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DNW(測試)】盧高市首日
只看該作者
#41
喬斯坦苦笑著搔了搔臉,他開始覺得黑社會人士說話其實都又白又直接,那種拐彎抹角、話中有話的交談方式,只是電影帶來的想像,只會製造困惑與難堪。

喬斯坦雙手直直插入口袋,以一種搖擺的步伐朝年輕人走近了幾步,道:「沒什麼,只是想請你讓我進去,當然,我是指從這扇『後門』進去,我不是來這裡喝酒跳舞的。你也不必管我是來幹嘛的,反正我待會一定會進到裡面去,我敢賭剛剛的兩百美金如此。你只要選擇在這過程中配合,或是試圖不配合就好了。」

他下巴朝夜店後門微微一抬,低聲說:「配合的話自然會有好處。顯然鈔票吸引不了你,但也許這扇門後面有你想要的東西?如果你放我進去的話,我可以考慮替你弄來。」

---------------
擲骰只是怕GM認為要檢定,所以先骰好的,省得催骰補骰的麻煩
如果GM不想要這個劇情走向的話,請儘管對這些自認為很強的骰子說NO
零怨言
身為搞不清楚狀況的TRPG新手,說了些廢話讓自己安心一些
以上(′゜ω。‵)
擲骰結果

2d10 → 15[7, 8] 15魅力+話術(升級後)=利誘
聲望留言:
木骨 聲望+1 我不會拒絕骰神的要求的WW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咳咳、幹!」在那兩個人逃走以後馬柯多又花了好一會兒才爬起身。
在檢查了損失之後,他拿出沒被搶走的手機播了通電話。

馬柯多一邊拎著手機一邊還不時咳個兩聲,等著接電話的小弟幫忙把電話轉給幫派頭子。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謝夫在外聽到那一句說話,便更為留意房間裏的人,一點也看不出那三人的來歷,只覺得夜店老闆與他們不同的神態頗為有趣。

見老闆疑惑問他,謝夫心呼有點不妙,答道︰「黛比在吧檯那邊。我在做什麼嗎?」以拇指指向門外,打了聲哈哈說道,「看到沒見過的小妞於是想上來打招呼,也就幫手把酒拿來了。多認識些朋友總是好事嘛……」心忖要被趕出去了嗎?這真是有點難看啊。

他乾脆拿起酒瓶看向老闆和那幾位來客,像是問有沒有需要倒酒,同時說道︰「有什麼儘管吩咐我,我最擅長駕車與交朋友了,請幾位多多關照小弟。」
擲骰結果

1d10 → 5[5] 5魅力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4
(2018-10-27, 14:56)phi 提到︰ 喬斯坦苦笑著搔了搔臉,他開始覺得黑社會人士說話其實都又白又直接,那種拐彎抹角、話中有話的交談方式,只是電影帶來的想像,只會製造困惑與難堪。
喬斯坦雙手直直插入口袋,以一種搖擺的步伐朝年輕人走近了幾步,道:「沒什麼,只是想請你讓我進去,當然,我是指從這扇『後門』進去,我不是來這裡喝酒跳舞的。你也不必管我是來幹嘛的,反正我待會一定會進到裡面去,我敢賭剛剛的兩百美金如此。你只要選擇在這過程中配合,或是試圖不配合就好了。」
他下巴朝夜店後門微微一抬,低聲說:「配合的話自然會有好處。顯然鈔票吸引不了你,但也許這扇門後面有你想要的東西?如果你放我進去的話,我可以考慮替你弄來。」
---------------
擲骰只是怕GM認為要檢定,所以先骰好的,省得催骰補骰的麻煩
如果GM不想要這個劇情走向的話,請儘管對這些自認為很強的骰子說NO
零怨言
身為搞不清楚狀況的TRPG新手,說了些廢話讓自己安心一些
以上(′゜ω。‵)
(成功)
年輕人看著你,拇指往門一比:「我是這間夜店的DJ。」

他給了一個短暫的沉默。

「算了,反正我不是被雇來守門的。」他把手機收起來重新點了一根香菸。
「兩百,然後別讓人知道是我放你進去的,我們就照你說的做。」

年輕人伸手向你討錢。



(2018-10-27, 18:34)貓a 提到︰ 「咳咳、幹!」在那兩個人逃走以後馬柯多又花了好一會兒才爬起身。
在檢查了損失之後,他拿出沒被搶走的手機播了通電話。
馬柯多一邊拎著手機一邊還不時咳個兩聲,等著接電話的小弟幫忙把電話轉給幫派頭子。
(回合結束)
那兩人離開往西城區方向跑走。

電話很快交到你要找的人手中。




(2018-10-27, 22:53)Szeto 提到︰ 謝夫在外聽到那一句說話,便更為留意房間裏的人,一點也看不出那三人的來歷,只覺得夜店老闆與他們不同的神態頗為有趣。
見老闆疑惑問他,謝夫心呼有點不妙,答道︰「黛比在吧檯那邊。我在做什麼嗎?」以拇指指向門外,打了聲哈哈說道,「看到沒見過的小妞於是想上來打招呼,也就幫手把酒拿來了。多認識些朋友總是好事嘛……」心忖要被趕出去了嗎?這真是有點難看啊。
他乾脆拿起酒瓶看向老闆和那幾位來客,像是問有沒有需要倒酒,同時說道︰「有什麼儘管吩咐我,我最擅長駕車與交朋友了,請幾位多多關照小弟。」
(失敗)
「這裡交給我就行了。」
老闆站起身接過酒瓶,倒也沒強硬地趕你出去,他替三人倒酒。

三個男人沒有理會你的發言,甚至當你不存在。
帶著名錶的男人看一眼手腕上的時間,對老闆說:「我希望你說到做到,你還有48小時。」
穿襯衫的男人抓過酒杯,一口飲盡。

「沒問題、沒問題,我能辦到。」老闆頻頻點頭。

三人站起身,從你身邊經過,離開包廂。

包廂裡只剩你和老闆兩人。
確認三人離開後,老闆緩緩放下酒瓶,跌坐回沙發上。
他長嘆一口氣,抬眼看向你。
「......你剛剛說、喔對、沒事......」

他面有掙扎,猶豫好一會兒又開口。
「呃......咳,謝夫,你能替我辦件事嗎?」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5
沒有被趕出來,謝夫也樂得繼續待在房間裡,但似乎大家的話都已說完了,只聽到 48 小時這句,便目送三人離開。雖然期間沒被正面瞧一眼,但謝夫看這種口面的人倒也看習慣了,名錶反而比較吸引他的注意。

三人走後,聽得老闆長嘆,謝夫回頭看著他,嗯?我剛剛說?順口開河也忘了自己說些什麼,不過老闆似乎也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也放了心問道︰「老闆,那些什麼人?架子有點大啊?」

「辦件事?是什麼事情?」謝夫心想,竟有差事來了,希望報酬不薄吧,進到這裡倒不好推托,「老闆既開口,當然盡力了。」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6
聽完年輕說話,喬斯坦不禁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上,然後整隻手順著臉勢犁田般用力而緩慢地往下抹,他跟著手勢拖出一陣很長的哀號,這陣哀號是從鼻腔中哼出的,模糊到沒人聽得懂,好像是哭腔,又好像是在嘲笑。

喬斯坦哭笑不得。

看來黑社會人士說話也不見得是又白又直接,因為看守夜店後門的人,不一定是黑道人士,他可能只是個DJ。喬斯坦今晚又學會了一課,於是,他只好繳了學費。

「哦,天啊,老兄,現在DJ有這麼難混,還得到後門賺外快嗎?」喬斯坦把錢交給了年輕人後,並沒有馬上進去,反而要跟對方聊起來,他似乎對這個年輕人挺感興趣的。「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還是有什麼藝名?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7
馬柯多聲音沙啞的對電話那端說:「塔卡西,能幫我叫小鬼們盯一下這兩個人嗎?看到了告訴我在哪裡就好了。」他拉了椅子攤坐在上面,告訴電話對面的人兩人的特徵。
在這之間,即使馬柯多盡力壓抑,仍無法克制的咳了幾聲。

那個比冰原更冷但也同樣冰雪聰明的男人一定注意到了他的異常,花店店員只能希望他別多問。
畢竟要是被從小一起鬼混的朋友知道自己這麼窩囊的毫無還手之力就被搶,多少還是有點丟臉啊。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8
(2018-10-31, 15:34)Szeto 提到︰ 沒有被趕出來,謝夫也樂得繼續待在房間裡,但似乎大家的話都已說完了,只聽到 48 小時這句,便目送三人離開。雖然期間沒被正面瞧一眼,但謝夫看這種口面的人倒也看習慣了,名錶反而比較吸引他的注意。
三人走後,聽得老闆長嘆,謝夫回頭看著他,嗯?我剛剛說?順口開河也忘了自己說些什麼,不過老闆似乎也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也放了心問道︰「老闆,那些什麼人?架子有點大啊?」
「辦件事?是什麼事情?」謝夫心想,竟有差事來了,希望報酬不薄吧,進到這裡倒不好推托,「老闆既開口,當然盡力了。」
「那些人來頭確實不小......」老闆含糊回應。

「你知道尼克......我想你知道。」
「尼克闖了點禍......」
老闆抓抓頭,似乎在思考要怎麼說明。
「尼克是剛才那些人底下的販子......就是那個甚麼,你知道的。」他迅速帶過某些詞彙。
「他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私藏那些人的貨,從每盎司裡取一點出來,又放點別的甚麼進去。」

「紙包不住火,這件事終於被他們發現了。現在大概全世界的人都在找他吧。」
「我希望你能先找到他,別讓他被努透的手下或其他人抓去。他畢竟是我的職員,我實在不忍心去想他會面臨甚麼。」

「我在隔壁鎮上有間公寓,那公寓一直空在那裡幾乎沒人知道,你帶尼克去那裡避一避。」
「不過他現在大概誰也不信,包括我,你得想想辦法。」
「他的手機......不對,我想他不會接任何電話,甚至可能連手機都不在身邊。但他或許會聯繫蓋倫.....」
老闆從胸前的口袋摸出記事本和筆,寫下一行數字交給你。
「這是蓋倫的號碼。」




(2018-10-31, 17:16)phi 提到︰ 聽完年輕說話,喬斯坦不禁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上,然後整隻手順著臉勢犁田般用力而緩慢地往下抹,他跟著手勢拖出一陣很長的哀號,這陣哀號是從鼻腔中哼出的,模糊到沒人聽得懂,好像是哭腔,又好像是在嘲笑。
喬斯坦哭笑不得。
看來黑社會人士說話也不見得是又白又直接,因為看守夜店後門的人,不一定是黑道人士,他可能只是個DJ。喬斯坦今晚又學會了一課,於是,他只好繳了學費。
「哦,天啊,老兄,現在DJ有這麼難混,還得到後門賺外快嗎?」喬斯坦把錢交給了年輕人後,並沒有馬上進去,反而要跟對方聊起來,他似乎對這個年輕人挺感興趣的。「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還是有什麼藝名?

「你在說什麼啊?我只是出來抽根菸放放風,是你自己把錢送上來的。」

年輕人收了錢塞進口袋。

「大夥叫我冒煙的喬。」




(2018-11-01, 01:26)貓a 提到︰ 馬柯多聲音沙啞的對電話那端說:「塔卡西,能幫我叫小鬼們盯一下這兩個人嗎?看到了告訴我在哪裡就好了。」他拉了椅子攤坐在上面,告訴電話對面的人兩人的特徵。
在這之間,即使馬柯多盡力壓抑,仍無法克制的咳了幾聲。
那個比冰原更冷但也同樣冰雪聰明的男人一定注意到了他的異常,花店店員只能希望他別多問。
畢竟要是被從小一起鬼混的朋友知道自己這麼窩囊的毫無還手之力就被搶,多少還是有點丟臉啊。
對方先是一言不發,最後甚麼也沒問便答應了你的要求。
結束通話後你會發現,先前針對那封沒頭沒尾的訊息所發出的回信沒有得到回覆。
(請做知識+幫派檢定)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9
「哈哈,確實、確實……」喬斯坦敷衍地回應,他好像突然對對方喪失了興趣,立刻中止了話題:「冒煙的喬,改天再見吧。」他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然後,從對方身邊繞過,走向後門。

在與冒煙的喬錯身之際,右手還停在對方肩膀上之時,喬斯坦左手閃電般出手,試圖將對方剛塞入口袋中的錢扒回。


---------------------------------

第一個大失敗我好興奮啊啊 custom_ulala
快 快狠狠地懲罰我(X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敏捷+手工=還我錢來
2d10 → 5[1, 4] 5額我骰子又拿錯棚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0
(2018-11-02, 13:19)phi 提到︰ 「哈哈,確實、確實……」喬斯坦敷衍地回應,他好像突然對對方喪失了興趣,立刻中止了話題:「冒煙的喬,改天再見吧。」他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然後,從對方身邊繞過,走向後門。
在與冒煙的喬錯身之際,右手還停在對方肩膀上之時,喬斯坦左手閃電般出手,試圖將對方剛塞入口袋中的錢扒回。
---------------------------------
第一個大失敗我好興奮啊啊 custom_ulala
快 快狠狠地懲罰我(X
幾乎在同一個時刻,年輕人出手抓住你的手腕。
「嘿。」他露出狡詐的笑容:「這可不行。」

他放開你的手退到一邊。
「你叫甚麼?」
擲骰結果

2d10 → 9[3, 6] 9年輕人抓手(難度6)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