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6/19~9/9)
只看該作者
#21
"呀呀,你還好吧?"

海麗花坐下來位置上,反覆不穩的翹腳,閃閃發黑的馬靴晃呀晃

(海麗花內心話:怎麼辦,第一次出地獄就搞砸了,要道歉嗎?還是.......)
擲骰結果

2d6 → 11[5, 6] 11
只看該作者
#22
(2018-06-21, 15:32)Resastar 提到︰
§ 酒吧基礎團前置劇情 §


  「哇嗚!」
  青年──從委託書上的內容可以推測,這人大概就是鍊金術學徒曼寧斯──面對走上前來的凱恩洛斯,卻是縮了縮頸子,顯得有些不安。
  「啊……那個,我也不知道怎麼說,被火燒傷的感覺……」
  明顯並非人類的凱恩洛斯穿著的大膽程度讓曼寧斯說話時完全不知道該看哪裡。
  ……他甚至忘了回應凱恩洛斯表達的接受委託意願。

  「唔……都是晚上,有的說是像龍的怪物,有的說是像史萊姆那樣的怪物,還有人說看到了屍體拼湊起來的巨大怪物……」
  面對加加知君的詢問,曼寧斯想起小鎮面臨的狀況,找到阿爾法酒吧的興奮淡了幾分。
  他低著頭道:「呃……其實,大家沒有委託我們,只是,安娜大嬸、哈托大叔他們都受傷了,我擔心其他人……」
  「啊,就是,這是我自己想做的事……對了!還有導師的幫助,總之……拜託你們了!一定要殺死那個怪物!」
  他靦腆地說起任務的緣由,從那有些紊亂的話語,可以看得出他不是什麼善於交際應對的人,但那份赤誠之心卻是明明白白傳達了出來。

  上前的搭話讓曼寧斯有些開心地說道:「啊啊,當然!感……」

  「咿!」
  海麗花偷偷握上曼寧斯的手讓他嚇了一大跳,紅著臉驚叫抽身退後,卻是一不小心絆倒了自己。
  手上的卷軸脫手飛出,以優美的拋物線「啪」的一聲掉在剛好趕來的艾瑪面前。


  曼寧斯摔倒在地,腰側掛著的小袋子發出了兩聲不詳的破碎聲……
  淡淡的、淺粉紅色的煙霧騰起,緩緩飄散開來,周圍的人們嗅到了某種甜膩的香氣。
  「糟、糟糕了!」
  曼寧斯一臉慌亂,匆忙地低頭翻找,想確認到底碎了哪些藥劑。


〈請凱恩洛斯、加加知君、艾瑪、海麗花、毅進行應對檢定,難度6。〉




看著跌在地上的曼寧斯,毅在香甜的氣息中伸出手,讓曼寧斯以現在的姿勢就可以握住

「那個,總之先站起來吧?」
擲骰結果

2d6 → 8[3, 5] 8撐住!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只看該作者
#23
「還是幻影呢?會讓受害者見到心中最恐懼的怪物……」

加加知君垂下眼簾自言自語,破碎聲吸引牠抬頭豎起耳朵,一見煙霧裊裊升起、甜膩香氣竄入鼻腔,本能地向後一躍閃得老遠,腳步踉蹌搖頭晃腦,倔強地張開四肢穩住身子,牠避開煙霧湊到曼寧斯身邊,伸出肉球輕拍著他安撫,關心道:「大家沒事吧?曼寧斯先生你小心處理,要是你太慌張被玻璃割傷就不好了。」

場外:
背後靈喜歡曼寧斯請嫁給我啊啊啊——
擲骰結果

2d6 → 9[4, 5] 9應對檢定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24
(2018-06-21, 15:38)布丁 提到︰ 「宇羅回去故鄉一趟,大家都過得很好。」打了個呵欠,宇羅緩緩地說著。
「紹元哥遊歷時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有趣的事嗎?」紹元閉上眼睛思考了一下。
「有個村子,有對新人要結婚了......
他們的村子,為此辦了三天的喜宴,連我也被邀請一起參加。
他們看起來......很幸福。」紹元帶著微微的笑容說著,伸手摸摸宇羅的腦袋。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25
「嗯?到底是誰呀?」

法法向瑩開口問,不過她大概也猜到了,對她而言,瑩說的人八成就是像阿葛那樣改變自己的人。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法法
只看該作者
#26
(2018-06-21, 15:32)Resastar 提到︰
§ 酒吧基礎團前置劇情 §


  「哇嗚!」
  青年──從委託書上的內容可以推測,這人大概就是鍊金術學徒曼寧斯──面對走上前來的凱恩洛斯,卻是縮了縮頸子,顯得有些不安。
  「啊……那個,我也不知道怎麼說,被火燒傷的感覺……」
  明顯並非人類的凱恩洛斯穿著的大膽程度讓曼寧斯說話時完全不知道該看哪裡。
  ……他甚至忘了回應凱恩洛斯表達的接受委託意願。

  「唔……都是晚上,有的說是像龍的怪物,有的說是像史萊姆那樣的怪物,還有人說看到了屍體拼湊起來的巨大怪物……」
  面對加加知君的詢問,曼寧斯想起小鎮面臨的狀況,找到阿爾法酒吧的興奮淡了幾分。
  他低著頭道:「呃……其實,大家沒有委託我們,只是,安娜大嬸、哈托大叔他們都受傷了,我擔心其他人……」
  「啊,就是,這是我自己想做的事……對了!還有導師的幫助,總之……拜託你們了!一定要殺死那個怪物!」
  他靦腆地說起任務的緣由,從那有些紊亂的話語,可以看得出他不是什麼善於交際應對的人,但那份赤誠之心卻是明明白白傳達了出來。

  上前的搭話讓曼寧斯有些開心地說道:「啊啊,當然!感……」

  「咿!」
  海麗花偷偷握上曼寧斯的手讓他嚇了一大跳,紅著臉驚叫抽身退後,卻是一不小心絆倒了自己。
  手上的卷軸脫手飛出,以優美的拋物線「啪」的一聲掉在剛好趕來的艾瑪面前。


  曼寧斯摔倒在地,腰側掛著的小袋子發出了兩聲不詳的破碎聲……
  淡淡的、淺粉紅色的煙霧騰起,緩緩飄散開來,周圍的人們嗅到了某種甜膩的香氣。
  「糟、糟糕了!」
  曼寧斯一臉慌亂,匆忙地低頭翻找,想確認到底碎了哪些藥劑。


〈請凱恩洛斯、加加知君、艾瑪、海麗花、毅進行應對檢定,難度6。〉





【團名】:無助的曼寧斯
【招收人數】:2~3人
【劇本類型】:調查、追獵、救贖、鬱展開。
【背景】:
  安寧祥和的小鎮最近人心惶惶。
  某種不知名的怪物在小鎮中出現,已經傳出了數起攻擊人類的事件。
  對此,被鎮民們共同收養長大的曼寧斯一籌莫展,但他渴望能做些什麼來幫助大家。
  從導師口中得知阿爾法酒吧後,他找到了酒吧並發佈任務委託:請求冒險者剿滅怪物,還小鎮過往平靜安穩的生活。
【備註】:
  具備鬱展開要素,也不排除悲劇收場的可能,報名前請評估自身精神承受力。
  本團具有一定程度的調查成份,調查完成度會直接影響最後的結局。
  玩家角色的行為將直接影響故事的發展,本團結局具備多種可能性,也不排除任務失敗的狀況。


  本團全稱:讓人感到無助的曼寧斯社交能力

  在酒吧中的檢定沒有任何修正值,可以利用發表回覆時左側的「擲骰」功能進行檢定。
  在「骰面」的位置輸入「2D6」,「擲骰原因」自由發揮,填完後按下「擲骰」就行了~
  得出檢定結果後,可直接對照上頭不同檢定值的結果進行扮演0w0/

  另外,這邊說明一下,報名順序不會影響參團的最終人選,所以在GM這邊表示報名截止之前,都還可以報名喔~

  ※當前已報名玩家:一日之寒、小蒼蒼、柱壹、倪佳瑋、云毅。
「額……」怪異的感覺讓凱恩洛斯遲疑了一下,不過輕輕地搖了搖頭就沒事了「像龍的怪物麼……」

「總而言之,這份心意很難得啦,如果需要的話,我會盡一份力的,你也不用擔心我就這樣出現在村民的面前啦,我還是有一點常識的」見對方似乎對自己赤身裸體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就也露出了有點尷尬的笑容
擲骰結果

2d6 → 7[6, 1] 7我丟!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只看該作者
#27

§ 酒吧基礎團前置劇情 §


  「斯坦格氏劑、瓦倫藥水……」
  曼寧斯跌坐在地,慌亂地翻找著袋子。

  「謝……謝謝!」
  對於艾瑪的關切,曼寧斯抽空向她投以感激的目光,隨即又低下頭去。
  鍊金術學徒坐在地上,用兩膝夾住幾個空試管,口中一邊背誦著配方,手上一面從小袋子挑出幾個裝著不同液體的試管,將不同的液體調配成某種碧綠色的藥水。
  從曼寧斯調配時微微顫抖的雙手可以看得出他依然慌亂的狀態,但即使是這樣,他依然分毫不差調配出了六個試管的藥劑。

  「對,對不起!大家,大家沒事吧?」
  面對加加知君的安慰,曼寧斯顯得很是愧疚。
  他先是順手要把剛調配好的藥劑交給加加知君,但看見後者那明顯不適合握持物品的貓掌,稍稍呆愣了一下。
  不過,他也未曾呆滯太久,很快從小袋子裡找出了一個小小的皿狀容器,放在加加知君面前並把其中一管藥劑倒了進去。
  「抱,抱歉!這是解除異狀的藥劑,請,請快喝下去吧!」
  
  而後,曼寧斯也看見了眼前伸出的手。
  他伸手握住,讓後者把他那微微顫抖的身子拉了起來,並塞了一管藥劑過去道:
  「謝謝你!真的,真的非常抱歉!這是解除剛剛打破的東西的效果的藥劑,請喝下去吧!」

  站起身來後,曼寧斯的小腿微微發抖著,似乎剛才打破的藥水對距離最近的他產生了明顯的效果。
  然而,他還是吞了口口水,勉力不望向地面往凱恩洛斯走了兩步。
  「謝,謝謝你!抱歉了……這,這個,洛希切爾氏劑,請喝下去吧,可以解除剛剛打破的東西造成的影響。」
  曼寧斯兩手把藥劑遞給了凱恩洛斯

  而後,他走向一旁的海麗花
  面對穿著清涼的海麗花曼寧斯卻是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我,我沒事……這,這個,洛希切爾氏劑,啊,就是醒腦的藥劑,請,請喝下吧!」
  匆匆把剛調配好的藥劑塞進她的手上,曼寧斯便轉向最後一個人。

  「謝,謝謝妳的提醒!」
  曼寧斯艾瑪鞠了一躬答謝,同時雙手捧著藥劑遞給她道:
  「這,這個是……解除異狀的藥劑,請,請喝下去吧!」

  把藥水交給每一個被牽連的人後,他自己才喝下最後一管藥劑。
  「非常對不起!抱歉!」
  而後,他用力鞠躬道歉,連眼鏡都險些被甩落到地上。



【團名】:無助的曼寧斯
【招收人數】:2~3人
【劇本類型】:調查、追獵、救贖、鬱展開。
【背景】:
  安寧祥和的小鎮最近人心惶惶。
  某種不知名的怪物在小鎮中出現,已經傳出了數起攻擊人類的事件。
  對此,被鎮民們共同收養長大的曼寧斯一籌莫展,但他渴望能做些什麼來幫助大家。
  從導師口中得知阿爾法酒吧後,他找到了酒吧並發佈任務委託:請求冒險者剿滅怪物,還小鎮過往平靜安穩的生活。
【備註】:
  具備鬱展開要素,也不排除悲劇收場的可能,報名前請評估自身精神承受力。
  本團具有一定程度的調查成份,調查完成度會直接影響最後的結局。
  玩家角色的行為將直接影響故事的發展,本團結局具備多種可能性,也不排除任務失敗的狀況。


  這邊提醒一下,因為曼寧斯的動作是一個接著一個發藥劑,所以請大家描述回應動作時,不要有在中途攔住他的行動,不然會導致一連串的敘事變得有些突兀XD
  然後,大概下兩篇回文左右就會截止報名,還在觀望的玩家可能要盡早做出決定了。

  ※當前已報名玩家:一日之寒、小蒼蒼、柱壹、倪佳瑋、云毅。
聲望留言:
伊布MING 聲望0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新人又剛好湊齊,真是太好了(茶)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只看該作者
#28
接過曼寧斯手上裝著碧綠色液體的試管,艾瑪暗自記下對方剛才在拿給海麗花時所說的名字。
是沒聽過的藥劑,不過想想不同世界也會有不一樣的東西存在也很正常。

一口喝下了藥劑,甜卻充滿清涼的感覺讓她一瞬間感受到了寒意,本來還有些昏沉暈眩的腦袋也舒服了不少。
艾瑪拿著試管並走上前遞給曼寧斯,仍然帶著笑容的她總覺得對方似乎一直都有些……緊張?

「洛希切爾氏劑聽起來很有意思呢。」清澈的灰藍露出好奇,她有點想問這劑藥劑的配方和功用、但礙於對方似乎與自己不同,是來委託的便只輕輕說了句話。
雖然她沒有那個天賦,但在自己的世界裏煉金術的書還是跟著哥哥讀了些。
聲望留言:
倪佳瑋 聲望+1 如果是人負責推理也不錯+1
SIGNATURE:
被惡意詛咒的吐血少女→艾瑪
只看該作者
#29
接過藥劑之後,海麗花看了看,沒說什麼喝下去

"啊!比地獄的兒童酒還嗆的口感,那個我今天第一次來酒吧,請問你也是這樣嗎?"

雖然海麗花毫不猶豫地喝下,但是心裡還是感覺古怪,這是水嗎?還是自己一般喝的兒童酒

"地獄裡只有酒而已,因為可以保存很久,如果是水,會在地獄蒸發掉......下次請你喝我釀的酒,還有忘記跟你說,我的名字是海麗花,擅長招換術,為什麼接受邀請,雖然不是地獄派對,至少是對你而言很重要的委託吧?所以公主我主打算接下你的任務!"

內心話:看到他對自己的服裝品味,感覺真的是個很有趣的青年,冒冒失失的無法有女朋友吧?改天再問他好了?...
只看該作者
#30
(2018-06-21, 11:18)云毅 提到︰ (呀…他誤會了呢...)

毅原本是想和大哥,夏克雷爾,說話來著,但用手指指著他似乎讓青年以為毅在和他說話

(解釋反而麻煩呢~)

毅轉頭向大哥示意,再仔細看看任務內容

「正好一段時間沒有用我的發明了呢,不嫌棄的話,能讓我幫你嗎?」

「按照慣例,我很樂意與經驗尚淺的冒險者一同出行......」
接過半空中的盤子,魔族喝了一口酒。

「但是如你所見,在下正在休息,這次委託我就不參與吧。」

「況且,已經有很多人有興趣了,放心去吧,回來之後再和在下聊聊過程發生的趣事。」

(2018-06-21, 15:38)布丁 提到︰ 「宇羅回去故鄉一趟,大家都過得很好。」打了個呵欠,宇羅緩緩地說著。
「紹元哥遊歷時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2018-06-21, 19:15)赤紅月 提到︰ 「有趣的事嗎?」紹元閉上眼睛思考了一下。
「有個村子,有對新人要結婚了......
他們的村子,為此辦了三天的喜宴,連我也被邀請一起參加。
他們看起來......很幸福。」紹元帶著微微的笑容說著,伸手摸摸宇羅的腦袋。

端著手上的酒與鮭魚,夏克雷爾站起身,一陣尋找後,男子在紹元與宇羅一旁停下。

「雖然很突然......不過能讓在下同席嗎?」抿了一口碟中的清酒,夏克雷爾露出善意的微笑,「剛到這沒多久就有注意到兩位,但卻苦無搭話的機會,今天總算是讓在下遇上了。」
聲望留言:
小南 聲望+1 碟中的清酒XDDDDD
SIGNATURE:
「來酒吧就是要喝酒啊?不然要幹嘛?」夏克雷爾拿著酒杯詫異的看著你
有時候覺得,人活著要是能甚麼都不管,盡情享受就太好了。
不過很可惜,那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