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Risus+房規】 魔法少女.魔影籠佈死都,倫敦
只看該作者
#11
「就算是騙人團長也只能硬上了,資源班的難搞度可是眾所皆知的不是嘛~~薇薇?」塔莉愛爾話語中很明顯的不在意對方是真是假。

「要搞新老師我沒意見。」塔莉愛爾在椅子上換了個姿勢,但看上去只是從蒸爛馬鈴薯變成液態貓,半個人都快滑到地板上了。

「不過嘛……我的行事風格妳們懂的,就是好玩就插手、不好玩就不幹、出事情就先開溜。」

「真要搞事前若妳們沒先找我聊聊,破壞了妳們策劃好的大戲……抱歉啦,我可不會道歉的。」說到這,塔莉愛爾咯咯笑了起來。


「芙爾,我懂慾望是需要疏導的……當然,若是因為這樣隔天腿軟,別意外我拿出來當笑話來嘲笑妳們。」

塔莉愛爾狀似隨意的抬起手,做出彈指的預備手勢,身為資源班同學的妳們很了解…那是塔莉愛爾行使疫病前的習慣動作。

她看向芙爾堤莉,臉上的笑意更加深了些,充滿了不懷好意。




(吐槽兼搞事開始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2018-04-02, 23:19)潘喜 提到︰ 「嗚...嗚嗚!!?!」潔絲琪的臉迅速脹紅,嘴巴彷彿河豚一般膨脹,頭髮啪搭啪搭的揮舞令人不禁擔心會不會掉下,下一秒,一聲不知從何而來的斷裂聲響起,她猶如出閘猛虎撲上芙爾緹莉,手也開始在對方的身上遊走...什麼的都只是妄想。

「阿...阿...我...我要去睡了!!」在理智線崩斷的前一刻,潔絲琪以驚人的速度遠離芙爾緹莉並爬上床,當被子蓋好時,黃色書刊才輕輕地落在一旁的桌上,書上一個黑髮眼鏡少女與橘髮雀斑少女對望的場景十分和諧,卻意外地有種詭異的粉紅色氛圍。

(2018-04-02, 23:21)卡普耶卡 提到︰
「就算是騙人團長也只能硬上了,資源班的難搞度可是眾所皆知的不是嘛~~薇薇?」塔莉愛爾話語中很明顯的不在意對方是真是假。

「要搞新老師我沒意見。」塔莉愛爾在椅子上換了個姿勢,但看上去只是從蒸爛馬鈴薯變成液態貓,半個人都快滑到地板上了。

「不過嘛……我的行事風格妳們懂的,就是好玩就插手、不好玩就不幹、出事情就先開溜。」

「真要搞事前若妳們沒先找我聊聊,破壞了妳們策劃好的大戲……抱歉啦,我可不會道歉的。」說到這,塔莉愛爾咯咯笑了起來。


「芙爾,我懂慾望是需要疏導的……當然,若是因為這樣隔天腿軟,別意外我拿出來當笑話來嘲笑妳們。」

塔莉愛爾狀似隨意的抬起手,做出彈指的預備手勢,身為資源班同學的妳們很了解…那是塔莉愛爾行使疫病前的習慣動作。

她看向芙爾堤莉,臉上的笑意更加深了些,充滿了不懷好意。




(吐槽兼搞事開始 custom_ulala

看著落跑的潔絲琪,芙爾緹莉輕輕地笑著將黃色書刊放回書架上
並且回到了沙發上交疊起雙腿,沒甚麼惡意的說著
「嗯...並不是那麼嚴重的事情,我只是覺得要是不適當的安撫夥伴的話,說不定會做出比以前更危險的事情呢」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哎呀?妳們現在是打算一同密謀去挑戰老師嗎?」薇薇安的頭髮彈跳了一下,瀏海下的眉毛挑高了一點點,「那我要怎麼辦呢?是不是應該來當一下風紀的角色,『住手,不可以這樣做!』這樣說呢?」

想了一下,她又說:「總之我不要當計劃的那個,我跟在妳們後面就好,晚安。」
把帽子蓋到臉上,薇薇安又打起呼來,似乎是打算要乾脆在這邊睡到明天。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2018-04-03, 00:18)艾芙 提到︰ 「哎呀?妳們現在是打算一同密謀去挑戰老師嗎?」薇薇安的頭髮彈跳了一下,瀏海下的眉毛挑高了一點點,「那我要怎麼辦呢?是不是應該來當一下風紀的角色,『住手,不可以這樣做!』這樣說呢?」
「所以說這不是在安撫夥伴了嘛~」

啊,似乎已經睡著了

芙爾緹莉趴在沙發上如同反曲弓一般的壓低了上半身,翹起了臀部
活像是貓一般的伸展起了身體

看了看似乎隨時就能在這個瞬間進入休息模式的夥伴們
芙爾緹莉朝著浴室走去,是打算先沐浴後才入睡的樣子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2018-04-02, 23:44)雪紀 提到︰ 看著落跑的潔絲琪,芙爾緹莉輕輕地笑著將黃色書刊放回書架上
並且回到了沙發上交疊起雙腿,沒甚麼惡意的說著
「嗯...並不是那麼嚴重的事情,我只是覺得要是不適當的安撫夥伴的話,說不定會做出比以前更危險的事情呢」
(2018-04-03, 00:52)雪紀 提到︰ 「所以說這不是在安撫夥伴了嘛~」
啊,似乎已經睡著了
芙爾緹莉趴在沙發上如同反曲弓一般的壓低了上半身,翹起了臀部
活像是貓一般的伸展起了身體
看了看似乎隨時就能在這個瞬間進入休息模式的夥伴們
芙爾緹莉朝著浴室走去,是打算先沐浴後才入睡的樣子

「本身就自帶危險因子還需要分嚴重程度?」塔莉愛爾很乾脆的吐槽回去。

看著芙爾緹莉以貓般姿態前往浴室後,液態貓狀態正式變成了地板煎餅,過了三秒鐘後才像隻史萊姆班彈起來。

(2018-04-03, 00:18)艾芙 提到︰ 「哎呀?妳們現在是打算一同密謀去挑戰老師嗎?」薇薇安的頭髮彈跳了一下,瀏海下的眉毛挑高了一點點,「那我要怎麼辦呢?是不是應該來當一下風紀的角色,『住手,不可以這樣做!』這樣說呢?」
想了一下,她又說:「總之我不要當計劃的那個,我跟在妳們後面就好,晚安。」
把帽子蓋到臉上,薇薇安又打起呼來,似乎是打算要乾脆在這邊睡到明天。

「嗯~~~薇薇你本來就是被保護的角色,不是嗎?」

塔莉愛爾伸了個懶腰。

看薇薇安即將陷入沉睡,她邪笑了一聲後走到薇薇安前方拿起她帽子,然後將臉貼近到只有一線之隔,瞇眼低語。

「小貓兒,別在這睡。這裡會有偷貓人士來突襲妳喔!」


調戲!!!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2018-04-03, 01:19)卡普耶卡 提到︰ 看薇薇安即將陷入沉睡,她邪笑了一聲後走到薇薇安前方拿起她帽子,然後將臉貼近到只有一線之隔,瞇眼低語。

「小貓兒,別在這睡。這裡會有偷貓人士來突襲妳喔!」

薇薇安閉著眼睛,她聽到塔莉愛爾說了什麼、也感覺到她跟自己的臉的距離到底有多近,可是她依舊閉著眼睛,頭髮不安地扭動著。

只有想著:拜託讓我睡覺吧。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真沒意思~。」見大家興致缺缺的樣子,庫亞羅雅小小的嘴不高興的嘟了起來。
把喝完巧克力牛奶的馬克杯收好,庫亞羅雅看著塔莉愛爾調戲快要睡著的薇薇安。

「算了~我先回房睡覺了,明天看到老師再來決定要怎麼做好了。」
也沒跟還在交誼廳的三人道晚安,庫亞羅雅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簡單換上了入睡的服裝後,拿出了一本『日記』在上頭記錄了今天的事情。

「雖然晚上精神會比較好……不行!要早點睡快點長高才行!」
用力搖了搖自己的頭,把『日記』收回書桌前的抽屜,庫亞羅雅用棉被把身體蓋住,不再去想身高或是胸部能不能長大之類的事。
SIGNATURE:
阿爾法酒吧夜玥
舊校聯!青春校園物語:內原至(二之夕戲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2018-04-03, 02:11)艾芙 提到︰ 薇薇安閉著眼睛,她聽到塔莉愛爾說了什麼、也感覺到她跟自己的臉的距離到底有多近,可是她依舊閉著眼睛,頭髮不安地扭動著。

只有想著:拜託讓我睡覺吧。

似乎是感受到薇薇安堅定的睡意,塔莉愛爾笑了笑就把帽子給蓋回去。

再次伸個懶腰後思索了下時間,也決定去就寢了。

回到自己房間,將身上的服飾換下掛好並更換成睡衣後,塔莉愛爾就一個兔跳撲進被窩裡,快速的捲起被子把自己包成蠶繭,只露出白金色的髮絲。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在確定有了新老師後的第一個晚上,大家也都一夜好眠....


庫亞羅雅妳別想了,歡迎在未來加入小孩子王國哼哈哈哈哈哈咳咳咍




深夜,城堡內某處----


雜亂的環境、到處亂擺的家具和不名的工具車床,甚至巨大的某種機械擺放在一旁,在這個凌亂的所在,似乎勉強清出了一塊空間能夠放下一張大桌,在桌前的希茲卡紅著一張臉,手上的大酒杯不斷添加金黃色的冒泡液體,當她每喝一大口並且放下杯子在桌上的時候,杯裡就會自動裝滿相同的液體。

在對桌,亞絲娜身前也有一個相同杯子,裡頭卻是發出甜香的不名飲料好啦是乳酸菌飲料

但是亞絲娜卻只是平淡甚至略有點不屑的看著眼前正在酒興上頭唱的五音不全的醉鬼,在餐廳時的微笑消失無蹤,只是一張冰山一般的冷臉。

也許這個表情才是她真正的常駐表情吧?

「不是我要說。」看著希茲卡用力放下的第五次酒杯,第五次亂七八糟的敬酒詞,從敬熱誠服務的歸國子女到不收錢的老師,最後甚至敬起對他討債的討債公司外加一連串髒話,亞絲娜已經皺起了眉頭。

「克里斯沃家族好歹也有個爵位,就算現代來說貴族都得自食其力,但是祖產應該也不少才對,妳怎麼落魄成這樣?」

「哎呀~妳也不想想弄學校要花多少錢~只好能賣得賣,不夠的只好用借的麻~人家就是這麼倒楣接手後只剩這麼點嘛!」豪飲著金黃色的酒精飲料,紅透臉的希茲卡明顯陷入酒醉而且心情莫名大好的狀況正在胡說八道。

「才怪。」亞絲娜冷言,舉起右手比了幾下算了起來。

「如果要辦學校,先不說透過關係和政府弄到地、建築、水電到其他的配套設施,也不足以把一個歷史悠久的貴族弄到如此要把自己唯一的城堡改造的境地。」
「血盟騎士團的歷史前身「血龍傭兵團」,在一次救援了英格蘭的騎士王後受到封賞成為貴族,並且家族經營守成毫無意外的歷史稍微調查一下是知道的,如果是在妳前面的人敗家的話,妳連這座城堡都不會有....這只代表....」

亞絲娜瞪了一眼身穿著教師白袍卻毫無形象的爛醉的希茲卡。

「這家產到妳這代才迅速消滅殆盡,妳是搞了什麼鬼。」

這句話敲在歡鬧中的希茲卡頭上,頓時讓她的動作像是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僵硬了起來....

沒多久,希茲卡的酒杯無聲地放了下來。

「...」然後很艱難的咬者嘴唇,眼睛馬上紅了起來。

「不用說了,我也調查過妳了。」雙手撐著下巴,亞絲娜好整以暇卻又無情地繼續說下去。

「希茲卡˙克里斯沃,魔法少女中極端少數的「無法變身」案例者,原因不明,變身過程中的變身術式會莫名瓦解,輕則浪費自身魔力、重則引發爆炸導致自身在內的事物受損....」

「妳是為了這個才敗盡家產的吧?」亞絲娜撇了一眼在她們身前的桌上,在右手邊不遠處擺著的一個手提箱輕聲說著。

「卻沒看過妳繼續使用,之後就是經營這所騎士團改造的魔法少女訓練學校...為什麼?」

當這麼問著當下,碰的一聲,希茲卡無力地趴在桌上....


「我也是...沒辦法啊...」雙肩微弱地顫抖,希茲卡的聲音莫名地變得很小...但似乎不影響對方的聽力。

「當年的大家都沒問題...只有我做不到...」
「不是連魔法都施展不好,而是我連變身都做不到....我可是魔法少女...連這種呼吸一樣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抬頭猛喝一大口,卻不慎被液體嗆到,希茲卡乾咳的趴在桌上抽蓄著,鼻音也重了起來。


「要是能變身,我什麼都願意付出!」
「要是能追上大家,多少錢我都願意付!」
用力敲撞桌面的酒杯發出響亮的碰碰聲,金黃色的飲料灑的到處都是。

「我是這樣想的....可是....」從交叉著雙臂中,希茲卡彷彿才有勇氣一般撇了一眼在亞絲娜右手邊的手提箱,卻彷彿觸電一般縮了回來,躲在自己的臂彎中瑟瑟發抖。

「當我投入了近乎全部的祖產後,的確成功變身了...那是我除了第一次過生日以外這麼開心。」

「但是回過神來....」

「大家都已經離的我好遠...而且有的人早就都事業有成了...我卻才在第一步...」
「遲來的希望,變成了絕望和打擊....」

「我就在想「好吧,我不行了...至少我可以向他們某些人一樣弄學校,教出幾個有才的學生也好」,為此,我再度投入...甚至借了大筆的資金,將自己唯一的城堡也改造了....」


「但是如妳所見....」彷彿是壓倒希茲卡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淚水卻不停地落下,在木桌上留上一大灘除了飲料外的水氣。

「這所學校的學生不論成果,還是來就讀的學生幾乎都和我一個樣!」
「在外面被傳成什麼爛學校的風評都當我不知道一樣在我背後傳著!」

丟下酒杯雙手抱著頭瘋狂地抓著,甚至拉扯著自己的一頭淡藍色的秀髮,希茲卡開始歇斯底里起來,聲音也逐漸加大。

「不論我做什麼,最後都是失敗和絕望!」
「更可恥的是,不少學生不知道這一切,只是認為我人太好所以才投注如此多的一切....其實....」


「我只是個什麼都做不好的自私廢物!」
哽噎一聲,希茲卡才終於理智斷線,嚎啕大哭起來,淚水不斷洗過她的臉落在身上、桌上....

聽著對桌傳來的哭聲和酒醉的自白,是人都會動容的吧...也許。
但在希茲卡對桌,卻傳來一聲放下酒杯的聲音。

亞絲娜卻是宛如聽夠了無聊的故事一樣,非常不給臉的唰的起身。

「真是夠了。」頭也不回的拿起那個手提箱,一句冷話如刀般射了過去---
「我是來教書的,不是來聽喝醉酒的廢物大小姐在那裏哭訴世界多不公平的。」絲毫沒想過這話可能對人造成的傷害,倒是說的人頭也不回的走過一個有一張辦公桌大的像是模型一樣的小型戰艦,正準備離開這個髒地方時...

「嗚嗚....」正趴在桌上痛哭得希茲卡...

忽然拋過一句話。

「謝謝....」

一句話,讓原本想拉門就走的手懸在空中,整個人像是聽到什麼大事情一樣愣了下來。

「....」

「謝謝妳願意聽我抱怨...對不起...好久沒這樣哭過了。」

「嘖...」不給臉似的,卻是輕聲的咋舌。

「吶...明天還要上課吧...要加油喔....」希茲卡的聲音明顯因為哭累了而變的細微,門前的人卻是靜靜的聆聽。

手上的提箱,握的死緊。

「謝謝妳....」

「明天見呢....呼....」說完醉話,卻是一聲響亮無比的鼾聲。


聽見鼾聲,亞絲娜才拉開門,離開了骯髒如倉庫般的地方。

但並沒有遠去,在輕聲關上門後就只是背靠著門面,茫然地看著天花板。

(從沒有人會這麼對我說,看樣子明天會走什麼霉運。)冷哼,矛盾的心思。

手上的提箱應該相當輕盈,如今卻莫名感到沉重。
嘆了一口氣,亞絲娜才緩緩走向教職員宿舍的方向。

「任務 開始....」確認什麼的宣言,在夜中迴盪。



一夜過去,嚇死人的大晴天。

完全就是超適合郊遊然後被太陽曬的他媽的像是非洲雞一樣的好天氣,所幸上午的課程不需要在室外,真是好到不能再好的事情...不過也是令不少人期待的,至少這一個上午會是由新老師指導的特殊課程,而對妳們而言則是一整天由她指導。

這似乎是所謂雙軌教學,對於資源班的課程會和其他人有所不同讓特別的師資進行補強的一種手段。

很用心,但是也很花財力和人力,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每年老師會換的原因?

而在各自的準備後在教室前----說是教室其實根本說是超大的實戰模擬用的對戰室都不意外。

妳們這次比任何人意外的都早到,也就是有滿滿空檔以及搶第一個進教室的雞肋優勢下,開始了妳們的一天。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嗚阿...」
隨著一同早來的夥伴們隨意的在教室內挑了一起的位置後
芙爾緹莉隨意的坐了下來並說著

「我覺得好像時常看到新的教室,說不定哪天上課內容會變成躺在地上看星空什麼的」

同時伸手將衣領的束縛約略解開,不明原因而累積在上半身衣物內的熱氣隨著氣溫的降低
以及失去遮蓋物而從芙爾緹莉敞開一部分的衣領往上冒出

「雖然只是稍微在室外走了一下可是還真是熱呢...」
「該說還好其實有空調什麼的嗎,不然說不定會在這裡乾掉...」

芙爾緹莉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身上帶著的水瓶喝了點水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