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 魔法少女.魔影籠佈死都,倫敦
只看該作者
潔絲琪緊緊抱住希茲卡的上臂,臉上的水珠不知何時消失了。

「一言不合就自殘......這可不是個好習慣啊…...」潔絲琪看著塔莉愛爾的手緩緩覆蓋在希茲卡臉上,不禁鬆了一口氣。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都....」像是當機或是陷入停擺的機械,希茲卡腦袋突然歪到一邊,瞳孔放大而失神。

『進展快速,以全面控制,三十到四十秒,是否擊殺?』塔莉的術式回應,卻似乎產生了某種演化.....

就像剛認識的某個人似的。

「好厲害....」莉莉絲一邊擦著希茲卡傷口的血,一邊看著變成扯線人偶的希茲卡,努力忍耐像是要按鬧鐘一樣的壓頭動作的衝動。
「控制的很好呢,塔莉的病菌比以前更....熟練而且精密很多,雖然看不到病菌不過觀察魔力流的話可以猜的出來的...」提雅推著破掉的眼鏡ˋ觀察著希茲卡,突然讚嘆了一聲。

「欸?她....死...死掉了嗎?」當警務隊長緊張的拍著希茲卡的臉,在捏著臉頰拉長確認當下。

一股血腥味伴隨著風聲從所有人後方傳來————

「孩子們?」

熟悉的聲音卻有種浸泡在水中的感覺....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卻是相當意外的狀況。

亞絲娜穿著那一身熟悉卻被打的破破爛爛和凹洞的紅斗篷硬殼裝,跛著一腿一搖一晃的在不遠處正塞滿難民的咖啡廳前向著妳們,臉上、身上到處都是血漬和傷口,左手也有些僵硬和顫抖,臉上到處都有擦傷和灰塵,左眼仍然無光、右眼也不斷閃爍的像是即將損壞似的,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的精神甚至戰意高昂,但是她在發現七人後移動速度卻快了很多,幾乎是撐著身體不倒下為前提「跑」了過來。

在她來的路上更拖了些許的血跡,沿路的人們幾乎都會自動避開現在的亞絲娜,但是也因此察覺到了其他人的存在....

「那個不是...」
「對對對!那個現在網路上最有名的「老師」,「泳裝天使」們的老師「智天使」!用槍的手法真的很好看的....」
「怎麼會傷成這樣....好可憐....」

「這穿著是最終型態的全裝備模式嗎!?怎麼會變成這樣?」
「簡直是和人對轟過啊....對方應該也是不亞於她的機體(?)或是更超過的東西吧?不過還是贏了的感覺....」

「那些是她的學生....」「是保護學生才這樣嗎?」「啊~這感覺有譜!有感覺了!可以在出五張圖和一打文了!」「誰快點壓制這個花田腦去看醫生啊!」

有的拍攝有的攝影,在察覺到的瞬間,手機和照相機也快門連聲了起來,人群開始注意到了身邊有著有名的話題人物後紛紛轉移了氣氛和注意力。

撇了一眼周圍圍觀的人群,亞絲娜此刻似乎沒有力氣處理周圍的事,只是拖著身體娜到七人面前。

「太好了...妳們安全就好。」看了一下希茲卡,亞絲娜瞬手就把希茲卡拉到懷中攬著,也悄悄的挪移身體遮住希茲卡,不讓希茲卡暴露在鏡頭中。

但在亞絲娜看了一眼警務隊長後,後者卻立刻有了反應。

「是...是!孩子們沒事!人家有好好帶她們逃出來,都沒有受傷,最多就是還沒吃東西而以!」眼前的警務隊長只差沒有敬禮的全身僵硬著回報著亞絲娜,活像對方才是長官似的。

不過這個舉動到是讓亞絲娜無力了一下,卻還是回以相當冷硬的微笑...

「沒事,也沒有要怪妳什麼或追究什麼,在這裡替孩子和孩子的家長感謝妳。」
「沒有的事情...因為再怎麼說...人家也是警察麻....」

趁著警務隊長突然紅著臉轉向一邊吱嗚的當下,亞絲娜遮住希茲卡的眼睛確認了一下情況才開口。

「感覺妳們一定有很多問題?」對著五人各自摸摸頭(這讓提雅和莉莉絲不高興的鼓起臉頰)後,亞絲娜身上那股緊繃的氣息才鬆了下來。

但是感覺狀況沒有因此好轉啊.....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嗯,這是怎麼回事呢?』

『怎麼有股涼意從心底升起呢?』

潔絲琪看著眼前的亞絲娜,不知為何並不覺得開心,反而有無止盡的厭惡從心底湧現。

被情感所影響,她默默地躲到塔莉愛爾背後。

『嗯』

『完全,不開心,為什麼?』

看著亞絲娜的笑容,汙泥從胸口湧出,「......你怎麼還笑得出來?」,潔絲琪不禁脫口而出。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是嗎?」塔莉愛爾敷衍回應提雅的稱讚,她看著自己的手,不知何時演變的術式反應讓她皺起眉頭。

但比起浮現的厭惡感,更多的是不安、對這一切的不安,逼迫著塔莉愛爾自己忽略如針扎的頭痛去思考、去解析、去壓制自己的時不時浮現的恐懼。

而伴隨這些的情緒在亞絲娜突然間出現在此地……當場爆裂開來。


親手了解亞絲娜身體狀況,又見證到那幾乎能殺死人多次的傷勢,現在眼前這人高揚的情緒反而打響了塔莉愛爾心中的警鐘。

以及從過往記憶中浮現並集結推算,能撬開某人花崗岩嘴的最大線索與可能性。

[email protected]#$%^&*#%#^&!!」大概是某個英倫俚語或髒話,總之氣上頭的塔莉愛爾把自身修養給扔到腦後,在亞絲娜摸上自己頭時反過來抓住她的手腕,「我的確是有很多問題想問沒錯,但一看到老師妳我就更確幸事情的糟糕程度呢。」

前任最高判官。耶路撒冷分配案。

蠕動的唇無聲說出兩個詞,然後才震動喉嚨。

「因果循環呢,能好好的、完整的解釋一下嗎,老、師?」但說是解釋,塔莉愛爾施加在手掌上的力道與隱隱浮現的魔力光,擺明了就是逼問。


(背後靈和角色同時爆髒話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想過很多種可能,當答案浮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卻又懷疑答案的真實性。

欺騙了所有人,連自己也一同欺騙下去,重複說著「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這也是計畫的一部分」這種空話,結果什麼都還沒做就「獲勝」了。

當初在那個時候對祈光說的不過是弱小的「逞強」,是為了讓自己相信還有希望的「謊言」。

鬆開塔莉的手,任由頭上的手揉亂自己的頭髮,腦中有著想不透的東西想要詢問,甚至質疑眼前站在這裡的亞絲娜究竟是不是本人。

很難得的,庫亞羅雅沒有抵抗對方的手,或許是覺得也該讓對方休息一下。

——僅此一次而已,在心中開了一次特例,庫亞羅雅說服自己。

「......。」

想要開口,卻又覺得不適合,想不透的東西還有很多,卻又不想質問眼前的人。

為了不讓對方的手又趁隙伸過來揉亂自己的頭髮,庫亞羅雅退到兩人的後方,決定還是先代替眾人,說出這時候對對方而言最應該說的話......即使自己其實並不想這麼說。

「不管妳是怎麼回來的。總之......歡迎回來,老師。」

這樣算不算搶了塔莉跟潔斯琪的台詞啊?庫亞羅雅不負責任的這麼想著。
SIGNATURE:
阿爾法酒吧夜玥
魔法少女.屠魔令格雷麗.沃.庫亞羅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嗯哼...」
相比其他夥伴情緒化的反應,
芙爾緹莉卻是一個箭步抽起了亞絲娜身上的卡匣開始端詳著。
「聽說希茲卡的卡匣沒起效用呢...你作了甚麼嗎」

看起來某種程度上認為ˊ人還活著基本上就沒問題了

「或許也該趕緊準備治療儀器了嗯...」
擲骰結果

2d6 → 11[5, 6] 11分析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