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系統分享】 【自製系統】 《Ci.Ci.Ci》
只看該作者
#1
前言

《Ci.Ci.Ci》此系統的發想源自我幼時便一直做的一個夢。
在夢中,我站立在一個巨大的物體之前,而我的心中則是無比焦躁、恐懼、畏怖、著急。
我走來走去、抱頭痛哭、說著自己也聽不懂的話,而在不久之後我都迎來了一樣的結局。
我化為砂礫,從自己的手指縫中流失。
而每當我醒來,我都會思索一個問題......「我是不是被禁錮在一個迴圈之中?」
我想,或許就是這個不斷重複的夢境,使的我至今依然執著於去思索一些事情。

那麼,為何要製作出來呢?明明是如此難以解說的事。
或許是因為我每次的跟人提起這個夢境都被一笑置之的緣故吧,總之,我想展現給別人看。
我想展現出這個荒謬又不可思議的事。

所以,如果有興趣的話,請繼續閱讀吧。


零、系統全名與補充

《Ci.Ci.Ci》全名為《Cirycle.Cirycle.Cirycle》,這裡的Cirycle為虛構為字詞,意思為錯位的有限循環帶
至於這究竟為何,稍後會在世界觀設定的部分做出解釋。

而同時,我因為想以中文來詮釋,便挑了我自認為概念中最符合、最簡短的字詞—『荒』。
所以在本系統規則之中,《Ci.Ci.Ci》有時也會被稱為《荒.荒.荒》。

至於《啊啊,瞧!此等大戲究竟是否為我等聖賢所褒美!》,則為本系統的後續標題。
所以本系統的全名應當是《Ci.Ci.Ci~啊啊,瞧!此等大戲究竟是否為我等聖賢所褒美!》。


一、世界觀設定

這裡將會對《Ci.Ci.Ci~啊啊,瞧!此等大戲究竟是否為我等聖賢所褒美!》此系統的世界進行說明。

※《ELUS》

這個世界之中,一個在遙遠過去難以抵達、一個在現今的世界被稱為月球的位置,有一個名字。
它叫做《ELUS》。
或許只有那些見證著星星升起的人們還能夠依稀對著這個名字說些軼聞,不過對現在的人們而言,它就只是個名字。

然而,對於在失眠之境這個地方的人們來說,《ELUS》有個簡易的形象。
那是一對能夠拖到地上的雙馬尾髮型、被瀏海遮住的左半臉、像是被鑽頭鑽過的牆壁上所留下的破洞一般的右眼,以及一個足以遮覆全身的斗篷。
它的肌膚看起來是灰白色的、它頭髮的顏色就好比在牛奶中散開的墨汁、它看起來像是一名女性。

《ELUS》是被描述成獨自一個人縮在巨大的石椅之上,四周是像西洋棋盤一般的大地,天上有著星星。
它看起來是在沉睡著,不過它的右眼卻留著漆黑的、永不止息的淚水,而它的身軀也被自己的淚水割出了傷痕。
而那混著血與淚的液體滲入了大地,便長出了一種芒草—『可羅恩』。

相傳,失眠之境便是《ELUS》為了逃避原本令她難過的世界,所以才創造出的一個只屬於它的恆久之夢。

※《失眠之境 CLEDIAMOS》

失眠之境只是一個簡稱,這個地方的全名叫做瘋子與聖賢的茶几、怯者的黃粱一夢
不過,它也被稱呼為CLEDIAMOS。

是被《ELUS》所創造出來的一個世界,有著像是西洋棋棋盤一般黑與白、卻又排列的隨意無比的大地,被沙塵所覆蓋的天空似乎永遠都在下著細細的霜雪,也有著只屬於這裡的居民。
同時,也因為這些自然現象,使的失眠之境之中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一種太陽升起之前的灰濛景色。

而其真正的存在理由是因為《ELUS》對於未來的逃避與退怯,所以便以夢的形式創造了一個完全獨立的地方。
一個不會被干擾、不會被發現,能夠讓自己永遠的成為這場大夢中的一個與自身永不相識的人物的舞台。
不過,為了確定這次的逃避將能夠到達永遠、並讓那個與自身永不相識的自己能樂在其中,《ELUS》對著失眠之境的組成寫下了幾個無法被拭去的定則。

§《ELUS的遊戲規則》

Ⅰ 失眠之境在一開始時就已經不是一開始了,被創造出來的同時,那裡的一切就有著一個被預設的一切。
Ⅱ 在這場夢之中,《ELUS》就是《ELUS》,而那與《ELUS》永不相識、《ELUS》也永遠無法觸摸到的自己叫做《ETUS》。
Ⅲ 失眠之境是獨立於任何地方之外的,如果說這個世界是一張紙,那失眠之境就是被揮到桌上的橡皮擦屑,沒有人可以干涉。
Ⅳ 失眠之境之中的一切景色、生命、存在們的記憶、都會在《ETUS》失去意識之後回歸到基準,包含《ETUS》自己。
Ⅴ 若是《ETUS》死亡,《ELUS》就必然會進入短暫的清醒,但若是《ELUS》再次沉眠,冠上《ETUS》之名的存在也必然會出現。
Ⅵ 在失眠之境之中,所有的居民都無法陷入睡眠。

(待補完)


※《Ci.Ci.Ci》本身、也是系統的核心概念

《Ci.Ci.Ci》可以被建立在一個任意狀態的現有世界、空想世界之上。
我們已經不去探討一切的初始、我們已經不去猜測一切的結果。
不過我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種無法被撼阻的自然現象。
這個自然現象即是萬物的推移,即是所謂滄海桑田、消長、演替、分解、誕生......等等。

那麼,我們稱之為完全循環、無限迴圈嗎?
不。

萬物荒蕪,而後新物出現,又臨荒蕪,看似是如此循環著,然而實際卻是好比一個鑽頭一般,一圈比一圈內層的在前進。
永遠沒有接上,永遠的在荒蕪、永遠的在進行看似新生的荒蕪。
看似是循環,卻永遠否定了環的概念。
這便是《荒.荒.荒》、《Cirycle.Cirycle.Cirycle》。

而當一圈比一圈內層時,這個世界、所謂的《荒.荒.荒》的展現無疑是可以視作另一個《荒.荒.荒》之一部份的『荒』。
那麼也就代表,在遙遠未來那一切即將死寂的瞬間,可觀測世界外的另一個《荒.荒.荒》將會照常前進。
一切將再重演,不過對於可觀測世界外的另一個《荒.荒.荒》而言,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再次演替。

這也代表了《Ci.Ci.Ci》是帶狀的,之中並沒有無限的概念,而是有限的有限。
其中,可觀測世界外的另一個《荒.荒.荒》之荒蕪與看似新生的荒蕪的間隔,便被稱為『天荒地荒』

※『天荒地荒』、瞬間的無限

『天荒地荒』是夾雜於《Ci.Ci.Ci》的有限循環帶之中的一個無法被量化的時間。
在看似永無止盡的《Ci.Ci.Ci》包覆《Ci.Ci.Ci》的現象之中,觀測者無法觀測到同位面的《Ci.Ci.Ci》展現此一現象。

而通常,此一自然現象也幾乎無法往內側位面的《Ci.Ci.Ci》觀測,或許是因為規模過小的關係所以根本無法感受到。
不過,所謂剎那及永恆、須臾一瞬......等等對於扭曲的時間感之記載,或許便是有存在感受到此一現象的證明。

但是,『天荒地荒』這一名詞通常還是專指我們這個位面的《Ci.Ci.Ci》在遙遠未來會遇到的自然現象。


慢慢地更,我想先試著起頭
聲望留言:
洛嵐桑 聲望+1 ok,我先給你一個工三小的聲望鼓勵你
潘二喜 聲望+1 這批太純了,我什麼都看不懂阿阿阿阿
夜玥 聲望+1 一回來就看到這種工三小的東西真是太棒ㄌ
艾芙 聲望+1 不明覺厲,我只能似懂非懂(?
卡普耶卡 聲望+1 電波沒對上但還是給個聲望('・ω・')
Tancred 聲望+1 電波收訊不良啾命喔喔喔
泰迪 聲望+1 好難懂www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