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D10】奇異日常:保護我們的日常(已結束)
只看該作者
#61
「我只是風紀還沒混到警察呢。」見嘍囉沒有大礙,犬神鳴乾脆放手任他們自摔,不厭其煩道:「不想被侮辱智商的話,就快回去唸書吧,在這裡遊盪也不會比較聰明呦。」

場外:
下次要求一日填寫歌詞。
聲望留言:
廚月 聲望0 阿 其實是早就已經自摔了 而不是在你面前自摔 是他們的傷勢疑似自摔ㄣ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2018-12-09, 01:15)廚月 提到︰ 【宮彌的部分】
「囉唆,合作社的人這麼多根本搶不到嘛。」
「比起花費心力去搶,不如吃外食——」
「哦,真是不錯的情報呢。」
加藤放下了漢堡,原本要得逞的宮彌並沒有成功。
「我覺得這裡的句子太不明確,反而讓人起疑——」
完全已經落入了情報的蜘蛛網中,卻忽視了他的食物岌岌可危
(如果想要再偷食物,可以,但是只能偷其中一個。)

只要下課就跟戰場沒兩樣的合作社,的確是不想去跟人擠……幾次翹課去合作社避免人擠人的宮彌默默地想。

「也是呢,不過這邊感覺直白點閱讀上比較順暢——」宮彌一手指著字句並提出想法,另一手再次朝加藤的早餐進攻。


這次搶薯條(噴笑 custom_ulala

@廚月 改了/
擲骰結果

1d10 → 9[9] 9敏捷(薯條快來人家手心吧~)
聲望留言:
廚月 聲望0 合作社跟食堂是兩個地方喔ㄦ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2018-12-09, 01:15)廚月 提到︰ 【犬神鳴與葉恆傑的部分】
你們會發現到小弟的傷都是自摔的,被犬神鳴扶起的重傷小弟也馬上撥開手喝道「你這個條子不要假好心了!」
「啊痛痛痛……那些令人聽不懂在唱什麼的傢伙們,真想扁他們一頓!」
而被葉恆傑關心的小弟們紛紛都自摔的有些嚴重,小弟們哭道「老大……我們終於知道被霸凌的感受了……」
「那些可惡的景明高中……說了些侮辱我們智商的話……嗚嗚嗚」
他們被Rap批評的體無完膚,紛紛無法出手
輕傷的不良說道「老大!我實在很想替弟兄復仇啊!」
(2018-12-09, 01:34)小蒼蒼 提到︰ 「我只是風紀還沒混到警察呢。」見嘍囉沒有大礙,犬神鳴乾脆放手任他們自摔,不厭其煩道:「不想被侮辱智商的話,就快回去唸書吧,再這裡遊盪也不會比較聰明呦。」

場外:
下次要求一日填寫歌詞。
「行了,我的小弟還不需要你來教訓,如果你真的想要勸人回去上課就請你做一個榜樣吧,熱心的忠犬先生」葉恆傑先是很不客氣的對犬神鳴說了一番話,不過對於經常和葉恆傑鬥嘴的犬神鳴來說,這句話的語氣意外的溫柔「總之我自己的小弟我自己會照顧。」

看著這些小弟,葉恆傑看似有些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卻把錢包拿了出來,從中拿出了起碼一半的錢給了一個感覺似乎是小頭頭的人「這就哭了?總之這些錢你們拿去,要去醫院的去醫院,不夠再來和我要,我可不想看你們這幅樣子被傳出去,結果害我被人笑說是一個廢物老大。」

「而且……被霸凌的感受不是當初一個個被我揍一頓之後就知道了嗎,這有什麼好哭的?」說出這句有點開玩笑的話時,葉恆傑的嘴角升起了一絲弧度,眉頭一挑,語氣充滿了調侃的意味。

「至於景明高中那些神經病,今天下午或者改天就去找他們的場子,用拳頭的那種,至於他們說的話,到時候人手一副耳塞就好,讓他們知道只靠嘴皮子是不行的。」葉恆傑說著還露出了看到獵物般的笑容,葉恆傑的小弟都知道,這是葉恆傑真的生氣,準備下重手的意思。

「這次……我就是說真的了,因為我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小弟被弄成這樣還不出手。如果你敢阻攔我的話……」說著就用十分兇狠,充滿寒意的眼神盯著犬神鳴,而且是認真的,不像之前那樣隨意。


由於不久前才把保護費收在錢包,加上恆傑自己的錢,應該就算是一半也是不少的款額
這樣也沒關係,我來想辦法把衝突演變成戲劇性的發展,畢竟……劇情發展是可以用扮演誘導的嘛w

關於那個該死的歌詞嘛……(你們覺得節拍是怎樣的就……怎樣順口怎樣來吧):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0 背後靈都不會讀空氣了我沒辦法 只能說有各自的堅持 風紀怎麼可能丟著一堆人在那裡翹課不處理掉 就像你不用混一樣我也不用混了啊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我沒有想教訓他們,只是想送他們去保健室,而且我說的都是實話。」犬神鳴正色迎上那道凶狠視線,不帶威脅僅是嚴肅以對:「恆傑,我可以調監視器讓你們去報案,還有報告校方加強警備,但我不可能坐視你們橙高的學生去作亂,那是我的職責。」

「此外,我知道你重視那些小弟,可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擁有不被校方開除的才華,他們要是被逮到,不是大過就是退學,校方忍你到極限時也是一樣。現在他們在你的聲勢助長下逞凶鬥狠,以後呢?留下那些前科大學跟公司並不樂見,你希望他們都只能去當黑道嗎?那就不是被音樂唱暈或拳頭打倒能解決的事了,那是性命攸關的事啊!」

或許是牽扯到父親去世的原因,他放在身側的拳頭握緊,全身顫抖冷汗直冒,卻仍聲嘶力竭道出自己的想法。

場外:
骰子不用理。
我擦還真的有歌詞,有求必應。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應對卡蕾特
2d6 → 4[2, 2] 4應對綺玉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2018-12-09, 18:50)小蒼蒼 提到︰ 「我沒有想教訓他們,只是想送他們去保健室,而且我說的都是實話。」犬神鳴正色迎上那道凶狠視線,不帶威脅僅是嚴肅以對:「恆傑,我可以調監視器讓你們去報案,還有報告校方加強警備,但我不可能坐視你們橙高的學生去作亂,那是我的職責。」

「此外,我知道你重視那些小弟,可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擁有不被校方開除的才華,他們要是被逮到,不是大過就是退學,校方忍你到極限時也是一樣。現在他們在你的聲勢助長下逞凶鬥狠,以後呢?留下那些前科大學跟公司並不樂見,你希望他們都只能去當黑道嗎?那就不是被音樂唱暈或拳頭打倒能解決的事了,那是性命攸關的事啊!」

或許是牽扯到父親去世的原因,他放在身側的拳頭握緊,全身顫抖冷汗直冒,卻仍聲嘶力竭道出自己的想法。
「哦?我雖然知道在你面前說出那些話你肯定又要多管閒事了,但是沒想到你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葉恆傑挑了挑眉,眼中的兇狠與寒意化為了調侃,嘴角也升起了一絲弧度「不愧是熱心的忠犬呢,嘛……為了避免被你煩死,把人揍進醫院的事情就算了,但是也不能什麼都不做,給他們一些必要的教訓是肯定的,這可是我最後的退讓了,做出一些小惡作劇不過分吧?不然我可不能服眾啊。」

「我知道你很好心,但是有些事情你真的管的太寬了,何況……你真的有去了解我這些小弟的狀況嗎?」葉恆傑收起那調侃的神色,再度用冰冷的視線看著犬神鳴,拉過一個雖然比起葉恆傑還是個小矮子弱雞,但是在小弟中比較高大強壯的人,指著人家說道「這傢伙呢,平時要幫忙自己家裡的雜貨店搬貨,但是因為那附近的廢物,有段時間老是被騷擾,你以為是誰帶人去找場子並且保證沒有廢物找上門的?」

「其他學校那些只會欺軟怕硬的廢物不一個個把他們打服根本就不懂得收斂一些,莫非風紀委員長大人要跑到其他學校去干涉其他學校的風紀問題麼?」帶著嘲笑與諷刺的笑容出現在了葉恆傑的臉上,而犬神鳴那激動的樣子,與聲嘶力竭的說話方式,得到的只是葉恆傑挖了挖耳朵,然後吹了吹手指的回應

「我的這些小弟或許在你眼裡就是一群不管學業,也沒有別的一技之長,上不了大學,進不了公司,得不到美好未來的社會垃圾,但是……他們懂得孝順父母,懂得和朋友講義氣,懂得團結在一起互相幫助,懂得遵守諾言,懂得什麼叫做忠誠,而那些乖乖上課,成績也不錯,所謂的好孩子呢?很多卻整天和父母吵架,背叛朋友,明明是一個團隊卻整天內訌,說出去的事卻出爾反爾。」說完,還很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就算沒有辦法升學,當白領,只是要過日子的話,工地裡面的工人,快遞人員,門衛之類的工作多得是,而且永遠不怕沒有人要,為什麼你要擅自的認為他們的未來只有走上黑道一途,你敢說這不是你的偏見嗎?」葉恆傑眼神十分冰冷,乃至帶有不屑的看著犬神鳴「你知道嗎?你剛剛說出來的話有多麼的膚淺」

走過犬神鳴的身邊,對著他這麼說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過去,那樣大的事情只要願意打聽就能夠得到消息,你討厭黑道有你的理由,這沒問題,但是這不是你輕視我的小弟的理由,在我眼裡,他們比那些只懂得恭維別人換取利益的人強多了」

然後越過犬神鳴,看都不看他一眼,往課室的方向走去,臨走前背對著小弟們命令道:「好了,不要為難這個“辛苦”的風紀委員長大人了,有傷的去醫護室,如果嚴重的就拿我給的錢去看醫生,沒傷的就滾回去上課,免得又被人找麻煩落得一副喪家之犬的丟人樣子」

當然,請叫我一日·有求必應室·之寒
犬神鳴被嘴慘慘 meme_troll
小蒼蒼你應該不會生氣齁 catA_sz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宮彌的部分】
12月17~20日期末考)
原本要搶薯條得逞的時候,上課的鐘響聲打斷了你的動作。
加藤如也花了些時間潤稿完畢以後說道「那麼差不多先這樣,我也請了一節課多了,我們先回去上課吧。」
整理好的資料最後放入了被鎖起來的私人保險箱,沒人能夠破解他。
「下一節是英文課呢,而且期末考再一陣子就到了,一想到要放寒假了就很開心啊。」
伸了懶腰,然後揹起書包。

【葉恆傑與犬神鳴】
12月17~20日期末考)
上課的鐘響聲打斷了你們的談話,這節課是英文課,而你們也知道期末考沒幾周就要到了。
原本哭喪的小弟們受到老大的關心,開始有精神了起來,太嚴重的跟輕傷者扶著嚴重者去就醫,其他則是準備進入教室的保健室。

匯合
【二年A班】
位於二樓走廊最接近的教室,本班的班導叫做櫻井吾,本身也兼任英文課的課程。
而她本人對於學生非常放任,基本上大部分時間就是個念稿機。
為了12月17~20日期末考,她大致上講解了考試的重點。

整個教室的學生結構都是你們熟悉的同學(可以隨便叫一個出來,任意名字),而他們正開始專心的劃重點,而那些輕傷的小混混則在保健室療傷。

並且非常剛好的,犬神鳴跟葉恆傑的座位,只隔一條城河而已。
而加藤如也則離宮彌後面好幾個座位,並且非常剛好的,宮彌坐在犬神鳴的後面的位置。
基本上就是L型。

[圖︰ 1AYarev.png]

這時候在場三人都要骰幸運。



不免俗的課表[圖︰ 3-1_timetable2015_2.jpg]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2018-12-09, 20:09)廚月 提到︰ 【宮彌的部分】
(12月20日期末考)
原本要搶薯條得逞的時候,上課的鐘響聲打斷了你的動作。
加藤如也花了些時間潤稿完畢以後說道「那麼差不多先這樣,我也請了一節課多了,我們先回去上課吧。」
整理好的資料最後放入了被鎖起來的私人保險箱,沒人能夠破解他。
「下一節是英文課呢,而且期末考再一陣子就到了,一想到要放寒假了就很開心啊。」
伸了懶腰,然後揹起書包。

寒假嗎......這次要躲到誰家去呢。


「但人家不想面對期末考阿。」宮彌非常刻意的大嘆口氣,舉起雙手像是在對期末考祈求或投降,但還是跟著加藤一同回到教室。

引用︰【二年A班】
位於二樓走廊最接近的教室,本班的班導叫做櫻井吾,本身也兼任英文課的課程。
而她本人對於學生非常放任,基本上大部分時間就是個念稿機。
為了因應20號的期末考,她大致上講解了考試的重點。

整個教室的學生結構都是你們熟悉的同學(可以隨便叫一個出來,任意名字),而他們正開始專心的劃重點,而那些輕傷的小混混則在保健室療傷。

並且非常剛好的,犬神鳴跟葉恆傑的座位,只隔一條城河而已。
而加藤如也則離宮彌後面好幾個座位,並且非常剛好的,宮彌坐在犬神鳴的後面的位置。
基本上就是L型。

宮彌先是悄悄地環繞四周同學,發現都專心在課程上後就打了個哈欠,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拿著筆底在筆記本上,等待著前面犬神鳴跟葉恆傑的互動。

雖然班導的放任讓宮彌翹課非常方便,但總覺得與其讓一台人肉復讀機講一堂課,乾脆用音響撥課本內容還能省點口水跟氧氣。


──打破這種閒適到無聊的氣氛,是一顆砸破玻璃飛進了教室內的球。

棒球社又搞出變化球嗎?!宮彌迅速看向外頭,一個意外的人影讓他瞇起眼睛。
擲骰結果

1d10 → 4[4] 4幸運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反正違法或破壞校規的事,都在我管轄之內,那是我身為風紀的職責,你大可叫學校開除我的職位,我就什麼都不用管了。你要服眾什麼?口口聲聲說著自己不收小弟,是他們自己跟過來的,卻又要帶著他們以暴制暴,這不是給他們撒嬌、自己當山大王的藉口嗎?」

犬神鳴一拳打在樹幹上,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中帶著哀怨,被葉恆傑不以為然的態度惹毛了,冷聲道:「我要去了解什麼?有誰來跟我說嗎!他們家被找麻煩,你以為靠拳頭就能了事嗎?要是今天來的是刀槍呢?你以為自己能夠以一擋百?你們賠上了命也解決不了!他要是跟我說,我可以協助他們家蒐證報警,要我去他們家站崗也沒問題,不要什麼都還沒做就訴諸暴力,你又知道我們付出了多少!」

握拳指甲掐進掌心,直到鮮血流出,犬神鳴都沒有對人動手,他的眼神黯淡下來,闔眼道:「我敢捫心自問沒有偏見跟歧視,逞凶鬥狠對他們未來有什麼好處?要練身體沒有其他辦法?別自欺欺人了。我沒有說他們一無是處,而是他們現在身為學生,能夠培養一技之長卻不去做,那不是逃避是什麼?別把白領跟好學生說得那麼不堪,他們花費多少時間在工作跟課業上,就換來多少成果,恭維、內訌、欺騙等品性不好的人哪裡都有。要談品德我們就來談,你們有種就回去跟父母說,說自己要浪費他們的血汗錢,來學校翹課打架,看誰家的父母會開開心心接受!這就是你說的孝順嗎?」

他旋身甩手往教室走去,沉痛拋下一句:「我才不怕誰知道我的過去,我只怕媽媽跟弟妹受傷,既然那麼會為小弟著想,就換個角度思考,你爸見不到摯愛、兒子又疏遠他的痛苦吧。」

犬神鳴在教室內振筆疾書,不顧染上紙筆的血跡,認真做著筆記,突然有隻怪物破窗而入,他急忙起身閃躲,卻被化成球的怪物砸中腦門,他揉著額頭問道:「沒事吧?有人被碎玻璃傷到嗎?受傷的人麻煩保健委員帶到保健室。」

不確定是否眼花,他不敢貿然撿起那顆球,只能邊退著走警戒它,邊走到窗邊往下看,喊道:「椎名,發生什麼事了?」
擲骰結果

1d10 → 7[7] 7幸運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2018-12-10, 21:50)小蒼蒼 提到︰ 「反正違法或破壞校規的事,都在我管轄之內,那是我身為風紀的職責,你大可叫學校開除我的職位,我就什麼都不用管了。你要服眾什麼?口口聲聲說著自己不收小弟,是他們自己跟過來的,卻又要帶著他們以暴制暴,這不是給他們撒嬌、自己當山大王的藉口嗎?」

犬神鳴一拳打在樹幹上,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中帶著哀怨,被葉恆傑不以為然的態度惹毛了,冷聲道:「我要去了解什麼?有誰來跟我說嗎!他們家被找麻煩,你以為靠拳頭就能了事嗎?要是今天來的是刀槍呢?你以為自己能夠以一擋百?你們賠上了命也解決不了!他要是跟我說,我可以協助他們家蒐證報警,要我去他們家站崗也沒問題,不要什麼都還沒做就訴諸暴力,你又知道我們付出了多少!」

握拳指甲掐進掌心,直到鮮血流出,犬神鳴都沒有對人動手,他的眼神黯淡下來,闔眼道:「我敢捫心自問沒有偏見跟歧視,逞凶鬥狠對他們未來有什麼好處?要練身體沒有其他辦法?別自欺欺人了。我沒有說他們一無是處,而是他們現在身為學生,能夠培養一技之長卻不去做,那不是逃避是什麼?別把白領跟好學生說得那麼不堪,他們花費多少時間在工作跟課業上,就換來多少成果,恭維、內訌、欺騙等品性不好的人哪裡都有。要談品德我們就來談,你們有種就回去跟父母說,說自己要浪費他們的血汗錢,來學校翹課打架,看誰家的父母會開開心心接受!這就是你說的孝順嗎?」

他旋身甩手往教室走去,沉痛拋下一句:「我才不怕誰知道我的過去,我只怕媽媽跟弟妹受傷,既然那麼會為小弟著想,就換個角度思考,你爸見不到摯愛、兒子又疏遠他的痛苦吧。」

犬神鳴在教室內振筆疾書,不顧染上紙筆的血跡,認真做著筆記,突然有隻怪物破窗而入,他急忙起身閃躲,卻被化成球的怪物砸中腦門,他揉著額頭問道:「沒事吧?有人被碎玻璃傷到嗎?受傷的人麻煩保健委員帶到保健室。」

不確定是否眼花,他不敢貿然撿起那顆球,只能邊退著走警戒它,邊走到窗邊往下看,喊道:「椎名,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犬神鳴的話,葉恆傑頓了頓腳步,說出了一件只有他自己和小弟們才知道的事情:「嘛……所以我才一直在外面幫他們找工作啊,如果你去多加留意他們而不是我,順便動動你的腦袋來回憶一下,你就會發現跟在我身邊的人可是越來越少了。」

最後葉恆傑歎了一口氣,繼續走回教室,那背影莫名的有點孤單和寂寥。

回到教室的葉恆傑鑒於犬神鳴的關係,百般無聊的托著臉頰,還無聊的打著哈欠。

就在這個時候,球打破了玻璃,葉恆傑眼看著球打到犬神鳴身上,雖然他相信對於犬神鳴來說不是什麼問題,但是還是有點慵懶的問道:「喂,沒事吧?」

「真是的……這些人打球也不小心一點」看了看窗外,之後就沒有再理會,似乎因為剛才的事情有點心不在焉。

「唉……」突然,葉恆傑歎了一口氣,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就算很努力的用冰冷的眼神掩蓋,但是眼中的擔憂還是十分的顯眼


總之,我先道歉…… mayday
擲骰結果

2d6 → 8[3, 5] 8好吧……再來骰一次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0 都是你的設定誰會知道啦(摔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椎名意識到犬神鳴,在一樓大喊「「我沒事!」」

這時候原本在上課的教室,不斷當複讀機的老師停止了播放,說道「那麼上課重點之後我會放在學生系統上。」
教室打開以後是棒球社的指導老師跟同學向班導師陪不是,身為棒球社的指導老師也會負責法律上相關責任。

其他坐在附近的同學也慌張的關心道「犬神同學、葉同學、宮同學!你們有受傷嗎?」

指導老師走近你們三位,看見犬神鳴的手有流血,說道「咦?犬神同學你的手被玻璃割到了嗎?這部分棒球社的指導老師會負責賠償相關費用,先去保健室應急止血吧。」

棒球社的指導老師跟打破玻璃的社員都向你們三位鞠躬道歉「非常不好意思!」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