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置頂】 【酒吧】阿爾法酒吧:創造你的TRPG角色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霧緋花

※角色外貌:一頭及腰的鮮紅色長髮,平時綁成馬尾,身穿飛魚服,雙腳及膝處和左手穿戴護甲,右手攜帶皮革手套

※性別:

※年齡:19

※種族:人類

※職業:槍兵/拳法家

※專長:武術,槍術,體術,擅長在迷霧中作戰

※特殊技能:結印-增強身體各方面機能
                     穿雲擊-將手中長槍擲出,攻擊完會自行回到手上
                     格鬥術-近戰中會將長槍收起,近身搏鬥
                  
※角色背景:從小被人收養,在家事方面的天賦一蹋糊塗,因緣際會下發現有極高的武術天分,被師傅授予了武術,槍術,體術的技能,在十八歲時出師,此後
                     便在各個國家間遊歷,由於看過太多的事,使她不時思考活著的意義

※攜帶的物品:火尖槍(長槍)-攻擊時會有火附在其上
                         龍鱗護手(左手)-初次使用火尖槍時遭其反嗜,造成灼傷,之後請工匠打造出的護手
                      皮革手套(右手)-上頭有金絲構成的紋路,能使結印過程化繁為簡

※個性:直接

※興趣:坐在樹梢思考,挑望星空

※語氣:簡潔有力的

※口癖:
了解

※習慣性的小動作:思考時眼睛會閉起來

※行事風格:船到橋頭自然直

※討厭的人或物:嗓門大的人

※喜愛的人或物:長槍,蜘蛛

※理想:找到存在的意義

※信念:遵循規則

※禁忌:不要碰我

※心理陰影:
六隻腳的東西
擲骰結果

2d6 → 6[4, 2] 6
0d0 → 0[] 0d6 → 6[4, 2] → 6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菲斯尼多

※角色外貌:
眼睛總是半開,給人一種想睡的感覺,表情上比較沒有明顯的起伏,留著一頭六分頭的黑髮
褐色的皮膚,肌肉線條分明,但不會給人壯碩的感覺,看起來就是熱愛運動的人,但同時又戴著一副無框眼鏡,兩者的反差立刻鮮明起來。
穿著比較簡單,內搭貼身的衣服,外面套著一件比較寬鬆的外套,整體上較有層次感,褲子以牛仔褲較多。

※性別:男

※年齡:26

※種族:人族(半人造產物)

※職業:煉金師

※專長:道具製作、魔法陣知識、結構解析

※特殊技能:
【虛假生命】
能給予一般的物體暫時的生命,喚醒它們的記憶並與之交流,但魔法造物則需要一定條件,而且有機會失敗。

【多重感知】
在接觸一件人事物時,能用二種以上的方式去感受,例如顏色的味道,聲音的型狀,觸感傳來的情緒,在這種狀態下總能直覺的得到答案,有時候甚至能知道他人的想法。

【投影】
當完全解析一件物品的結構後能經過重組複製出相同的物品出來,若是含有魔力特徵的東西同樣也能複製,但附在其上面的特㣲只能短暫存在。

【潛能激發】
隨著自身的經歷將轉化為自身的能力,會因為每次不同的體悟而改變。

※角色背景:基於「論證人類潛能主動開發主導進化的方向」而從生命工學項目中在半人造的方式下培育出來的生命體,經之前的研究判斷人造產物在潛能的開發上是有其極限的,因此這次的項目改為半人造的方式也是為了避免潛能上有所限制並將潛能的種子順利埋入。在 菲斯尼多 誕生的3歲觀察報造中覺得讓其與一般人在同樣的生長環境中成長心理和潛能上會比較有益,也能進行環境對潛能上的影響實驗從而獲得上學和在一定範圍上的自由行動權力。

※攜帶的物品:便攜式魔法陣、煉金工具、『生命起源』一書、次元口袋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時羽

角色外貌:                                   
帶著半臉狐狸面具
外表看似十四歲少年
背著一把日本刀(位置可調整)
穿著黑色大衣與白色長袖內襯以及黑色運動褲
頭上有一對狼耳
背後有條狼尾巴
脖子上有淺藍色圍巾

性別:男性

年齡:20

種族:狼人

職業:無所事事的探索者

專長:劍術、繪畫(速寫之類的)、

特殊技能:獸化(變成狼的型態)
完全人形化(隱藏耳朵、尾巴)
瞬身(可瞬間移動至自己看得見的任何位置)
基礎元素魔法(金木水火土之類的,只能召喚出普通的量)

角色背景:
出生於某個森林中的狼人聚落,三歲那年聚落被某實驗團體(非法)襲擊,其父母以自己的軀體獻給團體做實驗為代價,請求不知名團體放過自己的兒子,團體因不想添加更多幹部傷亡,答應了其父母的要求,在給時羽施下中等的失憶魔法後,將時羽、日本刀及面具置於孤兒院前。
在孤兒院的十三年間,時羽經常偷偷跑去附近的酒吧,在那遇見了很多不一樣的人,時羽的學習能力驚人,只要看過幾次並明白其招式的原理,便能快速的學會,瞬身和劍術便是這樣學會的。
十五歲時因隨身攜帶著的刀上的圖騰被酒吧中的一位旅人認出,而得知自己身世的些微線索,一年後終於下定決心離開孤兒院尋找身世和搞清楚自己父母的生死。
離開孤兒院後,靠著接取魔物討伐的委託過活,偶爾會偷偷回到孤兒院,從遠處看望自己在孤兒院的「家人」們,四處奔波尋找關於身世的線索。
這一天,時羽得知在自己出生的聚落在某個森林中,他打算去看看,卻不幸迷路了。(十四歲的身體是天生的( ̄▽ ̄))
個性部分的背景:可能是因為在酒吧見過太多太多的人了,時羽經常躲在酒店的各個角落,偷聽別人的對話,因此也常聽到一些比較黑暗的事,導致他在不熟的人面前,不習慣用真實的一面去對待,不過熟識之後,便會以自己原本的性格來相處,但也被孤兒院院長叮嚀過,不可以對別人太失禮,所以還是會稍微克制一下自己的白目個性,正義感嘛......天生的!!
(角色知道的)幼年的記憶只到拿著日本刀和面具,站在孤兒院前就停止了,在此之前發生了什麼完全沒有印象,只知道自己名為「時羽」。十六歲時偷偷離開了孤兒院,只留下一封「我要去尋找身世」的信。不只為何,身體到十四歲時就停止成長了(不包含健身會造成的影響)

個性:在剛認識的人面前會戴著面具並保持微笑,用畢恭畢敬的態度交談。熟識後偶爾會取下面具,用有時白目、有時成熟的語氣交談,應該算稍微有點正義感。

攜帶的物品:
藏在大衣里的匕首、錢包、筆記本(用於記錄線索)、日記、
跑團紀錄:
【酒吧基礎團】追擊!綠色怪物!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雷貝 聲望+1 種族狼人,職業浪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墨

※角色外貌:看似13歲的嬌小男生,酒紅色瞳孔,向外亂翹的炭灰短髮,左側一小撮頭髮卻是紫色的。臉蛋清純,瘦小身板,披著尺碼稍大的寬鬆外套連帶兜帽,袖口稍微蓋過雙手僅露指尖,外套內側配有暗袋。腦袋上長著顯眼的亞人特徵(兔耳)

※性別:男性

※年齡:18歲,再加上22個月

※種族:亞人

※職業:吃閒飯的咖啡店店長

※興趣:
喜歡喝碳酸飲料,其次才是咖啡
喜歡帆布製品,對此有著使用品和收藏品的多重購買習慣

※專長:
〈求生功能〉 - 動態視力,不擇手段,隨便拿一個東西,都可以用來傷人
〈生財工具〉 - 就算吃閒飯還是會做的技能:咖啡技術,啜飲咖啡
〈種族特長〉 - 綜合性能優勢的腳力:跳躍,飛踢,奔跑,閃避
       - 敏感高的兔耳力:辨識數量、位置、夾雜音

※語氣:悠哉隨性的神秘主義,偶爾喜歡假攤牌

※行事風格:即使會輸,也絕對不逃,因此就算逢骰必敗,還是會興致勃勃的骰出去

※討厭的人或物:最討厭黏糊黏糊的觸感,也討厭到海邊游泳,以及拜託不要拿出蟲子

※特殊技能:

※角色背景:

※攜帶的物品:出門才外也能用上的一小包咖啡豆,暗袋裝有許外粒狀碳塊,黑得發亮的斧頭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名稱:夏綠蒂•拜塔莉 
種族:時空旅人
性別:女
性向:女
年齡:外觀大概十三歲(實際上已經六萬七千八百四十三歲了)
職業:時空旅人
副業:吟遊詩人/商人(由於每次旅行時降臨的時代、國家都不同,需要副業賺取那個時代的貨幣。)

角色外貌:
褐髮蘿莉(身高大約140公分左右),自然卷,髮長略低於兩胛骨。
由於長時間流浪於荒野,因此總是穿著一身粗糙麻衣,頭髮也隨意披散沒有梳理,上頭插著一朵紅色六辦小花。就算如此,頭髮依然十分滑順。
手持著一根與自己身高相仿的骨製牧羊人杖,上頭掛著一顆不知道什麼年代的青銅小鐘。
腰間掛著一個香包(驅蟲),一個小錢袋,一個皮革水囊帶,還有一把獵刀。
有時候會看見她背著一架里拉琴(七弦的)、有時候只是手中拿著一支骨笛,有時候……。每一次使用的樂器都不一樣。
雖然是吟遊詩人,有時候卻會幹起商人的勾當,那時便會看見她背著一個比自己身形還要巨大的背包。
後頸上刺了一個小小符紋。
雖然有一雙祖母綠般的漂亮雙瞳,卻從一出生便失去視覺(不是全盲,還是能分辨光暗明亮),於是用白色的絲帶遮住雙眼。

攜帶的物品:

能力:

角色背景:
遵循「不創造、不改變、不干涉」的古老誓約的時空旅人。在身體停止成長後,脫離尊長(父親或母親)獨自旅行。
由於時空旅人獨特的生命觀,視生死為一體,面對生離死別時不會特別的情緒波動。同時,遵守不多取的獵人哲學,不製造多餘殺孽,對於人類的浪費的行為十分不解。
武術方面師承清風劍客的「清風流•拔嶽」,旨在隨風而行、清風滾石,雖然不是什麼著名的武學流派,經過萬年的淬煉一拳一劍早已銘刻在靈魂之上。
由於天生盲人的關係,聽覺與嗅覺比一般人好上一些,但仍沒有野獸那樣的敏銳。
有時候會與人結伴而行,但大部分時候還是獨自一人。對外稱自己為「飄花的吟遊詩人」,熟識者則暱稱「小綠」或「小夏莉」。
唱歌時自稱「小女子」,稱他人為「客官」。
除了唱歌外,很少說話,加上「平凡氣息」的影響,常常被當成空氣人,但一開始唱歌後,周圍所有視線都會因為「魔性魅力」而被吸引過來。此外,酒量很大,從沒有人看過她喝醉的樣子(曾喝翻整個酒館的冒險者,結果她的臉只是微微發紅而已)。
喜歡被搔頭和耳朵,被搔之後就會像貓咪一樣磨蹭他人的身體。但請注意絕對、絕對不能碰她的脖子,否則下一秒完整的一套拳法就會落在你身上,輕則骨折、重則癱瘓,在見面時,一定會先行警告,說那是武者的反射動作,違者後果自負。
剛剛獨立旅行時,曾被一位年輕女巫所救,因此對魔法抱有憧憬,卻發現自己沒有半點魔法天分,灰心了好一陣子,直到那位德魯依友人開導後,轉戰魔法理論,漫長歲月裡教導出許多大魔法師,成為歷史上少數無法使用魔法的魔法教師。

興趣:唱歌、跳舞、教書、流浪

專長:唱歌、跳舞、教書、買賣

個性:表面上有些天然,實際上清楚所有的人世常理,只要不傷害到自己的範圍之內,不排斥他人的隱瞞與欺騙。

開場白:
琴弦已經撥響。各位客官,看過來,讓小女子為您獻唱一首命運之歌。
收場白:
思索吧?苦惱吧?各位客官,命運的琴弦已經撥響。

座右銘:
1.未來即過去,過去即未來。時間的迴圈從未停歇,永恆的旅途也從未結束。——「古老誓約之六」
2.宿命是只有粉身碎骨之人可以談論的。
3.一百個眼中就有一百種小綠,在你眼中,又是那一種呢?

活動獲得道具:
〈前往碧藍之森〉獲得
〈驅逐異獸〉獲得

借寄道具:
物主:無央
聲望留言:
jeffary 聲望+1 會教魔法的人出現了!(?
伊布MING 聲望0 我喜歡這個盲劍客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天宮零介 聲望0 似乎與我的合得來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欸※角色姓名:陣外

※角色外貌:有著黑髮黑眼的亞裔少年。長著一張可愛娃娃臉,身高體重160cm /45kg。平常穿著印有(我❤️骰子)的polp 衫,外面套著一件黑色風衣。下身根據氣候,夏天穿沙灘短褲,冬天則穿棉褲。右耳掛著自製的骰子耳環。

※性別:男

※年齡:表面年齡15歲,然而透過骰子不斷倒退時間修復缺漏,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幾歲了。

※種族:人類

※職業:信仰者(信仰自創的骰子教,教條為「世界一切皆由骰子決定」)

※專長:占卜、宗教學、解謎。

※特殊技能:




※角色背景:
從小陣外就是一個喜歡幻想的孩子。但是幻想終究是幻想,所有的事情都是被自己規定好的。於是,不滿足於規劃好的幻想的陣外摸索著各類傳說、神祕學、宗教學、各式各樣被當作故事素材的元素,以每日占卜的方式賺取零用錢購買所需的書本與資料。不斷的接觸、體驗、實驗。最終陣外學習到大量占卜的技術、宗教的知識以及都市傳說。
經過的比較、體驗、幻想之中,陣外逐漸創造出了可以從複數選項中決定唯一的骰子教,根據骰子的結果,服從命運的安排。這使的他的幻想出現許多的不確定性與樂趣,然而陣外想不到的是隨著不斷的完善、補充原本只是單純幻想的宗教竟然接觸到{世界法則}的根本。
於是,一切都開始朝向不可預料的方向變質,幻想出的骰子教竟然會影響現實。
發現到這一點的陣外不知足而運用骰子一次又一次的改變著世界線,直到有一天他發現所有的人事物的設定都亂了。
豬可以在天上飛、魚可以在陸地上漂浮,狗學貓叫,貓學狗叫、紅色的夕陽變成藍紫色的、肉食動物改吃草、草食動物改吃肉。
「一切都失控了!」
注意到這點的陣外好長一段時間放棄投擲骰子,但是骰子教的教議已深入腦海。他無法擺脫它的存在。。
陣外不斷的尋找世界的缺漏、不斷的盡力修補。為他的所作所為贖罪,那怕無人得知、無人知曉。
尋找缺漏的過程中陣外察覺到
,借用此原理自己可以運用硬幣讓事件達成,這讓他能ˊ更快的找到闕漏的源頭,更快的修復當年的錯誤。


然而,曾經的過錯真的能如此簡單的復原嗎?

陣外在修復完第999個錯誤後,看著在他眼裡依舊漏洞百出的世界,他人眼裡「正常」的是世界。
陣外選擇了放棄。
他再次投擲了骰子。
他說:「讓我離開這裡吧!骰子女神。不管你想怎麼樣都隨便了。要殺要剮都行,讓我離開吧!」
骰子落地,發出咖當的聲音。
陣外不管擲出的數字,他僅僅打開門,不論前方會出現什麼怪物、出現什麼世界。都不在是他的問題。
他太累了。





※攜帶的物品:







※個性:樂觀主義者,凡事都從好的方面開始想。
比起懷疑他人更願意相信他人。
對於文句異常的注重細節和解釋上的問題,一定要說的清楚明白才肯罷休。(大概是因為之前躑骰子時,沒有把握文句的意思,導致世界線混亂的關係。)

※興趣:用各種材質製作骰子(木頭、鐵塊、塑膠⋯⋯)


※語氣:喜歡引據教典的條例,比如第一條「世界的一切皆由骰子決定」

※口癖:呵呵⋯⋯一切都是骰子的決定。

※習慣性的小動作:思考、遇到難題時會搓下巴

※行事風格:嗯⋯⋯既然如此就投硬幣決定吧!

※討厭的人或物:質疑骰子教的人,想要入教的人

※喜愛的人或物:認同、尊重骰子教的人

※理想:將世界的缺漏補完。

※信念:絕對服從骰子女神的旨意

※禁忌:我最討厭欺負朋友的人

※心理陰影:兩難恐懼症(遇到兩難困境的時候,會喪失判斷能力) mayday 






ps:修改完成。如果還有問題會盡快修改(●°u°●) 」
聲望留言:
泠音 聲望+1 感覺gm會很累??
jeffary 聲望+1 我倒覺得挺簡單易懂的(?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霧森提燈。

性別:無性別(曾為男性)

角色外觀:
雖然經常有塵土或髒汙進入,但自身在物質上的本體是一幅空無一物的鎧甲,身上還有各種青苔,地衣與植物共生著。身高約195cm。
鎧甲的外觀相當陳舊,甚至有不少生秀與龜裂的地方,但似乎不損其堅硬與強韌,外人可從鎧甲的樣式判斷出所屬的年代與國籍。
手邊的武器則可能是用構成自己身體的同樣方法製作的,又或者是鄰近的友好村落&教會的贈禮,

但基本上都會包括:一把長劍,一把大劍,一組弓箭與一個盾牌。此外也攜帶著各式工具與雜物,包括一個六分儀。
身後批著的破舊披風是深色靛藍為底,以黯淡的金色繡著某個宗教的符號,象徵著當初給自己恩情(?)的女神大人。

年齡:1203歲 (自己忘了)

種族:無機物&守護者。(經常被誤解成魔像)
本來是死靈類的不祥存在,但因緣際會得到了女神突發奇想的好意,在淨化&轉變以後,分類上變成某種精靈(spirit),
物質上的實體則是空的鎧甲,但未必是金屬製的,可以藉由讓植物寄生來換取用根吸收土壤元素來修復軀體的能力,
所以有可能是金屬,岩石,結晶或陶製的質感,不管是哪種都比普通的材料堅韌許多。

腰間繫著的提燈則並非現世之物,總是散發著暖色系的光輝,這是身為守護者的靈魂光輝;
不一定是要提燈的形式,火把或蠟燭,或者神像上的後光/光環其實也可以,會變成提燈只是單純地因為喜歡這個形象。


職業:戰士,嚮導,聖職者。

專長:武器的使用,弓術與投擲,騎術,徒手格鬥,園藝與飼養,野外求生,導航與製圖,神靈的奇蹟。

特殊技能:

異端追獵-能夠感知到不該待在此世的異世界事物,並且隱約地可以用直覺知道對方的慾望,恐懼,特性,行為模式與可能的弱點。
窮究武藝-生前的訓練與成為守護者後的漫長戰鬥經驗,可以用運動能力最大化地發揮任何武器(包含徒手),同時也擅長看穿對手的行動意圖。
儀式-需要繁複準備且只能在架設的場地中使用,但在效力與位階上卻是比自己直接施放奇蹟強上許多。
角色姓名:霧森提燈。



性別:無性別(曾為男性)



角色外觀:

雖然經常有塵土或髒汙進入,但自身在物質上的本體是一幅空無一物的鎧甲,身上還有各種青苔,地衣與植物共生著。身高約195cm。

鎧甲的外觀相當陳舊,甚至有不少生秀與龜裂的地方,但似乎不損其堅硬與強韌,外人可從鎧甲的樣式判斷出所屬的年代與國籍。
手邊的武器則可能是用構成自己身體的同樣方法製作的,又或者是鄰近的友好村落&教會的贈禮,


但基本上都會包括:一把長劍,一把大劍,一組弓箭與一個盾牌。此外也攜帶著各式工具與雜物,包括一個六分儀。

身後批著的破舊披風是深色靛藍為底,以黯淡的金色繡著某個宗教的符號,象徵著當初給自己恩情(?)的女神大人。



年齡:203歲 (自己忘了)



種族:無機物&守護者。(經常被誤解成魔像)
引用︰本來是死靈類的不祥存在,但因緣際會得到了女神突發奇想的好意,在淨化&轉變以後,分類上變成某種精靈(spirit),
物質上的實體則是空的鎧甲,但未必是金屬製的,可以藉由讓植物寄生來換取用根吸收土壤元素來修復軀體的能力,
所以有可能是金屬,岩石,結晶或陶製的質感,不管是哪種都比普通的材料堅韌許多。


腰間繫著的提燈則並非現世之物,總是散發著暖色系的光輝,這是身為守護者的靈魂光輝;
不一定是要提燈的形式,火把或蠟燭,或者神像上的後光/光環其實也可以,會變成提燈只是單純地因為喜歡這個形象。




職業:戰士,嚮導,聖職者。



專長:武器的使用,弓術與投擲,騎術,徒手格鬥,園藝與飼養,野外求生,導航與製圖,神靈的奇蹟。

特殊技能:


引用︰異端追獵-能夠感知到不該待在此世的異世界事物,並且隱約地可以用直覺知道對方的慾望,恐懼,特性,行為模式與可能的弱點。

窮究武藝-生前的訓練與成為守護者後的漫長戰鬥經驗,可以用運動能力最大化地發揮任何武器(包含徒手),同時也擅長看穿對手的行動意圖。

儀式-需要繁複準備且只能在架設的場地中使用,但在效力與位階上卻是比自己直接施放奇蹟強上許多。

傾聽-能夠理解花草與小動物的情感與簡單想法,但由於對方知性也很低所以複雜的問話是辦不到的。

虛擬感官-明明是沒器官的鎧甲,卻能開啟跟生前相同的感測方式,但用於感測部位不一定要跟生前一樣,例如用手指來品味濃湯或用肩甲視物。


攜帶物品:
引用︰岩石大劍-用構築自己身體同樣的方式製作的物品,全長2M相當地沉重所以大多只是揹在背後當擺飾品,遭遇很硬很厚的敵人才考慮拿這個。

占卜矛:奇怪的占卜師當成報酬給的物品,立在地上任其倒下,會指出某種可帶來機運的方向(不論福禍)。也能當成武器使用。

拔穢之劍:尺寸相對正常的長劍(120cm),由鄰近的神殿所贈予,能夠淨化異界,汙穢或詛咒的力量,但不包括化學與生物意義上的毒與疾病。

靈樹大弓:其實是包含了魔獸的角與筋,並以特殊膠料補強木材部分的複合弓;很難拉開,就算成年人在上面吊單槓也不為所動。
露營用品:野外生存與紮營,以及採集天然物資所需要的各式各樣器具。


藥草組合:救助迷途者所需的消耗品,包括自己土製的藥草與從妖精村落拿來的專業煉製藥物。

製圖工具:測量天體與地形,以及繪製地圖所需的各種工具。作為守護者需要監管環境以及帶領迷路的人,所以很常用到。


角色性格:沉默寡言,穩重,善於繁雜與重覆工作的耐心。

角色興趣:

角色背景:
來自已經滅亡的某個國家,在戰鬥中慘死的騎士,因為生前未竟的遺憾與憤怒而使得沾有血跡的鎧甲做為一種不死生物活動起來
雖然變成了毫無知性與溝通能力可言的狂亂死者,但運氣很好地被路過的好奇神祇發現,因而被淨化。
被神問了是否要就此離世卻選擇回答否地,於是就被轉化成該地的守護者,以義務換取能在遙遠未來完成使命的機會。
多年下來被鄰近的神殿與村落當成某種神聖的存在,雖說那的確也是事實,但帶著敬意的距離感還是多少感到不適應。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Information 
角色姓名:巧達

角色外貌:紫色長髮,紫色的眼瞳,身高大約170cm上下,穿著一套寬鬆的白色法師袍
,皮膚白皙,耳朵比一般人尖了一些但是沒有純種精靈那麼的明顯,手上總是拿著一本老舊的古書。

性別:男

年齡:17歲

種族:人類(半精靈但本人還不知道)

職業:高階魔法師/藥劑師(在學期間學院要求選擇一項副職業學習而選擇了魔藥製作)

個性:善良,和善,迷糊、很容易犯蠢,以保護和幫助他人為原則,願意為了朋友犧牲一切,有時會控制不住情緒。

專長:光系魔法(高階)、暗系魔法(高階)、箭術(入門)、煉金術-魔藥分支(精通)、符文學-附魔分支(入門)、素材分析、醫學研究

嗜好:閱讀、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幫助人。


特殊技能:
【聖歌】:利用元素配合特殊的音律唱出歌聲來產生凝神、安撫、強化等效果。
【元素感知】:記載在【知識古書】上的魔法,和一般的感知相比多了能夠感應到元素流動的能力
【神聖守護】:聚集光元素將之壟罩在目標身上,提升目標的防禦值,如果目標防禦失敗將會直接破碎以抵擋一次傷害
(短時間內不能對同一目標生效)
【變身?】:使用不同元素時,外貌會出現一定程度上的改變

角色背景:
3歲的時候被好心人送到孤兒院,但是包括本人在內沒人知道他是從哪裡來的

5歲時透過水晶球檢測出了光系和暗系的天賦,而被人送去附近的學院上學

6歲時學會了第一個魔法獲得低階魔法師證明,同一年在圖書館找到了【知識古書】
在昏迷的時候與之簽訂了契約,事後詢問了管理員和老師但沒有人見過這本書。

8歲那年受到教會召募成為見習牧師,在閒暇的時候會帶著一些零食給孤兒院的小孩

9歲成功施放中階法術獲得中階魔法師的證明

10歲的時候在教會牧師的教導下參與了【聖歌】的演唱。(學會聖歌的唱法)

12歲報名參加團體組比賽和隊友得到冠軍,冠軍獎勵是一門魔法【神聖守護】

16歲時成為高階魔法師,並通過了學院的畢業考

17歲從學院畢業之後就開始了一段長期的冒險,有次在使用了傳送陣時發生意外而來到了酒吧

攜帶的物品:
【知識古書(契約者:巧達)】:一本在圖書館找到的奇特的魔法書,裡面有許多的空白書頁
,會隨著契約者實力的提升而顯示出內容。
【生命手杖】:一根以生命樹的樹枝為材料所製成的單手法仗,似乎繼承了
 生命樹的特性,因而可以在法仗的頂端凝聚出了帶有恢復效果水珠(每天都會產生一滴同一時間最多累積三滴但平時用不到的時候會把多的存起來)
【製藥工具組】:裝著平時用來進行藥劑配置和素材分析的煉金工具
【儲物戒指】:空間魔法的一種應用,擁有可以存放大量物品的空間
【藥劑包】:一種腰包,裡面可以存放許多藥劑。
【符文筆】:為了使用符文相關的魔法而特製的筆
【符文學入門】:就是一本教學書
【普通的木弓】:就是把普通的弓,在必要的時候可以拿出來使用
【高階魔法師證明】:一個徽章,除了證明以外沒什麼實際作用
【壓制戒指(光)】:用來抑制體內光元素的戒指,以方便使用暗係魔法

酒吧道具:
孤獨之淚——純白的淚珠形徽章,淚珠中有幾抹看不清的黑色人形。
戴在身上時,會令人很有安心感。
效果:每場劇本一次,可使一次抵抗判定不擲骰,判定直接成功(包含被攻擊)。
擲骰結果

1d6 → 2[2] 2無聊丟個測試骰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SIGNATURE:
角色卡:巧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角色姓名:
溫特 米斯提爾

※角色外貌:
一位身穿暗灰色斗篷的男子,雖然那件斗篷看似破舊、褪色且沾滿風塵,但仍然遮擋不住他修長且健壯的身形。
他有著一頭雜亂的褐色短髮,略長的劉海偶爾會遮蓋住雙眼,使得看上去總帶給人一股頹廢的感覺,然而,當他偶爾撥開頭髮時,那深邃的褐色雙眼與似笑非笑的笑容總是會令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

※性別:男

※年齡:34

※種族:人類

※職業:
一個不怎麼會寫詩又五音不全的吟遊詩人(紫羅蘭是紫色的,玫瑰是紅色的,馬鈴薯是褐色的 蘋果...也是紅的?......不對!該死我又失敗了!)

※專長:魯特琴、繞口令、

※特殊技能:能夠用舌頭彈魯特琴彈出樂曲、可以在間隔兩百步的位置精準射中一個人的眼睛。


※角色背景:
他總是一邊旅行,一邊眺望著遠方。
冀望著和平、冀望著悲劇不再發生。
每到一個城鎮,他便坐下開始唱起自己寫的那些彆腳詩。
此時人們都會因他那彷彿發情的狗頭人般的歌聲與詭異的歌詞而捧腹大笑。
這時他便會用得意的魯特琴技藝獻上一曲,通常人們也會因為表演前後的差異之大而詫異,因而給予他一些小費。
那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呢,能夠讓人露出笑容。
所以,那些奪去他人笑容的傢伙,他也從不放過。
硝煙與鮮血的氣味儘管刺鼻,但卻不為他所畏懼。
是阿,他知道自己過去究竟犯下了多少過錯,也明白有多少的事情是再也無法挽回的。
「但,那都過去了不是嗎?既然現在的你想要當一個全新的人,那就去做呀!」一想到她說的這句話,他不禁露出了微笑,繼續起身踏上旅程。

只不過,有時當他疲倦了,想要休息一下時。
不知怎的,總是會有一間酒吧出現在他眼前。

※攜帶的物品:魯特琴、一把短弓、一筒箭和兩把匕首、一件縫縫補補多處的暗灰色斗篷

※個性:溫和且幽默,偶爾還有些好色、喜歡開黃腔,平時生活習慣非常節儉,從來不介意去幫助別人。

※興趣:最喜歡吃東西,特別是甜點,只要能吃就絕對不會客氣。

※語氣:俏皮且戲劇化,偶爾喜歡嘲笑一下他人,但並不含有惡意。

※口癖:會自稱叔叔、大叔
       會在句首加上 「所以我說....」
       在句尾則常加「....之類的」

※習慣性的小動作:在沉思時手會不斷的去撥弄琴弦,偶爾還會挖一挖鼻孔後用手指到處抹

※行事風格:凡事都需要以多方面去觀察後才能下定論,一意孤行或者剛愎自用是不可取的行為。

※討厭的人或物:不會做菜卻硬要做菜糟蹋食材的廚師是世界上最令人厭惡的事物、將自己傷害他人的慾望或想法正當化的傢伙也很令人討厭

※喜愛的人或物:「她」(他總是不願意提起對於那個她就竟是誰做出過多說明,我們只能偶爾從他聊天的隻言片語中了解)

※理想:希望能讓碰見自己的每個人都嶄露笑容、未來能夠成為待在「她」身旁也不會自卑的人

※信念:決不放棄弱者,厭惡一切壓迫他人的事物。

※禁忌:千萬、不能、把芹菜加到他的食物中。

※心理陰影:目睹大屠殺,那總是會令他想起過去。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顏色意義:綠-自製/含自製物品
  • 角色姓名:羅小咪
  • 性別:男性
  • 年齡:12
  • 種族:人類
  • 職業:學生
  • 專長:採+製藥、實驗儀器操作、說服、
    外語(方言)+外語(古文)、觀察、
    、作曲(但不會作詞)、
    擅長對付武僧、黑道、科研人員(?)、魔法師(?!)、10人以下群集(?)
  • 缺點:不善水性、休閒運動能力差(不過不影響戰鬥&筋骨很軟)、、不善欺瞞、隱瞞(不過擅長洞察)、情感麻木(故有精神攻擊抗性)
    被動觀察能力差(相對搜索能力不錯、五感亦十分敏銳)、方向感差、記憶力不佳
  • 個性:天然呆、口才不錯 偏理性、冷靜、成熟(至少以他的年齡來說啦...)、固執(越小的事情會越在乎)
  • 特殊技能:
    1. 瞬移 --我才不告訴你我怎麼...呃救命我卡到牆裡了 by小咪

角色背景
一個普通的小6生,因為愛玩生存遊戲的關係而與同學很少往來,更常跟國高中生混
常常跑到一間寺廟裡去見兩個義兄弟,在三人當中年紀是最小的
就大概這樣吧

持有物品詳細介紹

背後靈心得:
我是不是該改一下這家伙的年紀,感覺絕不是12歲的小屁孩(雖然說過他「看起來」17)
在打角卡的時候常常用成HTML語法好煩啊w
還有擲骰那邊不太熟所以多試了幾次才發現原來會出現負數R

這角色看似背景很雜,又是被抓又是被救(武僧=>黑道=>奇怪的研究組織,對我中二)
不過這些都是一般你不去問不太會知道的「裏故事」,所以其實我只打算本色出演--因為我在網路上跟現實中差異已經夠大了(而且我本人的故事更雜(?))至於專精度方面沒關係反正是輔助角(為了自保寫了武術&凝神跟瞬移)

然後魍(小咪)以及本人基本上都很愛搞事,而且本人對小細節很執著,所以也不會有動機不足的問題,反而應該很容易被搞:「你為啥要幹這破事?」「我爽。」
一開始創角時的想法:聽說酒吧卡是長期卡?太棒了我要把一堆阿里不打的東西通通塞進去
後來看到alpha上其他團時:太棒了我要直接用這些阿里不打的東西延伸出來
(目前打算讓靝賜以人類變體-侍僧(無信仰)-武僧(預定散打宗)跑dnd的al團)
個人小小問題
如果沒理解錯的話加經歷跟升級裝備(包含改裝自己的物品&獲得能力)應該都要再審卡吧?
小咪會一直待在浮空島沒關係吧?(因為把實驗室給炸了,而且自己還會被監控,導致無時空可回)
髒話應該得消音吧?

結束,讀到此辛苦2位惹∪・ω・∪
這裡是頁尾ㄛ
擲骰結果

1d8-4 → 7[7] - 4 3年齡
1d8-4 → 1[1] - 4 -3年齡
1d8-4+15 → 1[1] - 4 + 15 12年齡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初審完畢
藍刺蝟 聲望+1 複審完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