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GM房規】 盲目熾焰
只看該作者
#11
與一堆不相熟的人同坐一桌,氣氛實在有點尷尬,特別是同場兩位宗教人士都是馬魯克不擅應對的類型 。

(可以的話,還真希望在工作上不要和宗教扯上任何關係...)

(長著犄角的旭日教騎士...大概就是傳聞中的那個魔族老好人吧?正因為沒有惡意才難以拒絕,希望他不要向我傳教就好了。) 

(這邊又是自然教派的兔子,每次想起這教派都會覺得他們的規條太嚴格了...『只取需要之物而且必須歸還』,這樣就算我普普通通的活著,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虧欠了大自然的...雖然也是事實,但實在不想接受。)

馬魯克這時又把視線轉向其餘兩位 - 

(黑暗精靈的小女孩,從外表看來還真年輕!不過細想之下,如果按實際年齡來計算,說不定我也要叫她一聲姊姊呢。)

(從來沒遇過的種族...嗯...從外表看來大概是施法者吧,性別倒是難以分辨。雖然有些在意,但想跟他/她搭話又不知道要怎開口...)

(算了,等主人家之後介紹就會知道了。只是現在...遲遲還沒開始是還有人要來嗎?拜託!希望至少來一個熟人吧!)

(2018-07-03, 20:11)貓a 提到︰ 蘿森點點頭算是對馬魯克打招呼,接著把視線轉向等待的最後一人,立刻驚訝的挑起眉走向難得出現的螈人法師:「這是吹什麼風啊?怎麼連大姐都來了。」

(喔!是蘿森!)

(這施法者原來是母的...更正,是女士。)

馬魯克終於遇上了熟人後,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他對著蘿森抬一抬手示意,心裹想著有機會時再向蘿森打聽一下那位「大姐」的事情。

(2018-07-03, 21:05)artis 提到︰ 他是塔塔羅斯傭兵聯合的幹部之一,曾經是赫赫有名的符文劍士,曾帶回六臂蛇妖的頭顱活著回城的特雷斯 四臂劍

「赫墨提斯小姐以及在場聲名顯赫的傭兵們,百忙之中叨擾真是不好意思,請坐。」一如往常的客套話,指示你們該坐的位置
「我想你們都收到了那份委託的通知,那就長話短說吧。」
「前幾天,兩個傭兵小隊被黑死森林的不死者擊退,到現在都沒解決,該死,不過幾個死不透的也要我們處理。」一邊講出不該說的抱怨,一邊撫摸著掛在脖子下的人型石雕
「鑒於再放下去會沒人想處理,所以上層"委託"你們這群有實力的人去進行討伐。」
「有什麼好奇的事情想知道?」他眼神銳利的看ˋ著你們

馬魯克的閱歷也可謂相當豐富,但是特雷斯這種裝扮,在馬魯克所有相遇過的人之中也算是相當突出。直到特雷斯開口之前,馬魯克都以好奇的目光打量著他,雖然直直的盯看著對方的臉是十分無禮的舉動,但估計這種傳奇人物也早已經習慣了大眾的視線,所以馬魯克倒也不太擔心自己會引起對方的不滿。

(雖然以前早有聽聞過,但本尊還是第一次遇到,這裝扮還真有性格。)

(喂喂,至少先介紹一下在場的人吧...算了算了...)

馬魯克本希望主人家會為他們互相介紹,所以,當這個想法落空時也不免得有些小失望。不過,他的心態上很快就切換成工作模式、仔細聆聽著對方的一字一句。
馬魯克以他資深的傭兵經驗,在腦中快速的把事情總結了一遍,在對方表示可以詢問後,他就著幾個要點向對方提問:

「我想問的事有四項 -」

「一,那兩個傭兵小隊是同時出發的嗎?」

「二,他們的出發人數、攜帶裝備、專長領域又是什麼?」

「三,歸還的隊伍之中有否出現死傷者?存活的人有沒有說出他們遇遭了什麼事情?」

「四,把你所知道的,關於黑死森林不死者的有關情報都說出來吧,假若有保密的需要,我也可以保証情報不會外洩。」

「......」

馬魯克這時候頓了頓,揚一揚手後又接著說:
「好吧,我更正,總數是有五項...」

「第五項,那兩個小隊之中...有沒有我的熟人...?」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淚抽動抽動鼻子,環看了四周的各位,覺得有幾個是在城裡見過的熟面孔,還有一個是之前曾經交易過藥草的鍊金術師。

大家看起來都好厲害啊——自己混在這裡面真的沒問題嗎?淚默默地想著。

聽完了委托者的說話後,淚問道:「那些不死者之類的問題好像已經存在了很久了?知道是什麼讓死者們蘇生嗎?」後半句像是自言自語一樣,「神是為何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接受蘿森的引導入座後,繆喀哩喳伸出手、攤開手掌人劃過眼前,然後收緊手指,這是蠑螈人的種族手勢,意思是「你帶走我眼前的迷霧」。對天生目盲的洞螈族來說別具意義,被用來表達謝意。


總而言之,繆喀哩喳跟蘿森說謝謝。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阿爾傑應該是最早到的,但是他卻是目前話最少的一個。
倒不是他高冷或是木訥,只是單純的在這個情況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以往的任務都是教會所派下來的,說一是一說二是二,通常不會給他任何詢問跟請求協助的機會。

到了星舞城之後,他最常做的也只是幫農民趕走魔物、幫教會出任務或是佈教,這樣與其他傭兵一起和雇主談論任務的體驗倒是從來沒有過。
這讓阿爾傑感到新奇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話。
只是安靜的坐在那邊給與每個人一個微笑。

===========
糟糕,阿爾傑這個小天然要被剝削到死了(?????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在一邊聽著任務內容的同時若兒也觀察著同行的隊員們,不過眼前這名看似是委託人的幹部是不會跟去了,雖然聽過他的傳說,若兒卻沒有特別在意他,而還有另一個和他談話的煉金術士目前的話語看起來也不會跟去,反正不會跟去的人就沒用,只要知道是誰要和自己去工作就好了。

然後同行的人目前看起來有一個看起來快要老死的奇妙物種,若兒已經將她劃為絕對要注意不要派她去做重要工作的人物,避免緊急時刻她老死了。
下一個是一名背著大盾的老練傭兵,手腳相當健壯,必要的時候或許可以躲在他的背後,不知道對方喜不喜歡小孩子,或許可以向他撒嬌要他保護自己。
最後是兩個宗教人士,兔子牧師大概是後備人員,如果知道它會哪些魔法的話會很方便,不過這就等出發前在問吧,而另外一個...
「你是喜歡虐待還被虐呢?」基於之前工作的關係,若兒眨了眨圓圓的雙眼很自然的就問了出來,據諾兒知道的宗教人員大多都喜歡被虐待,或者虐待人。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嗯?」阿爾傑原本在想著這次任務應該要怎麼完成,但在專心的時候就被若兒的問話給打斷思考。
但是對方的問題卻讓阿爾傑腦袋卡頓了一下,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聽錯了。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兔耳朵抖動,淚無意中聽到了若兒跟阿爾傑的對話。

虐待……是指有些地方的奴隸制嗎?好像有人會以虐待奴隸取樂,真是太可怕太糟糕了……那被虐又是什麼呢?

「是你會加入『傷害奴隸的一方』還是『救助奴隸的一方』的意思嗎?」淚插話問道。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右手握著長杖,繆喀哩喳端坐在椅子上,靜靜聽著旁人交談。



我知道系統會說我字數不夠。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不是。」對於淚的問題諾兒搖了搖頭,然後又轉回去看著阿爾傑在說仔細一點問道。

「工作遇到的宗教人員,喜歡打人,或被打。」因為在工作時有遇過這兩種人,有些被虐狂喜歡被打到要若兒掐著他們或者放血這類接近死亡的程度,說這是為了更加接近神才這麼作的,或者喜歡看別人臉上痛苦的表情,以神的淨化為名在若兒身上施虐等等,這兩種都可能導致任務失敗,所以在工作前若兒要先問清楚。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阿爾傑在對方的解釋下反而更加的困惑了,他不知道為甚麼眼前的黑暗精靈為甚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恩.......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阿爾傑.伯納德,是旭日的聖騎士。」阿爾傑咳了幾聲緩解尷尬的氣氛。
「旭日是慈愛的,他不會加諸痛苦於善良的人們,所以我不會傷害善良的人,也不會傷害自己。
我們這個軀體是神的厚愛,不能隨意糟蹋的。」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