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GM房規】 盲目熾焰
只看該作者
#51
『一次遇到兩人嗎...?直接過去的話可能有點複雜呢...還是不要主動過去好了。』一口氣發現兩團當事人的若兒感到有些苦惱,因為主動過去的話代表只能與一團交流到情報,於是若兒打算以邀請的方式,看兩團裡面誰有對自己比較有興趣,就會主動湊過來。

決定好行動的若兒便用小小的雙手抱起剛送來的大酒杯轉向那兩團人,面帶笑容的傾著頭把酒杯往前伸邀請他們來一起喝酒。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2018-07-08, 12:44)誠誠 提到︰ 『一次遇到兩人嗎...?直接過去的話可能有點複雜呢...還是不要主動過去好了。』一口氣發現兩團當事人的若兒感到有些苦惱,因為主動過去的話代表只能與一團交流到情報,於是若兒打算以邀請的方式,看兩團裡面誰有對自己比較有興趣,就會主動湊過來。

決定好行動的若兒便用小小的雙手抱起剛送來的大酒杯轉向那兩團人,面帶笑容的傾著頭把酒杯往前伸邀請他們來一起喝酒。

比較新的那群人因為和若兒不熟而沒有立刻向前,但比較老練的傭兵團是很熱情的湊了上來

「哈囉,可愛的黑暗精靈小妹妹,怎麼這麼突然在大白天來這喝酒?」起頭的是那位女狼獸人,雜亂的棕色頭髮和她那一口可以撕裂生肉的銳利白齒,加上側臉佈滿從脖子延伸的獸毛,更帶給人原始的獸性

「難道說是特地來這跳舞的?這樣小費肯定會多付的,哈哈哈咳咳咳!」年邁的老術士因為笑過頭而不小心嗆到自己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3
「你好,有工作。」若兒喝了一口酒杯內的奶酒,很簡短的打招呼並回應女性狼人的問題。

「不是,是另外一個工作,森林的,想知道。」接著若兒轉向老術士很直接的問起重點,雖然說的簡短,不過如果兩人確實是自己要找的人的話,應該光是關鍵字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情報,然後若兒在桌上把一張紙條推向兩人,表示自己不是白白拿情報。「情報,錢?還是優待?」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4
「喔,有客人來啊?」蘿森瞥了一眼靠近的傭兵們,一手把龍息酒拉到面前,另一手解開腰上的錢包並順手開了用機關鎖上的其中一格,順手丟給馬魯克:「請他們喝杯威士忌,其他人就都來杯啤酒吧!」撞在傭兵懷裡的皮製錢包重量非同小可,幾枚錢幣差點從半開的格子裡彈出來。


「敬這間歡樂的酒吧!」蘿森在酒館大部分人都拿到酒後舉杯,朝著紅頭巾小隊眨眨眼,伸手拍了一下好像認得她的盾徽重戰士:「別太欺負我的小朋友喔。」然後就豪氣的一口把龍息酒給乾了,碰的一聲把酒杯扣在吧檯上露出牙齒森然的狂氣笑容:「夠勁!」
接著鍊金術師直接往桌上倒去。

----
LOG OUT
老馬接手!
擲骰結果

2d6+5 → 11[6, 5] + 5 16大家再見啾咪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5
(2018-07-08, 16:45)貓a 提到︰ 「喔,有客人來啊?」蘿森瞥了一眼靠近的傭兵們,一手把龍息酒拉到面前,另一手解開腰上的錢包並順手開了用機關鎖上的其中一格,順手丟給馬魯克:「請他們喝杯威士忌,其他人就都來杯啤酒吧!」撞在傭兵懷裡的皮製錢包重量非同小可,幾枚錢幣差點從半開的格子裡彈出來。

「哦?好。」接過錢包時,錢包重量使馬魯克的手臂一沉,他輕輕的拋了拋,又對蘿森說:「喂喂,你真的要喝嗎?」

(2018-07-08, 16:45)貓a 提到︰ 「敬這間歡樂的酒吧!」蘿森在酒館大部分人都拿到酒後舉杯,朝著紅頭巾小隊眨眨眼,伸手拍了一下好像認得她的盾徽重戰士:「別太欺負我的小朋友喔。」然後就豪氣的一口把龍息酒給乾了,碰的一聲把酒杯扣在吧檯上露出牙齒森然的狂氣笑容:「夠勁!」
接著鍊金術師直接往桌上倒去。

「你才是歡樂的那一個吧?明知道自己不能喝就不要點烈酒啊...都一把年紀了還這麼胡鬧...」看著醉倒的蘿森,馬魯克只有搖搖頭,發出了一聲嘆息。之後,他又走近老闆的位置,把錢包內的錢都傾倒在他面前:「這些應該足夠了吧。」然後趁著氣氛熱烈,馬魯克又把手上的酒杯高高舉起,大聲喊道:「來!敬赫墨提斯女士一杯!」

馬魯克把手上的啤酒一飲而盡後,就向著不遠處的淚招一招手。

留意到若兒已經接觸了盾牌臂章的傭兵 ,馬魯克就把注意力轉到紅頭巾小隊上。

(嗯,這隊看來應該是新人。)

他拿著酒杯,慢慢走近紅頭巾小隊,面露微笑的向他們搭話:「我能坐這邊嗎?」還沒等對方回答,馬魯克就擅自拉開椅子坐在他們附近。
「有些事情想向你們打聽一下。」說完後又拿起空空如也的酒杯,假裝喝了一口。

「喔~原來已經沒酒了 -」「老闆!來為我們添滿酒,也順便來幾道下酒菜吧!」

等到東西都來齊後,馬魯克又再次開口:「在黑死森林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告訴我嗎?」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6
「謝謝您。」阿爾傑點點頭接受了對方的好意,但是在收起錢幣之後就看見了喝倒的蘿森。
「......」不知道為甚麼,阿爾傑已經感覺到接下來的任務會是怎麼樣的命運多舛了......

「先把羅森小姐安置好吧......」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7
聽見有人談論自己,繆喀哩喳下意識地拉了拉袖子,讓長袍的長袖蓋住手掌。
繆喀哩喳站在後排,聽著蘿森鬧騰,以及其他人的行動。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8
「了解。」淚點點頭,接過了錢包,「那邊有紅色頭帶的人,應該是他們?」

給馬魯克指了指方向以後,淚拿起法杖唸著咒語,試著用治療魔法解除蘿森的嚴重醉酒狀態。
擲骰結果

5d6 → 17[4, 1, 4, 3, 5] 17治療看看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9
「森林啊?呼恩......」一聽到若兒提起森林的單字,老人的眉毛抽動了幾下,其他人露出一抹無奈大過羞恥的笑容

「小姑娘,沒想到妳也接起這鬼差啦。」女性狼獸人瞄一眼若兒的紙條,用她帶著繭的指頭撫摸了幾下自己的下巴

「故事有些長,剛才我們也說了不少話,喉嚨有點乾,只用手上的酒潤喉可能不太夠,我想小姑娘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才是?」她舉起自己那半空的酒杯,眼神掃過其他人

在蘿森倒下的瞬間,酒吧充斥一半歡呼跟一半失望

「又一位在龍息面前倒下的挑戰者,喂!可別醉整天啊?」老闆搖了幾下蘿森的肩膀,正當他想叫人把她扛出去時,淚也剛好到了旁邊

「小兔子妳是她的同伴?幫幫她吧,被龍息吹飛意識的人多半要暈一整天的。」

淚的治療似乎還不足以讓蘿森醒來,但從露出的膚色從赤紅變成桃子紅看來,還需要再補上一次?

重戰士直盯著淚「我沒事欺負一個女孩做什麼?」重甲裏頭的泥濁音很重,但聽得出是個男性

「齁齁,挺識相的。」一看到眼前不小的金額,老闆的嘴角上揚了不少

「赫墨提斯女士請各位喝威士忌啦!」酒吧的所有人在聽到有免費的酒喝的瞬間,鬧騰聲直接升高到另個位面

「連醉倒的人都如此識相,各位!敬挑戰龍息的勇士,赫墨提斯女士一杯!」其中一位顧客起頭,所有人高舉手上的威士忌

「敬赫墨提斯女士一杯!」

畫面轉到馬魯克一邊

「問話的禮節很周到嘛。」男性的人類吟遊詩人刻意板起臉,但看到請客時的喜悅卻藏不太住

「可是確定要把那鱉腳的冒險說出來?當初你不是還因此關起門來練劍幾天?」雀斑女法師的口氣有些擔憂

「仔細想想在我們倉皇逃跑的瞬間就已經夠丟人了,老天,看在無辜的酒和下酒菜份上,我也不好藏私。」男性的人類戰士似乎是領導,他喝了口酒後開口

「那天,我們整團潛入森林,還順便殺了幾個惡魂和屍妖......」

「還有十幾隻殭屍狼。」胖子牧師飛快的補充

「謝謝,而事情就是在那時發生的,正當我們和波達屍對峙時,三坨.......不對四坨黑影突然冒出來,揮舞幾下像是武器的長棍後波達屍就變成好幾塊波達屍排。」

「我們家的胖大叔直接朝它們砸了發聖光,但卻像是被吸收一樣什麼都沒發生,不知是被躲掉還是。」

「旭日之神給我的聖光怎麼可能落空!」胖牧師反駁

「你快吃菜壓壓驚,好了我們說到哪?噢對,之後那幾坨黑影衝上前,一擊就把我打倒在地,我們兵敗如山倒。」

「箭矢和藥劑都無法擊中它們,還一直發出陰森的低喃。」男性精靈一臉困冏

「就在我令全員撤退時,不知為何它們沒有追上來的打算,甚至也跟著落跑,不死者也會有逃跑的動作也是始料未及。」領頭的男子吃口下酒菜後喝了一大口酒,像是想洗刷某種感覺。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0
「有委託。」若兒沒有把紙條給收回來,就放在桌上,上面有著若兒的簽名還寫著有優先服務及特價優惠等特權,當作情報的報答。

「阿,抱歉...沒來過...這裡問...」聽到女性狼人後面說的話,若兒才反應過來,因為若兒之前的情報大多都是從妓院或者傭兵團那邊得來的,所以不知到酒館這邊問情報的禮儀,感到羞恥的若兒低下脹紅的臉從錢包中拿出兩枚金幣,給女性狼人他們自行點酒,然後又抱著酒杯小小口的喝著酒,把自己小小的臉龐藏在酒杯後只露出眼睛來,不敢繼續積極提問,避免又作出不合酒館禮節的事。
「喜歡,喝甜的,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