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御龍的少女與千年的祭儀
只看該作者
#71
另一方面傑特回想起在天台時眾人的對答

「白澤..先生」傑特真的想不到要如何稱呼眼前的少年(老人),因為他給傑特的感覺跟「那東西」有點相似
「我就直接說了,請問政府在這件事參一腳是有什麼目的嗎?」傑特看了一下楊望穹繼續說「另外楊望云小姐又有沒有跟你接觸過呢?」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2
Heiray 感恩啦 提到︰「到了嗎?」謝米張開眼到處望,隨後似乎想到了甚麼…

她伸手在袍中摸了摸,掏出了

「雲妃,不介意的話,請用這個!」見霍雲妃似乎從進入學校起便開始不適,謝米將符卡遞向對方。

「感激不盡,咱家備而不時之需。」她閉著眼輕輕收下那張符,然後又塞進了腰包裡。


(2018-10-04, 02:19)jeffary 提到︰ 你們正處於一個放滿木製大書桌的空曠空間,顯然是方便入館者讀書的地方,兩旁是宛如叢林看不道盡頭的書架群落,而你們正是從其中之一進入這個空間的,另外,靠牆的位置上還設有看起來是借閱服務用的櫃檯,然而櫃檯後頭並沒有人在的樣子

你們來了阿」楊望穹還未回答你們,一道蒼老的聲音自一旁傳來,一名白髮蒼蒼的青年抱著一堆資料從你們對面的書架群中走出,他將資料擺在一張桌子上,並看了看錶「嗯...比預計的晚了大概5分鐘,途中有點小狀況吧,辛苦你們啦

...各位,他就是白澤」楊望穹微微向白澤點頭打招呼「附帶一提,他有預知能力,所以知道我們要來很正常,而且也應該知道我們來幹嘛的

胡扯,那只是你們莫名其妙把我傳的神神嘮嘮的」白澤沒好氣的說道「那不叫預知,那叫推測!...不過,我的確知道你們來幹嘛的

白澤打量了眾人幾眼,你們莫名的感覺對方完全看透了你們「人類召喚師,但水屬性不突出,不對;精靈跟矮人的混種,不對;佛門子弟,呵,不可能;妖精,不對...

...所以,就是你吧,這一任被選上的御龍者」白澤伸手指向了白曉嵐,露出了古怪的微笑

從讓雙眼微開一道縫,到重新適應外界的光源為止她才重新完全地張開雙眼。

「白先知貴安......今日多人叨擾,還請包涵。」
她循聲對著少年老成之人作揖鞠躬行禮,雖說誠如楊望穹所言,但白澤形容關於她的事情其實是有一段差別的,現下她並沒有任何需指正對方的打算。

「請教白先知,所謂御龍者該擔何等重責大任乎?」
SIGNATURE:
[圖︰ yunfei003.jpg]←往個人櫃子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3
(2018-10-04, 02:19)jeffary 提到︰ 你們來了阿」楊望穹還未回答你們,一道蒼老的聲音自一旁傳來,一名白髮蒼蒼的青年抱著一堆資料從你們對面的書架群中走出,他將資料擺在一張桌子上,並看了看錶「嗯...比預計的晚了大概5分鐘,途中有點小狀況吧,辛苦你們啦

...各位,他就是白澤」楊望穹微微向白澤點頭打招呼「附帶一提,他有預知能力,所以知道我們要來很正常,而且也應該知道我們來幹嘛的

胡扯,那只是你們莫名其妙把我傳的神神嘮嘮的」白澤沒好氣的說道「那不叫預知,那叫推測!...不過,我的確知道你們來幹嘛的

白澤打量了眾人幾眼,你們莫名的感覺對方完全看透了你們「人類召喚師,但水屬性不突出,不對;精靈跟矮人的混種,不對;佛門子弟,呵,不可能;妖精,不對...

...所以,就是你吧,這一任被選上的御龍者」白澤伸手指向了白曉嵐,露出了古怪的微笑「...哈哈!太有趣了,原來如此,那個傢伙當年也沒想到會有這種狀況吧,看來沒法放假也是有好處的


「白澤先生,你看上去很高興?」她撓撓頭道「小嵐是御龍者…御龍者是甚麼意思呀?」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4
(2018-10-04, 16:10)Heiray 提到︰
「白澤先生,你看上去很高興?」她撓撓頭道「小嵐是御龍者…御龍者是甚麼意思呀?」

聽到白澤的話,傑特再次留意到眾人中最為嬌小的謝米,看到她正看著自己的雙手,傑特把手放在她的頭上說:「有任何煩惱的話,除了雲妃小姐之外,也可以多依賴我跟依風的」傑特面向謝米露出微笑「我們是同伴喔」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5
(2018-10-04, 02:19)jeffary 提到︰ 你們正處於一個放滿木製大書桌的空曠空間,顯然是方便入館者讀書的地方,兩旁是宛如叢林看不道盡頭的書架群落,而你們正是從其中之一進入這個空間的,另外,靠牆的位置上還設有看起來是借閱服務用的櫃檯,然而櫃檯後頭並沒有人在的樣子

你們來了阿」楊望穹還未回答你們,一道蒼老的聲音自一旁傳來,一名白髮蒼蒼的青年抱著一堆資料從你們對面的書架群中走出,他將資料擺在一張桌子上,並看了看錶「嗯...比預計的晚了大概5分鐘,途中有點小狀況吧,辛苦你們啦

...各位,他就是白澤」楊望穹微微向白澤點頭打招呼「附帶一提,他有預知能力,所以知道我們要來很正常,而且也應該知道我們來幹嘛的

胡扯,那只是你們莫名其妙把我傳的神神嘮嘮的」白澤沒好氣的說道「那不叫預知,那叫推測!...不過,我的確知道你們來幹嘛的

白澤打量了眾人幾眼,你們莫名的感覺對方完全看透了你們「人類召喚師,但水屬性不突出,不對;精靈跟矮人的混種,不對;佛門子弟,呵,不可能;妖精,不對...

...所以,就是你吧,這一任被選上的御龍者」白澤伸手指向了白曉嵐,露出了古怪的微笑「...哈哈!太有趣了,原來如此,那個傢伙當年也沒想到會有這種狀況吧,看來沒法放假也是有好處的
~~~~~~~~~~~~~~~~~~~~~~~
呦嘻,真相終於要揭曉了,靜待下回分解!!=w=/

原來白曉嵐是御龍者啊!依風訝異地望向白曉嵐,再 看向那頭小龍,御龍者啊!好厲害的感覺!依風如同見到童話中,英雄人物的孩子般興奮。
「那白曉嵐現在有什麼特別的能力之類的嗎?」依風,手抓桌緣,快速飛到白澤「眼前」問道。
SIGNATURE:
角色卡依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6
...我說你們,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白澤面對你們每個人的反應,卻好像發現了一件滑稽的事情

嘛,嘛,年輕人,飯要一口一口吃,且聽我娓娓道來...楊望穹小姐,你知道"安倍假說驗證實驗"嗎?或者是說是,"式神普及運動"的前身」白澤所說的後一個名稱,讓你們意識到那便是楊望穹當時在天台上與你們解釋的事情,他還沒等楊望穹回答便繼續說了下去「肯定知道的吧,那是必考題之一呢,那麼如果說我說那個假說是正確的,並且在千年之前就有那樣的技術呢?

北幽學院底下的紀念碑,是我建造的」白澤又是不等回答的調轉話口「為了紀念大約一千年前犧牲的3154條生命

白澤從桌上的資料中抽出了一本書《北幽秘史》
這就是千年前發生的故事...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白澤猛然闔上手中的書「眷屬的術核終究只是與敖浠相似而不是他本人,所以,曲承鈞也無法當這個"龍魂"太久,於是他的後代改姓龍,並自詡御龍一族,每隔50年就選出一名術核最相似的人,也就是"御龍者",投入龍軀之中

要我說還不如叫"祭龍者"呢!至於這位白曉嵐,恐怕是某個御龍一族的遠親,剛剛好俱備著接近的術核吧」白澤露出嘲諷的笑容「你們懂了吧,政府的參與是為了避免千年前的悲劇再度發生,反倒是楊望云才是不明目的的擾亂者,而連帶的你們也不是所謂正義的一方,不過是幾個不明狀況的恐怖份子罷了!
~~~~~~~~~~~~~~~~~~~~~~~~~~~~~~
抱歉,晚回了 mayday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7
(2018-10-05, 15:58)jeffary 提到︰ ...我說你們,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白澤面對你們每個人的反應,卻好像發現了一件滑稽的事情

嘛,嘛,年輕人,飯要一口一口吃,且聽我娓娓道來...楊望穹小姐,你知道"安倍假說驗證實驗"嗎?或者是說是,"式神普及運動"的前身」白澤所說的後一個名稱,讓你們意識到那便是楊望穹當時在天台上與你們解釋的事情,他還沒等楊望穹回答便繼續說了下去「肯定知道的吧,那是必考題之一呢,那麼如果說我說那個假說是正確的,並且在千年之前就有那樣的技術呢?

北幽學院底下的紀念碑,是我建造的」白澤又是不等回答的調轉話口「為了紀念大約一千年前犧牲的3154條生命

白澤從桌上的資料中抽出了一本書《北幽秘史》
這就是千年前發生的故事...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白澤猛然闔上手中的書「眷屬的術核終究只是與敖浠相似而不是他本人,所以,曲承鈞也無法當這個"龍魂"太久,於是他的後代改姓龍,並自詡御龍一族,每隔50年就選出一名術核最相似的人,也就是"御龍者",投入龍軀之中

要我說還不如叫"祭龍者"呢!至於這位白曉嵐,恐怕是某個御龍一族的遠親,剛剛好俱備著接近的術核吧」白澤露出嘲諷的笑容「你們懂了吧,政府的參與是為了避免千年前的悲劇再度發生,反倒是楊望云才是不明目的的擾亂者,而連帶的你們也不是所謂正義的一方,不過是幾個不明狀況的恐怖份子罷了!
~~~~~~~~~~~~~~~~~~~~~~~~~~~~~~
抱歉,晚回了 mayday

「你竟然說要把一個無辜的少女當成祭品來換取短暫的和平...!」手中滴血的刀刃,倒在眼前的一具具屍體,這些為了「和平」而做的事,一一在眼前閃過

最後出現的,是一名女孩的背影

「不要...開玩笑了!!!」啪的一聲,傑特臉上的人皮面具突然脫落,他的真面目在眾人面前呈現     :只見左邊臉上一條發白的慘烈傷疤覆蓋了一半的面積,而右邊臉雖然沒任何傷口,但一條條紅色的筋正不斷爬上他的臉上,下一秒傑特的右眼開始染成紅色

「一千年以來,你所做的難道不是尋求不需要犧牲其他人的方法嗎?」傑特一邊說一邊向白澤走去,「就因為一千年前做不到的事就連帶到現在都做不到嗎!?」傑特停在白澤面前「什麼神獸,什麼神,在你們眼中我們人類就只是用完即棄的工具嗎!!」

「如果等到最後一點御龍者的血脈都死盡了,是不是因為你一句阻止不了我們人類就要一起等死啊!!回答我啊!!」

傑特生氣了,哄不好那一種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8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傑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9
...你又懂個屁!」白澤面對傑特的質問卻是絲毫不懼,他一隻指頭狠狠戳在傑特胸前,右眼也不自覺得流出淚水「我不是神界那群自許高等的渾球,神獸的稱號也是人類擅自取上的,我不過是個有著一個去他媽的天賦的靈獸,我只是說出推測並提出可行方法,選擇哪個方法的不是我!不論是浠還是承鈞也都是他們抱上哪怕犧牲自己乃至後代子孫的覺悟做出的自願選擇!就只是為了避免更多的犧牲相比起來你這傢伙真是幼稚又愚蠢!工具?別瞧不起人了你這白癡!你以為我這些年來都待在這裡做什麼!那怕最後都沒找出方法,等到撐不下去那天,我就會立刻用我這副身軀去填那個該死的封印!
~~~~~~~~~~~~~~~~~~~~~~~~~~~~~~~~
我盡量在每個人做出反應後立刻回答,這樣比較不會擠在一起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0
傑特突然的舉動有點嚇到謝米了,不過…她也確實認知到周邊一同前來的的確是同伴

「嗯!」她這樣回應對方。
(2018-10-05, 15:58)jeffary 提到︰ 要我說還不如叫"祭龍者"呢!至於這位白曉嵐,恐怕是某個御龍一族的遠親,剛剛好俱備著接近的術核吧」白澤露出嘲諷的笑容「你們懂了吧,政府的參與是為了避免千年前的悲劇再度發生,反倒是楊望云才是不明目的的擾亂者,而連帶的你們也不是所謂正義的一方,不過是幾個不明狀況的恐怖份子罷了!

(將人…投入龍軀…!)這很殘忍,至少,謝米是如此想的。

「別開玩笑…」她正想要抱打不平那剎那………傑特率先怒叫了。

他激動的言語和露出的真面目卻讓謝米鎮定下來。

望向白澤,他那不自覺流出的眼淚也同樣訴說着…

那麼要做的,不只有一件事嗎?



「白澤先生。」她稍微往前踏出一步。

將兜帽掀開,甩了甩那些許久沒有接觸新鮮空氣的髮絲,正因為認同在場的各位都是可信的同伴…所以才會這樣放下警戒的吧。

「就沒有嗎…就沒有讓小嵐擺脫現狀的辦法嗎?」

「我不懂甚麼政府…甚麼恐怖分子…也不懂那個關於惡魔的封印…」

「但是…小嵐不應該被捲入這件事的不是嗎?她跟別的那些御龍者不一樣,她並沒有選擇犠牲啊!」

「靈獸白澤先生,若你是被人稱為先知的話,你認為有可能嗎…?」

「我想,幫助她!」

那堅定的雙眸,此刻恍如發光的金色寶石。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