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末的植物記錄手帳
只看該作者
#1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用阿,先來試試看好了,如果錯的話再自行把文章給刪了好了www
誒誒誒可以了ww網址用掉了
以後一些回應跟回數統整也放這裡好了ww
聲望留言:
泠音 聲望0 簽名檔要不要換成字體大小2
Ernest 聲望+1 完成啦(/◕ヮ◕)/
SIGNATURE:
艾爾末的植物手札與雜記    想看到其他的趣聞可以來到這裡哦!
艾爾末    尋找記憶的一隻狼人,期望在新地方找到更多的旅行同伴(酒吧角色)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先從到達酒吧的路途上開始說起好了,艾爾末如此想著,想寫自傳是一個艾爾末早就想做很久的事情了,但時間一直不給機會,加上自己的經歷尚淺,未能有太豐滿的故事,但想想後。
「我也不已經寫了三本書了嗎?雖然大部分都是植物相關的就是了啦……」
因此,艾爾末覺得應該寫些自己的經歷也不錯吧?於是手按上了筆記本,手鏈上的文字發出了藍光,先靈的低語在耳邊喃吶,記憶瞬間被抽回到了上空島前的時光。

※※※※※※※※※

「哇!」
凝視著漂浮在天空上的浮島,在藍天白雲之上,美好的陽光意象上多了片神秘的光彩。
見空島慢悠悠的漂浮著,在遠方的草皮上刮下了專屬它的影子,在航天轉運處旁的艾爾末讚嘆著如此絢麗的景色。
艾爾末對著轉運處的老闆說:
「最近的幾道航班有飛經過那個空島的嗎?」
根據艾爾末的計算,在今明兩天,是空島距離這個轉運站最近的時候了。
「抱歉沒有阿,小兄弟」
老闆如此回答,面前這位老闆皮膚曬成了精美的古銅色,相信在天上如此強的陽光下,人類會變成這樣的膚色也不奇怪吧。
「這幾天的航班都沒有經過那個方向的呢,看起來你的運氣不太好呢。」
對於這樣的回答,艾爾末有點失望,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吧。但在這時,肩膀突然被拍了拍,一位臉上右眼有疤的蜥蜴人出現在了身後。望向他身後,是一群海盜團阿!兇狠的氣息從後面傳了過來。
天空海盜是一個蠻特殊的職業,就像海盜,但他們搶奪的是一種名為夢精的生物所產生的結晶,他們會寄生在人的夢境中,在夜晚,天空中就會出現由夢精所構築的幻境,而夢精就會吸取這個夢境,而一般的生物是不知道這個事情的,畢竟是夢嗎!
而天空海盜會利用這個方式,有可能是去野生的夢境中探險,掠奪其中的財物,在夢精創造的夢境中,東西被拿出來之後,可以被丟到其他的夢境之中,而被丟入的人夢境就會出現那個東西,因此他們很常被叫去進行情報搜集,將自己抓住的夢精射向目標,再把船開入其中,掠取情報,結束後就盡全力的摧毀夢境,趕在目標起床前離開,說什麼都不能讓當事人記住夢境。
雖說名稱為海盜,但實際上他們是不會對人造成實際危害的但在夢境裡面打鬥起來可是很兇狠的。在一些敏感的地區,這幫海盜是很不受歡迎,甚至是會被當地政府軍隊攻擊而被剿滅。
「老兄,你的話我有聽到哦,有興趣的話我們可以幫你哦。我叫希爾.范森,叫我希爾或疤仔就好。」
他露出了豪放的笑容。
對於這樣的提議,艾爾末沒什麼好拒絕的,畢竟對方也不是什麼太壞的存在,基本在現實世界中,就跟一般的職業沒兩樣。但艾爾末能感覺的出來,對方一定會有些交換條件的吧。
「你們,應該是別有所求吧?」
艾爾末如此回應
「別那麼緊張嗎~小哥,可以問你貴姓大名嗎?」
對方帶著有點戲謔的語氣說到
「先跟我說說你們要什麼吧,只要不是太誇張的,我沒有什麼好拒絕的。」
「姿態那麼高,可不是作人的好方法呢,小狗狗」
「……我叫艾爾末」
「不錯的名字嗎~我們有一件只有你能做的事情哦」
「嗯,是什麼」
「需要借用你的鼻子呢~我們剛得到的這些氣味樣本,有沒有興趣幫我們分析一下呢?如果讓我們慢了一步把資料給買家的話,我們這筆錢就飛了呢~雖然我們沒有要啟航的意思,但我們可以把你發射上去空島哦~」
發射阿……感覺很…刺激呢…艾爾末如此想著,但他們請求的的任務其實很我簡單,應該很多地方也可以找到一樣能做到的人吧,也許我只是剛好方便才跟我交換這樣的條件。
對於希爾給過來的香水樣本,艾爾末一邊按著筆記本,一邊聞著香水,佛手柑,燕水草,卡登莫藍,瞿璐草,蒲篸,一一的氣味在腦海裡冒了出來,讓他想起了在冬天他最愛吃到橙皮蛋糕的味道。
「給你,這些就是配方了」
艾爾末把筆記紙給了他,只見他們後面的一個人把紙條上蠟之後綁在了一個鴿子上面,鴿子以最快的速度飛了出去。
「還真是厲害阿,小艾」
希爾還是那個腔調
「這個語氣夠了吧…接下來的就是把我發射出去了…吧?具體是要怎樣做呢?」
艾爾末對希爾說到
「哦,就那個木桶阿!你應該獸化之後單靠自己就可以著陸了吧~平常對於夢精而言都是這樣用的阿~嘿嘿」
「不是吧…你說的是真的阿…你不是不知道狂化後這會有多難收拾吧…」
「不然拉倒?」
「好啦…」
說實在,我討價還價的能力的確還需要加強。艾爾末這樣覺得。而最不情願的地方來了,艾爾末向老闆要了一條浴巾,然後脫光衣服,走了出來,鑽到了木桶裡面,畢竟狂化之後,身上穿的衣服就等同於毀了,對少年的心理來說,獸化後回復理智後,被別人看光的話,這可是可怕的心靈打擊,於是不在必要時候,艾爾末是不會隨便狂化的。
「還會害羞阿~」希爾看到這個樣子,可以說是笑的開懷,還不時叫他的同伴來看。
「閉嘴…」艾爾末紅著臉撇過了頭
「不用這樣子吧~發射手,瞄準127度37分20秒,仰角48度33分,準備要發射嘍~」
「快點…」
同一時間,希爾點了火,炸藥的聲音大到快耳聾,強大的衝擊力撞擊著艾爾末。
「有緣再會阿~小艾~」希爾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聽不到為止,這傢伙之後遇到絕對斃了他,艾爾末在心中發誓。
周遭的風飛快的飛過,天氣越來越冷,景色很漂亮沒錯,一望無際的綠意實在是十分美麗,但這個情形實在是太難受了。距離空島越來越近,艾爾末計算著時間。
「要到了…」
艾爾末感覺到了時機,他用力的扯了自己的尾巴,身體的肌肉迅速脹大,毛劇烈的豎起,眼神逐漸失焦,變得兇狠。木桶應聲炸裂,艾爾末發出了吼聲,下落的時候,巨爪刮過了一處山壁,聲音與火花炸裂而出,手臂收力,身體緊縮成弓形,腳爪在接觸到山壁的同時向上猛蹬,身體再度飛躍出去,朝向目標的樹木飛去,雙掌向樹木拍去,上半部應聲炸裂,下半部成為了新的減速曲,幾個循環後,速度減速了許多,但艾爾末不小心鬆手了,身軀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艾爾末陷入了昏迷。

※※※※※※※

醒來之後,艾爾末只覺得面前一堆樹葉,腦袋重重的。
「我…我在哪裡…」
拉遠一點看,艾爾末以滑稽的姿勢倒插在樹叢上。
「痛阿…」
艾爾末掙扎著站了起來,從背包裡拿出了衣服穿上。稍微整理一下,發現背包裡的糖果已經沒了,拖著疲憊的身軀,艾爾末走向了傳聞中的那個客棧,懷抱著些許不安與期待,敲了敲門。

※※※※※※※※

「阿……還真是不妙的回憶呢…」
以第三人稱的角度重新的看了一次自己的回憶,艾爾末覺得異常難堪,這還是自己記得就好了吧……艾爾末如此想著。隨後,他蓋上了筆記本,進入了夢鄉。
SIGNATURE:
艾爾末的植物手札與雜記    想看到其他的趣聞可以來到這裡哦!
艾爾末    尋找記憶的一隻狼人,期望在新地方找到更多的旅行同伴(酒吧角色)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藍鴆草
記錄檔案04

「卡爾娜,這邊是你要的份量喔。
艾爾末抱著一把藍鴆草,推開了草藥實驗室的門。
「好,艾爾末,你先放那邊的油浴鍋好了。話說還真的很有趣呢,你帶來的這個東西,看起來真是找對人了。」
艾爾末遵照著卡爾娜的指示把指定數量的藍鴆草放入了油浴鍋上的燒瓶之中,轉身向卡爾娜說了。
「沒有啦…說實在的我還是需要仰賴他人的研究技術,我能做的不過就是調查、統整以及記錄罷了。」

「你過來看一下,你知道為什麼這個毒性會在離開植物體後自動消失然後不見嗎?因為本身這種植株的毒性來源並不是物理性的毒藥,而是魔法,也難怪之前做了那麼多分析無法做出任何含有毒性的成分。」
「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有為什麼魔法這類現象的會出現在自然植株裡面?這並不自然吧?」
面對這出乎意料的答案,艾爾末拋出了自己的疑問,並且開始感覺這裡面似乎有一些更多的秘密。
「我一點一點說明好了。首先,從一開始的研究方向我就做錯了,我的目的是求取出裡面的有毒物質,但光是這點就花了我三個禮拜卻一點頭緒都沒有。要不是卡茲來過我實驗室一趟,感測到一些微弱的魔法氣息的話,我可能連這個方向都思考不到呢。
簡單來說,這個植物,應該說藍鴆草,是一種儲存魔法的植株,植物體內的構造並不是為了製造毒素,而是製造出可以保存“魔法”的環境與條件。
雖然我知道你沒學過魔法,我對其也只是略知一二,但簡單的把其想像成可以控制現實的“因果”,並且把這個因果以咒語的方法記錄、疊加、交互,而驅動這些的則是每個生物都含有的魔力。當然,如果要讓這段魔法產生作用,就要讓其與現實中的物體,也稱之為介質,來與這個世界發生互動。
而這個藍鴆草會在植物體內安放一些類似動物細胞的介質讓這魔法得以在“正在緩慢作用”的方式,以極慢的損耗“儲存”這些魔法。
而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藍鴆草的毒性在出了植物體外後消耗的那麼快,不是因喪失了介質而無法作用,就是碰到了大量的介質也就是動物細胞而迅速作用完畢,而也因為本身只是提供了因果而不會有任何毒素殘留,因此無法檢測。
這種型態的植物毒素我還是第一次看見,看起來又多了一種能夠死死看的方式了呢~」

面對如此龐大的資訊量,艾爾末自然是無法第一時間聽懂,只好根據自己的筆記本中的記憶,使用自己的能力再度好好閱覽一番。

「噯…卡爾娜小姐你又在說這種話了,雖然知道你的困擾,但每次聽到你說出這種話總是怪嚇人的。」

卡爾娜小姐隸屬於一個神秘的種族,名稱為坦塔妖,傳說是由滯天之神坦塔那木所製造的種族,但實際情況如何早已不得而知。

而卡爾娜小姐的外型跟普通的妖精很像,最明顯的特徵莫過於一對尖尖的耳朵。一身亞麻色的頭髮及腰,身穿白色長袍。而坦塔族最經典的特徵就是每個人都擁有的雙瞳,在卡爾娜寶綠色的眼睛襯托之下,雙眼更顯神秘。

在坦塔族的生命歷程中,要成年的必經之途為獻祭,要將自己長生的生命獻祭給坦塔那木,而換取得以老化的生命階段。而卡爾娜小姐似乎體質比較特殊,對於毒藥具有天生的抗性,因此對於需要以服毒作為獻祭的成年禮之中,卡爾娜小姐每年都無法通過。因此,她開始尋找各地有關於毒藥的知識,只希望有一天能夠找到一種能夠殺死自己的毒藥。也因此才會探究藍鴆草的旅途中請教到了卡爾娜小姐。而卡爾娜也因此成為了獻祭中的專業調毒師。

「不要那麼說嘛艾爾末,這種新的毒藥交互作用說不定就是殺死我的關鍵誒,剛剛你放下去的燒杯裡放的就是我調好的儲存環境,如果沒有想到這種毒的作用方式應該也沒有人想的出來提煉的方式了吧,好歹也稱讚一下我嘛。」

只見卡爾娜就這樣趴在了桌子上,轉頭看向了艾爾末,毫不在意圍繞在她身旁的是滿桌的毒藥。

「但是為什麼這種植物會被創造出來,記住絕對是被創造,的成因就不得而知了啦,可能就要看你在野外做的那些調查研究才能進行推論了,不過我負責的就只有毒性的部分了,你就把你查到的東西講一講吧,說不定我也能幫你想想。」

艾爾末連忙翻了翻自己的筆記本,讀了一下筆記本的記憶。
「那接下來就是我的調查結果時間了,還請多多提出意見。」
「誒,等等,我叫卡茲也過來聽聽……卡茲~~?」
只看到卡爾娜轉頭就是對著門口一陣大喊,卡茲連忙從另一側的門中走了出來,而艾爾末正準備要開始解說自己的發現。
SIGNATURE:
艾爾末的植物手札與雜記    想看到其他的趣聞可以來到這裡哦!
艾爾末    尋找記憶的一隻狼人,期望在新地方找到更多的旅行同伴(酒吧角色)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藍鴆草
記錄檔案01

來到了阿爾法酒吧,雖然一切都很陌生,但又覺得莫名熟悉,也許是這裡的冒險者們真的很友善吧,一進來就有種歡樂切被溫暖到的感覺,也使艾爾末很快的放下了戒心,和周圍的人交流了起來。尤其是卡布,跌跌撞撞可愛的樣子,總是讓人想陪著照顧他,也因此一直想到以前受哥哥照顧的時光。
但小時候發生的那段事情,讓小時候成為了艾爾末懷念卻又不敢面對的記憶,出於回饋與補償的心理,艾爾末對於年紀比自己小一截的總是特別照顧,但表現的方式卻總是特別孩子氣。

而在酒吧的對話之中,則是提到了先前對於藍鴆草的研究,接續著先前的的記錄,艾爾末決定再延續著先前的記憶再度向前追溯,記錄起對於藍鴆草的研究。摸向自己的筆記本,記憶再度湧現,時間回到了更久遠一點的時光。

※※※※※※※※※※※※※※※※

回到了故鄉周邊的土地,但卻是近鄉情卻,回憶起的記憶越多,過去的包袱和愧疚就越是使自己不敢踏入村落的邊界內。
「卡茲,現在村落之內的狀況還好嗎?」
艾爾末轉頭問向了在一旁的卡茲,兩人就這樣坐在廣大草皮的一隅,向陽的斜坡之上,望向遠方藏身於青鬱森林中的村落。
「是還好啦呱,跟之前的變化不大的說,你還是不想進去嗎呱?我覺得真的不要被那種事情困住啦呱。」
艾爾末以沈默回答了這個問題,任誰都看的出來他的顧慮,但艾爾末卻還是不願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想法。

卡茲是艾爾末從小就認識的好友,艾爾末總是看他跳來跳去呱來呱去的,而每次回來的時候,總是卡茲幫艾爾末把他準備給部落的物品,不論是撰寫的植物書籍,還是所準備的奇珍異物,但艾爾末卻是無法看到部落裡收到東西的表情。
「要送進去的東西送到了嗎?他們還開心嗎?」
「送到了呱,但你也進去的話他們也會更開心的,他們都在問你什麼時候才會回去呱。然後下次要幫他們帶多一點魔法原礦哦呱。」
卡茲跳了起來,一手拉起艾爾末就是向前走去。
「不是說不想回去了嗎卡茲?」
艾爾末臉色微慍,隨即掙脫了卡茲握住的手。
而卡茲則是一臉驚訝的回頭,思考了一陣子,才發掘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是啦呱,你不是說要調查生長在部落周圍的藍鴆草嗎?最近我到一個研究家的手下實習,她說對你的這個研究很感興趣啦呱。」
卡茲連忙揮著手解釋,而艾爾末也意識到自己誤會了卡茲。
「這樣嗎……那就帶我去見見她吧,可以先問一下她的名字嗎?」
「卡爾娜,卡爾娜博士。」
卡茲一邊說著,一邊帶著艾爾末往森林的方向走去。

※※※※※※※※※※※※※※※※※

貫徹著森林之中的是一條河流,有著森林的掩護以及河流的灌溉,在其中的確是設立部落的好地方。但現在前往的地方則是在這條河流的靠上游處,比起的下方的茂密,上游的樹林夾雜在大石頭之前,而青苔和矮小的灌木則遍佈其中,而一棟混合了木造與石造的建築坐落在了一處山谷向斜的不起眼之處。

一路上看著景象的變化,海拔逐漸上升,林相也漸漸的變動成了厚實寒冷的樹木,而沿路上,或稀或密,要研究的的物種“藍鴆草”,也生長在經過的路徑之上。
「到了喔呱~」
「就是這裡了嗎……」
「卡爾娜卡爾娜~」
卡茲敲著大門,而一位女性妖精從中走出,望向了站在門口的二人。
一陣沈默,卡爾娜瞇眼看向艾爾末,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嗯…是艾爾末先生嗎?」
似乎是思考出了問題的答案,她的眼神豁然開朗,隨即招呼了兩人進去。
SIGNATURE:
艾爾末的植物手札與雜記    想看到其他的趣聞可以來到這裡哦!
艾爾末    尋找記憶的一隻狼人,期望在新地方找到更多的旅行同伴(酒吧角色)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