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DNW(測試)】盧高市首日
只看該作者
#11
(2018-10-20, 18:26)貓a 提到︰ 馬柯多看著這沒頭沒尾的訊息皺起眉頭。
這啥?有人偷留他手機去接CASE不成?
在心裡過濾了一下有哪些人可能挖這個坑給他跳後,發現人選實在太多。
於是馬柯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給所有可能的人發了個訊息:「唷兄弟,等下要不要去"龐老中餐廳"吃點啥啊?」
他故意特別強調了餐廳的名字,讓該看到這條訊息的人難以忽視。

『我最近不缺錢。』
『不了。』
『別算我。』
『哪裡來的想法?居然想去吃龐老?』
除此之外還有幾條回覆全都拒絕了你的提議。




(2018-10-20, 18:28)phi 提到︰ 「嘿,放輕鬆,老兄,我只是想找個人陪我解解賭癮而已。」喬斯坦一面搓著手一面賠笑,然後悄聲說:「你知道,這裡的其他賭客都有點……不識相。」喬斯坦用眼神指了指剛剛向雙胞胎招手的幾個人,他根本沒看過那幾個人,但是雙胞胎剛剛嫌惡的反應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兩位喜歡賭哪種就賭那種,我都奉陪。」
喬斯坦一邊說,一邊打量這對雙胞胎的腰間與口袋,希望能看出他們皮夾的厚度,以及他們攜帶了甚麼東西,例如,槍、小刀、甩棍之類的物品。
(智力+洞察,一個成功)
他們的口袋沒有特別飽滿。
你發現兩人的下背處稍微隆起,似乎有甚麼東西塞在褲腰裡,不過被T恤蓋著你無法確認。

「是喔。」
「那就玩我們的遊戲。」

「喂!拿副新的撲克過來。」雙胞胎的其中一人衝著先前和兩人打招呼的人喊道。
另一個人走向空桌。

一副全新的撲克牌在兩人坐下的同時被人送至桌面。
「喂你,過來發牌。」
「你們兩個把籌碼拿過來。」
他們對湊過來的賭客說,那些人乖乖拿出紙幣。
兩人各壓了五十美金在桌上。
然後盯著你。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雙胞胎如此爽快的答應,連喬斯坦不禁也嚇了一跳。可是當其他賭客上前圍觀,雙胞胎四隻眼睛瞬也不瞬地盯著他看的時候,喬斯坦突然覺得有點不爽,他覺得雙胞胎答應跟他賭一把並不是瞧得起他,而是存心要他難看才答應他的。

喬斯坦越想,一股火氣越是壓不住。好好的賭博興致都要被糟蹋了。

「我不要你們的錢。」喬斯坦突然伸手將雙胞胎壓在桌上的五十美金推開。

「既然是你們決定賭法,那賭注就應該要由我來決定,這樣才公平,不是嗎?」喬斯坦冷冷地說道:「更何況,你們兩位賭我一個,我的勝算不是只有三分之一嗎?我是好賭,可不是好輸。」

喬斯坦從口袋中掏出五十美金:「如果你們贏了,你們還是可以賺五十美金,可是如果我贏了……」喬斯坦伸手指向雙胞胎下背處的隆起物:「那個玩意兒就歸我。」

接著,喬斯坦用力地坐下來,伸手拿了荷官發的牌,但他牌一眼都沒看,一雙眼睛始終狠狠地瞪著雙胞胎。

「怎麼樣?是要賭還是不賭?」



場外
擲骰結果

3d12 → 20[4, 10, 6] 20我的回合,抽牌!!
1d10 → 6[6] 6胡說八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謝夫笑笑的向保鑣點頭,在對方開門時鑽進了夜店,聽著內裡播放的音樂,走路也隨著節拍擺動。「嗨,沙亞。」他來到酒吧檯前,「這歌不錯啊。隨便喝什麼吧……有新調的酒嗎?不要嗆的。最好能有些小食……」謝夫毫不客氣地順便要些吃的,注意到沙亞似乎與平日不同的妝容,謝夫湊近半取笑說道︰「今天什麼特別日子嘛?」

看見店裡一位陌生的女性,加上生人勿近的氣場,讓謝夫多添了幾分好奇,他多看了幾眼,待對方不在視線內,便指了指往二樓的梯間,輕聲問沙亞道︰「那女的是誰?之前像沒有見過?看來有點酷。」

「二樓有誰嗎?」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沒想到沒有人要承認。
盧高的麻煩解決者自己陷入了麻煩。

馬柯多再反省了一下確認這真的不是他答應人家又忘記後,回傳了訊息:
『老兄,傳錯人了吧?趁你老闆還沒生氣前快重傳吧。』
老好人如他,還是忍不住提醒一下那個迷糊(?)的手下。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2018-10-20, 22:46)phi 提到︰ 雙胞胎如此爽快的答應,連喬斯坦不禁也嚇了一跳。可是當其他賭客上前圍觀,雙胞胎四隻眼睛瞬也不瞬地盯著他看的時候,喬斯坦突然覺得有點不爽,他覺得雙胞胎答應跟他賭一把並不是瞧得起他,而是存心要他難看才答應他的。
喬斯坦越想,一股火氣越是壓不住。好好的賭博興致都要被糟蹋了。
「我不要你們的錢。」喬斯坦突然伸手將雙胞胎壓在桌上的五十美金推開。
「既然是你們決定賭法,那賭注就應該要由我來決定,這樣才公平,不是嗎?」喬斯坦冷冷地說道:「更何況,你們兩位賭我一個,我的勝算不是只有三分之一嗎?我是好賭,可不是好輸。」
喬斯坦從口袋中掏出五十美金:「如果你們贏了,你們還是可以賺五十美金,可是如果我贏了……」喬斯坦伸手指向雙胞胎下背處的隆起物:「那個玩意兒就歸我。」
接著,喬斯坦用力地坐下來,伸手拿了荷官發的牌,但他牌一眼都沒看,一雙眼睛始終狠狠地瞪著雙胞胎。
「怎麼樣?是要賭還是不賭?」
(魅力+話術,失敗。)
雙胞胎發出吠笑,他們趕走圍觀的賭客。
現在這張桌子只有你們三人。

左邊那位將手探向身後拔出黑底手槍擱在桌上,傾身向前。
「你想要這個?」他的手掌按在九公釐口徑、彈匣增量十七發的改造手槍上。
「行啊。」
他退出彈匣,交給右邊的雙胞胎兄弟。一人押槍身,一人押彈匣。

「不過,五十美金不怎麼吸引人,至少要五——」
「六百美金。」
左邊的雙胞胎話還沒說完就被右邊的打斷。
「什麼?」他看向自己的兄弟。
「什麼什麼?」
「這是我的槍。」左邊的說。
「所以?我也有出力。」右邊的不以為然。
「......好吧,有道理。」左邊的聳了聳肩,重新將視線轉到你身上。

「六百美金,一把槍,和十七顆子彈。如何?」
他們把牌蓋在掌心和桌面之間,收至面前。
沒有揭牌,等待你的答覆。


(雙胞胎搓牌失敗)

(2018-10-20, 23:02)Szeto 提到︰ 謝夫笑笑的向保鑣點頭,在對方開門時鑽進了夜店,聽著內裡播放的音樂,走路也隨著節拍擺動。「嗨,沙亞。」他來到酒吧檯前,「這歌不錯啊。隨便喝什麼吧……有新調的酒嗎?不要嗆的。最好能有些小食……」謝夫毫不客氣地順便要些吃的,注意到沙亞似乎與平日不同的妝容,謝夫湊近半取笑說道︰「今天什麼特別日子嘛?」
看見店裡一位陌生的女性,加上生人勿近的氣場,讓謝夫多添了幾分好奇,他多看了幾眼,待對方不在視線內,便指了指往二樓的梯間,輕聲問沙亞道︰「那女的是誰?之前像沒有見過?看來有點酷。」

「二樓有誰嗎?」
沙亞調了一杯馬丁尼,推向你。
「沒甚麼特別的。」她同時回答兩個問題,新調酒和她的眼影。
「我這邊沒有吃的,如果你不介意我的私人物品......」
她拿出一小包未開封的綜合堅果放在桌上,然後探出身往樓梯那看去:「你說誰?」
「啊,你是指黛比?」
「她是二樓的代班調酒師,老闆一直聯絡不上尼克——就是原本的調酒師。所以找她來代幾天班。」

你認得沙亞說的『原本的調酒師』。遠遠看過他幾次,不過你們從未交談,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是個年紀和你差不多的小子,頂著平頭。




(2018-10-21, 02:11)貓a 提到︰ 沒想到沒有人要承認。
盧高的麻煩解決者自己陷入了麻煩。
馬柯多再反省了一下確認這真的不是他答應人家又忘記後,回傳了訊息:
『老兄,傳錯人了吧?趁你老闆還沒生氣前快重傳吧。』
老好人如他,還是忍不住提醒一下那個迷糊(?)的手下。
馬柯多發出訊息的同時,有個男人走進店裡。
「你們還在營業嗎?能幫我包束花嗎?」
他穿著廉價西裝,整個人漫不經心地。一邊和你說話一邊東張西望瀏覽花店內的植物。

「玫瑰或其他甚麼的,隨便,只要看起來別太糟就行了。」






因為我的滑鼠,沒錯,他還是壞的!
左邊那位自動連點,手牌多一副。取第一副第二副刪掉。
擲骰結果

3d12 → 10[6, 1, 3] 10發牌!左邊那位
3d12 → 23[9, 11, 3] 23發牌!左邊那位
3d12 → 31[12, 11, 8] 31發牌!右邊那位
1d10 → 6[6] 6搓牌!左邊
1d10 → 7[7] 7搓牌!右邊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喬斯坦還在眼睛撐大大地瞪著雙胞胎,但現在已經不是出於不滿了,而是出於驚恐。他只是想給雙胞胎一個下馬威,沒想到他們腰間物竟然是黑市手槍。不對,其實喬斯坦已經隱隱猜到了,正是因為猜到是非法物品,他才故意說要的,本意是希望雙胞胎知難而退,但沒想到這兩位是超乎喬斯坦想像的狠角色。喬斯坦雖然賭博、偷竊、打架,但他卻從來沒有真正跟甚麼黑道角色槓上過,他還沒什麼真正的歷練,也沒有像今天這樣陰溝裡翻船過。

而現在,三張爛牌,兩尊巨漢,一把黑市手槍。喬斯坦眼珠飛快地旋轉,卻想不出脫身的方法。

這場賭局,喬斯坦眼看是下不了臺了。喬斯坦握牌的手,微微沁出冷汗。

幸好,對方只是要賭錢,自己剛剛的無禮,也沒有真的惹怒對方,喬斯坦暗暗安慰自己。

六百美金,雖然輸給這對光頭兄弟,不,這對瘟神,令人不太甘心,但是願賭服輸,沒錢再偷,也就罷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輸錢。

想到這裡,喬斯坦冷靜了下來,他發現,他還是在他熟悉的賭桌上,而不是甚麼未知的黑道世界中。

他靜靜地把牌放下,然後不急不徐地把手汗往褲管上擦,直到雙手不再冒汗。

一個冒手汗的賭徒,就跟良心不安的律師一樣,能有甚麼勝算?

他此刻的眼神,又是賭徒的眼神了。盯著雙胞胎的神色變化,也盯著他們摸牌的手。
擲骰結果

3d10 → 22[9, 4, 9] 22識破搓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2018-10-21, 19:06)phi 提到︰ 喬斯坦還在眼睛撐大大地瞪著雙胞胎,但現在已經不是出於不滿了,而是出於驚恐。他只是想給雙胞胎一個下馬威,沒想到他們腰間物竟然是黑市手槍。不對,其實喬斯坦已經隱隱猜到了,正是因為猜到是非法物品,他才故意說要的,本意是希望雙胞胎知難而退,但沒想到這兩位是超乎喬斯坦想像的狠角色。喬斯坦雖然賭博、偷竊、打架,但他卻從來沒有真正跟甚麼黑道角色槓上過,他還沒什麼真正的歷練,也沒有像今天這樣陰溝裡翻船過。
而現在,三張爛牌,兩尊巨漢,一把黑市手槍。喬斯坦眼珠飛快地旋轉,卻想不出脫身的方法。
這場賭局,喬斯坦眼看是下不了臺了。喬斯坦握牌的手,微微沁出冷汗。
幸好,對方只是要賭錢,自己剛剛的無禮,也沒有真的惹怒對方,喬斯坦暗暗安慰自己。
六百美金,雖然輸給這對光頭兄弟,不,這對瘟神,令人不太甘心,但是願賭服輸,沒錢再偷,也就罷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輸錢。
想到這裡,喬斯坦冷靜了下來,他發現,他還是在他熟悉的賭桌上,而不是甚麼未知的黑道世界中。
他靜靜地把牌放下,然後不急不徐地把手汗往褲管上擦,直到雙手不再冒汗。
一個冒手汗的賭徒,就跟良心不安的律師一樣,能有甚麼勝算?
他此刻的眼神,又是賭徒的眼神了。盯著雙胞胎的神色變化,也盯著他們摸牌的手。
(成功)
是因為一直盯著他們,所以你才注意到這點。
注意到他們蓋牌時指尖看似不著痕跡的動作。

雙胞胎試著換掉覆蓋在桌面的某張牌,你無法肯定他們是否成功,你只是看到過程。只有這點你非常確定。

他們若無其事等著你的答案。
聲望留言:
phi 聲望+1 完惹 喬斯坦已經要進入未知的黑道世界了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雙胞胎的搓牌,喬斯坦都看在眼裡,但他還是面不改色地盯著雙胞胎看,沒有要當場挑明的意思。因為,挑明了又如何呢?雙胞胎也不見得會認帳,喬斯坦根本沒有證據;假使雙胞胎認帳了,那這局大概就流局,喬斯坦也可以把這手爛牌換掉;假使雙胞胎再多點廉恥心,也許他們會直接認輸,這把看起來價值上千美金的黑市手槍就歸喬斯坦的了;假使雙胞胎更老練世故一些,他們說不定還額外會奉上一筆封口費,以免喬斯坦散佈他們詐賭的傳聞。

但是那又如何呢?喬斯坦想了想,想不出個所以然。但是他的腦中隱隱有個聲音告訴他,這些好處對他很有利,他會需要的。於是他耐下性子又想了想,可惜他實在想不出這些事情假使發生了,到底有甚麼「好處」可言,最後,他索性不管那個聲音了。

他現在只知道,他很想把這兩個光頭痛打一頓而已。

如果要說什麼叫做「好處」的話,那肯定就是這個了。喬斯坦嘴角微微一笑,他很高興自己總算想通了。

「這個……是黑市的手槍吧?而且好像還是改造過的……兩位不介意我下賭前驗驗貨吧?對了!兩位也來驗驗鈔吧!我看看……這裡應該有六百美金才對……」說著說著,喬斯坦面帶笑容,一面起身向雙胞胎走去,一面從皮夾裡抓出各種面額的鈔票,有十鎂、二十鎂、五十鎂,還夾雜著一些硬幣,確實需要算一下才知道有沒有六百鎂。
擲骰結果

1d10 → 9[9] 9說服驗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沒甚麼特別, 這可是讓人有點失望的答案呢。「唉呀~~真是平凡的一天。」無論如何,謝夫也沒有再在此上作話題,他喝了一口馬丁尼,打開那包堅果,「謝啦。還是沙亞知道我的口味。」

「尼克?哦,是那個。」原本的調酒師——這才想起來。對方到底怎麼突然聯絡不上,除了以八卦的心態探究也非謝夫所關心了,當然若能有好帶挈例外。

這才想到自己雖然常在這裡悠轉,然而除了部份人,其他很多只是打個照面就完,現在人不見了才發現連名字也不曉得。「原來只是代班。你跟他們熟嗎?」他把堅果送到口裡,看了看時間,打算有時間的話便上二樓溜一圈打個招呼。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2018-10-22, 00:14)phi 提到︰ 雙胞胎的搓牌,喬斯坦都看在眼裡,但他還是面不改色地盯著雙胞胎看,沒有要當場挑明的意思。因為,挑明了又如何呢?雙胞胎也不見得會認帳,喬斯坦根本沒有證據;假使雙胞胎認帳了,那這局大概就流局,喬斯坦也可以把這手爛牌換掉;假使雙胞胎再多點廉恥心,也許他們會直接認輸,這把看起來價值上千美金的黑市手槍就歸喬斯坦的了;假使雙胞胎更老練世故一些,他們說不定還額外會奉上一筆封口費,以免喬斯坦散佈他們詐賭的傳聞。
但是那又如何呢?喬斯坦想了想,想不出個所以然。但是他的腦中隱隱有個聲音告訴他,這些好處對他很有利,他會需要的。於是他耐下性子又想了想,可惜他實在想不出這些事情假使發生了,到底有甚麼「好處」可言,最後,他索性不管那個聲音了。
他現在只知道,他很想把這兩個光頭痛打一頓而已。
如果要說什麼叫做「好處」的話,那肯定就是這個了。喬斯坦嘴角微微一笑,他很高興自己總算想通了。
「這個……是黑市的手槍吧?而且好像還是改造過的……兩位不介意我下賭前驗驗貨吧?對了!兩位也來驗驗鈔吧!我看看……這裡應該有六百美金才對……」說著說著,喬斯坦面帶笑容,一面起身向雙胞胎走去,一面從皮夾裡抓出各種面額的鈔票,有十鎂、二十鎂、五十鎂,還夾雜著一些硬幣,確實需要算一下才知道有沒有六百鎂。
(成功)

在你起身時,右邊的雙胞胎從慵懶的坐姿中挺起上身,右手緩緩附在腰後。
左邊那位倒是一派輕鬆。
「驗貨?行。」
他動作俐落地裝上彈匣,朝地板開了一槍。
槍聲炸裂,賭場頓時鴉雀無聲。
你聽見旁邊傳來微弱的哀號。從地面彈起的子彈擊中鄰桌一名賭客的肩膀,他摔下椅子痛苦地倒臥在地。同桌的人立刻衝上前做簡單的處理。
「我們的錯,醫藥費算我們的。」雙胞胎的道歉沒什麼誠意。


「確實該算清賭注的價值,謹慎是好事。」持槍的雙胞胎說著。
「謹慎是好事。」右邊的雙胞胎依然挺著身子。
「我說真的,我挺中意他的。他說叫甚麼名字?」
「喬斯坦?」
「對,喬斯坦。我看見你手裡的紙鈔了。」

持槍的雙胞胎用煙硝味散的槍管朝桌面輕敲兩下。
「現在,開牌。」

他們同時揭牌。
桌面上兩組牌分別是六、一、三,以及十二、十一、八。
「媽的,老兄你牌真爛。我的也一樣爛。」右邊的雙胞胎說。

「如你所願?」持槍的雙胞胎面帶笑容,望著你,等你攤牌。





(2018-10-22, 11:36)Szeto 提到︰ 沒甚麼特別, 這可是讓人有點失望的答案呢。「唉呀~~真是平凡的一天。」無論如何,謝夫也沒有再在此上作話題,他喝了一口馬丁尼,打開那包堅果,「謝啦。還是沙亞知道我的口味。」
「尼克?哦,是那個。」原本的調酒師——這才想起來。對方到底怎麼突然聯絡不上,除了以八卦的心態探究也非謝夫所關心了,當然若能有好帶挈例外。
這才想到自己雖然常在這裡悠轉,然而除了部份人,其他很多只是打個照面就完,現在人不見了才發現連名字也不曉得。「原來只是代班。你跟他們熟嗎?」他把堅果送到口裡,看了看時間,打算有時間的話便上二樓溜一圈打個招呼。
「我跟尼克不熟,他不太談自己的事。連尼克貝克是不是他的本名都不確定。」沙亞聳聳肩:「這裡的工作對他來說,大概只是份可有可無的兼差吧。」
「不過——」沙亞突然壓低音量:「我見過他跟幾個毒蟲在後門交易。因為不在店裡,老闆也就睜隻眼閉隻眼。」

「至於黛比,要是你想搭訕她,作為朋友,我只能提醒你......」沙亞故意停頓吊人胃口:「她不怎麼喜歡男人。」沙亞對你眨眨眼。

你看了看時間,現在八點剛過半。夜店九點開始營業,你還有一些時間。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