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DNW(測試)】盧高市首日
只看該作者
#31
(2018-10-25, 11:17)Szeto 提到︰ 「前同事的責任感問題,尼克?他不會留下了什麼爛攤子吧?」謝夫明知故問,人突然走了當然會留下麻煩,不過奇怪這與黛比有什麼關係,調酒師就算一走了之,也不影響之後接手者的工作吧?看著她把酒瓶酒杯整理整齊,斷不會因為放得亂七八糟而抱怨?

雖然黛比反應冷淡,但似乎也能聊上幾句,謝夫便坐在吧檯前的高椅上繼續搭話,「你認識他嗎?啊……或是為了什麼人情不好推託才答應來代班的?」自作聰明地胡亂猜測。

「認識誰?尼克貝克?」黛比對這個名字翻了一個白眼:「我完全不認識他。」
「他本來應該在半個小時前就站在我現在站的位置,但是他沒有。」
「老闆聯絡不上他,所以打給我問我能不能來代班。我其實不能,因為我在另一間酒吧工作。但我欠老闆一個人情,所以……」黛比又聳聳肩:「我向另一邊請假了。」
「不管尼克貝克是誰,他都是個不負責任……也沒有條理的男人。我討厭男人。」

黛比沒停下排列玻璃杯的動作。

「不說爛攤子,那個尼克貝克可能真的捅了什麼簍子,所以才搞失蹤。」
「剛才來了三個男人,他們現在跟老闆在那間包廂裡交談。」黛比指著角落的包廂:「那三個人鐵定是警察。」
「雖然他們穿著便服,試圖塑造完全相反的形象。但他們的姿態、口音、還有語氣,我確定他們是警察。我討厭警察。」


這時,角落包廂的門被拉開,老闆探出頭對著吧檯這裡喊道:「黛比,給我們一些威士忌!」
「聽到了!」黛比抬聲回應。
老闆縮回去,包廂門重新關上。

黛比發出不耐煩的抱怨聲,但還是把威士忌和四個玻璃杯放在托盤上。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是嗎……」喬斯坦沉思了一會兒,學著雙胞胎的姿勢擺擺手說:「也許改天吧。我自己手上還有兩個問題待解決,等我有了解決的辦法,我自然會找你們喝幾杯。」接著,他調頭就走,消失在暗巷。

有決心的人不一定能忍辱負重、在厭惡的人面前談笑風生,喬斯坦顯然不是能兼具兩者的人,他沒有做「君子報仇,三年未晚」這檔事的經驗,也沒有將仇恨埋藏在心底過,那些在他面前詐賭的傢伙,都已得到他的原諒,只因為他們都在當場接受過制裁了。

因此,喬斯坦不打算跟雙胞胎要好地走在一塊兒,但他確實很好奇雙胞胎要去做甚麼,也許可以藉此機會刺探出一些雙胞胎的資訊。他偷偷躲在暗巷中,等待雙胞胎離開賭場,打算尾隨他們。
擲骰結果

2d6 → 4[2, 2] 4敏捷+潛行=跟蹤
2d10 → 15[7, 8] 15敏捷+潛行=跟蹤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真巧,我也不喜歡警察與男人,特別是,又是警察的男人,呃……」謝夫模了模下巴,說得好像自己就不是其中一份子似的,連自己也感到自己的話有點無稽。「為什麼你會這麼討厭?不過我肯定……我對他們的厭惡程度沒有你的那麼深。」

聽著黛比說討厭男人討厭警察,謝夫心想世界上大慨超過一半的人也在她所討厭的行列之內了。

「看得出他們是警察嗎?」謝夫往包廂方向望去,然後指了指托盤,「我拿進去怎樣?」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2018-10-26, 12:10)phi 提到︰ 「是嗎……」喬斯坦沉思了一會兒,學著雙胞胎的姿勢擺擺手說:「也許改天吧。我自己手上還有兩個問題待解決,等我有了解決的辦法,我自然會找你們喝幾杯。」接著,他調頭就走,消失在暗巷。
有決心的人不一定能忍辱負重、在厭惡的人面前談笑風生,喬斯坦顯然不是能兼具兩者的人,他沒有做「君子報仇,三年未晚」這檔事的經驗,也沒有將仇恨埋藏在心底過,那些在他面前詐賭的傢伙,都已得到他的原諒,只因為他們都在當場接受過制裁了。
因此,喬斯坦不打算跟雙胞胎要好地走在一塊兒,但他確實很好奇雙胞胎要去做甚麼,也許可以藉此機會刺探出一些雙胞胎的資訊。他偷偷躲在暗巷中,等待雙胞胎離開賭場,打算尾隨他們。
(成功)
你躲在暗處,沒多久便看見雙胞胎推開鐵門走出來。

雙胞胎徒步走過幾條街,沒有發現你尾隨在後。
他們避開人潮來到一間夜店的後巷,與在後門抽菸的年輕人寒暄幾句後用肩膀頂開門,進入夜店。

年輕人蹲在門邊,一邊抽菸一邊滑手機。





(2018-10-26, 15:39)Szeto 提到︰ 「真巧,我也不喜歡警察與男人,特別是,又是警察的男人,呃……」謝夫模了模下巴,說得好像自己就不是其中一份子似的,連自己也感到自己的話有點無稽。「為什麼你會這麼討厭?不過我肯定……我對他們的厭惡程度沒有你的那麼深。」
聽著黛比說討厭男人討厭警察,謝夫心想世界上大慨超過一半的人也在她所討厭的行列之內了。
「看得出他們是警察嗎?」謝夫往包廂方向望去,然後指了指托盤,「我拿進去怎樣?」
「當你不管做什麼都會被那些傢伙找麻煩,你就很難喜歡他們。我相信我的直覺,我對討厭的東西非常敏感。」

黛比正準備拿起托盤,因為你的話而停下動作。
「太好了!非常好!如果你願意這麼做,我很樂意交給你。」

黛比迅速將托盤推向你。

「多謝。」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嘎......!」馬柯多不住掙扎,然而被制住脖子的他根本無能為力。

----
唉唷放水流(幹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2018-10-26, 16:11)貓a 提到︰ 「嘎......!」馬柯多不住掙扎,然而被制住脖子的他根本無能為力。
----
唉唷放水流(幹
(男人回合)
男人拿走收銀機裡的錢,裡面約有七百美金。
「好了、好了!尼克,我們走!」男人一溜煙往外跑。

(年輕男子回合)
「白癡!不要叫我的名字!」
年輕男子迅速從你身邊退開,然後跟著往門口跑。


(馬柯多回合)
擲骰結果

1d10 → 7[7] 7今天的營業額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嘩,爽快。當然願意,我最喜歡解決麻煩了。」謝夫拿起托盤走到角落包廂門前,側耳聽聽,才敲敲拉門進內,喊道︰「嗨老闆,你的威士忌。」

謝夫跟房間裏的人打聲招呼,瞧瞧黛比所說的那些人有沒有「警察相」,並把托盤放到桌子上,然後站到了門旁,表面像是看有沒有什麼差事吩咐,實際當然好奇他們談論的內容,是關於那有責任感問題的前同事嗎?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2018-10-26, 18:31)Szeto 提到︰ 「嘩,爽快。當然願意,我最喜歡解決麻煩了。」謝夫拿起托盤走到角落包廂門前,側耳聽聽,才敲敲拉門進內,喊道︰「嗨老闆,你的威士忌。」
謝夫跟房間裏的人打聲招呼,瞧瞧黛比所說的那些人有沒有「警察相」,並把托盤放到桌子上,然後站到了門旁,表面像是看有沒有什麼差事吩咐,實際當然好奇他們談論的內容,是關於那有責任感問題的前同事嗎?
包廂裡有三張貼牆的長沙發,沙發圍著寬敞的玻璃矮桌。
一名打扮花俏、一頭捲髮,年齡接近四十歲的男人獨坐一張沙發,神情有些拘謹。他正是這間夜店的老闆。

旁邊三個男人隨意選坐在兩張沙發上,態度和老闆截然不同。
其中一個男人身穿深藍襯衫、窄款西裝褲、腳上是伯魯提的皮鞋。他靠在沙發椅背上,一副家財萬貫的模樣,但頭髮沒怎麼整理。
另一個男人只套了件愛迪達黑色上衣、牛仔褲、和上衣同款的球鞋。
第三個男人則穿著休閒西裝,衣服、褲子、鞋子都是平價品,但是手腕上的那隻錶,價值不斐。

你無法確定黛比所謂的「警察相」究竟為何。他們的長相沒有特殊的記憶點,雖然身材有鍛鍊過,但現在誰不去健身房?

當你在外頭傾聽時,隱約聽見老闆說:「我保證那些東西會原封不動地回來。」
聽見你的聲音後他們停止交談,看見你走進來,老闆有些疑惑。
「謝夫?你在這裡做甚麼?黛比在哪裡?」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嘿,老兄。」喬斯坦嘻皮笑臉地走到年輕人面前,並搶在對方開口前說道:「聽著,我不是來找麻煩的,你看,嗯?」他隨手拍了拍身上各處,表明自己沒有攜帶槍械,又掏空了口袋,證明自己除了皮夾以外什麼也沒有。

接著,他從皮夾裡抽出兩百美金,在年輕人面前晃了晃:「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把你的視線……移開,你懂的,抬頭看看星空什麼的,放鬆一下頸椎,幹這行又沒有醫療給付,所以偶而做做伸展也怪不得你,你說是吧?」
擲骰結果

1d10 → 2[2] 2賄賂
1d10 → 7[7] 7Level Up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2018-10-26, 20:51)phi 提到︰ 「嘿,老兄。」喬斯坦嘻皮笑臉地走到年輕人面前,並搶在對方開口前說道:「聽著,我不是來找麻煩的,你看,嗯?」他隨手拍了拍身上各處,表明自己沒有攜帶槍械,又掏空了口袋,證明自己除了皮夾以外什麼也沒有。
接著,他從皮夾裡抽出兩百美金,在年輕人面前晃了晃:「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把你的視線……移開,你懂的,抬頭看看星空什麼的,放鬆一下頸椎,幹這行又沒有醫療給付,所以偶而做做伸展也怪不得你,你說是吧?」
年輕人挑起眉看著你,一臉狐疑。他緩緩起身,把菸丟在地上踩熄。
不過拿著手機的手還是保持滑到一半的姿態。

「所以,你想要幹嘛?」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