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酒吧】阿爾法酒吧(12/16~3/14)
只看該作者
#21
(2018-12-16, 16:36)jeffary 提到︰ 「幼稚诶你」楊望蒼被銀鈴突然的偷襲嚇得抖了一下,但是他立刻反應過來抓住了銀鈴的雙手,有些好笑的說道

「哈~」然後他像是要反擊一樣,往銀鈴的手上用力哈了口熱氣

本來想讓戀人體會到自己較為活潑的一面,卻沒想到會引來對方的責罵,這讓銀鈴感到相當難過。
 
自己在平日幾乎不會開一些帶有惡作劇性質的玩笑,這次卻因為拿捏不好分寸而令對方感受侮辱,那確實是太過幼稚了。

銀鈴任由楊望蒼握住自己雙手、以真摰的態度向對方道歉:「阿蒼...對不起.....」軟弱無力地垂下的耳朵,正反映出她內心的愧疚。

「本來...只是想開一個小小的玩笑...沒顧及到你的感受,確實是我考慮不周了......~♥」一股溫暖的氣息突然吹到手背上,讓她反應不來、忍不住輕呼一聲。

楊望蒼成功的反擊,使銀鈴臉上一熱、頓時變得不知所措,如果單從外表看來,大概會覺得她才是被惡作劇的一方吧?

(2018-12-16, 09:36)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仔細一聽,那似乎是……雞叫聲?

似是要打破這尷尬的氣氛一樣,外面突然傳來了吵鬧的雞叫聲。

銀鈴抖抖耳朵,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









本來是想讓銀鈴哭出來的,不過既然活動要開始了,那就改為令潔法莉被燒死吧(?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0 啊❤️
jeffary 聲望+1 咦…差點就完蛋…(超怕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只看該作者
#22
(2018-12-17, 02:44)泰迪 提到︰ 本來想讓戀人體會到自己較為活潑的一面,卻沒想到會引來對方的責罵,這讓銀鈴感到相當難過。
 
自己在平日幾乎不會開一些帶有惡作劇性質的玩笑,這次卻因為拿捏不好分寸而令對方感受侮辱,那確實是太過幼稚了。

銀鈴任由楊望蒼握住自己雙手、以真摰的態度向對方道歉:「阿蒼...對不起.....」軟弱無力地垂下的耳朵,正反映出她內心的愧疚。

「本來...只是想開一個小小的玩笑...沒顧及到你的感受,確實是我考慮不周了......啊~♥」一股溫暖的氣息突然吹到手背上,讓她反應不來、忍不住輕呼一聲。

楊望蒼成功的反擊,使銀鈴臉上一熱、頓時變得不知所措,如果單從外表看來,大概會覺得她才是被惡作劇的一方吧?
「唉呦,我不是在責怪你啦」楊望蒼見銀鈴誤會,那難過的模樣更是讓他充滿罪惡感…不過加上臉紅的樣子真的超可愛的,楊望蒼不由自主的這樣想到

「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小惡作劇生氣勒,剛剛那句只是一種…“啊,被你整到了啊”那種情緒的表現而已啦」楊望蒼解釋著,並有些忍不住的摸了摸銀鈴毛絨絨的耳朵「我很高興可以多看到你的一面哦」

楊望蒼突然感覺自己已經有一點免疫力了,不會又因為被電到而結巴或臉紅之類的…至少不會太嚴重

面色微紅的楊望蒼又繼續說道「總之,銀鈴,我是絕對不會真的責罵你的…當然,我們得把毀滅世界那種太誇張的事情排除掉」最後他又忍不住開了個玩笑

(2018-12-16, 09:36)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仔細一聽,那似乎是……雞叫聲?
(2018-12-17, 02:44)泰迪 提到︰ 銀鈴抖抖耳朵,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
「…雞?」楊望蒼愣愣的、有些困惑的也跟著扭頭望去

~~~~~~~~~~~~~~~~~~
…如果是照小說的發展,我貌似立了個巨大的flag啊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23
?
哪來的雞叫聲
本來在發呆的~
被叫聲拉回現實
(還沒變回人型)
走到門口看著外面
???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翠月
只看該作者
#24
(2018-12-16, 19:38)天宮零介 提到︰ 「幸會啦~雖然對我而言,以上的都是類似的東西,但能眼看其皮毛已算獲益良多了。」沙羅沙覺得朋友多認識一個比較好,於是回了一個雙手作揖。
不過她還不知道,更貼切於仙術的人也在這酒吧出沒。

  「嗯啊,雲妃你這次去的地方不簡單呢。」

  上次在武德鎮也見過不少奇物,不過像這種能放入許多物品的筆記是第一次見到。旅行上很方便吧。

  說著她瞧一眼那位穿著藍白色裙裝的女性,心裡確定以前沒照過面。剛才(上個酒吧帖)聽她說自己是舞姬的樣子。

  「沙羅沙……對吧。初次相遇,」她簡單向那位舞姬招個手,沒有過多的繁雜禮節,「我是刺塔,旅行中的刺蝟拳鬥士。」

  「妳有研究魔法?原來表演也用得上魔法呀。」刺塔點點頭,一副學到新東西的模樣。


(2018-12-16, 12:38)伊布MING 提到︰ 「長途跋涉,除飽腹,以防不時之需之備藥不可或缺也!這帖貼布已含敷料於上,專治於跌打損傷;丹藥可去寒解熱、疏經活血,精油便是待精神不濟時擦拭於額.......請您務必攜於隨身,不成敬意。」


然後無巧不巧地聞門外幾聲雞鳴,覺得耳熟的她不假思索地便對著老闆喊了聲。「掌櫃,應是您所批之雞隻到貨也!」

  「哈啊--不久前,我才在競技場受了點傷。」若仔細瞧,刺塔的左手上還裹著條繃帶。不過其中並沒有傳出藥草的味道。

  「真巧呀雲妃,剛好就能來試試看。」她將這些備藥捧起來,如獲至寶,「太感謝了!」


  不過,她並不清楚自己手上的傷勢該用什麼來治療。

  「這種傷……是要抹藥嗎?」刺塔將左手上纏著的繃帶解開。雖然目前已不甚疼痛,但遭到衝擊的部分有些許瘀血,手腕上也有些燒傷的痕跡。

  通常這點傷刺塔會放著不管,不過她想早些試試看雲妃帶回的膏藥。


------
------

刺塔可能會想把精油塗在手上。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1 表演用魔法!一言驚醒夢中人!還好有經驗,看我的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只看該作者
#25
(2018-12-16, 21:25)沐沐 提到︰ 「...陽光對不起我先離開一下!」露納完全不等楊光反應過來,就從椅子上跳起來並飛快的衝向卡蕾特的方向,在接近卡蕾特的同時張開了雙手,用力抱緊了卡蕾特。

「小特小特小特——!!!」露納死死的抱住卡蕾特,然後拿自己的臉蹭著卡蕾特的臉。

看到熟悉的友人出現在自己面前,露納覺得眼睛發酸,視線都模糊了起來,只能用力的蹭了蹭卡蕾特,淚眼汪汪的吸了吸鼻子,可憐兮兮的不斷重複喊對方的名字。

點完菜以後卡蕾特坐在椅子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敲著桌子等待餐點送過來。

突然被抱住並且感覺到臉被一直蹭著的情況使卡蕾特有些驚嚇到正準備反擊一拳揮過去的時候查覺到熟悉的氣味,然後又聽見了熟悉的聲音「Luna?!妳怎麼也到這裡了?」卡蕾特有些驚訝會在這裡遇見熟人,不過看著露納一臉哭哭啼啼的樣子卡蕾特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隨後卡蕾特雙臂微微一用力掙脫開露納雙手,然後用一隻手按住露納的臉頰將露納輕輕推開一些距離「真是的,我就不問妳為甚麼也跑到這裡了,不過妳這孩子都成年了,就不要這樣哭哭啼啼的樣子。」卡蕾特嘴上一邊說著話一邊用袖子輕輕的擦掉露納的眼淚。

等擦完眼淚以後,卡蕾特將五指併攏豎成手刀狀「還有妳這孩子不是都答應過我以後不會這樣哭哭啼啼的,與只要我離開一段時間以後一看到我就衝過來抱住我的嗎?」卡蕾特一邊說一邊用手刀輕輕的敲露納的頭。

想了想還是溫和一點好了,如果是我們平常的相處方式她會衝過抱住我開始蹭臉的話我的第一反應是用頭槌槌她。ʅ(´◔౪◔)ʃ
聲望留言:
jeffary 聲望+1 很溫馨(?),話說不是人型的時候你們怎麼互動的啊(思
流星之中 聲望+1 心電感應吧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26
加加知君高翹著尾巴踏進酒吧,邊尋找認識之人的身影邊喊道:「我回來囉。」

門外突然傳來巨響,嚇得牠往前一跳炸開了毛,扭頭望向身後,歪著一隻耳朵呢喃道:「雞?外面怎麼了嗎?」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只看該作者
#27
跟隨著加加知的腳步亞特拉踏入了酒吧,他環顧了一下立刻發現楊跟銀鈴的互動

(恩…?在我不在的時候似乎錯過了有趣的事情啊)

正想走過去搭話時背後突然傳出雞叫聲,亞特拉立刻回頭看向大門

(回來的的時機真剛好啊,依照經驗看來要發生什麼事了)

亞特拉默默的走到楊的背後拍了他的肩膀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8
(2018-12-17, 18:00)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高翹著尾巴踏進酒吧,邊尋找認識之人的身影邊喊道:「我回來囉。」

門外突然傳來巨響,嚇得牠往前一跳炸開了毛,扭頭望向身後,歪著一隻耳朵呢喃道:「雞?外面怎麼了嗎?」

傑特在幫手槍設定好最後一個程序後,站起來正打算看看到底外面發生什麼一回事的時候,他看到了走進來的加加知君

「是貓.......」然後傑特聽到眼前的白貓說話了,「而且還是會說話的貓....」他喃喃自語著走到加加知君面前,蹲下來問說「這隻神奇的小貓,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CatA_slime_r
SIGNATURE:
ふるえるぞハート!燃え尽きるほどヒート!!おおおおおっ、刻むぞ血液のビート!山吹き色の波紋疾走!!!!!!!!!!!!!!!!!!!!!!!!!
上述台詞與角色能力完全無關
人物卡meteor.P.傑特
只看該作者
#29
(2018-12-17, 18:00)小蒼蒼 提到︰ 加加知君高翹著尾巴踏進酒吧,邊尋找認識之人的身影邊喊道:「我回來囉。」

門外突然傳來巨響,嚇得牠往前一跳炸開了毛,扭頭望向身後,歪著一隻耳朵呢喃道:「雞?外面怎麼了嗎?」

正打算再拿一杯奶油啤酒的謝米突然瞥見一個小小的身影。

那不是…!

「歡迎回來!加加知君!」矮人小步跑向白貓前,想要將其一手抱起。
只看該作者
#30
(2018-12-16, 19:49)T-02-71 提到︰ 卡蕾特覺得先吃一些東西再想等一下要幹嘛「我記得點東西的方法是,老闆給我一些炸魚排與葡萄汽水。」
(2018-12-16, 21:26)Jimi 提到︰ 「來點一點吃的吧,難得幹了活,吃點高熱量的吧~炸雞、啤酒、棉花糖~」
法法打算招呼服務生點餐,卻被外頭的聲音給嚇了一跳,手舉到一半就停了。
「什麼?怎麼回事?」法法仔細用她的長耳朵聽著外頭的聲響。
「......嘎咕嘎咕?是雞叫聲?」
(2018-12-16, 22:17)Monorainbow 提到︰ 剛要了杯水,迷迷糊糊的闔上眼時,聲若洪鐘的雞叫把洋蔥圈嚇醒了。「怎麼了?天光了嗎?要起床了嗎」

阿爾法沒有磨蹭什麼,事實上,她一直都是在確定好餐點後便去準備。

只是一些時間,機械女僕便推著簡單的小餐車從廚房之中走出,最上層放了一壺帶有檸檬片的水與一個空杯,下一層的東西則被蓋子擋住了所以瞧不清楚。

是她看似輕鬆並用著一致的步伐把餐車推近了桌邊,然後將第一層的水壺與玻璃杯用雙手拿起並走到單虹身旁。
「您應該搞錯了。」一邊淡淡地說著,機械女僕是為客人倒了八分滿的水,然後便這麼將壺與杯放置在一旁、靜靜地鞠躬退開。
「任務也辛苦了。」阿爾法留下來的是話語和輪子滾動的聲音,以及單虹所要求的。

緊接著,機械女僕把餐車移動到了卡蕾特露納身邊並打開第二層的蓋子,帶有手套的手立刻就端出一個托盤,上頭有著一盤看似酥脆、香氣撲鼻的炸魚排以及一杯正悉悉簌簌冒著泡的葡萄汽水,而其中比較引人注意的卻是那塊魚排,它幾乎有一個人臉那麼大,但是看起來倒還只是於魚身上的某一部分而已。
那究竟是什麼魚呢?

很快的,阿爾法便將附有餐具的托盤放置到了卡蕾特面前,「任務辛苦了,請盡可能的紓解疲勞。」機械女僕是這麼說的。
而在鞠躬退開之後,阿爾法便停在法法的附近並靜靜的看著她,似乎是在等待她招呼自己,又或是想要進一步確認她的點餐意願。

因為,機械女僕確信她有舉手。
SIGNATURE:
本月GM:leftflower、泰迪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