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DRYH】太陽之花
只看該作者
#61
「............」正一邊想著事一邊翻著地圖,紅白果幾乎是立刻感受到了音儀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肩上。
他的眉毛立刻皺了起來。
老實說,就算是至親之人突然將手放到自己身上,也是令人感到不悅的事,更何況是區區音儀。

於是,皺著眉的他默默地拍掉了音儀的手,「煮飯是很簡單的事。」紅白果淡淡的說著並直直地走到了大島旁邊,看起來就是想隔開音儀一般。
「至於有沒有終點,在哪裡,我正要看。」把視線移回了地圖,紅白果的聲音很清楚。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看起來是已經要到最終的目的地了,看起來有三條路可以選。
一條是要稍微繞一點遠路,不過看起來比較平緩的道路。
一條是要爬登山步道,最快但是看起來最累。
還有一條是介於兩條道路中間,但是要穿過一片看起來有些茂密的樹林。


而在紅白果甩開音儀的手之後,音儀也感覺到了來自大島那十分不友善的眼神。
「沒事吧......」阿健走到音儀的旁邊小聲地問著。




絕望1
希望0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2018-09-22, 14:52)leftflower 提到︰ 於是,皺著眉的他默默地拍掉了音儀的手,「煮飯是很簡單的事。」紅白果淡淡的說著並直直地走到了大島旁邊,看起來就是想隔開音儀一般。
「至於有沒有終點,在哪裡,我正要看。」把視線移回了地圖,紅白果的聲音很清楚。
(2018-09-23, 23:45)赤紅月 提到︰ 看起來是已經要到最終的目的地了,看起來有三條路可以選。
一條是要稍微繞一點遠路,不過看起來比較平緩的道路。
一條是要爬登山步道,最快但是看起來最累。
還有一條是介於兩條道路中間,但是要穿過一片看起來有些茂密的樹林。

  在手被甩開的瞬間,音儀臉上閃過一絲陰沉,非常地短暫。

  「抱歉。」接著他抬起雙眉,畢竟是沒想到無意間的動作會帶來這麼大的反應,稍微有點訝異。

  「好吧,就看你表現囉。」


(2018-09-23, 23:45)赤紅月 提到︰ 而在紅白果甩開音儀的手之後,音儀也感覺到了來自大島那十分不友善的眼神。
「沒事吧......」阿健走到音儀的旁邊小聲地問著。

  「我沒關係。只是,」

  輕聲回應道:「希望這是暫時的,接下來還有很長的時間要相處呢。」

  音儀並不介意紅白果或大島對自己有意見,本就可以料想到班上存在著討厭他的人。只是既然如此,他們刻意過來擠同隊,不就是存心給大家找麻煩嗎。

  至少,現在這樣的氣氛音儀很不樂見。先讓紅白果帶一下路,看結果怎麼樣再說吧。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不用道歉,你知道下次不要隨便把手放到別人身上了。」把視線停留在地圖上,紅白果輕聲地說著。
也就是這種程度的不悅罷了,一瞬間的憤怒之後帶來的便是一種沉靜的冷漠感。
如此想著的紅白果也沒去注意其他人的樣子,只不過他那一直盯著地圖的細長眼睛卻是瞇了起來。

遠、近、普通,這些都不是他想要得知的,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仔細看起來,只有樹林的環境最適合作些什麼小手腳。
那麼......

正要抬起臉來說些什麼,紅白果碰巧注意到了音儀的一瞬異狀,以及湊過去的阿健。
赫然,思索著的紅白果腦中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想參加團隊時,周遭的人們那噤聲不語的姿態。
『這等落差。』

靜靜思索的臉龐上的眉毛不禁皺起,平靜的心開始冒泡。
他突然感到煩躁。

把地圖捲了起來並湊近了音儀,紅白果把紙隨意且用力的塞進了他手中,眼睛之中有著一股莫名的暴躁與不滿,不過那或許是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我們走登山步道,你們對自己的體力有自信吧。」轉過身去像是石像一般佇立了一秒,紅白果才再次開口,他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很平淡。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2018-09-26, 21:53)leftflower 提到︰ 把地圖捲了起來並湊近了音儀,紅白果把紙隨意且用力的塞進了他手中,眼睛之中有著一股莫名的暴躁與不滿,不過那或許是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我們走登山步道,你們對自己的體力有自信吧。」轉過身去像是石像一般佇立了一秒,紅白果才再次開口,他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很平淡。

  「--?」音儀沒想到地圖會突然塞回來。他慢慢將捲起的紙攤開、撫平皺褶,沒有對這粗暴的舉動表示抗議。

  這總比再也不交流好。

  「沒問題呀,演劇部可是很需要體力的。」

  「話說,紅白果你是哪個社團的?」或許是不想讓對話斷掉,他馬上補了一句,同時腦中轉著各種思緒。


  通常來說,要跟人打好關係並不難……每個人都有他想要的東西,或者說--設法營造的狀態。好比說,阿健喜歡進行能讓他專注的工作,而快斗要能讓他安靜待著的環境……雖然人心並非僅止如此,但最低限度下只要知道對方想要的是甚麼,至少可以避免起衝突。

  然而鴉見紅白果他想要的是什麼呢……好似帶著某種目的,卻又平淡地看不到他的野心。或許這類型的人就是自己較難相處的類型嗎……?

  不,沒有需求的人是不存在的。而且音儀知道一個能夠深入紅白果內心的方法,只是再怎麼說,那也是到最後才該考慮的途徑。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登山步道嗎……
快斗對於第一名沒有如此執著,可以的話當然還是希望平緩的慢慢走。

「我沒問題。」

但跟紅白果起衝突是最不明智的舉動。
SIGNATURE:
 通りすがりの鳥だ!

    ATOYORI TRPG Replay

       酒吧角色卡:早川 美鶴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我沒有特別參加什麼社團。」淡淡的說著,紅白果一邊順了順衣服的皺摺一邊回答音儀的提問。

雖然不知道音儀想知道什麼,不過紅白果倒是覺得不論是被了解,還是了解人都是很麻煩的事。
尤其是那種會覺得「不然你也問我啊?」的人,尤其麻煩。

一邊想著瑣碎的事,紅白果也確認到了快斗與音儀的意見。
「那便走,運動一下食物才會變好吃。」簡短的說著曾經聽過的話,紅白果變緩緩的踏出腳步,至於大島的意見⋯反正大概也是跟上來。

另外一個傢伙紅白果倒是沒有特別在意。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你們走上了登山道,隨著高度的上升你們也感覺體力的流失。
太陽照在你們身上,讓你們不禁出了一身汗。

不過這條路的風景卻是很不錯的。
這山可以遠遠就看見城市的景色,底下有蜿蜒的馬路延伸上山,看起來應該就是上山到林間學校的道路了。



絕望1
希望0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稍作停頓,紅白果瞇起眼睛眺望著眼前的景色。
美景,永遠令人心情平靜,而更重要的,又屬於它們永遠都默而不語。
一項都靜靜地被欣賞,除此之外都不聞不問。

緊接著,紅白果突然拋出一個疑問。
「快斗,你有參加社團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2018-10-09, 23:03)leftflower 提到︰ 「快斗,你有參加社團嗎?」

「沒有。」

快斗短短的回道。
雖然很想將心思放在手機上,但一想到荒郊野外可無法充電,他便忍住、默默將手機收進口袋。
SIGNATURE:
 通りすがりの鳥だ!

    ATOYORI TRPG Replay

       酒吧角色卡:早川 美鶴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