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 TRPG

完整版︰ 【酒吧基礎團】決戰! 祕密的佳釀
你目前正在瀏覽的是簡化版. 請點擊這裏瀏覽完整版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2023-01-02, 22:22)影殤 提到︰ [ -> ]滿屋子的酒氣干擾著你的思考,此時的你無法判斷出眼前的生物的特性,你唯一知道的事情是若在這房間任意使用火焰很可能會造成不堪設想的後果。

「#$%^&&&**%$@~~」正當那隻生物"轉"向離去的大白虎時亞特拉的飛鎖從他身邊擦過而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謝米一個衝上去將武器插入元素生物的生體裡,然而他似乎沒出現甚麼改變,反倒是你沾了一手的酒味。

「*())__&^%$$!!!」那隻生物突然張開成一張布準備往謝米身上蓋去,似乎是想把謝米吞掉。

  ……酒遇到火是會燒起來的。

  「--把他引到外面去,就能點火燒他了!」昏沉之下看不太清楚狀況的發展,刺塔只能張口將她想到的事情喊出來告知同伴。

  「不過,外面有平民百姓,不能引他出去!只好在這裡打了哈哈!」

  「對了,謝米!銀紫飛足可以用來踢魔法,那也可以踢得到它吧!?」


  一股腦喊完後她便憋氣往前衝,往幻化成布的生物飛踢一腳,打算靠著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的足鎧的抗魔性來攻擊對方!
「甚麼啊這傢伙!」
攻擊恍惚打在液體上面,是那種叫史萊姆的魔物嗎?

眼前忽然被張開的米白色籠罩,矮人直覺在狹窄的地下室閃不開,她思考着對策

冒險中,她常用的防禦手段有兩種,用閃光彈震撼對手並拉開距離,嘗過這招的刺塔都說棒(沒
然而,要在持刀狀態下及時使用閃光彈實在勉強

「抱歉了幽靈!」
她充滿靈氣的一掌拍在地板,就地取材,秘密工房的地面崩裂、重構,在謝米和元素生物之間形成一道牆

(2023-01-02, 22:41)藍刺蝟 提到︰ [ -> ]「對了,謝米!銀紫飛足可以用來踢魔法,那也可以踢得到它吧!?」
一股腦喊完後她便憋氣往前衝,往幻化成布的生物飛踢一腳,打算靠著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的足鎧的抗魔性來攻擊對方!


「試看看吧!」
銀紫飛足到底做不做得到這種事,謝米才不知道!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敵人是個啥東西!

謝米調動土元素,操縱石牆將元素生物推到刺塔面前



花費行動協助刺塔
(2023-01-02, 22:56)Heiray 提到︰ [ -> ]「試看看吧!」
銀紫飛足到底做不做得到這種事,謝米才不知道!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敵人是個啥東西!

謝米調動土元素,操縱石牆將元素生物推到刺塔面前

  「好!那我就鼓足力氣上啦!」

  謝米說可以試了那準沒錯,儘管受到酒精的影響,刺塔將剩下的力氣都灌注在這一踢上!
「&*((*&^%%----」一個大手如同擠鋁罐一般用力擠壓著元素生物,受到壓力的影響下就如同汽水罐中的汽水一樣噴湧而出,謝米的石牆也正好住了生物的猛撲。在兩人的攻擊與防禦的搭配瓦解了元素生物的體型卻也對刺塔的攻擊造成不利的影響,正好從他的空洞中飛躍穿過。幽靈也趁著一片混亂趕緊又拎了一些甕出去。

「*&%$%**())#$%!!!!!!」眼前的元素生發出含糊的吼聲,牠的身體猶如沸騰開水般泡著泡,下一秒那些泡沫如鋼珠般朝你們噴射而來。部分撞到牆上的泡沫在牆壁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坑洞,其威力不堪小覷。
(2023-01-04, 21:56)影殤 提到︰ [ -> ]「&*((*&^%%----」一個大手如同擠鋁罐一般用力擠壓著元素生物,受到壓力的影響下就如同汽水罐中的汽水一樣噴湧而出,謝米的石牆也正好住了生物的猛撲。在兩人的攻擊與防禦的搭配瓦解了元素生物的體型卻也對刺塔的攻擊造成不利的影響,正好從他的空洞中飛躍穿過。幽靈也趁著一片混亂趕緊又拎了一些甕出去。

「*&%$%**())#$%!!!!!!」眼前的元素生發出含糊的吼聲,牠的身體猶如沸騰開水般泡著泡,下一秒那些泡沫如鋼珠般朝你們噴射而來。部分撞到牆上的泡沫在牆壁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坑洞,其威力不堪小覷。

「哇靠!這什麼鬼!」侯棠看到無法計量的水泡四散連忙躲到牆後。

「大家沒事吧?」在確認大家安危的同時尋找著附近有沒有可以把甕蓋住的大蓋子之類的東西。
成功了嗎…?
還沒待謝米思考更多,直覺又告訴自己下個危機要來了

她連忙再利用旁邊的牆壁造出盾牌,順勢就用盾牌朝元素生物撞上去
(2023-01-04, 21:56)影殤 提到︰ [ -> ]「&*((*&^%%----」一個大手如同擠鋁罐一般用力擠壓著元素生物,受到壓力的影響下就如同汽水罐中的汽水一樣噴湧而出,謝米的石牆也正好住了生物的猛撲。在兩人的攻擊與防禦的搭配瓦解了元素生物的體型卻也對刺塔的攻擊造成不利的影響,正好從他的空洞中飛躍穿過。幽靈也趁著一片混亂趕緊又拎了一些甕出去。

「*&%$%**())#$%!!!!!!」眼前的元素生發出含糊的吼聲,牠的身體猶如沸騰開水般泡著泡,下一秒那些泡沫如鋼珠般朝你們噴射而來。部分撞到牆上的泡沫在牆壁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坑洞,其威力不堪小覷。

  好像沒有打中的實感!

  「看來這行不通啊!」刺塔喊了一聲,因為這樣而吸入了更多酒氣,讓她更加覺得天旋地轉。

  她只覺得感到有暗器撲面,趕緊在手上生出針刺來格檔。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大家!有沒有辦法用魔法之類的將牠凍結?」

  她又喊了幾聲之後吃痛落在地面。這時她想到這怪物很可能是來自於幽靈放進去的那個奇怪水晶球。

  如果那個水晶球還在……那可能就是這怪物的弱點吧?

  於是她沒有繼續攻擊,而是掩著口鼻在那怪物沖出來的位置尋找蛛絲馬跡。

.
亞特拉看見朝自己噴來的水珠升起了屏障,不過她錯估了水珠的強度屏障被水珠貫穿,水珠直接貫串亞特拉的右眼形成一個窟窿

「嗯……是說如果喝下他噴濺的液體是否能消化呢……」

此時的亞特拉似乎想著一些奇怪的問題,不過她並沒有停下攻擊數根光芒萬丈的長矛從對方頭頂落下
堅硬的泡沫突破眾人(除了侯棠外)的防禦並在你們身上撞出大大小小的瘀青,然而即使一把長矛從他的頭頂灌下也不影響他狩獵下個受害者。

「^&*()_$##^&----」這隻怪物發出含糊的聲音伸出一條長鞭往侯棠的方向抽去。



狀態
謝 2/3
刺 2/3
亞 2/3
侯 3/3

元素-1
(2023-01-08, 13:48)影殤 提到︰ [ -> ]你很快找到一個靠在牆邊的木板,抓準閃過後的空檔將木板一口氣蓋到罈子上,可惜的是那隻元素生物並沒有任何變化--看來他已經和甕沒有任何直接關係了。

堅硬的泡沫突破眾人(除了侯棠外)的防禦並在你們身上撞出大大小小的瘀青,然而即使一把長矛從他的頭頂灌下也不影響他狩獵下個受害者。

「^&*()_$##^&----」這隻怪物發出含糊的聲音伸出一條長鞭往侯棠的方向抽去。

「哭啊,蓋住也沒有用嗎…嗚!」正當侯棠專注在甕上面的時候腹部傳來劇烈的疼痛,而42歲中年男子的身體雖然脆弱,意志力倒還是挺強的,伸手要把攻擊他的觸手牢牢抓住,並打算用關節技(雖然他不會)將那奇怪的東西固定住。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