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置頂】 【酒吧】阿爾法酒吧:創造你的TRPG角色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和村

※角色外貌:
灰色短发 后发不是太长,头顶有一根呆毛
暗金色的瞳孔,帶著一副黑框的眼镜。
戴著口罩遮住半張臉
穿著黑色和服
身高大約175左右

※性別:男

※年齡:42

※種族: 半人半妖(除壽命及強健的肉體外與一般人沒有太大的區別)

※職業:道具屋店長

※專長:收集物品及修復物品、買賣、情報偵察及抹消、暗殺、魔法相關的知識

※特殊技能:魔法道具的製作及修理 ,暗殺術(無視慣性的操作肉體)以及一些生活魔法(例如:點火、照明等)

※角色背景:
因為是人妖混血且父母死得早所以童年過的很辛苦,但是就算如此也沒有對他人有什麼怨恨,在某些機緣巧合下學習到不少與暗殺有關的知識,因為對魔法道具的製作有著謎之愛好,所以自行學習的不少魔法知識,在一個小鎮中開了道具屋,目前把店丟下踏上為了尋找更多與魔法道具有關的知識的旅徒中。
※攜帶的物品:
背包(魔法道具):收納空間大約有一間倉庫那麼大,將要賣的商品以及個人物品(分開)放在其中
小刀(32把):收在背包中,被施加了投擲後10分鐘會自動轉移回背包中的魔法
絲線:特殊的魔法材質製作,吸收魔力就會變的鋒利且強韌
各種魔法道具的製作材料

個性:博識卻又有些冷淡,喜歡孩子對熊孩子沒轍

語氣:平淡如水

興趣:讀書(有時一讀書就會注意不到周遭發生什麼) ,維修或製作魔法道具

習慣動作:開始說話時會推眼鏡

行事作風:如果可以避免紛爭就盡量避免
聲望留言:
一日之寒 聲望0 出現了!!!是東方project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血川 時終

※角色外貌:身高175,體重60,身材高挑白色短髮 一隻眼正常一隻眼為紅色瀏海遮住一隻眼睛 ,穿著黑色大衣

※性別:男

※年齡:不明(外表約20歲)

※種族:半人半吸血鬼(人與吸血鬼所生下的後代,不具備魔法適性,但有著能操縱血液的能力,被陽光照射到會輕微灼傷,長期照射會導致昏迷)

※職業:殺手

※專長:暗殺,烹飪,小提琴

※特殊技能:左手能讓血液流到體外,打造兵器或物品,硬度勝過鋼鐵(只限於構造簡單清楚且了解構造)由於使用體內的血液,無法打造過於巨大的物品,當體內血液越少,體能狀態越佳,不過當低於10%時,會陷入鬼化,無意識地發動攻擊奪取周遭生物的血液

據有夜視能力
                     
對鮮血的味道非常敏銳,能在1公里外聞到
                      
體內鮮血足夠的話,能癒合傷口

個性:殘忍說話不帶感情,自我意識強烈,厭世

興趣 : 殺人,紅酒,品嚐血液,睡覺(似乎會夢到失憶前的記憶片段,但都不是甚麼好事)

※習慣動作 : 將手插在大衣上的口袋

※厭惡 : 貴族被他看到就別想活著 

青椒(堅稱此種蔬菜為吸血鬼的剋星,不過尚未被證實)

※角色背景:
在墓園中醒來,腦中除了自己的名字外,不存在任何的記憶,行屍走肉般地走了三天三夜後倒在路上,被附近的村莊收留,收留他的,是一位少女,他們在村莊度過了一段溫馨的日子,直到鄰國的軍隊攻打過來
那天時終亦如往常的帶著採集的蔬果與狩獵到的動物回到村落,卻看見村落燃起了熊熊大火,充滿了人們絕望的哭喊聲,到處是敵國的士兵,和村名的屍體,他急忙跑回少女所居住的屋子,發現少女被壓在地上,一位士兵正要對她施以暴行,憤怒衝向士兵的他,卻被一刀砍中胸口後踢倒在地,意識逐漸朦朧的他,聽到少女哭喊著叫著他的名字...
再次醒來時,他倒在村莊的中央,全身浸在血泊之中,四周圍繞著一臉驚恐的村名,只有少女一臉擔心的在他身旁,一位位村名喊到「怪...怪物」隨後聲音此起彼落地傳來,甚至開始有人對他丟石頭,少女急忙拉著時終衝出城鎮,村名也不敢阻攔,讓出了一條路,到了村莊外少女告訴了他事情的經過,敵國的士兵皆被屠殺殆盡,眼睛閃著紅光,瘋狂的殺戮,吸食他們的鮮血
時終了解到自己並非人類後,決定離開村莊,不過少女卻執意要跟隨他,時終擔心總有一天會失控而殺了少女,便乘著半夜,獨自悄悄離去
他加入了軍隊,阻擋鄰國的入侵,決定以這樣的方式,悄悄地守護少女,一年後,他因為數場戰爭有功,當上騎士長,他警慎的隱藏自己的力量,沒被任何人得知,有天,他終於耐不住寂寞,決定去探望許久不見的少女,他悄悄地躲避村中的人們,來到少女的房屋前卻發現屋中空無一人,向幾位村名的探聽之下,才得知了事情的經過,時終離開村莊後,村名開始指責少女,將怪物引來了村莊,村長更在一次機會下為了討好領主,而將那位少女獻了出去,在得知了帶走少女的,是位惡名昭彰的領主後,急忙趕往
擊敗了城中的守衛,搜遍了城堡,最後才在領主的房間中發現了暗門,裡面找到了少女的屍體...
那個瞬間,時終的世界崩壞了,至今為止所努力守護的東西,成為了泡影,他不分男女老少,殺光了城堡中的生物後,返回了村莊,屠殺了所有村名
他所做的事蹟也在王都的地下傳開,開始有人委託他進行各種暗殺,他不斷的殺戮,賺取報酬,然後揮灑在酒與女人上,行屍走肉般地活著


※攜帶的物品:戒指(左手取下戒指後,才能使用能力)
                         項鍊,藏在衣服下,一直小心翼翼地珍惜著
                         黑色斗篷
                         鋼鐵嘎的神奇鱗片
                         石製海豚雕塑
                         破舊的無用稻草人

跑團紀錄:(酒吧基礎團)魔女街道,Q彈滑嫩大事件
                     (酒吧進階團)   鬼城遊戲
----------------------------------------------------------------------------------------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血川 時終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 哈梅魯

※角色外貌:
[圖︰ fb06Qk7g_o.jpg](看人物就好,背景忽視)
[圖︰ n0p6By6f_o.jpg]覺醒時的樣子
[圖︰ YiQnYL7D_o.jpg]可以做到部分覺醒

看外表毫無疑問是個女生,還是個纖細瘦弱的小女孩,但名字意外的很中性…應該說很男性化。
根據本人說明,這並非是她的本名,只不過是在過去的一次意外中出現的產物(…究竟是什麼意外才能產生新名字呢…),不過本人並不討厭,也沒有一定要改名字的需求,於是自那次意外開始,便一直使用這個名字直到現在。
平時都穿著簡單的粉色連衣裙,根據本人說法是裏面什麼都沒穿,曾有人問起,而哈梅魯表示:能夠遮住就好了,沒必要的東西就捨去吧,我懶得穿。
奇怪的是,不管多激烈的活動、戰鬥,那件連衣裙從沒有破裂過,也未曾走光過…那件衣服似乎有著秘密?
(只是想刻意表現這個角色很懶散,這樣算色情描述嗎?那件衣服其實是哈梅魯身體的一部份…)
常常赤著腳,卻能夠在任何糟糕的地面安然站立,甚至能夠站在針尖上。雖然不明顯,不過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她的腳底有時會反光。(她讓腳底覺醒)
深咖啡色的頭髮,以及同色系的眼睛,覺醒後的身體由一條條黑帶組成,堅硬、充滿韌性,隨時能分裂成黑帶再組合回來,可以說完全免疫縱向攻擊(只要分開身體就能夠躲避,但是橫向的攻擊不行免疫),身體的核心能夠隨意轉移到身體(黑帶)的任何地方,也就是說不把哈梅魯切成碎片,她就不會真正意義上的死亡。
釋放妖氣時(覺醒也需要妖氣),身體素質會提高,精神會有興奮(ㄎㄧㄤ)的趨勢,眼睛會變成金色,瞳孔則是根據釋放妖氣的多寡,逐漸拉長成豎瞳。但覺醒的時候就沒有眼睛了,畢竟只是一條條的黑帶。覺醒時是靠震動來感受周圍環境,黑帶非常敏感,任何會”震動”的,都能夠感知到。也能說話(反正說話也是靠聲帶震動),上半身保持人型是對過去身為人類的自己留念。
在沒有釋放妖氣時,身體強度就是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12歲小女孩。
氣質充滿隨性,感覺完全不像是她本人自稱的12歲,總是很從容,臉上常帶著微笑,只要沒惹到她並被她捉弄後,多多少少都會從她身上獲得一些好處,作為被她捉弄後的補償,通常都會很豐盛,真不知道整天遊手好閒的她到底是從哪裡得到那些東西的。
如非必要,是不會覺醒的(腳底除外),甚至不會釋放妖氣。(哈梅魯的心態大概是在尋死,但卻不想要自殺,也不想要隨隨便便就死去,她追求的是轟轟烈烈、使盡全力後不留餘力的死亡)
絕對不會對人類下死手,惹到她的人類頂多是被整到非常想死,就算被她整到去自殺的人類,也會被她救回來,並且留下數不清的財富作為補償。但若是被她察覺到是故意裝作自殺,目的是那數不清的補償的話,等待著那人的便是想死也死不了的地獄,直到老死或是哈梅魯氣消。
而對待非人類基本上跟人類差不多,一樣會捉弄,也一樣會給補償,只是沒有”絕對”不下死手罷了。對待妖魔倒是絕對會下死手就是了。
不喜歡覺醒體,不喜歡妖氣,不喜歡自己身上任何非人的部分,但卻會利用妖氣和覺醒體的各種特性對人惡作劇(例如利用妖氣突然增加自己的身體素質來偷襲捉弄別人)。
是個充滿矛盾和差別待遇的神經病人物呢。



※性別:女

※年齡:本人一直自稱自己只有12歲,可是根據一本有百年歷史的日記的內容描述(含照片),哈梅魯至少活了100年。
一時興起會在酒吧中點酒,但都會被拒絕,因為她總是自稱自己12歲,此時哈梅魯會非常鬱悶,然後點其他飲品來喝。有人曾經利用這點來嘲笑、激將,想讓哈梅魯承認自己並非12歲,當下哈梅魯並不會說什麼,而是不發一語、快速喝完手上的飲料後起身離開,而那位嘲笑哈梅魯的人在接下來幾天(根據哈梅魯的心情),做什麼事情都會非常不順利,有時是無傷大雅的不順,有時則是令人絕望的遭遇。

※種族:魔女(自稱),實際上是被人體改造的怪物(覺醒者)詳情參考<大劍>
曾經是人類,但是被人體改造成為半人半妖魔,後來更是因為妖氣爆走而成為覺醒者,覺得自己是妖魔,是怪物,已經不再是人類了,這是哈梅魯心中不會癒合的傷痕,自稱魔女,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魔女,(被妖)魔(纏身的)女(孩)

※職業:自由業(無職業),整天遊手好閒

※專長:惡作劇(算計,給自己找樂子)

※特殊技能:
高恢復能力:在妖氣的輔助下,哪怕是貫穿身體的大傷口也能癒合(需要長時間,短時間只能止血,新生的組織也很脆弱,需要時間來回復成原來強度),無法做到斷肢再生(但可以把斷掉的肢體接回來)
妖氣:能提高身體素質、狂(ㄎㄧㄤ)化精神。(可以以興奮劑來理解)
覺醒:高度解放妖氣,使身體異化成黑帶,此狀態無視覺能力,以觸覺(震動)感知周圍環境

※角色背景:
幼年時期在走投無路的狀況下,半欺騙半強迫的被<組織>做了人體改造手術,哈梅魯的手術很成功,而她好友芙蘿菈的手術卻失敗了。得知好友不幸的消息時,尚未熟習妖氣的哈梅魯無意外的,妖氣爆走了。爆走的妖氣侵蝕著哈梅魯的身體,強化她的身體素質的同時,也將她的身體朝著非人類轉變,使她陷入了狂亂,四肢不受控的對周圍環境進行破壞。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哈梅魯回想起與芙蘿菈的約定<活下去,不管什麼情況,我們都要活下去>,靠著著個念頭,哈梅魯硬生生的將爆走的妖氣壓制下來,異化成黑帶的四肢變回原樣,哈梅魯在滿目瘡痍的廢墟中力竭昏倒。
再次醒來時,發現眼前的並不是廢墟,而是手術室。原來她是第一個成功將高度爆走的妖氣壓制回來的人,<組織>非常好奇,於是打算將哈梅魯解剖研究。而哈梅魯正是在雙手都被切掉的狀態下甦醒過來。
 
「手…呢?」 
 
在震驚中,哈梅魯還看到眼前靠近牆邊的位置,有許多大型罐子,裡面都是一些生物組織,有人類的,也有非人類的。而其中有一罐,裡面放的是…
 
「芙蘿菈…」的頭
 
準確來說是芙蘿菈的半個頭,因為另一半是妖魔的頭。
 
————!!!!!!!!!!啊!!!!!!!!!!—————
 
剛醒來發先自己的手不見了,又看到好友的半個頭,本就搖搖欲墜的精神狀態瞬間就崩潰了。
這次可沒有回想起任何事情了。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爆走
就這樣,哈梅魯—
完全覺醒了。
 
無數條黑帶瘋狂肆虐,將<組織>近乎夷為平地。
沒人敢靠近哈梅魯,也沒人能靠近。<組織>選擇撤退、轉移基地。將哈梅魯留在這廢墟發瘋。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是5年,可能是10年。哈梅魯才再次「甦醒」了過來。
 
好想死…<活下去>…活著幹嘛…<活下去>…要做什麼…<活下去>
沒有目的<活下去>沒有想法<活下去>儘僅只是活著<活下去>活著<活下去>活著<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直到現在,哈梅魯漫無目的的活著。
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地方,然後,來到了酒吧。

※攜帶的物品:芙蘿菈送給她的黃色緞帶,破破爛爛的,有多次修補的痕跡,哈梅魯將它綁在左手手腕上。
 
※個性:腹黑、行動力很高(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不會管後果)、喜歡採別人痛腳和底線,然後看對方反應

※興趣:利用言語捉弄人(仗著自己的覺醒體很難死亡的特性,到處作死,不過真的因此死亡了的話,哈梅魯大概也很樂意)、靜靜待著看書(任何書,不過通常是小說之類的娛樂用書)

※語氣:悠哉隨性、喜歡引經據典、常常使用比喻詞(彷彿、就像…等)、話很多,情緒高昂時語速會很快。

※口癖:恩…、呃…、嘛…,說話開頭常會有無意義語助詞。

※習慣性的小動作:抱著雙手。感到不安/不自在時會抓著自己的肩膀

※行事風格:「哈~那這樣呢?」(針對別人的底線狠狠踩下去)

※討厭的人或物:有說謊前科的人

※喜愛的人或物:芙蘿菈送給她的黃色緞帶,珍貴到願意讓手斷掉也要保護好緞帶。

※理想:毫無理想,漫無目的的活著,遇到引起自己興趣的事物會馬上湊過去,直到沒興趣為止。

※信念:絕對不會殺死人類,哪怕是說謊的人類

※禁忌:被欺騙(隱瞞不算)、背叛、未經同意處碰哈梅魯的緞帶、碰哈梅魯的肩膀  

※心理陰影:幼年時期雙臂被切下來做研究,甦醒過來時第一眼看到自己沒有手了,產生嚴重的心理創傷,雖然後來手恢復了(覺醒時過於強大的妖氣將手再生了,不過後來都做不到再生了),但對於任何(看起來)可能會讓手被斬斷的攻擊(哪怕根本破不了防),以及被碰肩膀及其周邊(尤其是從背後),妖氣反應會非常激烈,會反射性的防禦反擊對方腰部,並且下手力道毫不留情。

非人類不想莫名其妙死去就別碰哈梅魯的肩膀。
人類不想莫名其妙體驗腰斬(然後會被救活)就別碰哈梅魯的肩膀。
聲望留言:
須臾哀歌 聲望+1 (´◓Д◔`):【好、好長】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描寫OK不算色情描述
潘二喜 聲望+1 (´◓Д◔`):【量...量好多】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蓋亞

※角色外貌:
外表和體型跟人類差不多(175cm/65kg),紅色的瞳孔,有著蒼白的皮膚和烏黑頭髮,心臟跳動得很微弱(一分鐘一至兩次),擁有鋒利的牙齒和爪子。
身上披著一件破舊的黑色披風(由於存在感太低,所以不要它。),口袋裏有一個金色懷錶,雖然陽光不會對自身造成任何傷害,但在早上外出時總會撐著一把遮陽傘。

※性別:男

※年齡:18(身體和外貌會在20歲停止成長,外表不會變得衰老,也不會死於衰老)

※種族:半人半吸血鬼(擁有人類的適應力以及吸血鬼的身體能力)

※職業:暗影刺客(擁有操縱影子的力量和使用暗影魔法的刺客)

※個性:笨蛋

※討厭的人或物:吸血鬼、聖水

※理想:當上吸血鬼獵人,把吸血鬼領主殺掉

※專長:劍術,暗影魔法

※特殊技能:
【夜視能力】 可以在無光的情況下看清四周環境

【自癒因子】 只要還沒死亡,身體就可以自行再生,不論是中毒,受傷,疾病都可以回復(當然也不會喝醉),但是碰到聖水後,該能力會暫時失效

【變身能力】 可以變身成一隻小蝙蝠,你身上的物品會隨你而改變形態,在蝙蝠狀態下不能進行攻擊,受到傷害和碰到聖水後會回復原狀

※角色背景:
由於吸血鬼一族不允許人類和吸血鬼之間發生戀愛,所以吸血鬼領主下令追殺我和我的父(吸血鬼)母(人類) ,在逃亡的過程中,我的父親為了幫我們母子爭取時間逃離吸血鬼而被他們殺了。
過了幾年,我和母親在一座城市安定下來生活,我加入了城市中的冒險者公會,目前在酒吧接取任務來賺取生活費,同時為了報殺父之仇,也在酒吧收集有關吸血鬼領主的資料。

※攜帶的物品:
金色懷錶:父親唯一留下的遺物,由純金打造,懷錶的外殼四周鑲著八顆紅寶石,中間印有吸血鬼一族的標誌,內部有張全家福。雖然懷錶已經不能用了,但是拿著它就不會忘記自己的父親是被吸血鬼殺死的。

魔法秘銀刺劍:用來殺死吸血鬼的武器,由鋼打造而成,表面鍍有一層秘銀,施加了「治癒妨害」的魔法附魔,平時收在遮陽傘裏。

※酒吧跑團紀錄:
基礎團:白芒花、正義的一方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萊佴

※角色外貌:穿著T恤加上一件牛仔長褲 外面加上一件棕色的大衣 胸前掛著一塊半月形的玉佩
有一對紫色的雙眼 手臂上佈滿藍色的紋路

※性別:男

※年齡:20歲青年

※種族:人類

※職業:暗殺者
※專長:擅長快速潛入敵營 能潛入一般人無法進入的地方 

※特殊技能:能潛入別人的影子中 再出現在敵人身後給與致命的一擊
能用玉佩照出敵人的弱點 對上非人形的生物是也可以輕鬆找出
能讓影子實體化 用來攻擊和防禦


※角色背景:萊佴某次在執行委託的暗殺任務時 意外的在目標家中發現一個黑色的神像 出於好奇心 觸碰了那個不知名的雕像 當下沒什麼事情發生 後來發現 影子逐漸能隨著自己的意念行動 自己的各項體能也越來越好

※攜帶的物品:塗了劇毒的匕首 各式的暗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藍芽。

※角色外貌:
  原型是一坨水藍色的不定型蠕動物體,為了方便化成人形後通常是約莫18歲左右的男性東方人外貌。
  有著一頭簡約的黑色短髮,一雙沉靜似水,其中好像倒映了一輪月亮般的黑色眼瞳,以及右臉上畫的一小彎黑色下弦月。

※性別:男性。

※年齡:88。

※種族:不定型生物。

※職業:旅行者。

※個性:溫和、隨性。

※興趣:悠閒的看書、觀察別人的脫序行動。

※專長:觀察、感知、解析。(皆為幻型能力所帶來)

※特殊技能:

  【幻型】:能夠變成心中所想,無論看沒看過的的外貌。

  【武術】:於旅行時為了自保學過太極拳的武術基底,配合上特殊的身體構造,效果特別好。

  【軟體動物】:柔軟的身體組成使你對物理打擊有一定程度抗性,若是切斷類型的傷害可以通過再生,花費一段時間完美接回。

  【質量增減】:可以吸收外界物體或能量傳化為自身組織。也能把自己的身體耗費少量氣力進行壓縮(重量依舊),來達到更堅硬的效果,可以配合進攻或防守使用。

  【魔法拒絕】:對於「使用魔力直接作用於對象」的法術有一定程度抗性(治癒魔法同理),若是操控物質(如:土、鐵)進行攻擊則沒有抗性。(此特性導致自身也無魔力)


※角色背景:

  誕生於沼澤邊的一顆雷擊木,初生時就有了成年人的智商。

  在多次以原型與人類嘗試溝通未果後,於某一次遇到人類時幻型成其樣貌,只在臉部做了一些細微修改,接著便倒在地上佯裝昏迷,遂成功被其帶回人類社會。

  而在沒有身分的情況下,運氣好的被帶他從沼地回來的人收留,漸漸適應人類社會。

  然而就算適應了人類社會,依然有一項東西不管怎樣也不會被同化──壽命。

  隨著時間過去,他身邊的人漸漸老去死亡。雖然他也能讓自己的外貌日漸衰老,但由於壽命因素終究不會真正死亡。

  送走一個個故人後漸感無趣的他,決定開始旅行。在妻子的墳墓旁立下了自己的墓碑後,便離開了那個他度過了一生的小鎮。

  花費了幾十年的時間遊覽各國風光後,莫名其妙進入了一間奇特的酒吧。

※習慣性的小動作:思考時會抓頭髮。

※討厭的人或物:超大太陽或狂風暴雨的天氣。

※喜愛的人或物:破曉、夕陽、月亮、綿綿細雨、昆蟲。

※攜帶的物品:

  【黑勾玉項鍊】:紀念曾經妻子的項鍊,與之成對的白勾玉項鍊已隨著妻子的死亡而入土。

  【zippo 芝寶打火機】:簡單的防風打火機。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角色卡:藍芽
mayday  _(:3」/_)_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天寞

※角色外貌:一個穿著樸素的青年;樣貌普普通通,屬於看過一眼就忘記那一種,卻有一雙明亮有神的眼睛,令人不知不覺便會精神起來,苗條而勻稱的身材配合短而俐落的頭發,顯得干練非常。由於長期的工作操勞,他的手掌非常粗糙,磨出了幾個厚厚的老繭;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面容剛毅微笑著,讓人感受到他的堅強意志。(注:身高172CM,體重65KG)

※性別:男

※年齡:27歲

※種族:人類

※職業:遊擊士(類似於警察但更加廣泛,接受任何犯罪的委託)

個性:堅韌沉穩、冷靜

理想:跟喜歡的人永遠在一起

※專長:刀術,戰鬥,偵查,追蹤,潛行

※特殊技能:
刀術
從原本世界中經歷超過百場戰鬥所鍛煉出來的戰鬥技巧。

【聖痕】
血色空間所賜予的力量;右手手臂上的一個刺青圖案,圖案栩栩如生,暗黑色的火焰刀鋒紋路仿若透體而出,是血色空間裡的妖刀的聖痕。聖痕的作用能夠增加契約者的平常狀態的恢復力,力量以及敏捷;激活後可以大幅度增加契約者的能力,使用時會吸收負面情緒殺意等等,使用過後會非常疲累。

※角色背景:
天寞原本是在地球生活的普通人,他一直做著一個非常奇怪的夢境,是一個充斥著血紅色的空間,某一天他突然穿越到英雄傳說之空之軌跡的世界。

那時正在暈倒的他幸運地被布萊特家所救助,甚至在他們家住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這讓他對布萊特一家人非常感激的同時,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熟悉劇情的天寞決心幫助他們,懷著天真的想法希望有一個更團圓的結局。現實並不是遊戲小說更不是童話故事,在聖痕和敵人的影響下令他在一場戰鬥中失去理智,雖然最終擊敗了敵人卻誤傷了同伴們,非常愧疚的他自至便一個人行動,追蹤著敵人。

敵人並不是一個人,而是非常強大的一個組織稱之為【結社】。天寞發現到自己受到聖痕的影響,漸漸變得控制不了心底的欲望,性格也變得越發冷淡,即使看到任何人在面前倒下也沒有感覺。感受到這種變化的他依然在固執著追蹤著結社,途中經歷了無數次險死還生的境況,亦讓他領悟了千錘百鍊的刀術。

在一次戰鬥後,他偶遇一間人偶工房,進入發現工房的主人竟然做著聖痕的研究,工房的主人解釋了聖痕的出現以及抑制的辦法;"聖痕的出現來自你的天賦和內心,只有在你擁有不可忘卻的記憶的同時才有機會出現,當你真正的放下的時候自然就能完全融合它了,可是這個並不容易,除了這個方法外;就是當你的力量比它越大,所受的影響就越小,是個治標不治本的方法。"道謝後,天寞仍然繼續著復仇的旅程。

直到他終於遇到了他,一個稱作懷斯曼的使徒,也是他為什麼不放棄的源頭。結社中,無一例都有著痛苦的過往,然而並不只是有壞人罪犯,亦有著好人,然而這個稱作懷斯曼的人卻是徹徹底底的惡;冷酷、惡毒、變態、不擇手段,喜歡玩弄人性、欣賞他人的痛苦;;他是一直控制著天寞的好朋友的人,亦是令天寞誤傷同伴的元凶,即使是從前還是那時候,都是天寞最討厭的存在。

經歷了無數次戰鬥的天寞不像最初時般弱小,卻仍然低估了對方的戰鬥力。擁有著盟主賜予的【外之理】魔杖的懷斯曼,當他不再隱藏實力的時候,這是已經超越了人類極限的力量。

被迫到盡頭的天寞只好完全激活手臂上的聖痕,扭曲的空間中出現了一把妖刀,刀身上詭異似的暗黑色火焰刀鋒紋路像真正的火焰般燃燒,溢出的能量足爾令穩定的空間破碎且散發著一股邪惡的氣息,霸道的能量充斥身體,強行的貫入體內,令他暫時擁有外之理的實力。

這一場戰鬥,空間撕裂破碎,不穩定的空間充斥著光芒,最後在各自的大絕招中終於產生了類似黑洞的漩渦,將雙方卷進漩渦中。

漩渦中一片黑暗,如獨立的世界般空曠不知通往哪裡,超越負荷的壓力遍佈全身。在這個絕望的時刻,天寞想到的竟然是當初的一個約定:"我們還有機會再次相見嗎?"隨著這一聲嘆息,掛在頸子上的銀制的十字架吊墜爆發出璀璨光芒,十字架吊墜異常的滲透出血紅色液體,從脖頸上的皮膚中鑽進去。一股刺痛感突襲而至,意志開始無力支撐身體便昏迷倒下了。

醒來的時候,天寞眼前呈現的卻是陌生的世界,彷如仙境一樣的畫面中,有著一棟很大的建築物,它的名字叫作阿爾法酒吧

※攜帶的物品:

手臂上的聖痕:可以拿出妖刀,必要時可以激活

掛在頸子上的銀制的十字架吊墜吊墜非常精致,頂端連著一個很細小很可愛的棕發少女,看著非常眼熟,好像是某動畫的角色人物。少女栩栩如生,是天寞一個摯友所贈送的飾品,對自小飽受人情冷暖的天寞來說異常珍貴。曾經數次爆發出神秘力量拯救了天寞。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角色卡:天寞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森 希法洛爾

※角色外貌:概述為人類,略矮(約一點五公尺),體重較同種略重但外觀勻稱(約八十公斤),黃皮膚透著灰白色調,灰黑瞳色,黑髮夾雜白髮綁著不到手掌長的馬尾,用任何線或橡皮筋。
經常穿著嚴重漂白的橘色寬鬆長版風衣,黑色手套及魔鬼沾布鞋,脖子上圍著白色毛巾,黑色飛行帽,透明反光鏡片的黑色護目鏡;
深藍灰色連身工作服,裝置工具的安全背帶,連接皮帶和槍套,鍊著拿在手上或裝上肩背/後背帶的公事包。

/* 
※性別:經常是女性

※年齡:根據主觀的時間感宣稱接近一百五十個地球年以上

※種族:經常是廣義的人類

※職業:觀光客,或有時會宣稱為「邪惡的催眠師」

※個性:寬容、理智、隨和、殘酷,並且由於糟糕的言行表現使得前列缺乏說服力。

※語氣:嘻皮笑臉,永遠像在調侃誰或講述荒謬之事一般。

※行事風格:「你完全可以這麼做、或讓我說服你這麼做、或我自己這麼做但,相信我同志你會更後悔的」

※討厭的人或物:獨斷的、宿命、任何宣稱是永久或無可質疑的事物,及自己對咖啡的長期偏好

※喜愛的人或物:咖啡、敘述、故事及胡扯

※信念:對生命遭遇和情緒偏執的喜悅 「哈哈那故事真是有夠荒謬不過超合理的太棒了!!」

※專長:催眠、編程、無線電、速讀、扮演瘋子、承受審訊及閃避糟糕玩笑所帶來的肢體暴力

※特殊技能:

【表象的世界】: 接受/阻止基於實然的信念(理論、預想、誤解)具有客觀效應的能力。

【雙重虛無】: 表象世界的被動效果,有能力觀測到客觀效應被類似能力動搖改寫的現象,並承受感知到的任何可感知效應。
※攜帶的物品:

>在類似防墜安全背帶上勉強的裝上了相機、錄音裝置、閱讀器、溫溼度氣壓海拔計、蓋格計數器、中子激發器及廣域電磁收發器模組等有用無用功能的「行走紀錄器組合」

>一把經過改造的高斯手槍,
可以拆裝彈夾,也可以撥動板機及保險,還能裝入鋰電池讓槍口發出閃光和滋滋音效
>有些髒汙的公事包,
主要裝著換洗衣物、清潔用品與腸胃藥,深棕色經典款式(在他的審美標準)附背帶,然而煞有其事的鑲著諸如「時光局財產」、「游離輻射警告」、「模因警告」、「莫慌!」等標示

>電腦裝置在公事包中,
包含建立語音分析、光譜分析、脈衝星定位及資料處理的功能,然而比行走紀錄器更容易因為「任何」原因故障(或是他總這麼覺得)

>數個情境中常見的護身符或經典被塞在各種地方,包括那些偶爾被相信能「彰顯真理」、「抵禦妖魔」的玩意們
(ex.諸如新舊約聖經、吠陀經詩文集、死者之書殘本、消耗品般使用的玉手鐲、刻了公制單位的桃木製法尺、電子節拍器、反基督的那部撒旦聖經、在PIG內的十五毫升鐳沖洗液、另一個在圓柱狀PIG內的合金齒輪及合金舊印雕塑、甚至一個可以用的義大利麵篩碗)

>機械懷表,
無聊時才會拿來照著其他石英表對時上鍊,只是有些人喜歡被用這個東西催眠

>口袋底總有拿不完的安眠藥、鎮定劑、迷幻藥、吐真劑及咖啡沖泡包等 (有鑑於他的能力難以自欺,他大概是真的忘記自己塞了幾包咖啡在身上)

>鋼鐵嗄的神奇鱗片

「......欸? 抱歉,恩?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風格獨特的先生,請問你認為我是在一個酒吧裡面嗎? 
對對對就是說這裡,謝了,你知道我沒瞎啦。只是我之所以在這裡顯然就是你造成的啦。」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森 希法洛爾
造成不便深感抱歉 custom_ulal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楊望蒼

※角色外貌:



※性別:男

※年齡:20

※種族:人類+微薄的狼人血統

※職業:雙劍士/菜鳥駭客/B級狩魔者

※專長:

簡單駭客技巧:高中時發現意外發現對程式語言有著不錯的天賦,靠著自學成了一名不專業駭客,表的身分也是一名資訊系的大學生

靈活的左手:為了學習家傳的雙劍術,被逼著把左手當慣用手三年而習得

蒼嵐劍勢:楊家某逼迫狼人領主入贅給自己的飆悍劍聖祖先傳下來的雙劍術。


※特殊技能:

蒼嵐鬥氣:由蒼嵐劍勢的核心修煉法鍛煉出的鬥氣,可以以不限於自身的媒介作為釋放鬥氣,每劍都可以放出距離最遠80米的蒼藍色鬥氣,但鋒利度依照媒介變化,如果是用劍的話鋼板都可以輕鬆斬斷,但用手指釋放的話只能切開…吐司(雖然不夠鋒利,但力道是不變的,所以估計結果會是吐司被打扁,且放吐司的石桌也被打碎)?並且運轉鬥氣時稍微加強身體能力,且身體與鬥氣能力加速為原來的2倍

狗狗們的朋友:犬科類(狼、狗)天然的親近他(反過來也是,有時殺狗比殺人還令他難受),雖然能夠與牠們溝通,但對牠們提出的請求不一定會答應

如狼(被動):隨時具備一流運動員的身體能力與靈敏的嗅覺,危急時本能使雙眼轉為獸瞳,這時具有強大的動態視覺

半狼:如狼的進階能力,除了獸瞳,也長出了獸耳和尾巴,身體能力為凡人極限的3~4倍,此狀態下能力已經與純血狼人相當,只是五感能力稍弱

※角色背景:

「...那時的他只是還未了解到他那怪物般的才能」— —楊家第218代家主/持劍人的姊姊楊望云
在妖魔神隱入暗中的現代人界,除魔者依然以裡界守望者的身分活躍著,作為一流除魔家族楊家這輩唯二的男丁,望蒼從小便接受著嚴格的訓練,在大伯早逝,堂哥放飛自我去做廚師後更是如此,不過幸好他對於成為除魔者並不排斥,畢竟作為除魔者的大姐一直是他崇拜的對象,相較之下總是使喚自己的雙胞胎姐姐更讓他頭疼,目前在圈內已是小有名氣的除魔者了

※攜帶的物品:

狼紋筆記本:封面繪著狼頭紋章(家徽)的筆記本,實際上是空間裝備,每一頁都是一立米的空間,且沒有實體穿過書頁時此空間的時間流速約比外界慢1500倍的,共一百頁(沒有限制放生物或非生物,有東西在書頁裡面時書頁不能被物理的破壞)

用祕法煉製的單手長劍.蒼空:以使用者的鮮血作為核心煉製而成,只能本人使用,他人碰觸會被割傷,用其斬出的劍氣可以斬斷魔法、異能等能力或攻擊

短劍X2(沒有特殊作用,第二把只是備用)

筆電:駭客帶著電腦是常識!(收在筆記本中)

海豚吊飾:
海豚屋魔女贈送的海豚飾品。加入PC的頭髮或身體素材,做成了替身玩偶。功能為一次防禦必定成功。使用後會損毀。

※個性:懶惰(除非遇到感興趣的事)、好奇心強、偶爾話嘮、吃貨(食量為正常人兩倍)

※興趣:閱讀小說

※習慣性的小動作:時不時的推眼鏡,即便沒戴著、走在瓷磚地面的時候會盡量不踩到線

※喜愛的人或物:狗狗,美食,兩位姐姐


冒險經歷:
【酒吧基礎團】魔女街道、Q彈滑嫩大事件!
【酒吧基礎團】鋼鐵叢林中的咆嘯(npc)
聲望留言:
潘二喜 聲望+1 普通的桐谷和人嗎…(茶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露比

※角色外貌:
金色長髮的碧眼魔法少女
會被當成小孩子的幼兒體型
身穿紅色主體的魔女服
偶爾也會穿著洋裝,或者其它的裙裝.
幾乎一定會穿著絲襪和可愛風的鞋子.

※性別:你覺得呢?

※年齡:求你不要問

※專長:魔法,刃杖熟練,閱讀,理解現況,直感,逃命,誤導,裁縫,魔藥調配,異世界知識,挖洞給自己跳

※特殊技能:異常魔力放出,第四面牆認知,時空移動(有限),被召喚體質,瞬間著裝(限裙裝主題),瘴氣抗體(對負面效果抗性),儲物空間

※興趣:製作洋裝,自戀,自虐,自找麻煩,對別人惡作劇,被更大的整回來

※習慣性的小動作:捏起裙擺,背起雙手忸怩,膝蓋互相磨擦,側著腦袋,

※討厭的人或物:『那傢伙』,麻煩的事情,放著需要幫助的人不管

※喜愛的人或物:洋裝,可愛的東西,能安心放鬆的時光,看著別人煩惱的時光,痛苦地愉悅著的時光.

※理想:只要能安定下來就好...還有從『那傢伙』的魔爪中逃脫.

※心理陰影:夠了哦!不要再把色情的怪物塞給我了哦!


※攜帶的物品:
瘴氣結晶-由瘴氣魔法使過盛的魔力所生成的結晶,除了當成能源之外,作為寶石也具有相當價值,還能轉換成普通的物品.
刃杖-既是魔杖,也是魔刃,看起來比較像是有著特大刃部的長兵器
大量替換衣服-以及和裙裝配搭的物品,當中尤以魔女服,不少都有著附有保護性的結界,雖然效果有限但是被偷襲的時候會很感激.
以舒適為主的各種布料以及裁縫工具
各種魔藥-儘管口感很糟,這些有著各種簡單魔法效果的魔藥實在無法不帶著
野營設備-有著魔法加持的空間,雖然不大但是能確保在戶外休息時的舒適,還能淋暖水浴!
無限食盒-在讓人長時間無法接觸補給下都不會發狂,每餐口味不同的食盒,儘管不是甚麼美味,也能維持精神健康.只有一人份.
日記-用某個文明的文字寫成的手記,內頁有著不少淚痕.
傘型項鍊-能阻擋風雨猛熱,維持身邊舒適的好東西
奇蹟硬幣-向它祈求的話可以借得好運,甚至小型的奇蹟,但是會在任何時間連本帶利的遇上糟糕的事情,不過不會死,存亡關頭會自動發動.

聲望留言:
雷貝 聲望+1 歡迎Ruby~(好可愛
伊布MING 聲望0 我也有玩世界樹喔ಠ_ಠ
路人鳥 聲望0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多試著穿別人的裙子走一段路吧。」
露比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