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 TRPG

完整版︰ 【酒吧進階團】拯救聖誕
你目前正在瀏覽的是簡化版. 請點擊這裏瀏覽完整版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在與朋友、愛人告別完後,三人跟著獅王布偶穿過了酒吧大門。在刺眼的光芒消失後,在眾人眼前的是條林蔭小路,你們甚至可以感受到徐徐的微風從你們身上輕輕刮過。午後的陽光灑在小徑兩側的樹木群,暖暖的並不會讓人覺得太過炎熱。

小徑通往遠處一間兩層樓的木製洋房,洋房上還頂著一個很歐美風的煙囪。

回過頭看,酒吧的大門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向前不斷延長的小徑。
而獅王布偶正站在你們前方幾步距離,背對著你們望著那棟洋房。

「都準備好了嗎?」注意到你們的到來,他轉過頭望向你們,露出淡淡的笑容。

「剛剛沒來得及問,兩位少年,你們的名字是?」他分別向時羽及楊望蒼瞥了一眼,語露好奇。



團務區

(2019-12-07, 22:16)猴子布偶 提到︰ [ -> ]在與朋友、愛人告別完後,三人跟著獅王布偶穿過了酒吧大門。在刺眼的光芒消失後,在眾人眼前的是條林蔭小路,你們甚至可以感受到徐徐的微風從你們身上輕輕刮過。午後的陽光灑在小徑兩側的樹木群,暖暖的並不會讓人覺得太過炎熱。

小徑通往遠處一間兩層樓的木製洋房,洋房上還頂著一個很歐美風的煙囪。

回過頭看,酒吧的大門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向前不斷延長的小徑。
而獅王布偶正站在你們前方幾步距離,背對著你們望著那棟洋房。

「都準備好了嗎?」注意到你們的到來,他轉過頭望向你們,露出淡淡的笑容。

「剛剛沒來得及問,兩位少年,你們的名字是?」他分別向時羽及楊望蒼瞥了一眼,語露好奇。

「楊望蒼,楊柳的楊,眺望的望,蒼穹的蒼,人類種~」楊望蒼閉眼仰頭,嗅了嗅草木的清香,然後才笑著對獅王布偶介紹自己「專業是戌犬...你當我是斥侯就對了,不過正面幹架我也沒問題就是了」

「總之,請多指教」
(2019-12-07, 22:16)猴子布偶 提到︰ [ -> ]在與朋友、愛人告別完後,三人跟著獅王布偶穿過了酒吧大門。在刺眼的光芒消失後,在眾人眼前的是條林蔭小路,你們甚至可以感受到徐徐的微風從你們身上輕輕刮過。午後的陽光灑在小徑兩側的樹木群,暖暖的並不會讓人覺得太過炎熱。

小徑通往遠處一間兩層樓的木製洋房,洋房上還頂著一個很歐美風的煙囪。

回過頭看,酒吧的大門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向前不斷延長的小徑。
而獅王布偶正站在你們前方幾步距離,背對著你們望著那棟洋房。

「都準備好了嗎?」注意到你們的到來,他轉過頭望向你們,露出淡淡的笑容。

「剛剛沒來得及問,兩位少年,你們的名字是?」他分別向時羽及楊望蒼瞥了一眼,語露好奇。

「嗯,俺是時羽」時羽張望著四周,同時享受著暖風的吹拂,並微笑著報上名字

「專業的話......無業,呃....或許能算的上是獵殺魔物?」聽見楊望蒼介紹了自己的專業,用片刻的時間思考了自己是否也該跟著說一下,最後還是以不太肯定的語氣道出
(2019-12-07, 22:16)猴子布偶 提到︰ [ -> ]在與朋友、愛人告別完後,三人跟著獅王布偶穿過了酒吧大門。在刺眼的光芒消失後,在眾人眼前的是條林蔭小路,你們甚至可以感受到徐徐的微風從你們身上輕輕刮過。午後的陽光灑在小徑兩側的樹木群,暖暖的並不會讓人覺得太過炎熱。
小徑通往遠處一間兩層樓的木製洋房,洋房上還頂著一個很歐美風的煙囪。
回過頭看,酒吧的大門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向前不斷延長的小徑。
而獅王布偶正站在你們前方幾步距離,背對著你們望著那棟洋房。
「都準備好了嗎?」注意到你們的到來,他轉過頭望向你們,露出淡淡的笑容。
「剛剛沒來得及問,兩位少年,你們的名字是?」他分別向時羽及楊望蒼瞥了一眼,語露好奇。

「專業…,我擅長…製作東西吧。」
因為楊望蒼和時羽都報上各自的專長,謝米不禁亦支支吾吾地說着

精靈矮人沐浴在四周的溫暖當中,覺得奇怪
「聖誕節是在暖和時期的季節嗎?」
這樣跟獅王布偶曾經說過乘坐雪橇的聖誕老人有違和,謝米注意一下周圍的樹蔭

「看上去不像會用到雪橇呀?」
想到獅王布偶會不會只是記錯時間,她鬆懈了些許
(2019-12-07, 22:33)jeffary 提到︰ [ -> ]「楊望蒼,楊柳的楊,眺望的望,蒼穹的蒼,人類種~」楊望蒼閉眼仰頭,嗅了嗅草木的清香,然後才笑著對獅王布偶介紹自己「專業是戌犬...你當我是斥侯就對了,不過正面幹架我也沒問題就是了」

「總之,請多指教」
(2019-12-07, 22:39)時羽 提到︰ [ -> ]「嗯,俺是時羽」時羽張望著四周,同時享受著暖風的吹拂,並微笑著報上名字

「專業的話......無業,呃....或許能算的上是獵殺魔物?」聽見楊望蒼介紹了自己的專業,用片刻的時間思考了自己是否也該跟著說一下,最後還是以不太肯定的語氣道出
(2019-12-08, 03:31)Heiray 提到︰ [ -> ]「專業…,我擅長…製作東西吧。」
因為楊望蒼和時羽都報上各自的專長,謝米不禁亦支支吾吾地說着

「楊望蒼、時羽。看來兩位在刀劍的使用上很有心得,很期待兩位的表現。」獅王布偶抱胸向兩人點點頭,注意到兩人身上都佩戴著刀劍。發現謝米在回應上有些結巴,獅王布偶淡淡的笑了:「不用緊張,謝米。這不是什麼工作面試。」

(2019-12-08, 03:31)Heiray 提到︰ [ -> ]精靈矮人沐浴在四周的溫暖當中,覺得奇怪
「聖誕節是在暖和時期的季節嗎?」
這樣跟獅王布偶曾經說過乘坐雪橇的聖誕老人有違和,謝米注意一下周圍的樹蔭

「看上去不像會用到雪橇呀?」
想到獅王布偶會不會只是記錯時間,她鬆懈了些許

然而在聽到謝米接下來的問題後,獅王布偶的臉色似乎黯淡了下來。

「不,並不是。」他搖搖頭:「這就是問題所在。」

「不管是誰抹除了聖誕節、聖誕老人,他似乎想把所有跟聖誕節相關的事物都抹去,包括冬天。」獅王布偶環視三人,緩緩地說著:「聽起來很荒謬,但是自從我回來後,氣溫一直沒有降低過,彷彿冬天從不存在。」

「這不是氣溫異常,因為從我隊友的反應來看,從很久以前以來就是如此。」他轉身指著遠處的那棟木製洋房說:「聖誕老人住在那裏...或是曾經住過。我想,既然它還存在,或許我可以找到一點線索也說不定。」
(2019-12-08, 22:11)猴子布偶 提到︰ [ -> ]然而在聽到謝米接下來的問題後,獅王布偶的臉色似乎黯淡了下來。

「不,並不是。」他搖搖頭:「這就是問題所在。」

「不管是誰抹除了聖誕節、聖誕老人,他似乎想把所有跟聖誕節相關的事物都抹去,包括冬天。」獅王布偶環視三人,緩緩地說著:「聽起來很荒謬,但是自從我回來後,氣溫一直沒有降低過,彷彿冬天從不存在。」

「這不是氣溫異常,因為從我隊友的反應來看,從很久以前以來就是如此。」他轉身指著遠處的那棟木製洋房說:「聖誕老人住在那裏...或是曾經住過。我想,既然它還存在,或許我可以找到一點線索也說不定。」

「我還以為是地理的問題呢,原來連氣候都改變了?這樣的話至少可以排除認知被改寫的情況呢」楊望蒼挑眉說道,並把下半段話藏在心裡『...除非被篡改認知記憶的只有一個人...不過應該可以排除,吧?』

「那就趕快吧,也不曉得這個影響會不會施加越久就越難反轉」楊望蒼聽獅王布偶說完,便加快腳步道「話說,除了氣候、記憶、紀錄等等,還有什麼變化的嗎?」

楊望蒼問完突然停下腳步,轉頭望向獅王布偶,臉色有些擔憂「你說過,聖誕老人是超級英雄對吧?那有人“接替”他的角色嗎?他曾經拯救過的人民、抓過的罪犯,結局有不同嗎?」

~~~~~~~~~~~~~~~~
開始為難GM(欸
(2019-12-08, 22:11)猴子布偶 提到︰ [ -> ]然而在聽到謝米接下來的問題後,獅王布偶的臉色似乎黯淡了下來。

「不,並不是。」他搖搖頭:「這就是問題所在。」

「不管是誰抹除了聖誕節、聖誕老人,他似乎想把所有跟聖誕節相關的事物都抹去,包括冬天。」獅王布偶環視三人,緩緩地說著:「聽起來很荒謬,但是自從我回來後,氣溫一直沒有降低過,彷彿冬天從不存在。」

「這不是氣溫異常,因為從我隊友的反應來看,從很久以前以來就是如此。」他轉身指著遠處的那棟木製洋房說:「聖誕老人住在那裏...或是曾經住過。我想,既然它還存在,或許我可以找到一點線索也說不定。」

「直接改變了氣候啊.....」時羽也邁步往洋房走去

「是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喃喃自語著,比起如何做到的,他更好奇這麼做的原因

「不過既然都打算連冬天一併抹去了,為什麼還要留這棟房子吶?」撇頭看向獅王布偶,不再小聲的自言自語,而是音量恢復正常說話的樣子向他問道,雖然他也不太可能知道答案

「不.....說不定只留了房子,裡面生活足跡一類的東西....」腳步並無停下,但因為楊望蒼停下來了,有稍稍放緩,他感覺還是得趕緊調查,要是在逗留的時間裡犯人又抹去了什麼可就麻煩了....
「嗯…。」
獅王布偶的一句話謝米只能尷尬傻笑一聲

「那個,」
說實話,她對現在的天氣感到舒適
「會不會,犯人其實只是想抹除冬天,同樣是在冬天的聖誕節只是順帶的呀?」

如此和平的景象難以為謝米帶來危險感,她依然是認為獅王布偶多慮了
(2019-12-09, 04:03)jeffary 提到︰ [ -> ]「那就趕快吧,也不曉得這個影響會不會施加越久就越難反轉」楊望蒼聽獅王布偶說完,便加快腳步道「話說,除了氣候、記憶、紀錄等等,還有什麼變化的嗎?」

楊望蒼問完突然停下腳步,轉頭望向獅王布偶,臉色有些擔憂「你說過,聖誕老人是超級英雄對吧?那有人“接替”他的角色嗎?他曾經拯救過的人民、抓過的罪犯,結局有不同嗎?」

「我只知道某個神秘人取代了聖誕老人成為了『布偶聯盟』的創始者,而歷史......」
獅王布偶停下腳步,輕嘆了口氣:「就我所知,這個世界因為失去了他,而變得更加危險、黑暗了。」

(2019-12-09, 17:38)時羽 提到︰ [ -> ]「不過既然都打算連冬天一併抹去了,為什麼還要留這棟房子吶?」撇頭看向獅王布偶,不再小聲的自言自語,而是音量恢復正常說話的樣子向他問道,雖然他也不太可能知道答案

「不.....說不定只留了房子,裡面生活足跡一類的東西....」腳步並無停下,但因為楊望蒼停下來了,有稍稍放緩,他感覺還是得趕緊調查,要是在逗留的時間裡犯人又抹去了什麼可就麻煩了....

「好問題。事實上我很高興這棟房子被留下了,這代表聖誕老人可能存在過,而這也代表我們還有機會挽回這一切。」回頭回應時羽的問題,獅王布偶帶著三人來到了歐式木製洋房門前。

(2019-12-09, 18:52)Heiray 提到︰ [ -> ]「那個,」
說實話,她對現在的天氣感到舒適
「會不會,犯人其實只是想抹除冬天,同樣是在冬天的聖誕節只是順帶的呀?」

如此和平的景象難以為謝米帶來危險感,她依然是認為獅王布偶多慮了

「不管如何,聖誕老人的消失已帶給世界劇烈且危險的變化。我實在很難相信聖誕節的消失只是附帶而已。」獅王布偶語重心長的說。隨著四人的接近,他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這棟兩層樓式的洋房很顯然的已經廢棄許久。不僅屋子四周雜草叢生,窗戶上的玻璃更是蒙上濃濃一層灰塵。蜘蛛網隨處可見,說肇棟房子是廢墟也不為過。

「準備好,各位......」獅王布偶沉聲說著,為三人作好心理建設,以面對即將可能面對的任何事物。
他輕輕推門,只見木門不費吹灰之力便被獅王布偶推開,伴隨著嘎吱聲,獅王布偶小心的踏進屋中。

映入其他三人眼簾的是一個客廳。在門旁放著一根木製的掛衣架,上頭的木頭支架早就結滿了大張的蜘蛛網。
客廳底部是一個歐式的壁爐,一路連結到屋頂的煙囪,裏頭零星散落著幾塊燒成焦炭的木塊,而整個壁爐同樣布滿了灰與蜘蛛網。
壁爐前是好幾張沙發,以及一張大茶几。

一條走道延伸出客廳,走廊底端有著通往二樓的樓梯,還有三個門。客廳同時還連接到了另一個開放式空間,若是往裏頭望去會發現是一個廚房。

「這裡......不會錯的,這裡就是聖誕老人的家。」獅王布偶笑了出來,語帶顫抖的說:「這些裝潢擺設,都還是沒有變化...」

他轉過身向三人說道:「這代表聖誕老人真的曾經存在,不管是誰改變了世界......他並沒有將他的存在完全抹去。」


其實暖和的天氣純粹是我下筆時的筆誤,但是要改太麻煩我就將錯就錯了

接下來會進入探索環節,這邊除非GM要求擲骰,否則大部分的探索只需要玩家進行調查的描述。GM會根據玩家作出的調查描述,給予相應的線索。
有足以改變氣節,影響全世界的人記憶的力量,甚至消除了一名組織老大,卻沒有將他的生活痕跡一同抹去
謝米愈想愈不解,既然真是有心人所為那為甚麼會放過這間洋房呢?

一定是對方太有自信,然後忽略了獅王布偶這個知曉一切的存在吧,嗯嗯

她對自己的結論很滿意,自故自地點兩下頭隨獅王布偶的帶領前進

(2019-12-09, 22:17)猴子布偶 提到︰ [ -> ]映入其他三人眼簾的是一個客廳。在門旁放著一根木製的掛衣架,上頭的木頭支架早就結滿了大張的蜘蛛網。
客廳底部是一個歐式的壁爐,一路連結到屋頂的煙囪,裏頭零星散落著幾塊燒成焦炭的木塊,而整個壁爐同樣布滿了灰與蜘蛛網。
壁爐前是好幾張沙發,以及一張大茶几。
一條走道延伸出客廳,走廊底端有著通往二樓的樓梯,還有三個門。客廳同時還連接到了另一個開放式空間,若是往裏頭望去會發現是一個廚房。
「這裡......不會錯的,這裡就是聖誕老人的家。」獅王布偶笑了出來,語帶顫抖的說:「這些裝潢擺設,都還是沒有變化...」
他轉過身向三人說道:「這代表聖誕老人真的曾經存在,不管是誰改變了世界......他並沒有將他的存在完全抹去。」

「聖誕老人消失很久了嗎?」
注意到家具的蜘蛛網,謝米在想這裡是不是很久沒住人了

因為看見壁爐,在對沙發和茶几一番摸索之後,她在爐前蹲下身觀察其中
雖然用途不太一樣,但柴炭讓謝米想起幼時跟兩名爺爺學習鍛造的時光

由於爐灰在爐火熄滅後數天都可能是熱的,她伸手撿查爐室中的剩餘物
如果必要的話謝米會鑽進壁爐,在探索未知面前她並不拘細節



居然是猴子誤筆

搞不好一切事情盡在聖誕老人的計劃之內,要引出邪惡的敵人甚麼的 custom_ulala 或者他想退休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