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暫停中】 【純文字育成】蕾塔西婭特殊育兵所
只看該作者
#11
嘛…我們也有我們的考量啦。」藍色軍裝的人面有難色地說

大概吧…(汗

他似乎也在等待老人的降落

另外,又有一架軍用直升機明顯往你們所在的停機坪靠近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蓋兒皺眉,在墨鏡下的雙眼瞥向說著莫名其妙地話的少年,然後對身旁同樣穿著軍裝的男人的話點了點頭。
「嗯哼。」其實她不在乎。

見前來迎接的人似乎在等待空中老人的降落,她便放下手上的行李,從口袋中取出香菸,叼在嘴上點燃,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
嗯,真爽。

自她獲得不死的體質後,因為這個能力她在兩年間被上司指派至各式各樣的任務,死過近百次,什麼狗屎倒灶的事她都碰的差不多了。對她來說,一個空降的老人不過只是另一團狗屁倒灶的事的開始而已。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還有幾公尺就即將落地時,老人熟練地脫開了降落傘,然後向前翻滾在停機坪緩衝著地,接著就熟練地從懷裡掏出了手槍,雙手扶槍指著眾人,同時張望四周。

「……既然我降落下來了,你們該告訴我是誰,把我帶來這裡有什麼目的吧?直接把失憶的老人從飛機上推下來,這樣可是不負責任的事喔。」白髮老人發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2019-01-22, 19:50)Mr.天狼星 提到︰ 還有幾公尺就即將落地時,老人熟練地脫開了降落傘,然後向前翻滾在停機坪緩衝著地,接著就熟練地從懷裡掏出了手槍,雙手扶槍指著眾人,同時張望四周。

「……既然我降落下來了,你們該告訴我是誰,把我帶來這裡有什麼目的吧?直接把失憶的老人從飛機上推下來,這樣可是不負責任的事喔。」白髮老人發問。

小南突然出現在了老人的背後,然後說道


「太慢了」

來,跟我一起閃到彼此的後面,一直閃,一直閃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等…等等,404…,你是『The Old Man』對吧。」藍色軍服的人說道
你受僱成為了這裡的育兵官,你難道不記得了嗎!?

這時,對方腰間一個像是對講機的器械響起來
喂喂,現在怎樣了?」裡頭傳出的正是The Old Man剛才在機上遇見那名少女的聲音
誒…快遞送到了,但他似乎失憶了,加藤你對他幹了啥!?
???我甚麼都沒做。
還有你不要把別人叫做快遞好嗎。

聽着器械內的聲音,藍色軍服的人無奈地看了看你們,然後關掉了聲音
咳咳…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這所育兵所的副所長,這裡的管理人之一,各位育兵官可以叫我希光。
The Old Man,你身上應該有相關的文件才對,你趕緊翻翻看吧。
自稱管理人的希光臉色不是很好地向你們說

緊接着,先前靠近的軍用直升機在寬廣停機坪的另一側降落,上面跳下來了兩個孩子

「收容編號NO.4,托魯多,報到…」
收容編號NO.5,海霞,報到!
出現的是一臉不滿的銀髮男孩子和一臉認真的棕髮女孩子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2019-01-22, 20:20)Heiray 提到︰ 等…等等,404…,你是『The Old Man』對吧。」藍色軍服的人說道
你受僱成為了這裡的育兵官,你難道不記得了嗎!?

這時,對方腰間一個像是對講機的器械響起來
喂喂,現在怎樣了?」裡頭傳出的正是The Old Man剛才在機上遇見那名少女的聲音
誒…快遞送到了,但他似乎失憶了,加藤你對他幹了啥!?
???我甚麼都沒做。
還有你不要把別人叫做快遞好嗎。

聽着器械內的聲音,藍色軍服的人無奈地看了看你們,然後關掉了聲音
咳咳…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這所育兵所的副所長,這裡的管理人之一,各位育兵官可以叫我希光。
The Old Man,你身上應該有相關的文件就對,你趕緊翻翻看吧。
自稱管理人的希光臉色不是很好地向你們說

緊接着,先前靠近的軍用直升機在寬廣停機坪的另一側降落,上面跳下來了兩個孩子

「收容編號NO.4,托魯多,報到…」
收容編號NO.5,海霞,報到!
出現的是一臉不滿的銀髮男孩子和一臉認真的棕髮女孩子
小南對副所長行了個軍禮,然後雙手放到背後

「請問我負責的單位是誰,長官」

我想撩希光副所長 CatA_slime_r
SIGNATURE:
[圖︰ 595738125519552542.gif?v=1]
酒吧-角色卡

【非正規酒吧長團角色卡】【隕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引用︰小南突然出現在了老人的背後,然後說道
「太慢了」

「並沒有的事。」白髮老人右手穩持手槍,左手在不知不覺間已然將匕首搭到出現在自己背後的男人頸上。

引用︰「等…等等,404…,你是『The Old Man』對吧。」藍色軍服的人說道
「你受僱成為了這裡的育兵官,你難道不記得了嗎!?」
這時,對方腰間一個像是對講機的器械響起來
「喂喂,現在怎樣了?」裡頭傳出的正是The Old Man剛才在機上遇見那名少女的聲音
「誒…快遞送到了,但他似乎失憶了,加藤你對他幹了啥!?」
「???我甚麼都沒做。」
「還有你不要把別人叫做快遞好嗎。」
聽着器械內的聲音,藍色軍服的人無奈地看了看你們,然後關掉了聲音
「咳咳…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這所育兵所的副所長,這裡的管理人之一,各位育兵官可以叫我希光。」
「The Old Man,你身上應該有相關的文件才對,你趕緊翻翻看吧。」
自稱管理人的希光臉色不是很好地向你們說

「是這樣嗎?……」白髮老人收起了手槍和匕首,翻了翻自己身上,果然有著防水布包起的文件。

「……好吧,我叫The Old Man。這聽起來怎麼都不像是個人名……還比較像是個……代號。

 然後我被蕾塔西婭特殊育兵所受聘,成為了育兵官,理由是……什麼!?

 『買洗髮水時送的贈品中了獎』?開什麼國際玩笑?現在西西里島都不流行這個笑話了吧?

 希光副所長對吧?你們育兵所的決定也下得太過隨便了一點吧?」

他一邊翻閱文件,一邊自言自語,最後用質疑的目光打量著剛剛開口說話,自稱為希光的藍色軍服人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2019-01-22, 19:50)Mr.天狼星 提到︰ 還有幾公尺就即將落地時,老人熟練地脫開了降落傘,然後向前翻滾在停機坪緩衝著地,接著就熟練地從懷裡掏出了手槍,雙手扶槍指著眾人,同時張望四周。

「……既然我降落下來了,你們該告訴我是誰,把我帶來這裡有什麼目的吧?直接把失憶的老人從飛機上推下來,這樣可是不負責任的事喔。」白髮老人發問。
(2019-01-22, 19:57)小南 提到︰ 小南突然出現在了老人的背後,然後說道

「太慢了」

蓋兒瞥了老人一眼,無視他手中的槍枝又吸了一口菸。對於青年的舉動只是皺了皺眉,但沒說什麼。

(2019-01-22, 20:20)Heiray 提到︰ 聽着器械內的聲音,藍色軍服的人無奈地看了看你們,然後關掉了聲音
咳咳…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這所育兵所的副所長,這裡的管理人之一,各位育兵官可以叫我希光。
The Old Man,你身上應該有相關的文件才對,你趕緊翻翻看吧。
自稱管理人的希光臉色不是很好地向你們說

聞言,蓋兒稍微正色了一點,向著希光行了一個軍禮,即便表情還是一樣無所謂:「上士艾比蓋兒 喬納斯,報到。」
行完禮後她便恢復原來的站姿,繼續吞雲吐霧。

(2019-01-22, 20:40)Mr.天狼星 提到︰ 「……好吧,我叫The Old Man。這聽起來怎麼都不像是個人名……還比較像是個……代號。

 然後我被蕾塔西婭特殊育兵所受聘,成為了育兵官,理由是……什麼!?

 『買洗髮水時送的贈品中了獎』?開什麼國際玩笑?現在西西里島都不流行這個笑話了吧?

 希光副所長對吧?你們育兵所的決定也下得太過隨便了一點吧?」

他一邊翻閱文件,一邊自言自語,最後用質疑的目光打量著剛剛開口說話,自稱為希光的藍色軍服人員。

「嘿。」蓋兒笑了起來,邊吐出一大口白霧。她向李梁的方向指了指,對老人的質疑做出回應:「他也說過同樣的話。」

(2019-01-22, 20:20)Heiray 提到︰ 緊接着,先前靠近的軍用直升機在寬廣停機坪的另一側降落,上面跳下來了兩個孩子

「收容編號NO.4,托魯多,報到…」
收容編號NO.5,海霞,報到!
出現的是一臉不滿的銀髮男孩子和一臉認真的棕髮女孩子

注意到兩名幼童朝這裡靠近,蓋兒探頭瞥了一眼,下意識的又皺起眉來。

小孩。

天啊,她還是不敢相信從軍八年以來,她竟然有朝一日會來顧小孩。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2019-01-22, 19:57)小南 提到︰ 小南突然出現在了老人的背後,然後說道
「太慢了」
李梁看了看那個疑似中二病的少年,暗自在內心做出了"減少接觸"的決定。

(2019-01-22, 20:40)Mr.天狼星 提到︰  希光副所長對吧?你們育兵所的決定也下得太過隨便了一點吧?」
他一邊翻閱文件,一邊自言自語,最後用質疑的目光打量著剛剛開口說話,自稱為希光的藍色軍服人員。
李梁仔細打量老人,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受從他心中浮現。

接著他看向希光,做出標準的軍禮,「李梁下士,報到!」

「長官,我有疑問」

「我們接下來的任務該不會是照料這些小毛頭吧?」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2019-01-22, 22:56)潘喜 提到︰ 他看向希光,做出標準的軍禮,「李梁下士,報到!」
「長官,我有疑問」
「我們接下來的任務該不會是照料這些小毛頭吧?」

聽見李梁的話,一旁的托魯多「嘖」了一聲

(2019-01-22, 20:40)Mr.天狼星 提到︰ 「……好吧,我叫The Old Man。這聽起來怎麼都不像是個人名……還比較像是個……代號。
 然後我被蕾塔西婭特殊育兵所受聘,成為了育兵官,理由是……什麼!?
 『買洗髮水時送的贈品中了獎』?開什麼國際玩笑?現在西西里島都不流行這個笑話了吧?
 希光副所長對吧?你們育兵所的決定也下得太過隨便了一點吧?」
他一邊翻閱文件,一邊自言自語,最後用質疑的目光打量著剛剛開口說話,自稱為希光的藍色軍服人員。
希光面對你們的質問面有難色

關於這些問題呢…
希光深呼吸了一口氣

首先,The Old Man,你之前已經被決定委派來這裡擔任育兵官一職。
這個像胡扯一樣的理由既然寫在了文件上那必然有它的意義,忘記了當中的意義是你的失職,而非育兵所問題。

然後,李梁先生,你難道是在小看這裡這些所謂的小毛頭?
你以為育兵所的存在是為了甚麼?希望你不要將自己的身份跟普通的保母搞混。

一口氣說完的希光長嘆了口氣
當然,突然成為育兵官多少會讓大家感到不適應,但是…
接下來的日子你們將會慢慢適應這裡,與你們的受育兵一起!

希光偷偷收起講稿,掏出了四塊平板並交給你們
這個是終端裝置,可以視為你們在這個蕾塔西婭育兵所中的身份牌,不但會識別你們的身份。
擁有這塊終端的同時就代表着擁有蕾塔西婭育兵所中相當於B級的存取權。
終端中還記錄了育兵所中的資料,有任何疑問可以直接查詢。

(2019-01-22, 20:31)小南 提到︰ 「請問我負責的單位是誰,長官」

諸位育兵官的工作很快開始,而現在我需要先向你們介紹本育兵所的受育兵,亦是你們以後的拍擋。
希光轉頭走入身後的建築,並示意要你們和兩名小孩跟上


別問啦!希光的存在感過高了啦!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舊校聯!學生名單  直至希望盡頭的星晨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