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房規】 魔法少女.魔影籠佈死都,倫敦
只看該作者
(2019-07-13, 17:34)絕受兵器 提到︰ 「這跟老師想要的情景不太一樣,至少老師想要的是偷襲....」看著眼前「柳生影」折者手指、一臉慢不經心卻莫名死盯著亞絲娜胸前藏著綴飾的裝甲板的走了過來,亞絲娜無奈的說著。

「啊~那個啊,說到偷襲我就不懂了啊。」

「我只會發出一千台戰績一起噴射起飛的雷霆聖劍,從敵人背後偷偷啟動對人地雷甚麼的我完全不會啊...」
芙爾緹莉一邊指示機兵團的戰鬥一邊說著
「戰場直播甚麼的...不如說為了蒐集現場情報所以其實一直有紀錄影像吧?」
「面對目前的轟炸,這邊也不是毫無應對的方法....不過現在用似乎太早了呢。」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是懂一點,只是比起偷襲我更喜歡隔段距離挖坑陰……」不小心順著芙爾緹莉的節奏說出實情,塔莉愛爾直接截斷話尾將注意力轉向眼前。

隨著一次次侵蝕『她』並藉由攻擊解析成分,以噬菌體為基底的對應術法在她周圍成形,比之前釋出的色澤都更加鮮豔、濃稠,並蓄勢待發。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潔絲琪雙眼中的光芒已消失,她感覺自己的肋骨又在隱隱作痛了。

「老師,她死盯著妳的胸部喔,說不定她在羨慕妳喔?」說完這話,潔絲琪身上一陣雷光爆閃,有一股危機感讓她非常想逃離現場。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都是平的有什麼好羨慕的啦!」亞絲娜突然莫名的悲憤起來,從神色看來似乎很受打擊。

「總之,芙爾緹莉先轉送影像後開始攻擊,其他人先發動攻擊同時爭取時間.....

但說到一半,亞絲娜卻忽然舉起右手的艦砲拳套!

幾乎是一聲震動空氣的巨響之中,紫色的電光擊中了亞絲娜的右拳,轟擊爆發之中,雖然亞絲娜的右手沒有什麼損傷,但是在金屬拳套上炸出了一個凹洞....

「挺硬的....原本想把妳的手或頭炸飛給妳的學生下馬威的。」「柳生影」的聲音從所有人耳邊的通信術式中傳了出來,完全坐證了所有通信被竊聽的可能信....所幸之前的談話並沒用上,不然恐怕.....

「身體硬朗....就是我唯一的優點,羨慕嗎?」明顯被炸痛的亞絲娜明顯甩了一下被擊中的右手反擊似的說著,卻莫名地不再放下手。
(現在要是放下來....血會從拳套的裂縫流出去的....真嗆,一擊就幾乎要打散被防護著的手了....呼嗚....)但在心中卻是咬著牙硬撐著所有的疼痛。

現在,還不是絕望喊痛的時候。
只要自己沒有表態,身邊的人....那怕是在不相信的孩子們,都會有一點期望。

只要有一點期望,就有機會.....
所有的喜怒哀樂,在此刻就用笑來表示吧。

「嗯,妳說的對~」但「柳生影」語氣卻莫名地不再高昂起來,連表情都莫名冰冷的彷彿可以結出冰霜和霧氣一般。


「果然要把妳的頭扭下來比較衝擊呢。」只見「柳生影」舉起一手,青藍色與紫色的兩種魔力光芒閃爍當下,快手一伸!

當「柳生影」動作當下,亞絲娜卻是突然的低下身子往前一衝!

呼嘯的破風聲中,亞絲娜的頭顱原本所在的位置被憑空出現的,應該在「柳生影」身上的「手」猛然抓過,只差些許時刻就會直接被掐個正著。

按照那個力量,恐怕是想直接折斷亞絲娜的頸子吧。

只見亞絲娜迅速縮短了與「柳生影」的距離,三秒內拉近了至少數尺的差距中,猛力的揮拳擊向「柳生影」的臉—————

但,拳頭卻停在了空中,只離「柳生影」的臉四公分處.....

「叱!」不妙的聲音卻從亞絲娜打出的右手上傳出。

彷彿是瞬間被數把鋒利的刀割過一般,鮮血淋俐的開口瞬間同時綻放在亞絲娜的右手上,不斷的滲出血漿。

「喂,這麼軟的拳頭是怎樣?」面無表情,只見「柳生影」舉起左手食指一抬.....

「————!」近乎是全力咬住自己的牙來避免喊出來,但亞絲娜右手上的莫名刀傷卻有增無減。

亞絲娜的拳頭彷彿是一拳打進了一隻蜘蛛的巢穴中一般———拳頭、手臂上都被一種近乎看不見,卻因為和庫亞長期相處下看得再清楚不過的東西。

鋼絲,「柳生影」不知道什麼時候佈下鋼絲羅網讓亞絲娜自己送上門來....

「我看妳不行了吧?在怎麼會撐,人類就是人類,極限該到的時候就會到....就和妳們最怕的死亡這回事一樣。」正當調侃的話在耳際迴盪同時,一陣莫名的緊繃聲再次傳來。

「啾咻咻咻咻!」空氣中漂浮的鋼絲竟然捲起亞絲娜的右拳摩擦中同時勒緊,讓亞絲娜身上的金屬裝備在空氣中擦出劇烈的火花。

但是很明顯再這樣下去,她的手會直接被切下來!

「嗚喔喔喔喔!?」

「妳慢慢叫,東西我拿走了....」同時,「柳生影」舉起左手,毫無故意的摸向亞絲娜胸前的鐵板....

一陣怪異的光芒正透過「柳生影」的手併了出來,正劇烈的衝擊著亞絲娜胸前的鐵板,從上頭透出的火花和金屬發出高溫特有的色澤來看擺明的就是要把亞絲娜的胸前燒穿一個洞直接挖出裡面的東西一樣!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15, 19:26)絕受兵器 提到︰ 「總之,芙爾緹莉先轉送影像後開始攻擊,其他人先發動攻擊同時爭取時間.....」

雖然說現在的狀況沒辦法給予甚麼詳細的指示,不過不得不說這個指令還真是模糊啊...

芙爾緹莉一邊想著一邊通告各機進行加密影像傳輸,解密的話地球隨便自家的單位都能解開就不用思考太多...

「傳輸開始,各單位進行遠程游擊砲火!」

除了原本就屬於遠程部隊的單位以外,其餘的部隊都拉開了距離開始以遠程火炮攻擊敵人,
而芙爾緹莉本身則是默默的混入了機兵團之中,開始以反物資狙擊槍對「柳生影」進行攻擊
擲骰結果

6d6 → 23[5, 6, 2, 4, 5, 1] 23機造+魔法少女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比起那句下馬威發言,眼前完全模仿某人招牌動作的行為直接給掉落負值的心情又疊加了一層厭惡。

雖然對那偽貨的厭惡感早在那段話後就高到破表了。

一看清目標,噬菌體毫不猶豫的朝對方——其中還有三道濃縮版乘著魔力之風,非常陰險的瞄準雙手和臉部襲去!
擲骰結果

6d6 → 24[3, 5, 4, 6, 5, 1] 24疫病巫者3+魔法少女—噬菌體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有完沒完────!』在內心做出了吶喊,潔絲琪第三度衝了出去。

她速度更加提升,一道道殘影從不同角度圍攻影。
擲骰結果

5d6 → 19[3, 6, 3, 6, 1] 19攻擊(疊)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傳播的速度遠比日常的新聞還要快捷,透擴芙爾緹莉的家族相關的管道甚至乾脆連電視台衛星都直接淪陷的情況下,英國上的收訊方式,從電視到網路甚至是廣播都收到影響。

理論上,那應該是希望的畫面的.....

芙爾緹莉手中的武器混合著機兵大隊的射擊火網那怕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令大地震動的射擊後勁當下,敵軍人形甚至也從四周湧上....機械vs機械,兩團無機物兵團瞬間扭打再一起,甚至朝著彼此零距離射擊,它們發出凶狠的金屬碰撞聲試圖砸爛對方的腦袋。

所幸,機兵團的金屬強度似乎遠高於急速量產機的人形,甚至一度讓人懷以希望的姿態撕裂了人形,一個機兵甚至能夠直接對上十個人形,陷入戰力懸殊的突圍之勢。

正撕開亞絲娜胸前鐵板的「柳生影」,眼中映著正放在亞絲娜胸前的綴飾,正準備一手撈走當下突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突然抽手推開半步。

快速飛過的槍彈擊中了「柳生影」左手在閃避當下來不及閃過的銀色指環,將其射個粉碎,也因為這一槍所引起的迴避....使的魔力之風中夾雜的病菌,從「柳生影」退開那半步的空間中吹了過去.....但不等「柳生影」反應,忽然的「碰」的一聲,亞絲娜的手忽然重獲自由,隨即帶血的一拳猛然的轟在「柳生影」的側臉,結結實實的拐了她一記鉤拳,同時在命中瞬間開火!

看似攻擊落空,但塔莉的病菌似乎腐蝕了綁住亞絲娜手的鋼絲。

但很顯然對方的強度已經被強化到了某種詭異的地步,「柳生影」並不再會因為亞絲娜的攻擊而有片刻的停頓或受損———

「碰框!」拚者就讓人感覺很不妙的巨響從亞絲娜臉上傳來。

近乎和亞絲娜揮拳同時,「柳生影」乾脆直接反手一捶砸上亞絲娜的頭,夾雜著魔力衝擊的震波轟擊亞絲娜的頭顱,餘波的震動和頭顱的搖晃都讓看的人感到自己的頭顱也在搖晃甚至破碎。

原先戴在頭上的鐵帽隨著這一拳往後飛了出去,落到了塔莉的腳邊插入岩石的裂縫中,雪白的烤漆和金色的標誌.......被血漿染紅了大半。

噴湧的鮮紅、黏稠的血漿,從亞絲娜的額頭上併了出來,將整個人都染的鮮血淋漓。

但,亞絲娜毫無停止的跡象,中了近乎足以碎顱的一拳飆出血漿後近乎失神的雙眼死死鎖著「柳生影」不放,另一拳隨即打了出去,卻被「柳生影」一手拍開———

「轟!」突然一聲巨響,亞絲娜肩上的炮門迅速轉向「柳生影」的胸前毫無顧忌的開火,一聲爆裂的聲響中,不但是彈片的金屬碎片,飛舞在空中的甚至有著某種金屬管狀物的遺骸....

亞絲娜肩上的炮門終於不堪反動,當場炸毀。

一聲響亮的耳光,伴隨著骨骼將要移位的咯咯作響。

挨了一巴掌的亞絲娜恍神瞬間,「柳生影」近乎是要撕碎她的身體一般,一手斜削而下,卻不知道是失手、亦或是亞絲娜後方好不容易爬出彈坑、見狀隨即施展某種引導性法術的希茲卡做出了協助迴避的動作更快了一步,只見亞絲娜以一種往後倒的方式、卻像是被一個隱形人往後拉扯般飛了出去,狼狽的的滾了一圈後正想起身,雙腿卻是無力的顫抖著跪了回去。

血漿,從頭上滴落、從腿上流淌在地。

開口無法噴出任何酸言酸語,只有像是溺水般的咳嗽聲和黏膩血腥的液體隨著咳嗽濺出的感觸。


[圖︰ sKMmXI8.jpg]

(這感覺....真熟悉.....)
(我還活著.....感覺真好....)
(不能....停下....)

「妳的學生竟然敢打壞我的指環?就算那個是有點瑕疵的東西也不能原諒。」
「就用老師妳的肉體償還好了.....」

當下,正打算上前繼續攻擊的「柳生影」握緊拳頭當下.......

異常的風聲,在空中迴盪著。

重心偏離、視角歪斜....

當「柳生影」意識到時,頭卻因為一股外力而歪過一邊....

潔絲琪的身影從各種方向迅速衝來,一拳一拳的猛砸在「柳生影」的身上、防禦的手臂、臉上,甚至一拳重擊胸口,一點一點、一吋一吋的逼迫她退了開來。

「嘶.....」發出不耐煩的嘶聲,「柳生影」握緊的手上發出一陣光芒,眼球隨即一轉.....潔絲琪高速奔跑的身影逐漸映入她的眼簾中,隨即,「柳生影」一手揮向身側的一處,竟然是瞄準潔絲琪下一秒行徑路徑直接朝著腰的位置砍了過去!

但更快的,也不是沒有。

咻咻的爆燃聲中,亞絲娜顫抖著雙手、失神的雙瞳不斷顫抖,在昏迷邊界拉扯著自我.....她迅速畫出火圈,竟然就將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火圈開在潔絲琪身前。

咻咻的聲響中,潔絲琪的攻擊從原本的地面,演進成了三次元作戰打擊————

上下左右前後甚至空中,潔絲琪靈活的從不斷開啟的火圈中飛身竄出,拳擊、飛踢、手刀、穿刺,各種格鬥打擊手法盡出,並且在「柳生影」反擊前落入在身前再開的火圈中消失無蹤,頃刻之間又會出現在別的方位打了過來,乒乒乓乓的將「柳生影」結結實實地打了一頓,拳頭聲如雨點般落在她的身上。

「真煩!」

潔絲琪的身影突然在空中停了下來,因此現出了身形。

「柳生影」再次掌握住潔絲琪的行徑,在一次躍擊中從空中猛力的掐住了潔絲琪的頸子中斷了她和亞絲娜的連擊,隨即眼色一偏,將潔絲琪猛然朝著一個方向扔了過去。

在方向的終點,是尖銳的岩柱....


「碰!」

所幸,在場的老師不是只有一個.....

「好痛!」

希茲卡近乎飛身過去,像是接殺射門的足球一般將潔絲琪從空中撞了下來,雖然避免了潔絲琪被尖銳的岩石貫穿的死狀,卻還是免不了和希茲卡的衝撞,被撞向了銳岩旁的結果。

幾乎是捨身,希茲卡緊抱著潔絲琪護在柔軟而安全懷中,但....希茲卡的側腹,不斷溢出的血液卻不是這麼回事。

「沒事嗎....好痛.....不能動.....」希茲卡掙扎著卻無法動彈,將潔絲琪救下的結果換到相比亞絲娜而言非常輕微的貫穿傷和少量出血,卻還是無能的呻吟硬撐著因為劇痛而不斷顫抖的身體。

但,希茲卡似乎看見了什麼畫面,忽然尖叫了起來....

「柳生影」....正已經從緊掐著頸子舉起、四肢無力晃動的亞絲娜身上,將綴飾拿了下來.......



咪咕咪咕,準備進入最後半章,需要點時間真的很抱歉
擲骰結果

--[暗骰]--咪咕咪咕!
--[暗骰]--咪咕咪咕!
--[暗骰]--咪咕咪咕!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最終章,Grand Order〉



絕望,仍然再升級。

順手將亞絲娜像是垃圾般丟到一邊,「柳生影」墊墊手中的綴飾,彷彿是在秤著這東西價值的重量......
不論怎樣都消耗的太大,不論是搶奪的心血,還是守衛的付出。

「這可終於....換個方式想想,這東西意外的挺重的。」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妳們並沒有用上這個東西來當武器.....」
但當讚嘆之中......

綴飾的金屬色澤反射出宛如晚霞般的光芒,卻逐漸映出鮮紅的色彩————

「啪!」

近乎忽略了防禦,而是純粹的揮拳。

「柳生影」舉起空著的另一手,一拳打散了襲來的術式。

「有完沒完....我都快開始可憐妳了。」

「啪搭....」低落地上的血珠的聲響,同時也是拋落在地的、插著卡匣的腰帶的落地聲

亞絲娜如同是製作失敗的人偶般彆扭的夾著腿,依靠著關節和肌肉的物理性質強迫自己歪歪斜斜的站起,同樣原理而顯得詭異的舉著的手,在那掌心透著紅色的蒸氣.....亞絲娜用自己的血漿畫在手掌上,藉此古老又消耗性的方式發動術式發動微不足道的攻擊。

「別鬧了吧,終局了....」不去注視,是因為要避免自己開始用憐憫的眼神看著垂死掙扎的人。

「子彈打完了、爆裂物用完了、英國最後反擊的軍隊極限即將來到、妳的學生和妳老闆都是毫無作用的垃圾、柳生祈光正被我的軍隊以數量優勢拖延住,妳現在僅剩的就是一把破刀還有用血畫出魔法陣來發動那卑微的攻擊....我倒是好奇妳的血還有多少....已經快要進入致死範圍了吧?」

「接著妳還想怎樣?對我吐口水嗎?」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做人可以不用這麼可悲.....妳.....

正當「柳生影」幾乎是婉勸著某些老不死又禍害後代的老人一樣諷刺著眼前滿身是血、衣裝殘破的亞絲娜當下,卻突然眼睛瞪大起來,想說的話也塞在喉嚨中......

為什麼?

眼前的這個人現在仔細看.......沒有資料?

不可能。

『查無此人。』

應該完整拷貝的、來自母親,真正的「柳生影」的資料庫來說,不可能沒有這個人的資料.......尤其是這個人再根據從她的學生身上取得資料上,定位為「與柳生影為死敵」的狠角色。

這種人,為何母親的資料庫中並不存在!?

是太渺小嗎? 不可能,這種持續力和戰鬥能力,如果用來緊咬著母親不放絕對是巨大的威脅......

不可能......亞絲娜˙泰絲塔羅莎,怎麼會是理論完善的系統中不存在的空白!?

(冷靜.......就算是空白又怎麼樣,現在東西到手......她和英國人也將無法再對母親造成威脅,贏的是我。)

「怎麼......咳......舌頭給貓叼走了嗎?」亞絲娜硬撐起身體並一手擦去嘴邊的血沫後,似乎是在努力保持不暈過去為前提不斷大口呼吸著,失神的雙眼再次聚焦,卻彷彿是會隨時熄滅的燈火。

「不,我只是突然感覺妳們這種人很可悲而已.....」

「得了吧,老實承認妳是個失敗者不就好了?」冷不防的,亞絲娜卻突然拋出理論上應該由勝利者才會說出的話。

這句話的效果比想像中的好上許多,聽著這話的「柳生影」再次停頓而且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先不說她的內心在想什麼,從手上緊握的血管都要浮出的力量來看,完全是在爆發的前夕。

「......妳的腦是被打飛了嗎?」明明情勢應該是.....

「哈?不承認嗎?也難怪,失敗的人按照人性第一時間也都是否認,我很懂,我碰上的不少敵人最後都是這樣.....越南也好,哪裡都好。」不知道是真的緩口氣了,還是只是硬撐的亞絲娜兩手一攤,雙腿卻止不住失血過多造成的顫抖。

「「捏死我們是多簡單的事情」但這種事情要搞到現在這樣、搶個東西也能弄到如此境地,甚至預謀設下陷阱的開放工房卻被強硬入侵大軍壓境,妳這人可未免太失敗了吧?」

「恐怕妳媽也就是個一直寵妳、稱讚妳有天份的妓女而已吧?這樣也好啦,不管妳在外面多失敗,妳至少是妳媽媽眼中有著「神之才能」的小天才嘛.....」

「......!」完全變臉,「柳生影」的面容在亞絲娜的話前猛然扭曲,那是在真正的柳生影臉上永遠不可能出現的神情,也證明了兩人根本性的差異。

「哎呀哎呀~?生氣了?還是要找馬麻出來和我對質了?」滿臉鮮紅的血漿,卻笑得像是沒事人甚至略帶幾分惡意和高傲者的鄙夷,亞絲娜獰笑著說著。

「妳這廢物,放水放太多被人侵門踏戶成這樣還以為自己會贏,妳還是給我用全力,然後就符合某個阿拉伯俗諺那樣的徹底失敗吧!」

「東西就給妳了!我就在站在這邊等妳啊!」
「妳這冒用妓女之名卻淪的輸家慘象的小妓女,我就讓妳知道什麼叫做當眾丟妳媽的臉!」

「妳別太過份了!雜種!」劇烈的破碎聲響忽然從「柳生影」手中傳出。

她猛力握碎了手中的綴飾,從零散落地的碎片堆中取出藏在其中的東西————

最後的指環,散發著柔和的黃光被套入了「柳生影」在失去銀色的假指環的左手無名指上。

誠然,萬般齊聚。

「既然如此,就讓妳死的瞑目一點.....」狂怒後近乎瘋狂的獰笑,「柳生影」手一握,頓時十指十光燦爛!

「妳們這些白癡都忘了,「我可是還沒變身」的狀態啊!」

「時機已然成熟,此時此刻......」

「已然是放下「柳生影」之名之時!」宣告,卻在瞬間透過芙爾緹莉地轉播,傳達到了英國全境。

「柳生影」快手一揮,在足下卻是再次張開屬於自己的魔法陣,高速迴轉的銜尾蛇之環宛如生物一般迴動,彷彿下一秒就要竄出並吞噬世界。

響指一彈,「柳生影」從憑空浮現的法陣中緩緩的,拉出了等身大、甚至比自己高上許多的豎琴架在自己身前....

五指,卻放的無比柔軟。

「變身!」

宣告,五指撩撥豎琴琴弦,演奏令世界破滅的前奏————

卻殊不知在當下閃爍的光芒中,亞絲娜的嘴邊扯出了得逞的微笑.....



咪咕,還有後半段 meme_epicwin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不同於一般魔法少女的變身,不但是魔法陣在運轉中在身上產生出服裝,「那孩子」的身形卻也在當下變化,成為一團渾沌不清的黑影中改變輪廓,身形拉高、衣物被自身放出的鋼絲從胸口撕碎後變異般的鎧甲化、身體再與被拆解變化的豎琴互相結合,彷彿就像長出了雙翼一般,已經完全脫離正常生物範疇。

宛如鋼爪般的鐵手套從光中伸出,緊扯住自身的鋼絲朝一旁猛力一甩,彷彿是將光都當作簾幕般捨棄至一旁,伴隨著身後出現象徵著不同西方魔法系統的小型魔法陣————

完全顯現。

眼前的「她」,身高一百八十七公分,外表年齡卻似乎是在十九....不,二十歲?完全是剛脫離稚嫩的時光、邁入青少年後期的小大人一般的身姿,身上的衣物也轉為緊身衣和金屬甲之間的型態甚至還略帶稚氣的保留了前身的小短裙,完全是鍊金術的成品。

「.....」似乎是剛變化完全不習慣新的身體似的,在空中輕盈、宛如天使降世一般的著地後。

「那傢伙」猛然、冷不防地,右手朝自己胸前猛力揉了下去,手指完全陷入了碩大豐滿的肉山中。

「真是的,人類這種生物真是難以理解......」猛力的、彷彿都能聽到「普尼普尼」的聲音的揉了幾下,甚至是雙手左右用上的揉了幾下,才終於像是確認了什麼一般小聲抱怨著鬆開了手。

「......」亞絲娜忽然雙眼空洞的看著眼前的「少女」,也放任著嘴邊的血絲還是眼中的血淚流出。

但也因此。

錯失了防禦時機。

聽不見聲響—————

等六人回過神時,卻只能感受到身體的劇痛,以及自己撞入岩石中倒地的事實。

記憶的斷片記憶中,只有在亞絲娜盯著「那傢伙」的當下,以「那傢伙」為圓心瞬間釋放的高壓魔力,宛如爆炸一般震飛周遭的景物,洪水般洶湧和黏稠的魔力直接像是鐵槌一般把人敲飛。

但回過神來....

亞絲娜,倒在眼前的血泊中。

雙目失去了光,卻微微的抽動著身體,就像是損壞但尚未停擺的機械般想要在做些什麼....

但宣告,卻在眼前不遠處的「少女」傳出,敲響滅絕的鐘聲。

「震撼、屈膝、惋悔吧,人類!」
「吾之真名為「蕾蒙蓋頓」......人類殺戮毀滅式‧咒魔王‧蕾蒙蓋頓!」

悽慘的景象在眼前瞬間開展.....

蕾蒙蓋頓十指魔光一現,頓時。

龍捲、地震與從空而降的炮擊術式,敵我不分的毀滅戰場地形,原先略為平坦的神殿大地也在頃刻間碎裂、變形,彷彿是再自然不過的地形變化。

血雨從空中降下,陣亡的人們的生命在空中四散,有的是被人形或恐懼受殺害,但是更多的人是被一股外力浮游至空中後猛然爆散。

回過神來,七人都在雪白的王座之前,彷彿是剛進入此地時第一個所到的地方的時間軸。

雪白的王座之前,佇立著十指閃爍各色魔光、十環齊聚的「賢王」。

不,那個姿態,不如說是「魔王」。

「雖然說要讓妳們先死而且要死的體面一點選擇轉移到王座階底,不過顯然這個老師已經不行了嘛....」彷彿就像是踢開無用的垃圾一般。

亞絲娜的身體被踢翻了過來,躺在六人的眼前。

「真抱歉啊。」輕描淡寫的話....

卻是止不住的笑意,插腰的左手、輕抬的右手,完全與第一天見面時的柳生影形象重疊。

無比惡意。



最終戰。

人類惡,顯現。


蕾蒙蓋頓:?/?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