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阿爾法酒吧(3/15~)
只看該作者
「咪、咪呀!」小傢伙一抬頭就看到那個人類把她的飯(?)吃光了,氣得一頭紅毛全炸得毛絨絨的。
小紅貓蹦跳上麵包袋子,張嘴開始啃布袋,大有要直接把袋子啃穿的氣勢。

----
一個飼咪呀,咬布袋的概念(?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18:27)Szeto 提到︰ 這時才注意到前來搭話的凱恩洛斯與李洱,「是、是的,我們祭司派我來,希望在這裏能找到人可以打倒村子裏那凶殘的惡魔。」

「噢,惡魔嗎?」李洱饒富興趣的看著男子「能稍微描述一下嗎?我或許幫得上忙」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18:27)Szeto 提到︰ 【酒吧基礎團前置劇情】


青年看到眼前的食物喜出望外,對賽塔說道︰「感、感謝!」

正要開動,嚇見小紅貓跳上桌子抓走香腸與麵包,青年一急,慌忙把炒蛋、沙律及剩下的香腸狼吞虎嚥掃進口裏,貓娘在桌子上摔倒而跌落的香腸,青年也毫不客氣——趁著小紅貓還沒起來跟他搶食物——檢吃香腸吃下肚子裏。接著他瞅著小小的貓娘,急急把那一堆麵包放進布袋內。


這時才注意到前來搭話的凱恩洛斯與李洱,「是、是的,我們祭司派我來,希望在這裏能找到人可以打倒村子裏那凶殘的惡魔。」


「啊……我像大叔嗎?」男子低下了頭,看起來有點沮喪,樣貌也顯得更老成了,「不、不了,我坐在這裏就好……」被潘喜拉向壁爐旁向,男子忙緊緊抓起裝著袋子的麵包。「等一下……」站了起來有點抗拒,雖然青年的手瘦削像只有骨頭,但還是有點力氣,想要掙脫潘喜的手。


「村民的傷像是被撕裂般,我看到有個腿都要斷了……」青年閉起眼睛,搖了搖頭,「中毒、腐蝕?好像有點燒灼的……我都不敢看了!田裏的異狀嗎?農作物斷掉的斷掉,有些連根拔起,植物變得腐爛……」


「如、如果能夠找到人、你們願意幫助的話,就……」青年看著你們,像是找到了救星,「最好了。」


目前報名者:帝落、小紅貓、雲妃、凱恩洛斯、李洱、潘喜、黃。秋之果酒
不太確定有些角色是不是只想搭訕 NPC ,如果上面報名名單錯誤請告訴我,明天會確定團員和開團務帖  catA_XD
「嗯?」感覺到青年的抗拒態度,潘喜果斷的鬆開手,「抱歉...」他將視線偏離對方的雙眼,看起來像是有些愧疚的樣子,『糟糕了,對方不吃這一套嗎…』,在視線的死角,他的雙眼不停轉動著,一個個想法如光芒一般跑過潘喜的腦海。

「對了,你好像遇到一些麻煩了?也許我可以幫上忙喔」他抬起頭一臉誠懇地看著對方並伸出右手拍拍自己的胸口,手上的老繭無意中(?)露出,給人一種少年劍士的感覺。
SIGNATURE:
我看到路西法了YOOOOOOOOOOOOOO!!! custom_ulala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18:27)Szeto 提到︰ 【酒吧基礎團前置劇情】
這時才注意到前來搭話的凱恩洛斯與李洱,「是、是的,我們祭司派我來,希望在這裏能找到人可以打倒村子裏那凶殘的惡魔。」

「啊……我像大叔嗎?」男子低下了頭,看起來有點沮喪,樣貌也顯得更老成了,「不、不了,我坐在這裏就好……」被潘喜拉向壁爐旁向,男子忙緊緊抓起裝著袋子的麵包。「等一下……」站了起來有點抗拒,雖然青年的手瘦削像只有骨頭,但還是有點力氣,想要掙脫潘喜的手。


「村民的傷像是被撕裂般,我看到有個腿都要斷了……」青年閉起眼睛,搖了搖頭,「中毒、腐蝕?好像有點燒灼的……我都不敢看了!田裏的異狀嗎?農作物斷掉的斷掉,有些連根拔起,植物變得腐爛……」


「如、如果能夠找到人、你們願意幫助的話,就……」青年看著你們,像是找到了救星,「最好了。」
「惡魔嗎……」稍微動了動腦袋「應該不成很大的問題,然後那些事情……恩……」

「總而言之,如果有需要的話儘管說,這裡的大家大部分都很閒呢」凱恩洛斯帶著讓人如浴春風的微笑看著男子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小南聽到那個少年傳來討論的聲音,果斷放棄在做的事情


馬上來到少年的吧檯對面,站著趴在上面,只勉強露出了一個頭

「你要說故事嗎,快說快說」

小南很興奮的看著那個少年


沒人需要服務生,我只好給自己加戲了 mayday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翁博坎特坐在位子上甚麼也做不了,因為他右眼暫時失明了。

「果然去解析強大神明的雕像就會這樣」

他的眼睛幾乎全毀,再生還需要一段時間

「服務生!給我一杯水!」他大聲的喊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累....  mayday 沉迷各種系統中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翁博坎特:德意志魔導技術世界第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23:48)Mr.Q 提到︰ 翁博坎特坐在位子上甚麼也做不了,因為他右眼暫時失明了。

「果然去解析強大神明的雕像就會這樣」

他的眼睛幾乎全毀,再生還需要一段時間

「服務生!給我一杯水!」他大聲的喊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累....  mayday 沉迷各種系統中
小南聽到有人要水,一個閃身進入了廚房,快如閃電

然後一個閃身到了客人旁邊放下了一瓶水,上面寫著MIKO

「你要的水到了」

然後一個閃身回到本來的位置

我,果然酷酷的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酷喔w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18:27)Szeto 提到︰ 【酒吧基礎團前置劇情】

青年看到眼前的食物喜出望外,對賽塔說道︰「感、感謝!」

正要開動,嚇見小紅貓跳上桌子抓走香腸與麵包,青年一急,慌忙把炒蛋、沙律及剩下的香腸狼吞虎嚥掃進口裏,貓娘在桌子上摔倒而跌落的香腸,青年也毫不客氣——趁著小紅貓還沒起來跟他搶食物——檢吃香腸吃下肚子裏。接著他瞅著小小的貓娘,急急把那一堆麵包放進布袋內。


這時才注意到前來搭話的凱恩洛斯與李洱,「是、是的,我們祭司派我來,希望在這裏能找到人可以打倒村子裏那凶殘的惡魔。」


「啊……我像大叔嗎?」男子低下了頭,看起來有點沮喪,樣貌也顯得更老成了,「不、不了,我坐在這裏就好……」被潘喜拉向壁爐旁向,男子忙緊緊抓起裝著袋子的麵包。「等一下……」站了起來有點抗拒,雖然青年的手瘦削像只有骨頭,但還是有點力氣,想要掙脫潘喜的手。


「村民的傷像是被撕裂般,我看到有個腿都要斷了……」青年閉起眼睛,搖了搖頭,「中毒、腐蝕?好像有點燒灼的……我都不敢看了!田裏的異狀嗎?農作物斷掉的斷掉,有些連根拔起,植物變得腐爛……」


「如、如果能夠找到人、你們願意幫助的話,就……」青年看著你們,像是找到了救星,「最好了。」

「摧毀作物的……惡魔嗎?」隨著周圍打探的人多了起來,帝落的緊張神經催使他必須趕緊做出決斷。
樂觀來說--只是貪玩魔族的惡作劇或被意外召喚的惡魔的傑作也說不定。
畢竟攻擊貧乏的村莊農田實在不是什麼有趣的飯後運動。
帝落不自覺地瞥向黃酒
(應該沒問題。)
再瞥向露出微笑的凱恩洛斯
(這大概也沒問題。)判斷沒自己插手的餘地,帝落決定將重任交給周圍這些怎麼看都比自己還能派上用場的熱心人士們。
「看來確實很棘手,但很不巧--打打殺殺實在不是我的專長呢。」
帝落別開視線,以略帶無機質的心虛語氣說著。
何況周圍這些牛蛇鬼神一字排開打起來的話,哪一方更像是惡魔還說不準呢……
「總之考量到惡魔在夜晚才會出現,加上村子還有歉收的問題。讓擅長夜晚間行動或能自理飲食問題,不給村莊帶來額外負擔的人許會更適合些。而且也有傷患在,所以考量特性的話,我的能力確實不適合……」帝落壓低帽緣,隨後忘我地進入自言自語的分析狀態,開始嘟噥著奇怪名詞。


場外OS:
看來人很多,名額有限。大家趕緊毛遂自薦一下!
SIGNATURE:
酒吧:帝落 — 來自幻界的深紅旅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