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進階團】鬼城遊戲
只看該作者
「嘶~這群怪物下手真夠狠的」

潘喜輕輕撫摸著身上的爪痕,觸手的腥粘讓他的嘴角微微抽搐。

他從包包中拿出幾捆繃帶,將自己身上的傷口妥善包好,滲出的鮮血讓潔白的繃帶染上一抹寒梅綻放般的紅。

當獵人拿出包包中的物品時,潘喜用舌頭微微濕潤自己的嘴唇,眼中倒映著獵人手中的書及黑色的紙。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於是慌荒緩緩地站了起來,欣賞綠色的城。
她先是像擰抹布一般的擰了一下濕答答的旗袍下襬,看起來是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體處於一種隨時會被看光的狀態。
然後她便放下了衣服,轉了兩圈,並側著身體看向獵人。

不愧是莉摩耶,看起來是封印住了,她是這麼思索的,也是她搔了搔臉。
「看起來是結束了,不過你紙上的名字呢。」事實上,慌荒一點也不在意其他的東西,不過唯獨那張紙紫髮少女是很有印象,同時,也是她抽出了自己的紙片,而上頭有慌荒的鼎鼎大名。

雖說是不在意,不過見識著城與雜物腐朽的慌荒不禁若有所思。
多久了呢?直到今天。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莉摩耶環顧四周,然後低頭看看自己的模樣有沒有恢復原狀。
接著就像她初來乍到時一樣,利用偵測魔法掃了一遍四面八方,查看是否有魔法、魔物、或者其他活動的波動。
擲骰結果

5d6+1 → 20[6, 1, 4, 4, 5] + 1 21【術士】+偵查1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莉摩耶沒有感覺到超乎正常範圍的魔法波動,看來這裡已經沒有非自然的存在了。
慌荒把紙抽出來,發現已經在泡水和時間的流逝下變成一堆紙屑了。
看見潘喜盯著藍皮書看,獵人把書拋給你:「拿去,說好有價值的東西要給你。」

面對慌荒的問題獵人遲疑了一下,還是回答你:「我本來是想在最後把魔物的身分再搶過來,所以又把紙染黑一次。不過現在看來是做了白工啊。」少女聞言一臉氣呼呼地開始捶打獵人,自知理虧的男人只能乖乖挨打。

好不容易等少女打累了,獵人帶著眾人前往城堡二樓的主臥室。
慌荒和莉摩耶發現本來鑲在中央塔上的紅門也已經不見了。
房間裡的木頭家具都已經腐朽了,不過從殘留的寬大床架、桌椅破片還看得出當初規劃的頗為舒適。
獵人低頭探進房間角落的火爐裡面:「喔,還在,果然這裡就是出口吧。」
他拉開某個滋嘎作響的東西後讓開,你們看見火爐底部有個小鐵門,門內連接著與這裡相異的木頭地板:令人熟悉的酒吧地面。

少女站在獵人身邊,突然想到什麼掏起了左邊的圍裙口袋,從裡面掏出了五個溼答答還舊舊的編織小草人:「啊嗚。」要遞給你們。

----
好惹 要衝回去的可先走

本團的紀念品就決定是沒有加值的沒屁用小草人了(附贈藍城的水(幹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努力的游向大家所在的地方,下一刻,一切皆由眼前消失
不管是受到重力束縛的瞬間,還是眼前景象的變換,時終跌坐在地上
踏實的地板另人感到安心,那麼一片刻,小小的喘了一口氣
隨後眼神再次變得銳利,注意到聚集在身旁的所有人後,時終緩緩站起身,將身上的黑色斗篷脫下,用力擰乾
或許是因為待在水中太久,聲音微微的嘶啞
「有人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血川 時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潘喜接過飛來的書,「不錯嘛,說到做到呢」,他細心撫摸書皮上的紋路,眼中閃過金錢的光芒。

將書收進包包裡,潘喜頭也不回的說道「事件結束了,以上」接著他直接走向小女孩,將對方手上的草人拿走一隻,「意料之外的酬勞呢,謝了」

他一頭鑽入鐵門之中,消失在彼端的光芒之中。

(鼓掌)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圖︰ images?q=tbn:ANd9GcQEErUFy4PCZz_l-4PnkJ1...kZVqBvUNDQ]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8-12-19, 17:52)時終 提到︰ 努力的游向大家所在的地方,下一刻,一切皆由眼前消失
不管是受到重力束縛的瞬間,還是眼前景象的變換,時終跌坐在地上
踏實的地板另人感到安心,那麼一片刻,小小的喘了一口氣
隨後眼神再次變得銳利,注意到聚集在身旁的所有人後,時終緩緩站起身,將身上的黑色斗篷脫下,用力擰乾
或許是因為待在水中太久,聲音微微的嘶啞
「有人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嗎?」

「應該是封印了?」玄鳳從帽兜站回肩上,慧理回應時終的話中帶點疑惑,但看其他人的舉動......這應該能視作肯定吧。

引用︰好不容易等少女打累了,獵人帶著眾人前往城堡二樓的主臥室。
慌荒和莉摩耶發現本來鑲在中央塔上的紅門也已經不見了。
房間裡的木頭家具都已經腐朽了,不過從殘留的寬大床架、桌椅破片還看得出當初規劃的頗為舒適。
獵人低頭探進房間角落的火爐裡面:「喔,還在,果然這裡就是出口吧。」
他拉開某個滋嘎作響的東西後讓開,你們看見火爐底部有個小鐵門,門內連接著與這裡相異的木頭地板:令人熟悉的酒吧地面。

少女站在獵人身邊,突然想到什麼掏起了左邊的圍裙口袋,從裡面掏出了五個溼答答還舊舊的編織小草人:「啊嗚。」要遞給你們。

再次將帽子拿下擰乾後(衣服暫時沒轍),慧理跟著眾人進入主臥房並看見了回去酒吧的出口。

離去前慧理接過少女......記得是叫莉莉給的草人,「再見。還有,之後加油喔。」像是附和般玄鳳舉起一邊翅膀,她才跟在潘喜身後回到酒吧。


終於(腦子睏頓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時終從少女手中接過小草人,雖然仔細打量後微微皺起眉頭,但仍然收進口袋中
再次環視四周,確認毫無異狀後,向尚未離去的眾人微微行禮,緩緩步入酒吧
「好像沒幫上忙…呢」
一邊喃喃自語,時終消失在門的另一方
----------------------------------------------------------------------------
呀~大家辛苦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血川 時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居然變成紙屑了,是這麼想著的慌荒一邊隨手把紙的碎片扔下,一邊聽著獵人的話。
「你真是好事之徒。」看著被少女打著的獵人,紫髮少女想了想便這麼說,不過倒是沒有什麼辱罵的意思。

隨著走進了臥室,慌荒看著已然荒蕪的房間不禁是感到惋惜。
事實上,自己在落水的時後便把漂亮的衣服放掉了,不過現在看起來......或許本來就沒什麼是能帶走的吧。
如此思索著,慌荒略感哀愁。

輕輕地在廢墟之中轉了一圈,慌荒瞇起眼看著同伴離開,於是她先是想了想,然後也緩緩的湊近了爐火旁,不過在看到少女遞出草人後,她便又挪腳湊近並接過了草人,然後將一顆糖球放到村姑少女的手中。
畢竟還有不少。

於是慌荒先是眨了眨眼,然後便彎下腰進入爐火之中,突然,她覺得是自己該說些什麼。

「那麼,再見了。」說罷,她便消失在門的一邊。



辛苦啦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莉摩耶看著同行魚貫離開,轉向獵人和少女:「所以最開始的那個魔物是誰?就是那位嗎?」手指往上比畫一下。
「還有妳的聲音——算了,最初的動機達成就行了。少女看起來平安無事。」
莉摩耶說著:「請兩位以後多加小心,後會有期。」在說完後會有期四字時,轉身踏出小門。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