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置頂】 【酒吧】阿爾法酒吧:創造你的TRPG角色
顯示全部文章
#1
   
﹝角色姓名﹞:慌荒
﹝性別﹞:女性
﹝年齡﹞:19
種族﹞人類,在故鄉被名為【異邦人】的人類稱呼為【傳說】的一種人類
﹝職業﹞:流浪者
﹝個性﹞:
慌慌的個性十分的慵懶,如果能趴著她就不會坐直,如果能蹲下她就不會站直身子,不過,她又像是一隻正在發懶得貓一般,金色的雙眼永遠都在觀察著身旁的一舉一動,她十分的謹慎,且防備著大部分的人。
她絕不魯莽行事,把生命看得很重要,尤其是自己的生命...那可是高過很多事物。
不過,就像是犢子永遠都能抓住貓的尾巴,慌荒對於天真無邪的人,可以說是完全不會去防備。
而慌荒雖然看似難以親近,不過某方面也是十分的天真,有的時候一些新穎的事物或是小把戲就能讓她產生莫大的興趣,而依些崇高的、偉大的傳說更能使她流露出孩子一般的眼神。
或許是因為一人流浪在外的關係,她可以說是十分的節儉。

﹝特殊的能力
【不眠夢】:慌荒自幼便無法真正地進入睡眠,而在她的故鄉之中,那是一種很稀少的天生性缺憾,擁有這種缺憾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主動地失去意識,當然,也就無法睡眠,而當他們一失去意識時,他們便會在一個名叫【失眠之境】的地方甦醒,但是這就像是一般人的做夢一般,還是有回到現實的時候。

【高潔魂風】:一種被稱呼為【傳說】的人們都擁有的力量,當他們所在意的人們受到傷害時(那或許是他們的摯友,又或許是他們的伴侶,又或是需要著他們的人),他們那有著屬於自己的顏色的靈魂便會開始焚燒,吹起一陣陣帶有色彩的風,這會使得他們的身體力量瞬間變的強大起來。
而那股想要保護的心越強烈,這份魂風的力量便越強。

﹝專長﹞:
慌荒擅長在黑暗之中行動,因為長年的於黑暗之中遊蕩使她的雙眼起了一些變化,那就是她有著絕佳的夜視能力。
而當一人在外且身無分文時,她必須要學習的是怎麼捕獵與製作一些藥劑以備不時之需。
同時,為了避免牽扯進一些無謂的糾紛之中,慌荒也擅長於隱瞞事情與拔腿就跑,但是她卻堅決不說謊與把無辜的人拖下水,但是反過來說,她也鮮少對不相干的人伸出援手。

﹝興趣﹞:
當夜晚來臨,大家都開始睡覺時,慌荒喜歡爬到樹上,或是到空曠的草地上看星星,凝視著單調且漂亮的繁星,拋棄一切的思考,這對於慌荒而言是很幸福的事,不過她倒也會遠遠的觀察著人們睡著時的模樣。
她也喜歡在白日時隨便的進入一家酒館之中,在小喝一杯之後開始假裝睡著,這算不上惡作劇的行為也算是對於睡眠的一種好奇吧。
而有的時候,她也會嘗試栽種植物,因為只要澆水,除除草和等待就能收成,這對於慌荒來說真的十分誘人,不過因為慌荒鮮少在同一個地方久留,所以她倒是沒有好好地體會到【收成】的喜悅就是了。

﹝口癖﹞:慌荒總是自稱為【我輩】,這讓她的言語之中多少帶了點奇特的風韻。
﹝語氣慌荒說話的方式十分的拐彎抹角,而且隱約有種故弄玄虛之感,而當她又帶著牙齒面具時,有的時候你很難猜出他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

﹝習慣性的小動作﹞:
慌荒有的時候會無意識地拉著自己的鬢角玩,和閃避著別人的視線,不過當雙眼一但與人對上之後,除非對方把目光移開,不然慌荒便會一直盯著看。

﹝攜帶的物品﹞:
某一天在垃圾場撿到的,看起來還很完整的茶杯與茶壺、收納於旗袍之中的大量鋒利小刀、跟旅行商人購買的神祕打火機、與自己手動製作的粗糙牙齒面具。
還有在這阿爾法酒吧之中,由秘贈與小手帕,以及由猴子布偶贈送的聖誕套裝。
還有小紅貓脫下來的殼,以及在任務中獲得的驅獣石和擔任服務生的拆信刀報酬。

﹝討厭的人或物﹞:
慌荒討厭自以為是的人與喜歡算計的人,那種人散發出來的氣息會讓慌荒懶得與其說話,因為要絞盡腦汁的慎選措辭與應對方式是一件很讓人煩躁的事。
當然,她也討厭喜歡惹事的人。

﹝喜歡的人或物﹞:
慌荒喜歡天真無邪的人、甜甜的糖果和偉大傳說之中的英雄,以及店家用來招呼客人的吉祥物,如果能夠待在有這些元素的東西旁,慌荒會變得很好說話。

﹝理想﹞:安穩地活著。
﹝信念﹞:
慌荒一項是看心情做事的,但是如果她自願接受了某個人的美好事物,那慌荒便會對那個人格外的在意,反之,慌荒在某些時候也會讓人覺得冷漠異常。

﹝心理陰影﹞:
慌荒不會想要靠近睡著的人們,就算在他們清醒時看起來都與自身無異,但是當他們閉上雙眼陷入沉眠之時,慌荒總會感受到莫大的恐懼,就好像自己與他們宛若兩種不同的東西一般。

﹝角色外貌﹞:
擁有深紫色的長髮並綁成了複雜的髮型,她那畫著濃厚的眼妝與有著厚重黑眼圈的蒼白臉龐上,有著又大又神秘的雙眸與金黃色的眼睛,而那細長瞳孔看起來就像是爬蟲類一般。
精緻的臉龐上還帶著詭異粗糙的牙齒面具,似乎是只有在進食時會拿下來。

而她那略為纖細的身形與白皙的肌膚上有著墨染靛色的異國風情紋身,她的身高約莫168公分,穿著並不屬於她的故鄉的東方服飾,同時,她那細長的雙足只套上了黑紅縱線的長襪,卻沒有穿襪子。
                  
﹝角色背景﹞:
在一個總是吹拂著風的世界,也是一個同時有著白晝與黑夜的世界,那便是慌荒的故鄉。
慌荒是被南方大陸的某個鄉村教堂撿到的孩子,因為被發現時完全不會啼哭與慌張而被取名為慌荒。
而她被發現到的時候,身邊放著一個有著精緻繡紋的包裹,裡面放著並非屬於此地的漂亮服飾與一張畫著濃厚的妝的豔麗女性的照片。

慌荒從小就無法入眠,她只會在夜晚的時候於教堂內遊蕩,久而久之便使的同年齡的孩子感到恐懼,但那是因為她也害怕著沉睡的人們,而同時在長長的夜晚之中,她總是覺得無比的無聊與孤獨。

慌荒在過15歲後便立即離開教堂獨立生活,因為她既不想成為別人的負擔,也不想被他人害怕著,但更重要的事,她想要去看看外頭的世界,而在與同年齡的唯一一位摯友訣別之後,慌荒就踏上了旅程。

其實原本慌荒就是一名會被別人以冷漠稱呼的孩子,而在獨自一人踏上旅行後,這個狀況只有越來越嚴重的跡象。
基本上慌荒鮮少在意自己是一名女性的事實,所以她對於自身的居所和打工的工作與穿著也都不是很挑剔,其實也因為如此,她倒是常常被人佔一些便宜。

而雖說不在意自身的樣貌,但是慌荒卻喜歡以粗劣的化妝技巧為自己畫上令人不敢恭維的眼妝,再加上那厚厚的黑眼圈有時還挺嚇人的,同時,她也喜歡每天花上不少時間來綁出一樣的複雜髮型,或許每天重複著這些單調的行為對她而言是很有意思的也說不定。

而她平時沒有做事時慵懶的瞇著眼睛的樣子看起來給人一種莫名的成熟感,這或許是因為她時常在思考著許多事情。

#
第一次離開阿爾法酒吧之後,回過神來時秘已經不見了,雖說有些悵然若失,但是慌荒決定繼續旅行。
不過,回想起在第一次任務之中遇到的事情,她決定先回到教堂一趟,去見許久不見的摯友一面。


「我輩不知道什麼是好的,但是也不知道壞的本身,或許只要活著就可以理解,所以我輩,會為了活而活」-----慌荒

※酒吧基礎團 聖潔之泉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妝屍獸,翻譯:(妝很濃)(\@[email protected]/)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乙名 聲望+1 一件東方衣服從小穿到大?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