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GM房規】 盲目熾焰
只看該作者
「沒事就好。」阿爾傑對著兩人笑了一下點點頭目送對方送若兒到後面。
而自己則是轉身將倒一地醉漢們扶到一旁躺好,就是擺放的方式整齊的讓人以為在排屍體。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擲骰結果

3d6 → 11[4, 4, 3] 11干擾
7d6 → 20[4, 1, 1, 4, 5, 1, 4] 20治療光環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12, 05:27)artis 提到︰ 繆喀哩喳先是感受到一陣干擾,但不久就定位到蘿森在黑街的瘋漢酒吧內,走路大約十來分鐘,當然這不包刮被找麻煩的時間。

這時候周圍的人已經開始在滅火,雖然溫度一時半刻是退不了的。
居然有人干擾?繆喀哩喳想著,把這件事稍微擱在心上,隨後立即施展傳送把自己送到蘿森的位置。
擲骰結果

2d6+4 → 8[2, 6] + 4 12傳送 +【蠑螈之骨4】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0-12, 05:27)artis 提到︰

「哈,讓我們和伊格拿拼個你死我活,而你們作為中間人、代理人卻能夠左右逢源賺個盤滿缽滿,這生意倒是穩賺不虧啊?」馬魯克再次用力拍掌。

「啊~如果我沒記錯...你剛才是有說過類似『不干涉、不負責成員的個人委託』的說話吧?」「也就是說,以後敢來我們店內鬧事的人,無論遭受到怎樣的對待你們也不會理會囉?」馬魯克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論財力,我們不一定比得上,但其他方面可就難說了。」他微笑著,稍微抬高持盾的手。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啊,好的,我來就好了。」阿爾傑雙手將嬌小的若兒抱了起來,酒醉的笑臉就這樣靠在被斗篷遮掩的盔甲上。
「麻煩費娜小姐帶路好嗎?」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唔唔...怎麼了...?」感覺腦袋不那麼沉重,只是手腳還是使不上力,若兒細語般的問抬著自己的人。
「真是...慚愧...」雖然不知道抬自己的人是誰,不過這裡的員工那麼多其他人應該不會任由自己被陌生人抬走,所以抬走自己的人應該是自己所認識的,若兒就這樣在別人身上自我反省起來。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擲骰結果

2d6 → 7[6, 1] 7傳送難度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哈哈……」阿爾傑發出了苦笑,一邊配合費娜將人放倒休息。
阿爾傑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拿出自己聖典一本被翻到起了毛邊,有著許許多多標籤的書本。
「我是旭日的傳道者,是禁慾以侍奉父神的人,諸位還請放心。」阿爾傑對著眼前的小姐們解釋著,然後補充了一段。
「這次主要目的是想要為渴望旭日的眾生帶來平等的聖光,以及……有些事情想要與各位打聽一下。」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8, 05:12)artis 提到︰

正當雙方劍拔弩張、大戰似乎一觸即發的時候,馬魯克卻突然感受到一種異常的波動,他驚覺地迅速往側面退開,直到遠離了大漢的攻擊範圍才轉頭察看。

「喔,是大姊。」興幸不是敵方施展的攻擊法術,但目前情況依然不容馬魯克鬆懈片刻,「不過...你可真來得不是時候啊,都直接傳送到敵人的包圍圈內了。」他專心戒備著周圍那些大漢的動態,並以簡單一句向繆喀哩喳道出現在的處境。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抱歉...會盡快回復的...」今天自己本應該休假了,現在又鬧了事情出來,若兒有些過意不去。

至於發現到阿爾傑打算問問題時,若兒並沒有主動出聲,而是就為持躺著的姿勢看他問的問題是什麼,在判斷是否需要介入。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