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GM房規】 盲目熾焰
只看該作者
#61
蘿森和馬魯克聽起來交情不錯,蘿森醉倒後,繆喀哩喳隨馬魯克接近傭兵們。

牠試著在大家一言一語地說明當時的情況時,從胖牧師的記憶中讀取語言以外、由身心感受的描述。
「那坨黑影」實在太籠統了,繆喀哩喳想知道黑影的型態,是類人、獸、或者無規則,如煙影。
而牧師的攻擊,所謂的「吸收」實際是如何?
聖光到底是怎麼消失,黑影如何不被聖光影響?
精靈說的語言,就算不知道是什麼,但至少他們聽過音調,說不定有幫助。

繆喀哩喳想從當事人(牧師)的記憶裡尋找找蛛絲馬跡,從中推敲。


手機類個多骰了一個。
擲骰結果

5d6+4 → 17[1, 3, 3, 6, 4] + 4 21【無瞳之眼5】+【蠑螈之骨+4】
3d6 → 12[2, 5, 5] 12【雜學家3】
3d6 → 9[1, 5, 3] 9【雜學家3】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2018-07-09, 11:51)artis 提到︰ 「問話的禮節很周到嘛。」男性的人類吟遊詩人刻意板起臉,但看到請客時的喜悅卻藏不太住

「可是確定要把那鱉腳的冒險說出來?當初你不是還因此關起門來練劍幾天?」雀斑女法師的口氣有些擔憂

「仔細想想在我們倉皇逃跑的瞬間就已經夠丟人了,老天,看在無辜的酒和下酒菜份上,我也不好藏私。」男性的人類戰士似乎是領導,他喝了口酒後開口

「那天,我們整團潛入森林,還順便殺了幾個惡魂和屍妖......」

「還有十幾隻殭屍狼。」胖子牧師飛快的補充

「謝謝,而事情就是在那時發生的,正當我們和波達屍對峙時,三坨.......不對四坨黑影突然冒出來,揮舞幾下像是武器的長棍後波達屍就變成好幾塊波達屍排。」

「我們家的胖大叔直接朝它們砸了發聖光,但卻像是被吸收一樣什麼都沒發生,不知是被躲掉還是。」

「旭日之神給我的聖光怎麼可能落空!」胖牧師反駁

「你快吃菜壓壓驚,好了我們說到哪?噢對,之後那幾坨黑影衝上前,一擊就把我打倒在地,我們兵敗如山倒。」

「箭矢和藥劑都無法擊中它們,還一直發出陰森的低喃。」男性精靈一臉困冏

「就在我令全員撤退時,不知為何它們沒有追上來的打算,甚至也跟著落跑,不死者也會有逃跑的動作也是始料未及。」領頭的男子吃口下酒菜後喝了一大口酒,像是想洗刷某種感覺。

「明智的判斷。」馬魯克向小隊隊長舉杯致意。

雖然也有附和對方的意思,但這句確實是馬魯克的真心話。打不過就跑,活下來最重要,尤其是遭遇到正體不明的魔物時,暫時撤退才是上策。而且,這個小隊也帶來了重要的情報,其實也不算是無功而還。

(聽起來就像某種幻覺似的...正因為是幻影,所以神術、武器才不能觸及嗎?)

(也因為是幻影,實際上並沒有攻擊力,把人嚇跑後也只能撤退了...?)

(是有人在背後操控這些怪物嗎...?目前也難以定論...)

想到這一點,馬魯克又望一望身旁的繆喀哩喳,也許,她會知道些什麼?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看了看蘿森的臉色,「還差一點嗎……」這個酒醉可真嚴重……那個酒某方面來說會不會比一些毒藥更強啊?

淚準備再施以一次治療魔法,這時看到了走近來的重戰士。

「啊……你好。」淚朝重戰士點點頭打招呼,「那個,不好意思,請等一等。」說罷就再放了一次治療魔法。


這次魔法用得比上一次還要強,淚心想這應該足夠了吧?於是轉向重戰士那方。

鞠躬一下以後,淚表示:「失禮了,請問,閣下知道黑死森林裡發生的事情嗎?如果知道的話麻煩請告訴我們,我們想要知道。」




有點極端的骰值(倒
擲骰結果

5d6 → 25[6, 5, 4, 4, 6] 25治好吧!
4d6 → 13[3, 1, 3, 6] 13拜託拜託我很有禮貌的!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淚這次的治療終於把蘿森的酒解的一乾二淨,就像還沒喝下龍息酒一樣(蘿森解除所有負面狀態)

「當然是冰涼的酒!」女性狼人這麼回應

若兒和赫墨提斯請的酒把桌面變得很豐盛

「小兔子也想聽故事啊,嘛,看在酒的份上,一起坐下來吧。」重戰士盯著一張空椅

「本來想說讓小兔子喝酒當入場費的,不過看在妳那麼可愛,算了。」女狼人深呼吸幾口氣,穩定自己的情緒

「要從哪裡說起呢.......就從我們進去時開始說吧。」她咳幾聲清了清嗓子

「我們因為狩獵不死的任務獎金上升到2000金幣,基於試試無妨的心態接下委託,我們花了大約一天的時間深入,途中也宰了不少的夜獸甚至是零星的影魔和倒楣同行的殭屍。」

「但在我們快把一隻全副武裝的屍妖化為粉塵時,那四個傢伙直接幫我們最後一把......那就是我們的邂逅。」

「正常來說有三個前衛保護的隊伍只要不要碰上超越自己技量太多的怪物,都有辦法應付,但......」

「哪怕是從高地來的俺也第一次感受到近身戰鬥會輸。」旁邊的野蠻人舉起雙手顯露自己的肌肉,他接下之後的話

「那四個不死者手上分別拿著長槍、晨星、斧槍、薙刀,但是顏色卻像深夜一樣烏黑,俺的戰斧和它對撞只感覺一陣沉重。」

「武器不明就算了,以戰鬥的技巧來說它們根本就超越俺們三人,而且更討人厭的是它們感覺還留一手,嘖!」野蠻人將一大杯酒痛飲而盡

「你好像過個幾招就被拿長槍的打跪在地。」重戰士補充

「閉嘴!你還不是被拿著晨星的不死者耍得團團轉!」野蠻人用力將酒杯"砸"在桌上,一臉不甘心的叫囂

「好啦好啦別激動,酒灑了可不好。」年邁的老人伸手制止

「那群怪物每個人只要夠黑就能像影魔一樣躲起來,我的大劍根本摸不到它們分毫。」女狼人也一臉鱉屈的喝酒

「人家也試圖召喚旭日之神的光輝驅逐它們,甚至連聖火都用上了,但也只有燒了其中一位的袖子末梢而已。」用薄紗遮住臉的女祭司這麼回答

「它們的皮膚真蒼白呢,而且現在想起來,在無法目視的黑暗中只看到四對紫寶石般閃爍的邪光,那依舊讓人不寒而慄。」

「老朽也嘗試鑑定它們,但在那隱形能力前實在束手無策,祕法飛彈和射線也全部被抵銷掉,實在搞不懂原理。」老法師也語帶無奈的接上

「最後要不是靠老爺子的傳送卷軸,搞不好我們會死在那爛鬼森林。」最後由女狼人作結

「會不會是惡魔啊?還是什麼高位的不死者之類的?」


擲骰結果

4d6 → 13[1, 3, 6, 3] 13豪放女狼人(勸酒)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請問,它們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氣味嗎?」想起特雷斯提過獸臭之類的臭味,近距離接觸過的話,或許在這方面會有更多訊息?淚這樣猜想。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2018-07-10, 00:37)艾芙 提到︰ 「請問,它們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氣味嗎?」想起特雷斯提過獸臭之類的臭味,近距離接觸過的話,或許在這方面會有更多訊息?淚這樣猜想。

「氣味?噢對對對,它們身上有一股超重的獸臭,不只獸臭它們居然還會做出互相支援的動作,比野狼聰明的多。」女狼人打了個響指

「俺每次快要砍到它們的時候,總是會被隔壁的傢伙一槍或一錘直接嚇退。」

「事實上,它們似乎還會說話,只是我們聽不懂,一直發出像是悄悄話般的呢喃。」女牧師補充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2018-07-10, 00:21)artis 提到︰ 繆喀哩喳沒有任何頭緒
想不透,繆喀哩喳並沒有氣餒,反而很高興的樣子。
「確實,值得一探。」

雖然應該能感受到視線,但看不見的繆喀哩喳不知道是馬魯克望向自己。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就像倒在桌上時一樣突然,蘿森啪的一聲從吧檯上彈了起來,用帶著紅印的臉望了望四周後眼神就恢復了清明。

見酒吧裡的人們桌上都沒多幾個酒杯,蘿森大笑著說:「齁齁齁~都沒在喝酒吼!是不是不夠熱鬧啊!」
鍊金術師拿起龍息酒的空杯不知搗鼓了些什麼,轉過頭就著杯口對大堂天花板吹了一大口氣。
金色的火花飛起,不知怎麼辦到的,在半空中集結成一頭閃閃發亮的大龍!

蘿森一邊滿場遊蕩,吹出一朵朵各種造型的煙花,一邊了解、交換同伴們從兩團得知的訊息。

----
情報共享是很重要的!
擲骰結果

6d6 → 21[4, 6, 2, 3, 1, 5] 21趴體就是要放煙火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有智力,會互相配合,和我一樣看不清楚,還有一定的作戰水準,抗魔法。」若兒一一將敵人的優勢列舉出來,思考著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掉他們。

「有獸臭,可能,為了躲野獸,或者,本身就是野獸。」在身上染上獸臭躲避野獸這種事情,若兒也在野外生存時做過,所以提出了這個可能性。
「幫忙殺敵,不打致重傷或死亡,可能,不想引起騷動。」對於不將人打重傷、造成死亡這些原因,若兒猜測可能是不想要引起太大的騷動,導致這個城市上層集結更大的軍隊清除他們,這點也和若兒自己在暗殺目標時盡量不殺掉目標外的人差不多。

「為何,起衝突?還有,被抵消的魔法,有哪些?」若兒整理完現有情報後,還想要更多的細節,便往前探著身子逼近老法師,從下往上望著老法師的臉龐,在這種詢問時讓自己顯的偏弱勢一方其實挺有效的,而且善用自己小孩子的模樣也更容易使對方心軟放下警戒心來。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這......」阿爾傑聽完了女祭司的話,不敢相信的皺起眉頭。
「這怎麼可能,難不成他們有甚麼可以防禦聖光的方法嗎?」阿爾傑對女祭司提出了疑問。
但腦中卻跑出了其他的問題。
為甚麼聖光居然會沒作用呢?
防禦聖光的方法?不會受到聖光傷害的生物?還是那根本是不會受到傷害的存在?
聖光理論上是可以幫助善良治癒、消滅邪惡的光芒,不應該會發生這種狀況的啊?

阿爾傑從頭思考啟聖光的每一個特性,希望能從中找到些線索。
擲骰結果

6d6 → 20[5, 5, 3, 2, 1, 4] 20聖光!!!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