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D10】奇異日常:保護我們的日常(進行中)
只看該作者
(2019-01-22, 09:22)廚月 提到︰ 當宮彌這樣問的時候,可以看見離華瞳孔放大,然後流了眼淚。
「奇怪,我怎麼哭了呢?是犬神學長他們,看見了。」
「沒事,我想是超能力的關係,反正事情總是能解決的,但是我感到憂傷。一個復仇者的下場,天啊。」

「宮學長的家人是怎樣子的呢?抱歉我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流不停。」

「不要緊嗎?」宮彌有點慌的拿出面紙給離華,「犬神同學那邊是發生事情了?」

「如果很擔心的話人家就陪妳過去吧,家人的事妳隨時都可以問。」


抱歉昨天忘記回,還是覺得在事件外怪怪的 CatA_squeeze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啊!抱歉抱歉。」犬神鳴放開手退後幾步,像隻搖搖晃晃差點跌倒的企鵝,他來到正雄身旁屈起單膝蹲下,用手帕替抱著兄長的菜菜子拭去淚水,柔聲道:「是取笑的人的錯,你哥哥只需要為他做過的其它錯事負責就行了,妳們可以去探望他、慢慢用親情感化他,你們都還活著,肯做都來得及的。」

已經在天堂的父親,會想對犯人說些什麼?希望他怎麼做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午夜之門:維克多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09:39)一日之寒 提到︰ 「喂……你是很想給學校的那些腐女提供新素材嗎?」扭過頭看著犬神鳴,葉恆傑一臉無語的樣子。

「而且你太樂觀了……」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擺脫這種尷尬的姿勢,葉恆傑只是說完這句話就回頭,等犬神鳴自己把手收起來
(昨天, 14:56)小蒼蒼 提到︰ 「啊!抱歉抱歉。」犬神鳴放開手退後幾步,像隻搖搖晃晃差點跌倒的企鵝,他來到正雄身旁屈起單膝蹲下,用手帕替抱著兄長的菜菜子拭去淚水,柔聲道:「是取笑的人的錯,你哥哥只需要為他做過的其它錯事負責就行了,妳們可以去探望他、慢慢用親情感化他,你們都還活著,肯做都來得及的。」

已經在天堂的父親,會想對犯人說些什麼?希望他怎麼做呢?

金城菜菜子拿起了手帕擦拭眼淚,然後說道「好的。之後不儘要探望哥哥,我也得探望被害者的家人,我必須要活著跟哥哥一起對被害者贖罪才行。」
然後這時候金城菜菜子開始咳了起來,而傭人馬上把她給抱了起來,傭人說道「小姐,不要勉強,我也已經通知老爺跟夫人了。」
「待會他們會開車過來接我們。」
而傭人對犬神鳴跟葉恆傑說道「謝謝你們阻止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繼續毆打這孩子。」
然後對葉恆傑說道「看起來他們是先生您的小弟,你作為老大沒有輕易動手真是太好了。」

而小弟們則不知道怎麼處理,然後對葉恆傑說道「老大,我們先過去醫院了!」
就這樣子小弟們一溜煙就逃跑了。

「這是少爺的錯……我會勸老爺跟夫人不會向你的小弟們提告的。」
傭人說道。


(昨天, 09:51)絕受兵器 提到︰ 「..........?」繪里壽瞳孔收縮,開始收集起目前的資訊。

「檢索法律相關資訊————」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叫出了不斷高速序列的條款和法條,在處理國籍問題的時候記憶了很多以為用不上的法律資料庫,也許能有什麼希望。


「首先得先確定你的年齡,根據日本少年法.....」繪里壽一邊說著,一邊拿出紙筆寫出各種簡單但是可能有效的法條內容。

16,17歲:少年法院可以向檢察官請求判定“犯罪處分相當於”等於或大於無工作監禁的罪行的青少年。 原則上,將判處犯人。

死刑判決→無限期處罰,無罪判決→減刑至20年或以下的刑期

18歲,19歲:少年法院可以向檢察官請求判定“犯罪處分相當於”等於或大於無工作監禁的罪行的男孩。 原則上,將判處犯人與成年人相同之懲罰 

「此外,如果家境問題無法申請律師,也有公費律師等基本保障。」
鈴木小百合對繪理壽說道
「島田同學,我先回去了,爸媽在擔心了呢。」

就這樣子有點悲憫的看著眼前的兄妹,然後轉身離開。

(昨天, 14:41)卡普耶卡 提到︰ 「不要緊嗎?」宮彌有點慌的拿出面紙給離華,「犬神同學那邊是發生事情了?」

「如果很擔心的話人家就陪妳過去吧,家人的事妳隨時都可以問。」


抱歉昨天忘記回,還是覺得在事件外怪怪的 CatA_squeeze

當宮彌陪著離華接近事發現場的時候,你們可以看見愈來愈多隻白色的異常不斷的圍繞在你們倆身上,而且祂們一直說著「這叫悲傷。」
「這叫悲傷?原來悲傷是這樣。」「人類令人悲憫。」「好可憐,他們在哭。」「哭,就會掉眼淚嗎?」「人類,有趣。」

然後異常滴下了數滴的眼淚,但又不是雨,就只是不斷的滴下眼淚,你們能感受到身上開始濕潤起來。

離華的眼淚也是一滴又一滴的掉了出來。

「異常有點反常啊,好像特別接迎我一樣。奇怪的事情是,為什麼我會看到犬神同學他們啊。」
「我可沒有叫椎名幫我看喔。」

然後就這樣子的,警察車跟一台小客車就這樣子都來了,而在場所有人都能看見一隻又一隻的異常正在往金城正雄圍繞。

「這叫悲傷。」「這叫恨。」「人類,有趣。」「恨,就會悲傷。」「這叫悲傷!這叫悲傷!」
「流眼淚,就是悲傷。」「有趣,有趣。」「人類,悲傷,就會生氣。」
「生氣,就會想要除掉人。」「有趣,有趣。」「令人悲憫,給他們希望,給他們希望。」
「在夢中,給他希望給他希望。」「夢,不需要日常。」「不需要不需要。」

就這樣子異常不斷吱吱喳喳的在金城正雄身邊圍繞了愈來愈多隻。

而警察把金城正雄上了手銬以後,就這樣子拉進警車,而金城菜菜子看到眼前的景象,還是不由得的哭嚎了出來。
而金城正雄的母親則也進了警車,金城菜菜子被傭人抱進小客車以後,父親把她載走了。

而無數隻的異常也圍繞在你們身上,說道「你們看得到我們。」
「這叫悲傷,這叫悲傷。」「你們知道憂傷是什麼?」「人類為什麼這麼有趣?」
「你們會哭嗎?」「掉眼淚就是憂傷嗎?」「你們想要什麼?」
「人類,有趣。」「人類,有趣。」「人類,好。」「人類,好。」
「悲憫。」「悲憫。」「悲憫。」
吱吱喳喳的說著。

而苦無跟井原則接近了你們。
然後井原正式的跟離華會面。

離華問道「犬神學長,你們怎麼人都在這裡啊?媽呀,眼淚一直流不停是怎樣,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請小心。」輕聲回應著小百合的要求,如一貫的無機而冷漠,但是又感覺倒字面上彷彿存在的溫度一樣。


「未知。」繪里壽突然開始進行交談。

「對於這類資訊本身也甚少資訊,原本正想反過來詢問。」看著黏土,繪里壽自動記錄了這些黏土的類型並且歸檔。

「看樣子是沒辦法了。」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你們這些混小子……」看著因為不知道該做什麼,最後算是落跑的小弟們,葉恆傑歎了口氣。

看著正雄的妹妹,葉恆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不是誰的錯,僅僅是性格造成的結果罷了,你和你哥哥都是悲觀的人呢……我作為那些混小子的老大雖然原本沒有立場向你說這些話,但是我還是要勸你,不要凡事都覺得是自己的錯,這樣活著的話,會很累的。」

「這個世界,好人經常都會面臨被欺負,被取笑的境地,所以這個世界的好人才會越來越少啊……」葉恆傑歎息著的感慨道「所以這不是誰的錯,以前的那個森啊……你哥哥會被欺負,結果到最後因為恨意而做出這種事,並不是什麼因果關係,就算你哥哥不做,他或許遲早有一天也會被另一個他欺負過的人尋仇的。」

「還有,不是我不輕易動手,而是我看到他的時候,我突然覺得也沒必要我動手了。」葉恆傑聳了聳肩,對傭人回應道「不過如果能夠不提告就真的萬分感謝了,這些傢伙也只是稍稍有點……太衝動了,也謝謝你的理解。」

「真是的,今天到底都是些什麼人啊……」看著被帶走的正雄,葉恆傑一副很勞累的樣子,然後應該是在指那些異常「而且還有一堆嘰嘰喳喳的東西在說話……」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昨天, 16:43)廚月 提到︰ 當宮彌陪著離華接近事發現場的時候,你們可以看見愈來愈多隻白色的異常不斷的圍繞在你們倆身上,而且祂們一直說著「這叫悲傷。」
「這叫悲傷?原來悲傷是這樣。」「人類令人悲憫。」「好可憐,他們在哭。」「哭,就會掉眼淚嗎?」「人類,有趣。」

然後異常滴下了數滴的眼淚,但又不是雨,就只是不斷的滴下眼淚,你們能感受到身上開始濕潤起來。

離華的眼淚也是一滴又一滴的掉了出來。

「異常有點反常啊,好像特別接迎我一樣。奇怪的事情是,為什麼我會看到犬神同學他們啊。」
「我可沒有叫椎名幫我看喔。」

然後就這樣子的,警察車跟一台小客車就這樣子都來了,而在場所有人都能看見一隻又一隻的異常正在往金城正雄圍繞。

「這叫悲傷。」「這叫恨。」「人類,有趣。」「恨,就會悲傷。」「這叫悲傷!這叫悲傷!」
「流眼淚,就是悲傷。」「有趣,有趣。」「人類,悲傷,就會生氣。」
「生氣,就會想要除掉人。」「有趣,有趣。」「令人悲憫,給他們希望,給他們希望。」
「在夢中,給他希望給他希望。」「夢,不需要日常。」「不需要不需要。」

就這樣子異常不斷吱吱喳喳的在金城正雄身邊圍繞了愈來愈多隻。

而警察把金城正雄上了手銬以後,就這樣子拉進警車,而金城菜菜子看到眼前的景象,還是不由得的哭嚎了出來。
而金城正雄的母親則也進了警車,金城菜菜子被傭人抱進小客車以後,父親把她載走了。

而無數隻的異常也圍繞在你們身上,說道「你們看得到我們。」
「這叫悲傷,這叫悲傷。」「你們知道憂傷是什麼?」「人類為什麼這麼有趣?」
「你們會哭嗎?」「掉眼淚就是憂傷嗎?」「你們想要什麼?」
「人類,有趣。」「人類,有趣。」「人類,好。」「人類,好。」
「悲憫。」「悲憫。」「悲憫。」
吱吱喳喳的說著。

而苦無跟井原則接近了你們。
然後井原正式的跟離華會面。

離華問道「犬神學長,你們怎麼人都在這裡啊?媽呀,眼淚一直流不停是怎樣,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沒有特別理會身上的濕潤感,宮彌看著眼前數量眾多的異常嘰嘰喳喳地說著,只是伸出手將異常揮開,並沒有回應它們。

警車與哭號的家屬。若是平時他一定為拿出手機或筆記紀錄,只是這次......他自己在心中搖了搖頭。

「你們是......能詳細解釋一下發生什麼事了?」宮彌把順手帶出門的小包面紙拿給離華,並詢問在場的人詳細情況。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犬神鳴輕輕撥開貼得太近的異常,垂下眼簾簡單地將事件說給離華和宮彌知道。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午夜之門:維克多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