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2D6房規】對錯【已中止】
只看該作者
「謝謝呢。」

注意到教室內一部份的視線投到自己身上,只好笑著和他們招招手。

好奇來自對面視線的鶴夢,稍微瞇起雙眼仔細看向視線的來源。
擲骰結果

2D6 → [1,2] 3看啦
SIGNATURE:
 通りすがりの鳥だ!

    ATOYORI TRPG Replay

       酒吧角色卡:早川 美鶴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原來如此」

路易斯稍稍點頭後

「不好意思,稍等我一下...對了這些紙給你,先折個紙鶴打發時間」

左手的袖子中秀出一疊紙,右手則是拿起手機準備打給早川

"另外兩人應該正在和夢主接觸,那麼只有她能傳話了"
SIGNATURE:
✿現し世は、夜のこそまこと✿
酒吧角色卡:神津 主人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停留夢中剩餘時間: 04:34:48





-----------------------------------------------------------------------  分隔線 ---------------------------------------------------------------------------

各位新年快樂
話說我好久沒更新了
對我的團員真的感到非常抱歉
關注此團發展的看官們,我總是在拖,真的十分抱歉

做為一個新人,卻不自量力開團,有了這次的經驗,我會更慎重一點
感到最抱歉的還是一直包容及教導我的四位前輩
雖然我不知道怎麼表達我的謝意及道歉

但在這新的一年,我希望我會有所長進,不再給前輩們添麻煩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聽見從雨音嘴中揚起的旋律,許雅棠不禁一震。
  然而這次她的歌聲並不帶有魔力,少了那種能帶著人飛上雲端、飄過花海的力量,而只是普通的歌唱著。

  或許,這正能代表著歌曲的涵義吧……因為被高牆圍住,能看見的永遠是那一小塊天空,亦無法展翅飛翔,但卻可免於無情的風雨吹襲。
  劉林鴞就是住在這種地方。然而與魔女之城不同的是,他的城牆是自己砌成的,他不是本該住在牆內的人。

(2016-02-09, 17:19)出雲 提到︰ 「溫柔什麼的,不適合用在我這種人身上,用行為來入侵他人的世界,用言語破壞他人的世界,再用自己的想法重新構築他人的世界,這種強行闖入他人的世界,以拯救的名義去毀滅他人世界的人,這種人只能稱作偽善,對於不想改變自己想法及世界的人來說,這種人只是人渣。」

林鴞說到這邊,停頓了一下,然後再度開口

「我是未來要成為入夢師的人,所以我必須有這種心理建設,總有一天我也會遇到守夢人這東西,為了保護自己我可能會要『殺』了他,但這不代表可以變成自己合法『殺人』的藉口,如果真的『殺人』了,那麼這份罪惡就會必須永遠的背在自己身上,就算不是親手殺害的,也不能置身事外,這就是我的覺悟。」

將冷汗擦掉的林鴞,雖然表情依舊柔和,但是眼神中帶著認真

「雖然我不知道妳們的職業是什麼,如果真的想要改變我的想法,用妳們的雙手爬上高牆,我會接受妳們的挑戰,必進所謂的內心高牆並不只是奉封鎖及防衛的東西,也是一種對外來的入侵者的一種試煉,我說的沒錯吧,魔女大人。」

  這時劉林鴞卻突然提起了入夢的話題,許雅棠感到額頭上冒出一些冷汗。
  她取出手帕擦了擦,以免糊了魔女的顏妝。

  「……入夢之法,豈是言語輕談可為之?」她輕輕地觸及入夢的話題,但沒有再深入,「汝問小女的『職業』?小女乃是殘酷之羽翼泰琵雅.瓦蓮吉娜.畢琳絲卡雅,在人間徘徊的魔女,此事汝已知曉,何必再問。」

  「對、對吾等魔女而言,」許雅棠頓了頓,腦中又想起初次用能力殺人的畫面,若是臉上沒妝遮掩大概又是一陣青白吧。
  「對小女而言,」她改口說道,這樣聽起來才沒有把雨音包含進去,「殺戮與生存並行,已是家常便飯,然而汝區區人類不應抱有此覺悟。」

  「至於,是否要改變汝的想法……」她閉上眼睛,「雖言改變,但實不知往何處改才好。只為變化而變化也非魔女所好。」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抱歉...」雨音有些調皮的吐了一下舌頭,但卻在對方接下來的話說出來時,笑容僵硬了許多。
「是嗎?你想要成為入夢師啊?」雨音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
「你想要成為甚麼樣子的人呢?想要拯救他人?還是想要毀滅他人?」雨音笑著,但說出來得話卻有些古怪。

「我最初...是想要成為拯救他人的人。
我也做到了...雖然那個代價很沉重。」雨音看了一下自己的雙手。

「你有這種覺悟的話,一定可以做得很好吧?」雨音站起身來,牽起許雅棠的手,拉著對方像是想要離開一樣。
而只有被牽著的雅棠才能發現的,雨音的身體在發抖。
像是在強忍甚麼一樣的發著抖。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6-02-17, 21:37)赤紅月 提到︰ 「你有這種覺悟的話,一定可以做得很好吧?」雨音站起身來,牽起許雅棠的手,拉著對方像是想要離開一樣。
而只有被牽著的雅棠才能發現的,雨音的身體在發抖。
像是在強忍甚麼一樣的發著抖。

  「……」雖然只是坐在旁邊,但許雅棠也感受到雨音有些異樣。
  在她細想時,突然手就被牽起來。

  她感到雨音的手在顫抖,像是畏縮在寒風裡的動物那樣,又好似掙扎地想要甩脫束腹在身上的枷鎖。許雅棠不想要看到這些畫面,儘管只是想像。對她來說雨音是個指標,美好事物的象徵,然而現在她的手卻在發抖,像是強忍著甚麼那樣,這並不是她想像出來的。

  許雅棠有些慌,她嘗試性地握了握雨音的手,但不確定這是否會產生一些正面的效果。

  隨著雨音的拉扯,許雅堂也跟著站起來。「吾等先失陪了。」她有些倉促地向劉林鴞示意後,稍微退出幾步。

  「那個……」她的聲音如蚊蚋般細微,和剛才與夢主談話時完全不同,怯怯地向雨音低語問道:「妳、妳怎麼了?」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停留夢中剩餘時間: 04:24:31




--------------------------------------------------------------------------------------------------------------------------------------

--------------------------------------------------------------------------------------------------------------------------------------

各位晚安,大家好

因為私事消失很久的我,回來了

消失前沒有通知到團員是我的責任,團員們對不起

雖然還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我還是先把團文先繼續下去

如果有困難或是需要,請麻煩用短信通知

我在這邊先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真的十分抱歉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Yooooo回來啦!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只是......太弱小了。」雨音對著雅棠笑著,那個笑容看上去非常的苦澀。
但是再聽見廣播跟劉林鴞說的話之後,雨音只是點點頭,牽著雅棠坐了下來。

「我知道了,留下來吧。」雨音嘆了一口氣。
「我剛剛,其實偷聽到了一點你們說的話。
劉林鴞他,一直以來都是想要拯救他人的人嗎?」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1 我在Loading……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