太多道士,有好米也沒人買。米舖老闆看出她爺爺懂風水、膽子大,便介紹他替城寨福利會收屍辦事。居民交了入會費,福利會有義務包辦殯葬事宜,維持樓宅清潔乾淨。他從此在縱橫錯落的街巷裡遇上許多光怪陸離的事……但憑紥實的功夫和不太正式的驅邪技法,總算有驚無險,一幹便幹了廿幾年。


  到了1989年,港英政府安排居民遷離城寨。其時人心惶惶,正值脫港潮。孟渡寒的爺爺亦怕再被共產,便移民到芝加哥定居。他還是替人看風水和清潔打掃,生意不俗,畢竟邪門妖事不分國界。


  有一次收到委託,說是鄰屋夜半常有嬰兒哭聲,卻不見有人出入。他到現場打探,發現從門鏠滲着異味,一嗅便認得是屍臭。


  撬門而入後,濃烈的惡臭撲面而來,詭異的是其中還混雜着淡淡的白米甘香。只見一具發黑流水的屍首坐在廚房門外,她懷中的嬰孩正享着甜夢酣睡。打開飯鍋,裡面的米粒水潤飽滿,將透未透──粥快煮好了。以前在九龍城寨也出過這種事,最後還驚動了警察,他叫這做「屍拐子,捨不得」。試着抱走嬰孩,屍油卻讓他難以使力,於是湊近女屍耳邊說:「這孩子以後由我養了。」她的雙手便如紙張滑落。


  為這孩子取名前,爺爺替她一生算了一卦,得地火明夷。卦象寓光明沒滅、黑暗藏明之災世,命中帶劫火難逃,屬流離命格。於是她便叫作孟渡寒。


  她自幼看着爺爺算命工作,聽他講武人與軍旅舊事,耳濡目染下自有一種江湖人的世故。爺爺總說「黨幫之下,賺錢幹活。」天下之大,卻也離不開黨和幫兩種勢力的宰割,其中無非為利益二字。


  要出遠門幹活時,爺爺便交由他的舊識求姨看顧孟渡寒。一有空閒,爺爺便要她勤練《竊轡子》,只望她將來歷難時有技藝傍身。孟渡寒身形巧,反應快,練起技術手藝上來事半功倍。可是她空有悟性卻無耐性,仗着三腳貓功夫就愛溜到街外惹麻煩,十歲時已經常帶着大大小小的傷口回家,讓人大感頭痛。


  求姨以前是城寨福利會的委員,當過文雀、混過千門八將。凡事講規矩、知分寸,講求盜亦有道。她開着一間古玩店,有正當生意,也收賊贓。只是按老規矩,贓物得按押一段時間,若期間沒失主尋物的消息,生意才算做成。否則就要竊盜者偷偷物歸原主,行內雅稱「退信」。能偷能還,來去自如才算有真本領。求姨看孟渡寒這丫頭性子桀驁,便讓她幫忙退信,算是磨練技巧心性。


  那些失物都經過挑選,就算失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為了讓她保持危機感,求姨規定孟渡寒只有退好信才能吃飯,不然只有白饅頭侍候。這反倒激起她的好勝之心,在嗑了一個多月饅頭後,她總算能吃上一頓美滿飽飯。當孟渡寒能熟練地退回失物時,求姨就讓她接著退「死信」,也就是那些連專業竊賊也退不回的死貨。


  一年時間,孟渡寒手藝大成。


  這時爺爺的身體卻漸漸出了毛病,他開始失憶、常常忘了回家的路。他趁還有記憶,只得把《竊轡子》和風水生意都交付給年幼的孫女。然而坐不定的孟渡寒不願只幹這種古板無聊的算命工作(可惜沒人真敢委託一個未成年女孩動手驅邪),求姨便牽線引介她做些尋回贓物、盜返失竊文物等等較為正當的委託。不過孟渡寒也很快耐不住沉悶,她本能地追逐風險更大、更令人血脈賁張的刺激任務。竊盜的世界就像一道半掩的門扇,她輕輕側身便跨了進去。


  孟渡寒花了幾年時間闖蕩出名聲,她總戲說自己是送信的,同行便叫這小鬼做郵差。在某次行動中她與骷髏獵人的目標有所衝突,雙方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良性競爭」。事後她便被招攬加入。像孟渡寒這年紀的竊賊並不罕見,卻少人有她的良好訓練,而重視契約精神的工作態度也讓她適合賞金獵人的僱傭模式。雖然她有着武人的原則與善根,鋒芒入鞘,但遇險時流露的狠戾好鬥亦足以致人於死地。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0JB4wxt...=emb_title


一、你的角色做過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殺人越貨,強生弱死。這世道不就是如此運行嗎?


二、你的角色所能想像自己做出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與無明無離的濁勢合流,盜名暗世。


三、你的角色所能想像別人做出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四、你的角色遺忘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
  爺爺跟我講的那些收屍怪事,他說妖異亦有情,有次在誅殺邪物後看到它們流淚。不知怎的我聽到後就哭個不停。


五、你的角色身上曾發生最創傷性的事情是什麼?
  每次趴在櫥窗看玩具都要捱求姨毒打,不買就不買嘛!以後我自己買。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