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進階團】鬼城遊戲
只看該作者
莉摩耶任由尖牙利嘴摧毀魔眼。
她試著用衝擊波擊碎身邊的骷髏。餘光發現獵人那邊的狀況後,趕緊協助兩人,放出相同的衝擊波攻擊他們身邊的骷髏。

之後轉頭攀住門框,穿過黑門來到黑色城堡。
擲骰結果

5d6+1 → 20[5, 5, 6, 1, 3] + 1 21莉摩耶對抗
5d6-1 → 12[1, 3, 2, 1, 5] - 1 11協助獵人
5d6-1 → 21[3, 5, 4, 5, 4] - 1 20協助少女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游在獵人與少女身後的時終一面試圖擺脫不斷襲來的骨爪,一面努力著另自己尾隨獵人而顯得手忙腳亂
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次粉碎襲來的骨爪,時終露出些微不耐煩的表情,再次揮動手中的鐮刀
擲骰結果

4d6+4 → 15[2, 6, 2, 5] + 4 19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血川 時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還潛在藍城水裡的眾人依舊全員平安的躲過了襲擊。
見大夥陸陸續續地穿過黑門,獵人們也跟了上去。

藍色城堡滿室的水沒有同你們一起穿越到門的對面。濕拎拎的人們總算重獲自由呼吸的權力......需要多點努力就是了。
這是一座黑色的城堡。黑色的牆壁、黑色的門窗、黑色的天空看不見日月星晨。黑色的爐灶裡黑色的火焰像是被凝固般凍結在灶上。如果你們經歷的三色城堡是停滯了時間的永晝、永暮、永夜,這裡就是完全脫離了時間的概念一般被固定在一點。連空氣都似乎靜滯了似了,必須要用力吸氣才能得到足夠的氧氣。
在純黑中白的嚇人的是你們自身。你們發現自己如黑白默片般的失去了色彩。

而在這裡,映入你們眼簾的光景是,正受到攻擊的慌荒和慧理。
無形的利爪攻擊,撕破了慧理的長袍。
同樣的攻擊也加諸在眾人身上,兇猛的利爪可不像藍城裡僅能造成擦傷的骨爪,而是貨真價實帶著殺意而來的鋒利。
獵人眼見躲不了攻擊,乾脆把少女壓在懷裡以肉身袒護她。
(請骰應對,成功值慧理14、潘喜25、莉摩耶14。獵人+少女的助骰達成值為5)



----
咪呀昨晚沉迷於南嘉堂的菜單(欸你
怎麼可以有這麼神經病的宅咖呢(稱讚意味
擲骰結果

1d6 → 5[5] 5助骰還是要骰
5d6 → 14[1, 5, 5, 1, 2] 14骰很多 覺得心累-慧理
5d6 → 25[4, 5, 5, 6, 5] 25骰很多 覺得心累-潘喜
5d6 → 11[3, 1, 1, 2, 4] 11骰很多 覺得心累-慌荒
4d6 → 14[1, 2, 5, 6] 14骰很多 覺得心累-莉摩耶
3d6 → 6[1, 4, 1] 6沒有人有點小孤單-時終
5d6 → 15[1, 3, 3, 3, 5] 15地獄倒楣鬼
3d6 → 10[4, 5, 1] 10好啦這坑我跳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方從黑門中逃出,眼前又是一個修羅場,看到這種情況,潘喜終於忍不住了。

「靠!!」,他猛地大罵一聲,手中匕首不停刺出,黑白的城堡之中寒光閃爍,仿若星辰。


mayday  嘛,不意外
擲骰結果

4d6+2 → 11[1, 3, 2, 5] + 2 13應對(暗殺術)(絕望)
SIGNATURE:
我看到路西法了YOOOOOOOOOOOOOO!!! custom_ulala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8-12-06, 20:39)leftflower 提到︰ 「我們先出去。」沙啞的嗓音沒再顧忌了,慌荒是這麼喊出話語。
「然後莉摩耶還得抓到你才行......又或是我們得直接封印魔物?」是自言自語,但也是在與慧裡說話,總之,慌荒拔足奔向房間的大門,然後試著用力的打開它。

「......封印。」抓到會分開的,慧理是這樣回應。

但封印是要怎樣封印,是直接唸出咒語還是要特別到哪哩,這些她都一無所知。懷抱著這些思考,終於將思維與肉體接上線的慧理擊碎朝自己而來的骨爪,也注意到接下來進來的幾人。

缺了、一個?但暫時沒辦法擔憂了。

只能先轉過身將拳頭擊向襲擊獵人與少女的骨爪。
擲骰結果

4d6 → 14[4, 6, 2, 2] 14肉體改造(擊碎)
4d6 → 14[6, 1, 1, 6] 14肉體改造(助骰)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