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DNW(測試)】盧高市首日
只看該作者
#21
馬柯多應了聲,一邊晃來晃去的拿各種花材一邊趁隙觀察男人,這是他的小小興趣。
「老兄啊,你是打算送誰花咧?」裝做不經意的問,馬柯多觀察著對方的反應。
擲骰結果

3d10 → 14[4, 3, 7] 14給我看看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如我所願?」喬斯坦看了一眼地上的彈痕,慘笑了一聲,今晚真的沒有一件事是如他所願的。如果能夠假借驗槍之名奪走手槍的話,喬斯坦還有一點機會能痛打這對詐賭兄弟,但現在,只怕是輸定了,輸的不只是六百美金,還有他身為賭徒的尊嚴。

在賭桌上,從來沒有誰能夠真正壓過誰,不論上一秒輸得多悲慘,下一刻永遠有機會翻盤,只要還有勇氣再伸手去抓骰子,就能抓住跟其他人一樣多的勝算。這就是喬斯坦為甚麼這麼喜歡賭博的原因,賭博隱隱約約呼應了他對正義的想像。
 
這也是為甚麼他如此痛惡詐賭的理由,那些不願承擔風險的懦夫,那些欺騙他人希望、擅自剝奪他人機會的惡徒,根本沒有資格上賭桌,喬斯坦一直以痛打這些傢伙為榮,他以自己的雙手守護了他心目中的正義。然而此刻,一股比喬斯坦還要巨大的力量無情地輾壓過他,也碾碎了他脆弱的正義,那就是絕對的暴力。
 
他看到詐賭的行為了,也有比任何人都強烈的意願要上前與之抗衡,但是,他卻沒有半點勝算,因為這裡不是賭桌,沒有公平正義,這是現實,有的只是權力與暴力。

喬斯坦仰首顫聲長嘆,他有種想哭的衝動,但他不能閉上眼睛。他知道,他已經對殘酷的現實閉上眼睛太久了,他躲在可愛的賭桌上太久了。現在,現實來侵門踏戶,而他注定要挺身而出。

許久之後,他才下定決心般開口說道:「我就明說了吧,我看見你們搓牌了,這六百美金白白給你們我是不甘心的。我要加注。」他把皮夾扔上賭桌,裡面是他全部的財產,他不在乎,反正如果輸給雙胞胎,他也沒有賭錢的興致了,不拿來賭的錢是沒用的錢,他在偷別人皮夾的時候總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如果你們能赤手空拳打倒我,九百美金拿去;如果你們打輸了,滾吧。」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拉提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噢。」謝夫聽說尼克的事情給了個簡單的回應,也不是對此沒有興趣,不過繼續談論只是猜測。這種場合各式各樣的人,牽涉到這種消費也不意外,對於老闆及他人來講,不要在這場子裡出事牽連到自己就好。

「唔~沙亞的提醒……」謝夫學著沙亞停頓片刻,擺出一副絞腦汁的樣子,「怎麼辦好呢?」然後有點鬧著玩似的,湊前向沙亞說道︰「我更想試試看了。」

接著謝夫把飲料一口而盡,「放心吧,打個招呼而已。那麼沙亞,待會見。」說畢揚揚手離開吧檯,走上階梯轉到二樓去。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2018-10-22, 22:34)貓a 提到︰ 馬柯多應了聲,一邊晃來晃去的拿各種花材一邊趁隙觀察男人,這是他的小小興趣。
「老兄啊,你是打算送誰花咧?」裝做不經意的問,馬柯多觀察著對方的反應。
(成功)
男人和你交錯移動,讓兩人中間總隔著能夠遮蔽他的物件。
「我、咳、我媽,她今天生日。」男人急著回答,稍微打亂了自己呼吸的節奏。
你注意到他之所以一直閃躲,似乎是為了掩飾將右手藏在西裝外套裡的可疑姿態。

此時,一個穿著藍色運動外套、頭戴鴨舌帽的年輕男子出現在店門口,他背對你,不斷東張西望,看起來像在等人。



(請擲「敏捷」難度6,決定先攻。馬柯多洞察成功,獲得一次率先行動。)

(2018-10-23, 10:00)phi 提到︰ 「如我所願?」喬斯坦看了一眼地上的彈痕,慘笑了一聲,今晚真的沒有一件事是如他所願的。如果能夠假借驗槍之名奪走手槍的話,喬斯坦還有一點機會能痛打這對詐賭兄弟,但現在,只怕是輸定了,輸的不只是六百美金,還有他身為賭徒的尊嚴。
在賭桌上,從來沒有誰能夠真正壓過誰,不論上一秒輸得多悲慘,下一刻永遠有機會翻盤,只要還有勇氣再伸手去抓骰子,就能抓住跟其他人一樣多的勝算。這就是喬斯坦為甚麼這麼喜歡賭博的原因,賭博隱隱約約呼應了他對正義的想像。

這也是為甚麼他如此痛惡詐賭的理由,那些不願承擔風險的懦夫,那些欺騙他人希望、擅自剝奪他人機會的惡徒,根本沒有資格上賭桌,喬斯坦一直以痛打這些傢伙為榮,他以自己的雙手守護了他心目中的正義。然而此刻,一股比喬斯坦還要巨大的力量無情地輾壓過他,也碾碎了他脆弱的正義,那就是絕對的暴力。

他看到詐賭的行為了,也有比任何人都強烈的意願要上前與之抗衡,但是,他卻沒有半點勝算,因為這裡不是賭桌,沒有公平正義,這是現實,有的只是權力與暴力。
喬斯坦仰首顫聲長嘆,他有種想哭的衝動,但他不能閉上眼睛。他知道,他已經對殘酷的現實閉上眼睛太久了,他躲在可愛的賭桌上太久了。現在,現實來侵門踏戶,而他注定要挺身而出。
許久之後,他才下定決心般開口說道:「我就明說了吧,我看見你們搓牌了,這六百美金白白給你們我是不甘心的。我要加注。」他把皮夾扔上賭桌,裡面是他全部的財產,他不在乎,反正如果輸給雙胞胎,他也沒有賭錢的興致了,不拿來賭的錢是沒用的錢,他在偷別人皮夾的時候總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如果你們能赤手空拳打倒我,九百美金拿去;如果你們打輸了,滾吧。」

「嗄?」
雙胞胎挑起眉。
「我們就是做不來這件事。」知道耍老千被發現,雙胞胎第一個反應是對自己的技巧之差勁感到失望。
「我們是動了手腳,但是失敗了。你幹嘛不揭開你的牌就好?」
他們不認為詐賭有什麼不對。

兩人依然坐在位置上,身體向後靠在椅背上。
「為什麼這麼激動?還有這些。」持槍的雙胞胎用槍指著桌上的錢包:「我們雖然喜歡下重注,也喜歡打斷別人的鼻梁——」
「或肋骨。」
「對,但是不是像這樣。」

雙胞胎看起來不想和你賭。





(2018-10-23, 14:23)Szeto 提到︰ 「噢。」謝夫聽說尼克的事情給了個簡單的回應,也不是對此沒有興趣,不過繼續談論只是猜測。這種場合各式各樣的人,牽涉到這種消費也不意外,對於老闆及他人來講,不要在這場子裡出事牽連到自己就好。
「唔~沙亞的提醒……」謝夫學著沙亞停頓片刻,擺出一副絞腦汁的樣子,「怎麼辦好呢?」然後有點鬧著玩似的,湊前向沙亞說道︰「我更想試試看了。」
接著謝夫把飲料一口而盡,「放心吧,打個招呼而已。那麼沙亞,待會見。」說畢揚揚手離開吧檯,走上階梯轉到二樓去。
「祝你好運。」沙亞笑道,繼續自己的工作。

二樓為包廂座位區,有分半開放與封閉式。
一走上樓梯便能看見寬敞的吧檯。黛比背對你,將各種基底酒按照自己習慣的順序排好。
擲骰結果

1d10 → 10[10] 10先攻骰(男人)
1d10 → 6[6] 6先攻骰(年輕男子)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當你沒有實力的時候,你找人拼命還要看人臉色,喬斯坦今天切身體驗到這句話。要是喬斯坦現在把拳頭往對方臉上掄過去,不用三秒,他就得死在槍下。在現實中,光有拚搏的勇氣,並不能保證你任何勝算。


「好吧……」喬斯坦揭開自己的牌,是四、十、六,三方都沒有對子或三條,這種時候如果比高牌,喬斯坦是最小的。

「如果你們沒有搓成牌,那我的牌最小我也就認了。如果你們現在不想跟我打,那也就算了……剛才像瘋狗的行徑,真是抱歉。」

「我現在只想問問……努透那邊最近有甚麼活可接嗎?」

沒錯,努透。那個能對雙胞胎「問話」的男人,那個能讓他們吃下一整盤難吃義大利麵的傢伙,他一定有能壓過雙胞胎的權利與暴力,或者握有雙胞胎的把柄。

喬斯坦想要的勝算,努透能給他。喬斯坦需要維持賭桌公平正義的力量,努透也能給他。當然,制裁雙胞胎詐賭的機會,努透自然也能給他。這一切肯定都需要代價,但喬斯坦已經不在乎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2018-10-23, 19:59)phi 提到︰ 當你沒有實力的時候,你找人拼命還要看人臉色,喬斯坦今天切身體驗到這句話。要是喬斯坦現在把拳頭往對方臉上掄過去,不用三秒,他就得死在槍下。在現實中,光有拚搏的勇氣,並不能保證你任何勝算。
「好吧……」喬斯坦揭開自己的牌,是四、十、六,三方都沒有對子或三條,這種時候如果比高牌,喬斯坦是最小的。
「如果你們沒有搓成牌,那我的牌最小我也就認了。如果你們現在不想跟我打,那也就算了……剛才像瘋狗的行徑,真是抱歉。」
「我現在只想問問……努透那邊最近有甚麼活可接嗎?」
沒錯,努透。那個能對雙胞胎「問話」的男人,那個能讓他們吃下一整盤難吃義大利麵的傢伙,他一定有能壓過雙胞胎的權利與暴力,或者握有雙胞胎的把柄。
喬斯坦想要的勝算,努透能給他。喬斯坦需要維持賭桌公平正義的力量,努透也能給他。當然,制裁雙胞胎詐賭的機會,努透自然也能給他。這一切肯定都需要代價,但喬斯坦已經不在乎了。
完全不懂你的心思和憤怒,沒有察覺你壓抑的情緒。雙胞胎自以為是地擺擺手,接受道歉。
「我們知道你的名字,哪天心血來潮,我們確實可以打一場。」

當你問起努透,雙胞胎的手機同時響起訊息提醒。

右邊的雙胞胎拿出手機檢視。
「說到這個......還真的有。」他的手掌在光頭上兜圈:「不過我們接下了。」
他站起來:「這不麻煩,你可以跟過來,等問題解決,我們不介意請你喝幾杯。」
左邊的雙胞胎隨兄弟起身,順勢收起手槍。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看男人那副可疑的樣子,八成是打算幹什麼非法的勾當。
馬柯多出奇不意的把拿在手上的花材丟到西裝男頭上:「喂!誰准你在我店裡幹壞事的!」
擲骰結果

1d10 → 1[1] 1先攻
2d10 → 4[3, 1] 4疵我的花喇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謝夫看了看四周,見黛比正排列酒瓶順序,踏步走近吧檯前打招呼︰「安。沒見過你啊?剛來這裡上班嗎?我是謝夫,也是在這工作?」
因著沙亞的提醒,謝夫說話的時候也留意著黛比的反應。

不過就算會惹得對方不高興,最多也只是摸摸鼻子走人吧?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2018-10-23, 22:01)貓a 提到︰ 看男人那副可疑的樣子,八成是打算幹什麼非法的勾當。
馬柯多出奇不意的把拿在手上的花材丟到西裝男頭上:「喂!誰准你在我店裡幹壞事的!」
(大失敗,下一個行動減去一骰。)
你把花材扔出去,花莖上的的水滴飛濺,不偏不移擊中你的右眼,你不得不閉起眼緩和突如其來的刺激。
花材沒有擊中男人,而是從他身邊飛過。


(男人回合)
眼見錯失突襲機會,他直接衝向你。似乎不是為了攻擊,是打算限制你的行動並阻止你呼救。
不過,大概是過於緊張的關係,他才跑兩步就撞上周邊的擺設。


(年輕男子回合)
外面的年輕男子瞄見店裡的狀況,咒罵一句後衝進店內。
他伸出手臂往你的頸部掃去。

你的喉嚨受到撞擊,這讓你嗆咳幾聲。年輕男子勒住你的脖子,對旁邊的男人喊:「快拿錢!我們要離開這裡!」


(馬柯多受到傷害,判定減一骰直到獲得治療。)
(大失敗臨時減骰+傷害減骰=-2骰。骰子數量為0時,嘗試性行動自動失敗,僅能扮演。)

(2018-10-23, 22:14)Szeto 提到︰ 謝夫看了看四周,見黛比正排列酒瓶順序,踏步走近吧檯前打招呼︰「安。沒見過你啊?剛來這裡上班嗎?我是謝夫,也是在這工作?」
因著沙亞的提醒,謝夫說話的時候也留意著黛比的反應。
不過就算會惹得對方不高興,最多也只是摸摸鼻子走人吧?
黛比花幾秒鐘排好酒瓶才轉過來。
她的態度有些冷淡,但是沒有迴避或無視你的招呼。
「只是來代班而已,你的前同事大概有點......責任感問題。」
她聳了聳肩。
「我是黛比。」
現在她把所有酒杯拿出來放在檯面上,一個一個擦拭後整齊地分類排列。
擲骰結果

2d10 → 5[3, 2] 5敏捷+運動-2骰=2(難度6)
4d10 → 32[6, 10, 6, 10] 32敏捷+肉搏(難度6)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前同事的責任感問題,尼克?他不會留下了什麼爛攤子吧?」謝夫明知故問,人突然走了當然會留下麻煩,不過奇怪這與黛比有什麼關係,調酒師就算一走了之,也不影響之後接手者的工作吧?看著她把酒瓶酒杯整理整齊,斷不會因為放得亂七八糟而抱怨?

雖然黛比反應冷淡,但似乎也能聊上幾句,謝夫便坐在吧檯前的高椅上繼續搭話,「你認識他嗎?啊……或是為了什麼人情不好推託才答應來代班的?」自作聰明地胡亂猜測。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