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GM房規】 盲目熾焰
只看該作者
#21
「這樣呀。」聽到阿傑爾回答的若兒不知道為何的點了點頭,雖然不太了解其他宗教的教義,他這樣說的話或許不會做出那些過頭的行為吧,畢竟那些人基本上都把慾望暴露的超明顯的,而阿傑爾目前看起來還沒有這樣的傾向。

「若兒,傭兵。」若兒也簡短的自我介紹,這次因為是用傭兵身分來接受這任務的,所以職業也是報傭兵,至於阿爾傑魔人的身分若兒也不多問,因自己也不是多麼正常的種族。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蘿森小姐要知道自從我退居幕後,反而要幫一堆新人擦屁股,沒辦法親自過來真是抱歉啦!」

他'當然也沒有看露對方的意圖:老太婆!藥水還能接受,但材料三折是要人吃土維生?最多四折不爽不要買!嫌傭金少不然你提個價?

「經驗帶來的謹慎嗎......好,我看我知道多少。」特雷斯又摸了脖子底下的人偶幾下

「那兩個傭兵團並不是同時接受,當然先接的比較菜,傭金也沒那麼高,不過沒想到兩次都沒有成功討伐,真是.......」他撫著頭,像是在暗罵「這年頭的傭兵越來越差」
「基本6人,有戰士、野蠻人、瘦皮猴法師、狂信者旭日牧師等等,裝備自然是特別用來驅逐不死的,不過這也能失敗也是奇耙。」
「接下來才是玄的,據說沒有死者或重傷,多半是武器造成的割裂傷,至於他們看到的話,我就說我記得的。」
「那些不死全身上下有如夜晚本身般烏黑、移動飄忽朦朧、身上散發很重的獸臭和腥臭味,接下來的部分你們得找當事人了。」
「黑死森林因為負能量濃度很高,所有死在那的生物很容易被轉化,這也不是很意外,但多半都很弱。」
「那些隊伍有沒有熟人我是不知道啦,話講太多有點渴,你們要喝冰麥酒嗎?」

「負能量濃度那麼高我也很想問是哪個神搞出來的,有一種傳說是黑夜女神詛咒森林導致的,哈,你家的神怎麼沒去抱怨?歐,還有我相信有些神是不介意讓不死者逛街的。」特雷斯一臉打趣地回答「自然神教的教義對這些不死的想法又是什麼?不是把對方變成塵土之類的?」

「你們要聊這種性癖應該去後面的妓院街,不過沒想到小姑娘妳也意外的經驗豐富?」他豎起拇指向後一指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突然被點名的阿爾潔才想到自己現在是在等著要被指派任務,在這樣嚴肅(?)的場合中他居然跟人聊起了不潔的話題。
「真是對不起......」
雖然明明被調侃的不是阿爾傑,但不知為何,卻是這個穿著鎧甲的聖騎士整個臉都通紅了起來,像是顆成熟的番茄。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聽完了特雷斯對馬魯克的問題的回答後,淚心想:這很奇怪……聽起來那些並不是不死者,那麼討伐失敗的原因就是因為以對付不死者為前提去作準備吧……獸臭、割裂傷、移動飄忽,依這些特徵去假設那些是某種野獸應該可以吧?

「變成塵土嗎……嗯,或許就是這樣吧,要讓不幸在死後依舊不得安息的亡者歸於安寧。」面對特雷斯的像是挖苦似的提問,淚面露微笑地回應:「假如那個森林裡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神所允許之事,為了解事情的真相,我願意去深入探索。」

「——雖然我對那些『東西』到底是否不死者這點有些懷疑就是了。」淚在最後補上一句。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阿,抱歉。」發現自己歪題讓委託人不高興,若兒也直接道歉,對於後面的問題若兒也很乾脆的回答順便幫自己工作的地方打個廣告。「我有在那工作過,想要的話可以找我,有打折。」

「聽起來,不像,或許不是?」聽著他的敘述,根本不像是一般常規的不死者會作的事情,而且全部都是配備對付不死者的人員,這樣無功而返也很奇怪,所以有點懷疑對方不是不死者。
聲望留言:
宗介 聲望+1 誠誠的第1000文!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繆喀哩喳暗自思考是否有已知物種具有類似特徵,不論記傳族類或非不死者,哪怕只有一點相似。牠猜測除了特定物種外,也有突變或者感染的可能。
運氣好的話,說不定不止如此。
擲骰結果

3d6 → 10[3, 1, 6] 10【雜學家3】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2018-07-05, 22:49)artis 提到︰ 「那兩個傭兵團並不是同時接受,當然先接的比較菜,傭金也沒那麼高,不過沒想到兩次都沒有成功討伐,真是.......」他撫著頭,像是在暗罵「這年頭的傭兵越來越差」
「基本6人,有戰士、野蠻人、瘦皮猴法師、狂信者旭日牧師等等,裝備自然是特別用來驅逐不死的,不過這也能失敗也是奇耙。」
「接下來才是玄的,據說沒有死者或重傷,多半是武器造成的割裂傷,至於他們看到的話,我就說我記得的。」
「那些不死全身上下有如夜晚本身般烏黑、移動飄忽朦朧、身上散發很重的獸臭和腥臭味,接下來的部分你們得找當事人了。」
「黑死森林因為負能量濃度很高,所有死在那的生物很容易被轉化,這也不是很意外,但多半都很弱。」
「那些隊伍有沒有熟人我是不知道啦,話講太多有點渴,你們要喝冰麥酒嗎?」

「嗯...標準的隊型,所帶裝備也是明智的決定。任務失敗是單純的能力或者經驗不足嗎...?」

「沒有死亡、重傷者,其實就不錯了。」「武器傷害?這可真有趣,該不會是那些菜鳥們在驚恐之下互相攻擊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也還好 - 」

「更為麻煩的,是該處出現了新類型的強力不死者。不過,至少目前知道他們會發出臭味,這樣就算在處於黑暗之中,應對上也許會更為容易一些。」

「哈哈!抱歉抱歉,傭兵有這麼多你也不可能完全認識吧?但是現在我肯定那兩隊之中不會有我的熟人在,他們才沒有那麼弱。」

「冰麥酒?呵呵,那就來一杯吧,這次我要加冰的。」馬魯克在談笑之間亦有留意著其他人的動向,對於特雷斯有關自然教派的笑話,他也深感認同。

(說得沒錯,天上的神明不是放任不管、不然就是過度干涉人間的事情,然後任由地上的神職人員各自解讀衪們的意思...無論什麼事情,只要與宗教扯上關係就會變得複雜...)

「好了好了,我們這些凡人再怎樣猜度也不會知道天上神明的想法的,所以宗教的話題就到此為止吧。」為免使到在場的兔子牧師難堪,馬魯克並沒有把心裹的說話直接說出,然而特雷斯的宗教觀以及幽默的態度,卻使馬魯克對他增加了不少好感,能和意氣相投的人喝上一杯確實是一件樂事。


(2018-07-04, 19:06)誠誠 提到︰ 「你是喜歡虐待還被虐呢?」基於之前工作的關係,若兒眨了眨圓圓的雙眼很自然的就問了出來,據諾兒知道的宗教人員大多都喜歡被虐待,或者虐待人。

(這小姑娘一臉天真的詢問別人性癖...還真是語出驚人啊!她是對這位有性...興趣嗎?)

馬魯克並不討厭若兒這種率直的性格,對他而言,有話直說也許會易生磨擦,但是總比躲在別人背後放火來得好。想到這一點時,他又望向那位聖騎士,心感有趣的觀望事態發展。

(哎唷...這位小哥的反應好有趣,呵呵。)

(喔...原來是這樣嗎,不知道這位聖騎士小哥會不會介意她所從事的工作呢?)

(一方是旭日教派的聖騎士,另一方是從事地下工作的傭兵,如果能撮合他們的話...呵呵,感覺真有意思。)

「遲了自我介紹,我是馬魯克,同樣是傭兵。」在阿傑爾與若兒自我介紹完後,馬魯克微笑著向他們點頭,其後也不忘補上一句:「不過我沒有若兒那種工作經驗就是了(笑)」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唉唷,沒想道混水摸魚的把藥水也提進去竟然成了。老傢伙是被搞瘋了是吧。蘿森愉快的敲打著:四成就四成,剩下的加到其他人的酬勞裡去。

在腦袋裡轉了一下各種不死生物的資料後,蘿森一臉古怪的開口:「你們的人沒發現自己打的可能不是不死者嗎?就算是會用武器的屍妖也不會沒事發出野獸味道吧?我說老大,你叫我們一隊人去打正體不明的怪物,只比外面的雜牌隊伍多500金是不是有點不厚道?」搞不好是哪個同業搞出來的包,蘿森暗暗想著,從腦子裡翻著最近有沒有聽說過這類實驗的事情。

「我是蘿森,蘿森萬能店的那個蘿森。這邊的是繆喀哩喳,螈人的探詢者。」蘿森用了自己面向一般群眾的平價鍊金品店名介紹自己。她不著痕跡的打量了大談性交易的若兒。在妓院工作的傭兵?是間諜還是刺客呢?

----
蘿森萬能店:練金術版便利商店那種感覺
擲骰結果

4d6 → 13[5, 4, 2, 2] 13最近有沒有聽說有人在搞這類型的研究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稍微冷靜一點之後,阿爾傑便開始思考起了委託者與隊友之間的對話。
「一般來說,普通的不死生物沒有什麼神智可言,最多是因為食慾而尋找生物的本能,但若是……那些不死生物會使用武器呢?那就代表不是有個什麼存在在操縱那些不死生物,就是不死生物產生了智能。」阿爾傑停了一下,消化了一下自己的猜測之後又說出口。
「再來……根據兩團冒險者嚴重傷亡的情況,我猜測……他們的行為更像是要……阻止任何人進入森林一樣,可能在裡面有什麼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如果造成冒險者嚴重傷亡的話就會使星舞城的人們更加重視這個問題,可能我等教派也會派出小隊去清除。」

至於……如果是高階不死生物或是什麼生物呢?
還有……如果真的有人在操縱不死生物,那又會是什麼存在呢?
阿爾傑根據得到的線索細細思考著。
擲骰結果

4d6 → 16[5, 6, 2, 3] 16【宗教知識】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啊!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現啦,小兔兔。」他直直盯著淚

「該說信神的都是群外乾中強的狂人嗎?」特雷斯有些挖苦的回應



「抱歉,我喜歡熟一點的,你長大再說。」特雷斯用哭笑不得的表情仰天一望並舉雙手投降,直接起身拿了裝滿冰塊的小鐵桶和一木桶的麥酒,在他打了個響指的瞬間,幾個木杯從旁邊的櫃子飛出來,剛好掉在中間的桌子上




「我們也只是受理,然後那些被打回來的人當時也精神不太穩講不出個所以然,如果真想知道詳細點,那些當事人大概在北邊一點的破爛靴子酒吧喝悶酒,哈哈,這名字很適合他們。」

「不然.......4000?」他舉起滿是疤痕和繭的右手豎起4跟指頭




「不管是哪種都不好,前者可能是巫妖或神官、後者會亂跑。說是阻止嗎?小子我建議你還是不要預設太多動機比較好。」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