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 魔法少女.魔影籠佈死都,倫敦
只看該作者
在失意中外加打擊。

庫亞羅雅地決定仍然被接受並執行了,並不是沒有心情挽留,而是也清楚庫亞羅雅的脾氣吧......


但應該沉悶的蛋糕會(?)突然被打斷。

突然在敲門後進入的,是意料之外的人。

「很抱歉打擾,但是現在可不是難過的吃蛋糕的時候!」

就像是為了宣告或介入調查一般,歐若拉忽然少了先前見面有的「騎士」的氣息,而是一個更穩重卻又像是剛做好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不自覺地出現了彷彿是「偵探」的態度。

「有點事情需要妳們提供資訊.....」

「不過是關於「那傢伙」的。」

「這麼說吧,思考了一段時間後我還是決定稍微冒險行事,就算是讓你們做一次偵探的實習好了。」
「而且這次我想不得不賭一把,畢竟不能作勢不管。」

沒有透漏詳細的內容,卻令人清楚的明白所指的又是誰,一個引誘和邀請,也將學生們從希茲卡身邊帶開....


前往倫敦的某一處......



下了意外普通的轎車後。

迎來照面的是廣大的莊園,中世紀以來不曾再見過的風景、庭院、花園,甚至坐落的豪宅都貼近於想像和書上所寫,卻又比那更精細許多,在經過了一處莫名插著一把劍的大石頭前,便轉進了豪宅。

那並不是一個有錢人會有的裝潢內裡.....

鮮少炫耀的收藏品或是藝術品,連打獵的戰利品什麼都不存在於此,雪白的牆面和簡單的紅地毯、隱藏式的燈讓一切都像進入一個豪華的宅邸所改造的實驗室一般。

所幸仍然有一般的豪宅會有的木製家具,替這裡增加了些許的人味,而在此的也有夢幻的職業......

真正的女僕。

「小姐們辛苦了。」似乎是知道了先前你們的所有行徑,這些女僕們年紀有大有小,但也恭敬的替你們拿了外套先行整理和清潔。

而且態度和言談來看並非是領薪水的類型,而是復古的、更原始的那種類型.....

「別在意,這些是我那個行蹤不明的母親留下來的,有些人還是跟著我長大甚至是保姆的.....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啊,我承認我是從缺愛的環境長大的好嗎?」歐若拉解釋著,卻也看著學生們無奈的聳肩解釋道。

空氣中有陳舊的木頭特有的香氣,伴隨著某種薰香。

「不得不再家裡點這種藥草薰香,家裡曾經有一段時間有股血腥味,現在才除掉。」正當歐若拉解釋當下。

「也有小姐前陣子為了實驗假設的謀殺情境的彈道測試對假人開槍所造成的火藥味。」一名看起來有三十歲,卻只能從臉上很淡的眼袋可以看出年齡跡象的女僕不著痕跡的補了一句話。

「不要提那個!那個就說了不是我!不要把我營造得像是什麼怪咖偵探的樣子嘛!」這似乎不是歐若拉第一次的辯解了。

「那是小姐帶回來的人造成的?」
「恐怕是......那傢伙到這裡的這段時間也還是不安分,八成想計劃什麼吧?對了,那邊的窗簾可以拉上,日曬太多會讓家具龜裂的.....」

閒聊間,一行人卻是在一間客房前停了下來。

但那是連同薰香都不能掩蓋的,極濃的血腥味....都能夠從門縫透了出來,活像裡面發生過重大的血案一般。

「嘖.....還是那麼難處理,會被誤會的吧。」歐若拉揮手驅散了飄散的血腥味皺眉說著。

「再進去前,我得先說好前提....」
「等等別太激動。」

正當歐若拉提醒當下,房內卻傳出一陣明顯是在打鬥的聲音,就像有什麼生物在裡面掙扎似的。

然後是一聲巨響,一陣怒吼。

「安分一點!手都被打成這種角度了再不處理到時候要治療會更痛,白癡!」

柳生祈光的聲音從房內傳來,伴隨著拉扯某種東西的聲響,甚至有陣撕破什麼東西的聲響。

但是回應的聲音————

「痛啊!就算是應急治療也太大力了吧!妳是藉機報復才故意不趁這時候問對不對!對不對!」

那是亞絲娜的聲音......

正帶著一種「口胡!我要你他媽的仆街當場轟散妳啊!」的氣勢怒罵著,而且還緊接著發出了一聲肉響,聽起來是某種沒聽過的攻擊方式?


「嗯....感情真好?」俐落地將雙手從耳朵拿開的歐若拉苦笑著說著,只差沒有當場拿出菸斗點煙了。

「我看我還是等她們鬧玩再進去免得撞見什麼養眼或是傷眼的畫面才是.....」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碰!

那是鳥?是飛機?是超人?

不,那是起飛的房門。

一道雷光閃過,一個穿著長裙的身影閃入病房內,眼角掛著大大的淚珠。

不管裡面是什麼情形,是什麼畫面,潔絲琪總之先朝著亞絲娜全力揍了一拳。

在對方落地之前,她率先撲到對方懷裡,兩人就這樣雙雙跌落在地。

接著,她哭了,哭得很傷心,很暢快。

「妳這白癡是不會早點出現嗎......庫亞都跑掉了啦......白癡......大白癡......」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對於庫亞決意離開,塔莉愛爾依舊維持著木偶般的動作,只是嘴角悄悄地勾起了一點。



在聽見聲音的同時,塔莉愛爾的眼眶泛起了水霧,並滑下臉頰。

接著是數日未開口而有些沙啞嗓音,慢了潔絲琪幾拍傳入了房間內。

「老、師。」

一陣細微到難以察覺的魔力風隨著語落輕繞上亞絲娜的身體,直接剝奪了亞絲娜除了說話外的其餘力氣。

「妳、能乖乖躺好嗎?」

加重的語氣在場的任何人都能聽出來。

塔莉愛爾現在非常的生氣。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1, 23:23)絕受兵器 提到︰ 在失意中外加打擊。

庫亞羅雅地決定仍然被接受並執行了,並不是沒有心情挽留,而是也清楚庫亞羅雅的脾氣吧......


但應該沉悶的蛋糕會(?)突然被打斷。

突然在敲門後進入的,是意料之外的人。

「很抱歉打擾,但是現在可不是難過的吃蛋糕的時候!」

就像是為了宣告或介入調查一般,歐若拉忽然少了先前見面有的「騎士」的氣息,而是一個更穩重卻又像是剛做好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不自覺地出現了彷彿是「偵探」的態度。

「有點事情需要妳們提供資訊.....」

「不過是關於「那傢伙」的。」

「這麼說吧,思考了一段時間後我還是決定稍微冒險行事,就算是讓你們做一次偵探的實習好了。」
「而且這次我想不得不賭一把,畢竟不能作勢不管。」

沒有透漏詳細的內容,卻令人清楚的明白所指的又是誰,一個引誘和邀請,也將學生們從希茲卡身邊帶開....


前往倫敦的某一處......



下了意外普通的轎車後。

迎來照面的是廣大的莊園,中世紀以來不曾再見過的風景、庭院、花園,甚至坐落的豪宅都貼近於想像和書上所寫,卻又比那更精細許多,在經過了一處莫名插著一把劍的大石頭前,便轉進了豪宅。

那並不是一個有錢人會有的裝潢內裡.....

鮮少炫耀的收藏品或是藝術品,連打獵的戰利品什麼都不存在於此,雪白的牆面和簡單的紅地毯、隱藏式的燈讓一切都像進入一個豪華的宅邸所改造的實驗室一般。

所幸仍然有一般的豪宅會有的木製家具,替這裡增加了些許的人味,而在此的也有夢幻的職業......

真正的女僕。

「小姐們辛苦了。」似乎是知道了先前你們的所有行徑,這些女僕們年紀有大有小,但也恭敬的替你們拿了外套先行整理和清潔。

而且態度和言談來看並非是領薪水的類型,而是復古的、更原始的那種類型.....

「別在意,這些是我那個行蹤不明的母親留下來的,有些人還是跟著我長大甚至是保姆的.....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啊,我承認我是從缺愛的環境長大的好嗎?」歐若拉解釋著,卻也看著學生們無奈的聳肩解釋道。

空氣中有陳舊的木頭特有的香氣,伴隨著某種薰香。

「不得不再家裡點這種藥草薰香,家裡曾經有一段時間有股血腥味,現在才除掉。」正當歐若拉解釋當下。

「也有小姐前陣子為了實驗假設的謀殺情境的彈道測試對假人開槍所造成的火藥味。」一名看起來有三十歲,卻只能從臉上很淡的眼袋可以看出年齡跡象的女僕不著痕跡的補了一句話。

「不要提那個!那個就說了不是我!不要把我營造得像是什麼怪咖偵探的樣子嘛!」這似乎不是歐若拉第一次的辯解了。

「那是小姐帶回來的人造成的?」
「恐怕是......那傢伙到這裡的這段時間也還是不安分,八成想計劃什麼吧?對了,那邊的窗簾可以拉上,日曬太多會讓家具龜裂的.....」

閒聊間,一行人卻是在一間客房前停了下來。

但那是連同薰香都不能掩蓋的,極濃的血腥味....都能夠從門縫透了出來,活像裡面發生過重大的血案一般。

「嘖.....還是那麼難處理,會被誤會的吧。」歐若拉揮手驅散了飄散的血腥味皺眉說著。

「再進去前,我得先說好前提....」
「等等別太激動。」

正當歐若拉提醒當下,房內卻傳出一陣明顯是在打鬥的聲音,就像有什麼生物在裡面掙扎似的。

然後是一聲巨響,一陣怒吼。

「安分一點!手都被打成這種角度了再不處理到時候要治療會更痛,白癡!」

柳生祈光的聲音從房內傳來,伴隨著拉扯某種東西的聲響,甚至有陣撕破什麼東西的聲響。

但是回應的聲音————

「痛啊!就算是應急治療也太大力了吧!妳是藉機報復才故意不趁這時候問對不對!對不對!」

那是亞絲娜的聲音......

正帶著一種「口胡!我要你他媽的仆街當場轟散妳啊!」的氣勢怒罵著,而且還緊接著發出了一聲肉響,聽起來是某種沒聽過的攻擊方式?


「嗯....感情真好?」俐落地將雙手從耳朵拿開的歐若拉苦笑著說著,只差沒有當場拿出菸斗點煙了。

「我看我還是等她們鬧玩再進去免得撞見什麼養眼或是傷眼的畫面才是.....」



未著裝甲站在門外看著其他同學進入的芙爾緹莉,
沒有甚麼很大波動似的一副看戲的模樣探著頭看。

「唉啊...是這種發展嗎?」
「那我也該做我該做的事情了....」


此時芙爾緹莉一個箭步往房內滑行-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你們不要再打了!!!」





「要打,去練舞室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vmIKghEM6Y
就殺個片甲不留~
是敵人還是朋友 風 雲 變 色兒~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那時的房內,是怎樣的?

「嘎————!」
殺人鯨,風嘯奔馳。

「吼————!」
虎鯊,破空翻浪。

一擊!

「碰!」

鯨衝!
虎咬!

兩個足以令周遭景色畫風變異的驚世名招(?)互擊————

一拳,擊中再如要塞的胸前直擊心臟,確力有未逮。
一拳,擊中在左肩之上,卻被肩膀的主人卸力化開。


毫無損傷。

一個有心無力、一個無心胡鬧,卻是怒視彼此。

「如果妳是真要尋釁,那就是逼我把妳給轟下了.....」亞絲娜吃疼的從祈光的胸前挪開並甩著受了不小的傷的右手,口氣不小,不過明顯尷尬的別過臉去,突然對房內的複製畫有了他媽的興趣。

早已抽回手雙手拉著繃帶打結、臉色因為視線看過亞絲娜身上的傷痕而逐漸平靜的祈光只是一哼。

「胡鬧。」將繃帶的結藏入亞絲娜左手繃帶內後,順手拍了一下。

啪,這一聲聽來是無心,但力道仍然刺人。

「疼啊!」

口也—————!

「我看妳是真的找打,那便戰吧!」

正當亞絲娜疼得要跳起來、正要發難當下。

潔絲琪竟然撞破了房門!

同時,早就感覺到房外有人的祈光面不改色————飛快的隔著沙發的椅背朝亞絲娜的背踢了一腳下去!

(真愛演戲。)一個念頭,閃過了祈光腦識。
(真麻煩。)

雄渾的足勁隔著厚厚的沙發皮革與內襯,仍然將亞絲娜往前彈射了出去!何等可怕的勁道!

「什麼!」碰的一聲,亞絲娜被潔絲琪一拳命中心窩!

呔—————!

只差沒有真的吐血了!

直接從空中被潔絲琪給劫了下來,撞回沙發上的位置上!
和被踢出去的差異,只有多了在胸前哭著的少女。

「等等....妳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亞絲娜驚異提問之間,頓時感覺到一陣熟悉的麻醉感從手腳蔓延.....是塔莉慣用的劇毒!

口胡!何等熟練又熟悉!就算身體能夠抵抗,卻還是被麻醉的行動困難!

(不是吧......該不會對歐若拉沒效......)心頭閃過不妙的念頭之間。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你們不要再打了!!!」



「要打,去練舞室打。」

「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什麼吧!?」亞絲娜反射性的吐槽著芙爾緹莉。

「我已經躺好了,不如說痛到只能躺平了!」
「妳們怎麼會在這裡!?」

正當亞絲娜驚訝之間。

「廢話,當然是我。」喀喀幾聲,在努力裝回而關上的門聲後,歐若拉無奈的踏入房內。

「歐若拉?妳最好想清楚我說過的.......」
「對,想過了,所以我決定賭一把......被威脅給唬住不是我的工作,而且這些孩子有權利知道並揭發真相,也是我作為個業餘偵探的本分。」

兩人一來一往之間,歐若拉突然察覺什麼不對,看了一下亞絲娜的手腳後才繼續說下去。

「原本想叫祈光把妳鎖好的,看樣子段時間不用了....」拿著燃燒著芳香的藥草噴出香氣的菸斗含著,歐若拉輕聲說著。

「那麼現在進入正題。」

說著,她便看著在場的學生們.....

「趁現在有什麼想問的、想說的就做吧....但是之後我得拜託妳們一件事情。」

「能否告訴我從亞絲娜出現那一天開始到現在,任何的不對勁都告訴我?」

正當歐若拉這麼說著.....

似乎是當時的某種餘暉。

點燃在腦內,心內.....似乎只要努力,就能想得起來......



(狀態???消失,可以統合並整理所有的情報)



咪咕 開始揭發囉 meme_troll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