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置頂】 【酒吧】阿爾法酒吧:創造你的TRPG角色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卡蕾特·佛洛伊德 (Current Freud )

角色外貌:160公分。大約1617的樣貌。鈷藍色長髮有兩撮頭髮一撮為紫到藍的漸變色另一撮為黃到橙的漸變色。黑灰色眼,眼角有黑色的淚痕,但時常閉著眼。鯊魚齒。穿著鈷藍色大衣、鈷藍色長短不一的鞋子,材質不明,觸摸有類似鯊魚皮膚的質感但卻像布料一樣柔軟。

性別:女(?)

年齡:沒去記

個性: 開朗 不拘小節 愛睡覺(實際上是在夢的世界中醒來)

興趣: 觀看夢中彩虹色的大海 吃糖果

語氣: 一般為悠悠哉哉彷彿甚麼都不在意的語氣

習慣性的小動作: 睡覺流口水 呼出泡泡

種族:夢鯊(在現實中是類似於人類的樣貌帶少許鯊魚的特徵,夢中則是一條鈷藍色的鯊魚。鯊魚有著兩張巨大的嘴巴,嘴巴中有一排排的牙齒,兩根彩色的舌頭從裡面伸出,如果有需要可以將夢中的樣貌拉入現實中,鯊魚可以在人型旁約一百米旁自由游動,也可以自由潛入夢裡再衝到現實中。實際上鯊魚才是本體,現實的人型是為了交涉方便,但一般時候意志存在於人型中)

職業:夢之旅人(遊蕩在光怪陸離玄奇又不可思議的夢境中的旅人 )

專長:靈敏的視覺和嗅覺 游泳 槍械 刺劍 潛行 製作糖果


喜愛的人或物: 糖果<葡萄味的>
討厭的人或物: 認為所有鯊魚都會吃人的混蛋
角色背景:自她有意識起第一眼看到的是光怪陸離的夢中世界以一彷彿沒有邊境的彩虹色的大海,在遊蕩於夢的世界中不知多久她認識了很多的朋友也替自己正式的取了一個名子,然後她發現了不同於夢世界的另一個世界<現實>,他好奇的在另一個世界中製造了一個人形,道別夢中的朋友進發於另一個世界開始她向新的事物的探索,在遊歷了不同的國家後想說回去看看以前的朋友時卻莫名其妙進入了一間奇特的酒吧 。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附件 縮略圖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姓名:露納 (LUNA)

※年齡:外觀16-15 (實際自己也不知道)

※性別:女

※職業:夢境觀察者(自稱)

※種族:夢蛾(夢境生物之一,本體為身長1米長加翅膀3米寬的淡綠色大蛾,穿梭於生物的夢境中觀察做夢者,停留在喜歡的夢境中可以回覆自身力量)

※外型:160公分,綠色及肩短髮,頭上有一雙黃色羽狀觸角,瀏海蓋到眼睛 ,眼睛為黑色梭形沒有眼白,脖子圍著白色毛圍巾,白色短和服,膝蓋處圍了一圈白色軟毛接著淡紅色蛾類足肢,背後有薄荷綠的蛾類翅膀長至足尖

※本體:為身長1米長,展開翅膀3米寬的淡綠色巨蛾 (月形天蠶蛾)在現實中體型縮小一倍,但可以載的動比自己重兩倍的物體

※語氣:輕快的少女音,容易將當時的情緒表達在話語中

※專長:裁縫或手做飾品 自帶自我漂浮(?)

※性格:迷糊 健忘 樂天 黏人

※喜歡的事物:觀察他人 聽故事 閃亮亮的東西

※討厭的事物:吃現實的食物(無法消化現實的食物,會造成浪費)無法溝通的人

※背景:誕生於某個森林的夢境中,會進入他人的夢境中觀察做夢者,被發現的時候反而會開心的主動黏過去,然而因為外觀是巨蛾的關係,反而會把做夢者的美夢嚇成惡夢,所以在發現夢境之海存在並可以接受自己時非常開心,看到朋友時會黏過去,但因為本體太過巨大容易被嫌棄,而後從人類的夢境中「學習」人的外型…但不是很成功,變成半人半蟲的外觀,不過本人已經很滿意了。

在「學習」人類的事物中同時也對「現實」產生了好奇,後來透過夢境穿越的能力將自己「穿越」於現實中,但副作用是無法食用現實中的道具(食物 藥劑),不過本人不是很在意這件事,在現實世界觀光時被同行者告知外形太過顯眼所以會用幻術偽裝成普通少女,但在認識的人面前會撤掉幻術偽裝,在旅行的途中尋找做夢者時不小心闖進酒吧中,原先想直接離開酒吧去找夢境但感受到非常熟悉的氣息….




聲望留言:
流星之中 聲望+1 是鯊魚娘的妹妹~~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艾克

角色外貌:黑髮黑瞳的少年,留著刺蝟頭,皮膚略黃,身高大約170cm左右,腰間掛著包包,背後掛著師父給的大錘,原本的衣服不能穿所以現在穿著鐵匠大叔以前的衣服。

性別:男

年齡:16

種族:人類

職業: 鍛造師、新米獵人

個性:樂觀、好奇心

興趣:製造各種有趣的裝備和新奇的道具。

厭惡的事情:傷害小孩子的人、不尊重敵人的行為

專長:製作各種裝備道具、基本獵人武器操作(大劍、太刀、單手劍、雙手劍、銃槍、大錘、長槍、充能斧、斬擊斧、狩獵笛、操蟲棍、弓、輕弩、重弩)


特殊技能:
獵人基本訓練:包括追蹤獵物、隱蔽、利用天然陷阱和翻滾

採集術:能夠採集怪物身上的素材,並且上面附有怪物生前具有的能力,但採到什麼都是隨機的,採完後屍體消失,需要親自參與戰鬥才能獲得具有怪物能力的素材。

腦洞調和:經由本身的奇思妙想,製作出來的物品經常有特別的附加效果。

鍛造術:將採到的特殊素材加進正常鍛造過程中進行製作,由於技巧問題,製作的裝備耐久極低很容易就破碎。
引用︰由於部分技巧學不會因此耐久很低,基本用幾次就壞了,但本人對此感到不以為意。
修補術:能恢復裝備的耐久,但需要有破碎的裝備。

角色背景:原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原本的世界是人與龍共存的世界,人們與龍戰鬥獲取身上的素材並加以鍛造,艾克從小與師父學習,6歲時師傅告訴他作為鍛造師要先了解武器,因此開始跟師父的老朋友學習武器運用,到12歲時開始嘗試自行狩獵並製作,但由於鍛造技巧不佳武器容易損壞因此常使用道具,藉此自學了物品的調和製作,意外發現對此具有天賦便開始學習,由於自學因此經常有些奇思妙想,16歲時與師父一同前往新地區協助探索,但乘坐熱氣球時遭遇不知名古龍襲擊,為了救夥伴艾路貓奇奇一同從熱氣球上掉落,艾克醒來時發現自己眼前是不認識的天花板,並且身上包紮著繃帶,往身旁看過去看到奇奇趴在旁邊,此時有個人從門口進來,和他溝通之後了解他是被請過來治療的,經過了解後知道原來是奇奇向路過的鐵匠大叔求助,因此艾克對鐵匠大叔感到十分感謝,便住在鐵匠鋪中幫忙,不時喜歡去酒館玩。
攜帶的物品:
師父給的鍛造錘(師父說是用新地區的素材鍛造的,聽說本體很有厚道)
獵人小刀(可以協助剝奪素材)
獵人腰包(雖然小小的但意外的大,師父講是某種特殊古龍皮製成的,聽教官說長的像章魚??)
調和器具
擲骰結果

1d6 → 4[4] 4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俊

※角色外貌:身高184,體重70,頭髮略長,微捲髮,染有紅棕色的部分已經只剩2/3,長相清秀,面無表情叼著一根菸,脖子掛著一黑色繩子項鍊,墜子為左邊短右邊長的銀色金屬兩棵樹木,身穿短袖灰色上衣及黑色夾克,褲子為深色貼身牛仔褲,黑色皮靴,手上戴著一支黑色蝴蝶扣錶帶的機械錶,胸前背著黑色斜肩包,包包外有兩隻刀柄10cm刀刃20cm的匕首一上一下的交叉。

※性別:男

※年齡:22

※種族:人

※職業:拳擊手

※專長:拳擊與匕首結合的攻擊

※特殊技能:
【拳擊匕首】擅長以快速地刺拳、直拳攻擊臉部、下巴,同時運用匕首攻擊要害。

【戰鬥本能】能感應到殺氣,直覺式的做出對應動作攻擊、防禦或閃躲,在戰鬥中察覺氣息屬於本能反應,無法隨心所欲地運用,卻總能在進入戰鬥後反射式的做出連自己都料想不到的動作,實際上這是存在於潛意識裡經過千錘百鍊的訓練及最險惡的環境中所不斷累積的經驗傳承,來源自父親的家族,但卻因討厭家族而使這項能力被壓抑。

【感應靈體】因為強大的感知能力而能看到或感應到鬼魂之類的靈體存在。

【自我保護】來自潛意識的保護能力,防止自己對自身做出的任何傷害行為,不論是有意識、無意識、受操控、洗腦的狀態下都無法傷害自己。

※角色背景:來自一個黑道家族,父親為頭目,家族裡人人潛意識裡都有來自父親天生的超強反應力,而頭目理所當然成為了最強大的存在,而俊卻沒有因此而備受尊崇,親戚們各懷鬼胎,因為只要頭目死亡時沒有兒子繼承頭目便由其餘血脈男性爭奪,所以俊從小便受父親嚴苛的訓練以激發出最強大的能力,而訓練不只是生理上的磨練,心理素質甚至更重要,越是冷酷無情、毫無人性的人越能覺醒出更強的力量,同時還得承受親戚們各種暗算。

在16歲時被要求殺掉母親,如果不做就得眼睜睜看著她被父親凌虐致死,當俊怒吼著質問眼前的男人為何能做出這種事時,父親只冷冷地說道:「對我來說她就只是生下你以及培養你的工具,今天是你的成年禮,現在他正發揮最後的價值,讓你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不願看到母親痛苦的哀嚎,俊果斷地做出反應,因淚而模糊的眼眶看著母親在自己刀下失去氣息,緊接而來的是止不住的怒火,失去理智的胡亂攻擊,父親輕易的邊閃躲邊說道:「憤怒?看看你無力的攻擊,能為她做些甚麼?等到你能勝過我的那天或許才懂得感謝我現在所做所為,失去一切你才能得到一切。」俊咆哮:「那我永遠都不要勝過你,永遠你都別想得逞。」舉起雙匕俊決心求死,當這念頭閃過時卻發現體內的力量竟在抵擋自己,父嘲笑道:「生物活著都是為了繁衍後代,進而演化出各種生存本能,而我們家族的力量就是最強的生存手段,別人無法傷害你,就連你也不行。」發洩過後的俊逐漸冷靜:「後代?那我就從此消失,你們再也別想找到我,看著你所謂『家族』因內鬥而分崩離析吧。」俊快速的從窗戶跳下騎上摩托車跑走,留下「父親」以及「母親」。

離家後俊始終在逃亡,躲避來自父親的追捕以及親戚的追殺,並不是逃不掉,他在等,他要親眼見證這個「家」的殞落。

6年過去,一份報紙頭條:頭目遭自己人殺害 惡名昭彰的黑道家族分崩離析,看著報紙的男子吸了一口菸嘴角揚了一下,這是他6年來唯一一次臉上有表情,既是冷笑又是微笑,彈了一下菸蒂他走進一個未知的門裡。

※攜帶的物品:斜背包,外有兩把匕首,內有一卷繃帶(綁拳or包紮用)、1隻防風打火機、1包菸、1隻鋼筆、1個皮夾

※個性:自由、隨心所欲,想到甚麼做甚麼,但話不多

※興趣:跳舞

※語氣:無所謂、心不在焉的感覺

※口癖:OK

※習慣性的小動作:思考時會捲玩頭髮、沒事就橋一下手錶位置

※行事風格:外表看似一副死全家的樣子(恩真的死全家),其實只是沒有目標而面無表情,當想認真的時候眼神會改變,但目標常常還沒達到就又換一個目標,完全依照自己覺得有趣的事情做

※討厭的人或物:黑道、混混、以暴力達成不好目的的人、青菜

※喜愛的人或物:吃巧克力跟抽菸

※理想:無

※信念:盡量不做壞事,因為被人發現很麻煩,不喜歡惹麻煩,但也只是盡量而已

※禁忌:被罵媽媽,實質上的罵,口頭上的髒話不予理會

※心理陰影:家庭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楊光

※角色外貌:黑髮黑瞳,大眾臉,古銅色的皮膚,精壯的身軀(身高180/體重70公斤)

※性別:男

※年齡:20

※種族:人類

※職業:戰士(宅男/玩家)

※個性:害羞 不擅言語 吃貨(隱性) 熱血(隱性)

※興趣:閱讀 玩遊戲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沙羅沙·異邦客(Ceraza Foreigner)
「原姓斯拉比亞…算了,反正是沒人知道的姓氏。」

※性別:女

※年齡:外觀16,自稱三十來歲

※種族:人類

※職業:魔法舞孃

※個性:可能是穿越經驗之故,性格意外的樂天。
雖然已經三十來歲但老是有點冒失。
有輕微偏食。但似乎很會避嫌。
還有一件事不得不題的:她男女通吃。「放心,點到即止的」

※興趣:研究魔法 找樂子 發現未知領域

※語氣:因為演劇經驗,她時常會以男生口吻說話。
有時,甚至會用是帶點王子風的。

※口癖:「我是路過的舞姬,有什麼煩惱?」
「有興趣與姊姊玩嗎?」
「就是說:XXXX的模樣?」
「Shephy!」(似乎相等於一般人「天呀!」的用法)

※習慣性的小動作:經常性,而且壞習慣地把臉部距離貼到很近對話對手。
小心她火大時會有輕微的魔力暴走(周圍帶電)

※喜歡的事物:奶茶 雨天(尤其是打雷) 辛辣的食物

※討厭的事物:西芹 當自己是小孩的人 不聽使喚的小動物 背叛

※心理陰影:對於性格陰沉的人(比如上兩層的兄台)有很重戒心,這是由於曾經因為這種人而心傷之故—據說都是發生在【最初的世界】。

※禁忌:因為【最初的世界】的神是以羊為意象的緣由,她從來沒吃過羊

※專長:魔法構築(包括儀式),演劇,舞蹈,中世紀武器,調戲女孩
「放心,真是會點到即止的」




代碼︰
===天宮本人的話===
加入這兒那麼久才寫好不好意思。(最主要是想她別太瑪莉蘇…)
在此不瞞大家了,她是從年代真心久遠的ERPG反覆回收再改造角(而且都沒去過創革),所以經歷才如此古怪。
希望大家多多照顧。

還有:求畫師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泠音 聲望+1 感覺真的合得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Thumbs Up 
角色姓名:賽瑟.馮.許蘭耶
[圖︰ VeOob7b.png]

※性別:男

年齡:18歲(?

※種族:


職業:無職

專長:殺人、找東西

※興趣:殺人、咬手指、大撒幣、借錢、喝茶、吃飯、坐在角落思考人生


特殊技能:


攜帶的物品:
聲望留言:
MaxC 聲望+1 這不是那個小眼睛吸血鬼嗎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塔塔(Tarta)/塔勒塔爾烈里恩

※角色外貌:




引用︰  膚色黝黑,披散於背的長髮柔順烏亮,常以部落傳統方式編髮。輪廓深邃,雙眼翠綠如翡翠,圓潤明亮,眉宇之間笑意飛揚。左耳穿有三個金屬製圖騰骨釘,右耳耳垂掛著羽飾。
  身材高大瘦長,有187公分,然而在部落裡算是相對矮的。手指昕長骨節分明,小腿精瘦健壯,雖然看起來很懶但跑得很快。
  上半身除了頭臉佈滿「薩滿」的圖騰刺青,如果仔細端詳會發現整個圖騰是一筆到底的,但胸前一塊奴隸烙印毀了整體圖型。
  平時穿著看起來很浮誇的綠色連帽斗篷,上面以金銀線繡有複雜的民族圖樣和骨珠,改自他自己身上的薩滿刺青。衣服偏好深色的長袍或短上衣配皮帶和七分褲,鞋子以靴子和涼鞋為主,表演的時候會赤腳,露出腳上的彩繪圖騰。
  腰間繫著彩繪皮鼓和木笛,背上揹著一把看上去價格不斐的魯特琴,琴面和琴把皆有加工彩繪的痕跡,一開始看會覺得風格違和,但是塔塔拿在手裡彈奏時便能感受它魔性的美麗。


※性別:男


※年齡:25

※種族:人族

※職業:吟遊詩人/前薩滿(見背景)

※專長:

引用︰【吟遊詩人】--歌唱(練了三種不同的聲線)、樂器演奏(鼓、笛、琴)、說書、創作、雜耍(飛刀、沙包、小魔術)、變裝易容。
【薩滿】--野外求生、觀星、探測地形水文、測天像、草藥知識(含毒物)、醫療、刺青彩繪、繩結、占卜。
【興趣使然】--學動物的叫聲、發出維妙維肖的生活噪音
【其他】--跑步、閃躲


※特殊技能:


引用︰  在原本的世界,薩滿的刺青是與神靈的連繫,薩滿的力量來自於刺青。然而塔塔變成奴隸時(見背景),刺青被烙印毀了,從此聽不見神靈。直到他回復自己的模樣,重新唱起自己的歌時,他才從迴響的旋律裡再次聽見力量。此後他若是認真施術,必定會伴隨著音樂,也很少為了音樂以外的事物召喚神靈的力量。換句話說,他平常的占卜把戲是用來騙客人開心的,就是話術加民族文化知識而已。
 
引用︰【一人合音】--古老的部落相信人有三個靈魂,以薩滿的力量認識、了解與引導三股靈魂之聲,讓他們時而分流交錯,時而共鳴和諧。

【音像】--讓歌曲傳送之事物,依照施者的意志,在受施者腦海中顯影(本來為幻術的一種)。

【音覺】--類似音像,強化的不是具體形像,而是抽象情感,需注入施者的感情。
引用︰音像與音覺的原理類似降神,是古老薩滿快速傳遞信息給集體或遠方部族的方式。完整儀式下會召請神靈的力量來達成目的。然而塔塔因為刺青毀損,與神靈的連繫通道不穩固,大部分使用的是自己的精神力,且有副作用。依據使用的量相對應的,音像會造成一段時間的意志薄弱,音覺會造成短時間的麻木不仁。

【歌喻】--基礎七個音階各自帶有不同的意義,依據不同排列、長短、節拍,作為預言,由神靈主動降於薩滿,原理類似乩身。古老的薩滿必須以智慧和經驗解讀神明的意志,帶領部落避開災厄走向光輝。塔塔偶爾會在恍惚睡夢中得到零碎無詞的旋律,但他不會解讀,只會把這些旋律拿來編曲寫歌。

【歌卜】--將問題在毫無預想的方式下隨意哼誦作為對神明的請示,記下旋律後按意義解讀(可以問短期、具體的事項,塔塔的成功率是50趴,基本上他不太喜歡使用,一來不穩定,二來他深知古老的神靈對於現今世界的認知存在落差。

【祝頌】--薩滿共有十二支代代相傳的歌謠,可召請對應的祝福功效,塔塔知道所有歌謠的名字,但離開部落前只學習到四首,蒐集完整的薩滿歌謠也是他的目標。以下為四首塔塔知道的歌謠:
引用︰「獻祭之歌」--薩滿將自己獻給神,與神靈達成交換的誓約,使用所有【祝頌】的前提必須詠唱這支歌謠來獲得其他歌謠的使用權。每個月塔塔會進行一次獻祭儀式,獻祭的核心意義在於獻上對神與自然的敬畏之心,塔塔通常果實、小麥作為獻祭的指示物歌詠。但這個儀式是「薩滿將自己獻給神」,在這首歌的力量下,神靈其實可以拿走薩滿的「任何東西」作為代價。在祈求者或部落失去對神的敬畏之心時,神靈可能會以此作為提醒。
 
「力量之歌」--強化祝頌對象的力量,對象可以是人、物,或僅僅是某個部位。塔塔的能力可以讓效果持續三個行動。
 
「修復之歌」--治療傷口、修補物品,塔塔的能力可以應付輕微的狀況。
 
「定神之歌」--安定心神、冷靜心情。


※角色背景:
 
引用︰  塔塔是一名逍遙自在的吟遊詩人,喜歡美食、美酒和溫暖的火爐,喜歡懶散與安逸,但受不了無聊太久,一但感到無聊就覺得全身毛躁。平時態度散漫,有時又很雞婆,講究生活。和外在表現比起來,意外的能幹這一點,常讓一起旅行的夥伴驚訝。
 
  塔塔,聽起來像旅行藝人的藝名,他也對外號稱自己的本名太難唸才使用親名一點的暱稱。
 
  不過塔塔其實就是他的名字,這個名字來自一個如今已消聲匿跡的草原部落。塔塔在部落民族語中的意思是:腳踏過水窪發出的聲音。
 
  十四歲以前,塔塔只是一個普通的部落民。......嗯,或許不是那麼普通,因為擁有過人的記憶力與學習能力,他被任命為部落薩滿的學徒,跟著老薩滿學習部落的神話、歷史、歌謠以及引導部落的醫術、法術等學問。那是一個沒有文字的蠻荒時空,所以只有像塔塔這樣的孩子才能勝任這個工作。
  
  直到自稱文明人的強大國家進攻部落,塔塔才知道世界上有文字這麼方便的東西。
   
  老薩滿死了,死在他眼前。

  像塔塔這樣年輕力壯又具有一定地位的男子本來也該被殺,然而他拒絕接受死亡的命運。他明白了即使一生無法拒絕承擔部落興衰的重任,但他從來不想成為薩滿的事實,他拒絕與部落同興衰的命運為了活下去裝瘋賣傻。
      
  他和部落倖存的女人、小孩一起被當成奴隸,然後他被當作羞辱的工具送給文明人將軍的「懦弱」的大兒子烈恩當小丑。烈恩沒有生氣,甚至一直把他留在身邊。在發現塔塔的裝瘋賣傻只是假象後,也沒有趕他走,塔塔也發現將軍的大兒子並外人說的不懦弱,只是烈恩溫柔但不善交際的個性讓他在宮廷中不受歡迎,兩人逐漸成為摯友。因為欣賞塔塔嘹亮的歌聲,烈恩提供他樂器與訓練讓他從瘋小丑轉職為瘋樂師。
  
  然而在一次陰謀中,烈恩被人陷害,在莫須有的罪名下,兩人只能逃跑。途中,烈恩還是被捉住了。成功脫逃的塔塔本來打算劫獄,烈恩卻在沒有審判的狀況下第二天就被處死。塔塔得到了一直嚮往的自由,卻發現自己對於廣闊的世界感到茫然,頓失方向。

  此後兩年他離開王都,在劇團、樂團、馬戲團輾轉流浪,過著糜爛的生活。直到一日,在建國慶典時隨劇團回到王城的他無意間聽見一場關於烈恩是邪惡賣國賊的荒謬說書。久違感到憤怒的他和表演者大打出手(當然是打輸了),才發現街頭巷尾都在表演這個故事,甚至連他待的劇團也在排演這個劇本。
   
  第一次,在無法轉圜的餘地下,塔塔發現自己擁有怎樣也無法放下、怎樣也必須堅持的事物:他必須把他知道的紀錄下來,然後傳遞出去,這是他只要活下去就必須做的事。第二天清晨,他便離開劇團(當然擅自拿走自己算好的洽當薪資),出國開始一個人的遊唱旅行。
    
  這一次,他穿著改良自部落民的服飾,重新使用自己被遺忘的名字,唱起消失的部落歌謠與故事,以及自己一路見證的傳說。

  來到阿爾法酒館這個不可思議之地,他深信自己將見證更多傳說,傳遞更多該被人知曉的真實。


※攜帶的物品:

  匕首、雜耍飛刀、藥草包、魯特琴、彩繪皮鼓、木笛、雕刻刀具、彩繪盒(附筆)、創作手稿與調查記錄、易容道具(白粉、染劑、假鬍子)、鵝毛筆、墨水、金幣(23)、老薩滿的占卜石串、自編髮繩、一盒賣給客人的祝福小道具(部落髮繩、串珠、耳飾)、料理用的基本調味料。

※個性:

  塔塔是一名逍遙自在的吟遊詩人,喜歡美食、美酒和溫暖的火爐,喜歡懶散與安逸,但受不了無聊太久,一但感到無聊就覺得全身毛躁。平時態度散漫,有時又很雞婆,講究生活。和外在表現比起來,意外的能幹這一點,常讓一起旅行的夥伴驚訝。

  爽朗直率,為人大方。喜歡隨性度日,有時有點任性妄為。對朋友十分重視,自稱對生活務實,卻有著聽起來很浪漫的理念。脾氣還算溫和,但生氣起來嘲諷值會飆升。

※興趣:
 
放懶、喝酒、唱歌、演奏、八卦、編故事、耍嘴皮、搞事作死。
 
※語氣:

輕快優哉,無聊時聽起來懶散又不耐煩,開始表演時作為一個稱職的吟遊詩人是有很多不同的語氣表現的!善用各種語氣耍嘴皮的技能讓他加倍欠揍。

※口癖:

沒什麼慣常的口頭禪,但覺得無聊會開始碎碎唸。

※習慣性的小動作:

時不時會打拍子哼歌(對他而言有點像自言自語)、思考時喜歡站起來走動、手上有沒立即要使用的紙條時會忍不住折來折去、坐下時會翹腳、睡覺會打呼。

※行事風格:

歡樂主義、打哈哈至上、輕鬆隨意、馬馬虎虎但真的需要會認真、有趣是最重要的。

※討厭的人或物:

人:
引用︰1.狂信者,不會質疑的人。
2.種族歧視者中的基本教義派。
3.賣弄知識顯示優越的人。

物:菇類食物。
 
※喜愛的人或物:

人:自己、烈恩、有趣(?)的人、可愛(?)的笨蛋。
物:自己的作品、魯特琴(烈恩給的)、老薩滿的占卜石串(雖然不知道使用方法)。
 

※理想:

自己的歌謠、故事被傳唱千里、有什麼事物真的會因為自己的行動有所改變。

※信念:

活著便好、今朝有酒今朝醉、散播故事散播愛。

※禁忌:

引用︰1.被直接指出其實有十分認真負責的一面(但作品上除外),厭煩「能者多勞」,不喜歡被依賴。
2.睡不飽被叫起來會有起床氣。
3.有人用「野蠻人」、「珍奇異獸」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一切,不接受其他解釋與可能,傲慢無禮。

※心理陰影:

引用︰烈恩。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塔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醉鬼。帕奇爾斯

※角色外貌:
標準的蜥蜴人種族,其貌無法判定,因為不明原因導致於其頭顱之處如亡靈一般皆是藍色靈魂之火包覆著蜥蜴人的頭骨。更準確的來說如同地獄戰警一般的感覺,整顆頭著火。然而,此藍色火焰並不會對他人造成任何傷害也沒有任何熱度可言。
小細節:
身高二米三
體型壯碩(非骷髏之軀,實則一般蜥蜴人身軀)
尾巴一米長,壯碩有力,可當第三隻手進行基本互動(如:捲起,舉起物品
獸皮短褲一條,隨然沒有外露重要部位,可是還是習慣遮擋。
(角色圖或外貌描述,也可以兩者都有)

※性別:姑且是男性

※年齡:具體未知,平日喜愛自稱22歲的年輕帥蜥蜴。但根據不明記載,在上古時期便曾有他的身影。

※種族:蜥蜴人種 / 亡靈科
只有頭部看似亡靈的蜥蜴人,不明的消化方式另他即時沒有正常的食道也能品嚐到美酒的香醇和各式水果的香甜。意即,五感皆為正常。(非人類請附上簡單介紹)

※職業:釀酒大師 (設定特殊者,請附上簡單介紹)

※專長:
釀酒,品酒,找尋藥草植物和水果,野外生存,搬運

※特殊技能:
[釀酒專精]:長期浸淫於釀酒的大師,可以輕易的用手邊材料制作出美酒。
[藥草學]:因為長期在野外尋找可以用來釀酒的草藥,不知不覺的練就了一身辨識各式草藥的能力。
[植物學]:因為長期在野外生存尋找可用來釀酒的植物水果,不知不覺的就練就了一身辨識各式植物水果的能力。
[野外生存能力]:因為喜好自然(其實是因為積蓄都花在酒類上了),所以在野外有不同一般人的生存能力。
  • 能力1:生火。可以透過手邊的少數材料迅速升起持續燃燒一晚的篝火(若想繼續燃燒需添加柴火))
  • 能力2:方向感。曾經在森林裡待上數十年(因為沒錢還酒錢跑路到深林裡避難),因此學會了在滿是同樣場景的樹林中辨識方
  • 能力3:隱蔽。即使本身懷有巨力,但因為拒絕花費多餘的力氣去打鬥,練就了良好的隱蔽能力,可以輕易的繞過許多野獸。(若想透過此能力進行攻擊動作會因為殺意的湧現而馬上被對方發現,此能力使用時無法和他人互動,原因同上,會被發現)
  • 能力4:天氣預警。長年的野外生活另帕奇爾斯對於空氣中的濕度有絕對的敏感度,可以幫助他快速的預知接下來的天氣。
[怪力]:長期搬著自己最心愛的大酒壺四處跑動,導致於帕奇爾斯練就了一身的力氣。
[夜視]:亡靈頭顱帶來的少數好處之一,帕奇爾斯享有夜晚視覺效果。
[熱感]:亡靈頭顱帶來的少數好處之二,帕奇爾斯可以隨時啟動熱感視覺去透過溫度感應判斷他人位置。
[弱聖體質]:哪怕只有頭顱部分是亡靈,受到聖屬性攻擊仍會受到加成傷害。
[禁療體質]:同上所述,魔法系治療術會令帕奇爾斯受到傷害而非補血。(拜託,不要拿治療術丟我.)
[愛酒體質]:長期的喝酒奇妙的改變了帕奇爾斯的體質,喝酒會令帕奇爾斯回血。
[懶散態度]:因為避戰的個性,若非必要性戰鬥,帕奇爾斯會選擇看戲。


※角色背景:
帕奇爾斯的背景是團迷,甚至連他自己對自己的過往都沒有映像。為何變為亡靈,哪怕是詢問了千百遍,用盡了各種方法,還是無法得知答案。久而久之便也不是那麼在意了。更甚者,連他的名字也是在偶然之間聽見人來人往的酒客提到而自命為的。多數時候其他酒客們更愛稱呼他為懶散的釀酒大師、醉鬼。雖然本人並不承認這種說法,但是這稱號也跟著他直到今日。由於本身懶散的態度,哪怕自己會釀酒也曾欠了一屁股債被仇家逼迫到上古原始森林中躲了許久,並且因此學會了在野外生存的能力。別看帕奇爾斯懶散懶散的樣子,對於辨識藥草和植物等,他可是有著極高的天賦。當然啦,這一切都是為了釀造出他更喜愛的美酒罷了。至於他所隨身攜帶的巨型酒壺來歷卻是未知,根據無可考究的史記,這酒壺原屬於上古一個精通於亡靈法術的大師手裡。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他會變成今天這樣吧。

※攜帶的物品:
  • 可無限產出底酒的巨型酒壺一大桶(約一張圓桌的大小)
「介紹:(底酒)可和任意帕奇爾斯判定為可釀酒的材料混合而成稀釋佳餚的原料,當然了可以直接喝,但是只會有股清香並不會令帕奇爾斯回覆,也不能令他人醉倒。」
  • 堅硬無比的採集小刀
「介紹:材質莫名的小刀,在採集時鋒利無比卻無法傷人的奇妙道具」
  • 安魂酒 (四瓶量)

    形容:哪怕是沒有味覺的人喝下去,只要他還是有靈魂的,仍就能感受到從靈魂深處傳來的愉悅感。渾身的毛孔也會因此而綻放開,就像炎熱的夏日裡吹到一股涼爽的風一般的舒適。因為草藥的關西,另飲者可以感受到渾身疲勞悉數去除,並且感到放鬆。

    功能:讓無味覺者也能享受喝酒的樂趣,並且感受到愉快這種情緒。透過這杯酒可以安撫飲用者的情緒和心靈,另他可以感到放鬆自然,並且腦袋思路變清晰。同時飲用此酒可以另飲用者的渾身肌肉感到放鬆,且去除一直以來的疲勞。效果相當於好好的休息了一陣子。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酒吧卡: 帕奇爾斯
已完結COC團數:9
擁有書籍
[圖︰ hSc1iiD.gif]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小白(本來因為是黑蛇幼體而被叫作小黑,但因為現在是白色而叫小白)轉生前姓「白井」,名字不詳

※角色外貌:全身鋪滿雪白色的鱗片,長約6米的蛇

※性別:雄性

※年齡:4(+26)

※種族:雪鱗蛇
蛇形魔物的一種,是水和風的複合屬性「冰」屬性的罕有魔物。能夠使用雪屬性的魔法,亦持有凍結類的異常狀態攻擊。一般棲息在人跡罕至的雪山之上,因此很少襲擊人類的記錄。

※職業:法坦

※專長:防禦、緩速

※特殊技能:
獨特技能:
《變質》:作為轉生特典而取得的技能。效果是完成魔物的進化條件後,可以不進化而選擇「能進化成進化對象的魔物」進行種族變換。
《保質》:進化時能保有曾經取得的種族技能。
《傳承》:同伴死亡時取得對象持有的一種技能;自己死亡時,讓同伴取得自己一種技能,若有複數同伴,則所有同伴各自取得自己一種技能,可重複。來自別人的轉生特典。

種族技能:
雪白之鱗:雪鱗蛇的白色鱗片,擁有多種抗性,是製作防具的優質素材。持有抗性:雪抗性(冰抗性上位*)、嵐抗性(風抗性上位)、渦抗性(水抗性上位)、上位物理抗性、凍結無效
冰凍之牙:能夠使敵人凍結的攻擊技能。持有屬性:貫穿屬性(刺屬性上位)、冰屬性、毒、凍結
熱源感應:蛇形魔物共通技能,感知四周的熱源。
冷氣纏身:免疫環境的溫差所造成的影響,受到近距離攻擊時,降低對方的移動及攻擊速度。
冰魔法:風和水的複合屬性魔法,以堅硬的冰塊攻擊敵人為主。
雪魔法:冰魔法的上位屬性,大多是廣範圍的凍結魔法

習得技能:
運算強化→高速運算→未來預算→預測→預知:預知未來的技能。
高速運算(分支)→並列運算→並列思考→多重意識:擁有多重意識,類似於人格分裂,但記憶共有,而且也清楚知道自己就是自己,不會混淆。
記憶強化→完全記憶:發生過的事情全部記得。
肉體操作→肉體支配:完全操縱自己的身體,連心跳和內分泌都可以用自身意識操作的程度。
完全記憶+肉體支配→保質(獨特技能)
下位物理無效(保有種族技能)+下位魔法無效(保有種族技能)→下位攻擊無效
意識傳達:讓對方明白自己的意思。
語言理解:不論對方使用何種語言,自己也能聽懂對方的意思。

因《保質》而持有的種族技能:
黑鱗:黑蛇的鱗片,擁有暗抗性,是製作防具的素材。持有抗性:暗抗性、毒抗性、斬抗性
毒鱗:毒鱗蛇的鱗片,光是靠近便會中毒,難以製作成防具,卻可以作為毒屬性武器的素材。持有抗性:猛毒抗性
鋼鱗:鋼鱗蛇或金鋼蛇的鱗片,對下位物理攻擊有極高抗性,是製作防具的優質素材。持有抗性:下位物理抗性→下位物理無效
寶石鱗:寶鱗蛇或寶石蛇的鱗片,對下位魔法攻擊有極高抗性,是製作防具的優質素材,此外,作為奢侈品也十分受歡迎。持有抗性:下位魔法抗性→下位魔法無效
爆炸鱗:爆鱗蛇的鱗片,掉落後會發生爆炸,一般是作為消耗品的素材,但由於運送困難,爆鱗蛇大多是被飼養的對象才能收集得到。持有屬性:爆屬性(火屬性衍生)
白鱗:白蛇的鱗片,擁有光抗性,作為魔物是很麻煩的存在,但由於很少魔物擁有光屬性,因此白蛇的鱗片很少會被拿去當防具素材。持有抗性:光抗性、毆抗性
毒牙:蛇形魔物很多都持有的攻擊技能,剝取下來的毒牙是良好的毒屬性武器素材。持有屬性:刺屬性、毒屬性
猛毒牙:毒系蛇形魔物的牙齒,是最常見的猛毒屬性武器素材。持有屬性:貫穿屬性、猛毒屬性
鋼尾:鋼鱗蛇和金鋼蛇的主要武器,既可以揮打造成毆屬性傷害,也可以用突刺的方式攻擊。持有屬性:鋼屬性(火和土的複合屬性)、毆屬性、刺屬性
幻化:改變自己身影的技能,但改變的只有可見光的身影,若使用感知系技能會馬上被察覺。
光魔法:光屬性魔法技能,聖光和光壁之類的支援類魔法。
回復魔法:光屬性衍生魔法,有淨化和各種回復類型的魔法。

*上位:持有上位屬性時,等同下位屬性達到頂級,抗性達到頂級則視為無效。
*物理抗性:下位三種:斬、刺、毆;上位三種:砍劈、貫穿、衝擊

※角色背景:
為了兩位可愛的女兒麻里奈和愛莉而努力工作的上班族,在回家途中被人推出鐵路而死。
在異世界轉生成迷宮內的蛇形魔物,為免魔物的腦部太細會忘記女兒而把幾乎所有技能點砸進記憶類和運算類技能;接著因為身為人類的記憶無法純熟操作自己作為蛇的身體,把剩餘的點數全部砸進「肉體操作」而得到「肉體支配」並因而取得獨特技能《保質》。
在首次離開蛋殼,作為魔物幼體活動時得到數名類人族收養,並作為小隊的肉盾。攻略迷宮時因其中一名同伴死亡而解散,只剩下作為登記主人的,酷似女兒的金髮雙馬尾精靈族繼續冒險。
後來精靈死亡,死前才告知他原來精靈也是轉生者,並給予他《傳承》這獨特技能。可惜,此後並沒有跟其他人組隊或成為交心的同伴。
目前正在尋找機會學習「時空魔法」使自己能回到女兒的身邊。
轉生系輕小說看太多的結果


※攜帶的物品:沒有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歡迎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天宮零介 聲望+1 按照這類穿越系作品的走向,小白叔叔大概會變成…伏羲?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