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 魔法少女.魔影籠佈死都,倫敦
只看該作者
#31
聽到旁邊的騷動,薇薇安轉頭過去看,不怎麼意外地看到抱在一起的三人。
頭髮出於禮貌,略表驚奇地彈了一下,然後薇薇安收起寫完的筆記本,「又開始了嗎,這次會持續多久呢?」這樣說著拿出了懷錶替她們計時。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正當五人聊著或做自己的事情當下...

「這樣大概就可以了...」在無人的講台上傳出了熟悉的聲音,亞絲娜的聲音從後頭傳來出來。
但是緊接著卻是接上什麼明顯是高壓電的管線的聲響!?

「啊哇!?突然想到還沒關電耶!妳還真敢啊!?」希茲卡的聲音在同樣的方向傳出,似乎好像這時才發現發生了什麼很危險的事情。

「妳還敢說,妳是這裡的主人竟然連管線在哪還有開關在哪、有沒有關都不知道,水電這種東西只要有經驗了不關電也不會有危險啦...」
「借過一下,我得先爬出來看看,順便看看有沒有學生先來了....」

「欸!?這種情況怎麼說也是團長的我先出...」
「在這種無關緊要的情況愛面子什麼啦!?無謂的虛榮心嗎!?」

似乎在講台後面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推擠聲下....兩個人影同時從講台後面鑽了出來。

[圖︰ VaO63qK.png]
(團長&新任導師)

從講台後近乎同時鑽出的兩人臉上說不上乾淨,希茲卡的臉上只有莫名的蛋糕屑就算了,新任導師亞絲娜臉頰和嘴邊除了蛋糕屑外上甚至有灰塵和油汙,很明顯的,一定有一個人打混摸魚假幫忙真扯後腿的,是誰呢?

「啊...看樣子是我班上的學生先來呢,比誰都快是好事情...除了M˙I˙A(戰場失聯)外。」雖然聽不出情緒,但是看在亞絲娜相當順口的舔嘴邊的蛋糕屑並且整理身上的教師大白袍和手上的髒污的動作強度來看,似乎心情很好(大概)。

「欸!?」希茲卡馬上尷尬起來,似乎想起來線自己的身分和現在的情況有點說不出的怪...

不過....

「那...那個...妳上課就加油喔,關於那東西因為還是我個人在用的模式,如果可以在妳調整好前別隨便使用啊...」乾笑著忽然轉移話題,希茲卡迅速退了開來並且一把抹掉臉上的蛋糕屑!

「啊!今天可能收錢的會來...我先去...準備一下!」說完,便是慌慌張張的衝過妳們身邊,鑽出了教室的門口後在走廊上還有著奔跑的聲音。

「帶頭違反校規啊...」朝著門口的方向冷哼一聲,亞絲娜從抓著一條濕紙巾俐落的擦去手上和臉上的髒汙後,雙眼掃視在場的妳們。
然後單手掏出一本薄薄的,明顯是資源班的名冊掃了一下後...竟然從口袋默默掏出打火機,咖掐一聲將名冊迅速用火焰消滅!

熊的一聲爆燃的火光中,亞絲娜平靜的看著妳們...

「我不想記名冊更不想天天點名....學校某種程度如軍隊,該在的就是會在,想翹課也可以,但是學分自己的問題。」伸出手指輕輕點著妳們各自的位置點著人頭,但是不外乎告誡的說明遊戲規則。

「不準叫我長官,妳們不是我的部屬除非以後有機會。」
「老師愛叫不叫隨便妳們,指名道姓也可以,我不吃禮數這套...」
「隨時會有突擊小考、重點隨便畫...因為都這麼大個人了,應該也有智慧去判斷要學習吸收怎樣的知識、哪裡會是考試的重點項目,不要死讀活背考試的領域,要反過來猜測並且掌握哪裡才是考試的死點。」

「上課可以不帶書,但筆記一定要做,因為我的課不玩辭海、不搞紙上談兵...」忽然,亞絲娜舉起右手一彈,從白袍衣襟下裸露出的部分才可以看出穿得很隨意,竟然下面穿著無袖的黑色運動內衣以及迷彩色的短褲,當她走出講桌時,腳下更是踩著軍用布鞋。

十足軍系背景的打扮,毫不在意自己女性的身分。

清脆的彈指聲中,教室內的設備產生了變化....畢竟這間教室據說就是以對戰模擬的需求的規格所建造,平日只是都拿來當教室多了點桌椅和講台...但是從落成後都從來沒用過對戰的機制的樣子。

而新來的導師似乎把這東西的機制給修好了。

講桌迅速朝地面收縮擠壓,化成如同其他的地面一般雪白的地磚,而妳們身下和身邊的桌椅也開始同步動作,不過似乎會偵測在裡頭是不是會有異物,各自的個人物品正輕巧的透過閃爍著深藍色的魔法陣飄浮起來懸在妳們面前。


「筆記是讓妳們不要暈頭了忘記自己的體驗和體悟,隨手寫下來,以後想要弄些什麼都可以幫助妳們....」嘆了一口氣,似乎遊戲規則告一段落...


「現在,來自我介紹一下,反正離那些普通班資優班的來還有點時間....妳們來的也真早。」動了動僵硬的頸子....

[圖︰ SmB3n5Y.png]

「妳們好~我是妳們新的班導師~亞絲娜˙泰絲塔羅莎。」輕巧的彈指指揮下,冷氣稍微往上提升了一點點溫度,變得舒爽宜人。
「請你們在畢業前確實的殺掉我,不然我就毀掉地球喔」小的看不出來的微笑,訴說的發言突然詭異了起來,那是除了東瀛動畫外應該不可能出現的詭異發言。
忽然的,亞絲娜重複的掃視了妳們大家,似乎發現這個突然的表演沒有什麼多好的反應下才聳聳肩...

「呵呵呵,開玩笑的啦...畢竟聽說現在的孩子很喜歡東瀛的動漫作品,想說這樣也許會有趣點,請多指教啦....」

兩手一攤,更多的是毫不在意。

「那麼...趁著現在至少還有半個小時的獨處時間,有些什麼問題想諮詢的隨時都可以說喔。」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第一印象不佳、談吐手腕尚可、個性古怪……。)

新老師比自己預想的有能力,但這並不影響庫亞羅雅對老師抱持著最為基本的審視。

從現身到操控整間教室,跟團長從奇怪的地方現身等種種跡象都顯示著亞絲娜.泰絲塔羅莎這個人超乎了自己的想像。
那麼接下來該做的事也很簡單,『測試』這個新老師的真正能力才是自己要做的事。

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好聽,但操絲者最為擅長的技術是什麼?
是暗殺。

當然,不會殺掉這個老師啦,不過如果是自己撞上去就沒辦法了呢。

眨了眨人畜無害的雙眼,庫亞羅雅刻意用抬起頭的方式看著這個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老師』,衣袖下悄悄地用手指在老師的周圍佈下了層層絲線。

「……東瀛的動漫作品……都是這樣的嗎?」在問題的掩飾下,庫亞羅雅眨眨眼睛,暗示身旁的同學自己先下手了。


當然,請放心,用的不是鋼絲,只是普通的絲線而已(?
SIGNATURE:
阿爾法酒吧夜玥
魔法少女.屠魔令格雷麗.沃.庫亞羅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真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呢?也許和團長產生聯繫開始就沒有不意外這選項吧……這位亞絲娜˙泰絲塔羅莎老師、她們的新任班導。

不過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教室的變化功能,畢竟沒一任老師使用過這機制。

這下感覺有趣了……塔莉愛爾邊聽著新任班導發言,伸手取回保溫瓶後抱在懷中,而室內氣溫上升讓她心情更好了些。


接收到庫亞羅雅的暗示,塔莉愛爾也慢悠悠地攤手暗示請隨意,然後、例行性的開口吐槽。

「請問,能提出申訴更換掉處於中二病期的導師嗎?」

攤開的手隨即回復到原本的動作,只是悄悄地、在另一隻手的掩飾下,擺出彈指的預備手勢。


有點有趣了,做個搞人預備一下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失去了座椅以及桌子後,
理所當然的分開了的抱在一起的三人中,
芙爾緹莉雙手微微交疊在自己的小腹上,
似乎暫時沒有想到可以詢問的部分而靜靜的站在一旁。

雖然注意到了其他夥伴的意圖,但無奈自己的風格…
怎麼說都沒有這麼好掩飾,因此與其說什麼也不做,
不如說還不到能做的時刻…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泰絲塔羅莎每說一句話,薇薇安的頭髮就不耐煩地扭動一下,軍人的命令式口吻讓她很不習慣,甚至是有點厭惡。

這樣一來倒是挺期待看看其他人要怎樣整這個新導師的。
瀏海下的灰色眼睛閃過一絲光芒。

雖然看到庫亞羅雅的暗示,可是鑑於自己的能力也派不上什麼用場,於是不關事已地裝作什麼都沒看到。

在另外兩人先後發言後,薇薇安也舉起手提出詢問:「請問,在課堂開始前做準備工作時跟團長一起偷吃蛋糕的導師,我們真的能夠信任嗎?」

其他的就算了,蛋糕這個總覺得不吐槽不行啊——
薇薇安的嘴角快要流出口水來了。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隨著高壓電的聲響響起,潔絲琪的頭髮猛地翹起,她充滿警戒地轉頭,但是兩人從講台後同時出現的場景卻讓她莫名地露出了(淫邪的)微笑。

『呦呦呦,莫非是同道中人?找個時機深刻交流吧...』她搓揉著自己的手指,開始對導師打起了算盤。

「老師老師,我可以叫你蘿莉老師嗎?」潔絲琪用一種欠揍的臉看著亞絲娜,「我有看過那部作品,如果我們真的攻擊過去,應該不會軍法處置吧?」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都是這樣的類型啦,在船上沒什麼娛樂的時候不少士兵會先準備娛樂用品,除了各種電視遊樂器外就是一些東瀛的動慢作品,一堆人從不是御宅的都看成御宅了。」聳肩,大有一種在船上什麼事情都不意外的感覺,亞絲娜一臉不以為意。

「隨便提個作品裡面的梗都至少十幾個會接的,有夠狂熱...更別提幾個月就會提:ooo我老婆,但是每隔幾個月就會換個對像這種事情了。」


「至於投訴,饒了妳們團長吧...」輕輕比了幾下自身周圍,在數個深藍色的魔力凝聚中,亞絲娜身邊浮現出幾個人形靶,似乎在回應中做些準備。

「要是知道又要換老師,而且是要付錢的她一定會哭死的,就看在她的份上吧。」不在意的擺手,但這個動作下在周圍還有妳們的地面上浮現幾個同樣藍色魔力構成的物體----汽油桶。

看樣子是掩體跑不掉了,在談天中,教室內逐漸被佈置成某種生存遊戲的規格配件,看得出這間教室在蓋的時候希茲卡的投注資金有多少了,結果竟然沒有什麼老師用過,甚至就這樣放到系統壞掉....

「至於蛋糕,那是有人昨天拉我去單方面喝酒發現耽誤了課程準備,弄個小蛋糕賠禮一下而已,因為很忙只好一邊吃一邊弄了...至於信任的問題...」似乎想起昨晚的事情,亞絲娜的神情似乎顯得疲倦而且有些厭惡,似乎對酗酒這種事情很難接受。

「在我們吃過蛋糕再談吧?要吃蛋糕的話我記得之前有收到一個,有興趣也能來吃...畢竟太甜的我也不太喜歡。」
「我也不喜歡喝酒,因為酒精會破壞腦細胞,要幹這行幹長長久久就是要滴久不沾...嗯...」似乎稍微動了一下全身的關節,發出響量的劈啪聲響....

但是明顯的,她的髮尾似乎勾到什麼東西捲了起來。

而亞絲娜的雙眼(單眼?)在張開,卻是閃過一絲紅光。

「場地切換!」突然的命令下,應該是雪白的室內空間迅速產生第二次變化。

所有的窗子突然降下了堅硬的金屬隔離板,將教室內部變成一整片的雪白,雖然大門並沒有封鎖,但是在整片雪白中似乎也很難看的出門的位置。

而空間,也跟著產生變化,如同影像切換一樣,雪白的風景正迅速消融-------


『Site-6,叢林。』

明顯是教室系統的提示音效下,所有人彷彿置身在位於從臨中南半球的叢林中,雖然身體感受的溫度還是冷氣的溫度而有點不真實,但是眼前所見、所摸,完全如記憶中或印像中的叢林一般,雖然腳下的感覺似乎還是有點堅硬...?

「至於最後...」亮著紅光的單眼凝視著妳們,手往口袋一掏。

咻咻咻咻的聲響,如同電影出現一般順暢華麗的甩動手法,金屬的刀刃從隱藏的金屬手柄搖晃出來,在靈動的手指尖甩晃動固定成形。

而在動作中,似乎什麼東西同時被割斷一樣,發出小到難以聽見的斷裂聲。
轉動著手上的蝴蝶刀,亞絲娜在逆向操作將刀子甩回無害的金屬手柄收回口袋。
[圖︰ pz9mSQr.png]
「這裡沒有軍法,所以沒有這種問題。」
「我再重複一次,我的課上不玩辭海、不搞紙上談兵....還是妳們想和資優班一樣的玩法來著?」

這次的話倒是重了幾分。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潔絲琪臉上的微笑突然愣住,下一秒更加燦爛的笑容在她的臉上綻放,一口銀牙像是獵犬的利牙一般暴露在燈光之下,「老師真是開明呢,我們之後在醫院裡好好交流吧,不過我不出醫藥費喔~」

兩個齒輪突然在潔絲琪的身體兩側浮現,赤色的光芒籠罩少女的身軀,潔絲琪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時換上一套軍裝,手上的拳套上出現了蒸氣風格的齒輪,「做好準備喔...」話聲尚未完全落下,她便以雷霆之勢撲向亞絲娜,雙拳以不同的軌跡轟向對方的肩關節。

發動萬應齒輪 mayday
擲骰結果

3d6 → 14[2, 6, 6] 14攻擊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嗯哼~是叢林啊……可以玩些特別的東西了,畢竟叢林裡可是潛藏著各種疾病,我也只是為這次模擬增加點真實感罷了~~塔莉愛爾瞇起雙眼,嘴角的笑容越發愉悅了。


(2018-04-04, 14:31)潘喜 提到︰ 潔絲琪臉上的微笑突然愣住,下一秒更加燦爛的笑容在她的臉上綻放,一口銀牙像是獵犬的利牙一般暴露在燈光之下,「老師真是開明呢,我們之後在醫院裡好好交流吧,不過我不出醫藥費喔~」
兩個齒輪突然在潔絲琪的身體兩側浮現,赤色的光芒籠罩少女的身軀,潔絲琪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時換上一套軍裝,手上的拳套上出現了蒸氣風格的齒輪,「做好準備喔...」話聲尚未完全落下,她便以雷霆之勢撲向亞絲娜,雙拳以不同的軌跡轟向對方的肩關節。

「嘖!」潔絲琪突然的變身與突擊,讓塔莉愛爾原本想好的計策被整個打亂了。

她鬆開手任保溫瓶墜地,屈膝、右腳施力,向著庫亞羅雅的方向跳躍過去。

在左腳踏地的同時,墨綠色光芒從腳尖湧出、包裹、從髮梢退去,此刻白金色馬尾成了樣式繁複的盤髮,整體被一同染上昏暗的墨綠與繁複難解的紋飾。少女的古典服飾因色澤顯得低調,卻也因紋飾變得更加優雅。

「庫亞~稍微幫忙提醒下其他幾位,我準備要出手了,如果怕就後退吧。」塔莉愛爾的低語劃過耳畔。

她舉起右手對準亞絲娜的方位,手腕輕轉半圈,彈指。

「重新感受下叢林吧,亞、絲、娜、老、師。」

「啪!」

一陣輕微的魔法波動,就隨著聲響落在亞絲娜身上。


發動疫病:幻聽,效果為重現叢林內部音效。
擲骰結果

3d6 → 9[1, 6, 2] 9攻擊(疫病):幻聽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