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新年大作戰!
只看該作者
(2019-08-01, 20:15)沐沐 提到︰ 咦?」本來想去和卡蕾特、安西婭展現自己剛剛在比賽拿到的獎勵,但一過去就被金光閃閃的小魚吸引。
亮晶晶!」露納雙眼發亮,立馬把炫耀的小心思拋到腦後,越過打招呼的卡蕾特,直接衝向撈金魚的攤位。

撈金魚的攤位,金魚王仍舊在水池中雄赳赳氣昂昂的游動著,攤主大叔無聊的拿著扇子對自己的金魚頭扇風,注意到露納的到來才放下扇子,接過露納的活動卷並交給她裝著紙網的盆子「給,好好加油吧」

(2019-08-05, 10:21)T-02-71 提到︰ 好的,安西亞要注意一下安全。」卡蕾特向安西亞揮了揮手,然後轉頭走向新年歌王的遊戲區。

與露納之前相同,卡蕾特被工作人員推上了舞臺,出現在了選秀現場

看來我們的下一個表演者登場了!接下來!遨遊於異界之洋的鯊魚少女!為我們帶來嶄新的演出!讓我們歡迎!卡蕾特選手!」隨著普利姆的介紹,觀眾們歡呼著歡迎卡蕾特

下午好啊,卡蕾特,可以向我們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以及你要唱的歌嗎?」普利姆說著將麥克風遞給卡蕾特

(2019-08-10, 00:38)泰迪 提到︰ 銀鈴順著安西婭所指的方向一望,橫幅上寫著「地獄拉麵」四個大字,她只知道這是某種麵食但並不了解當中的含義,一度還以為是安西婭肚子餓了。

「...原來是云小姐親自設計的,好厲害!」「那,我們也過去看看吧~」說後,她就牽著安西婭的小手,哼起了小曲,步伐輕鬆地往攤販走去。
(2019-08-11, 21:34)猴子布偶 提到︰ 一聽到安西婭開口,猴子布偶就後悔了。
早知道就不讓GM決定了...她是這麼想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我們去試試吧......」見銀鈴天真無邪的同意了,猴子布偶也不好反對,只好乾笑著跟在兩人身後,不情願的往拉麵攤走去。

吃!吃!吃!吃!吃!」還未等你們靠近『地獄拉麵』的攤位,你們便聽到了大量的觀眾們激昂的吼聲,與底下的觀眾量相反,舞臺上可以坐下7、8個人的位子卻大半是空著的,只有兩個人在台上滿臉痛苦的吃著臉盆大的湯麵

喔喔喔喔!有新的挑戰者出現啦!」「師傅!快點把麵端給他們!」由於『地獄拉麵』的參加者比其他攤位的人數壓倒性的少,你們連排隊都不用就走上了攤位的舞臺

「把一碗麵吃完就能獲得6張兌換券了...我只是照著食譜做的,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在燃燒我的廚師魂做這道該死的菜」攤主大叔端著3個碗公,滿是憐憫的放在你們面前,並收下兩張活動卷,然後又在你們面前各放了三杯玻璃杯「實在撐不住的話別硬撐,喝杯水就會沒事了,但是如果你們喝了第二杯就是失敗」

玻璃杯內,清澈的水在光的照耀下發出了燦爛的光芒,與之對比下,碗公中的東西是不是麵都很讓人存疑,入眼的首先是血紅色的濃稠液體,與其說是湯汁不如說是某種泥漿,時不時還有長的像扭曲人臉的氣泡浮起,在發出哀號或是尖笑後破裂,觸碰到湯水的鐵筷與湯匙發出仿佛要被溶解的怪聲;被夾起的麵條雖然被沾上了泥狀的紅醬,但外觀看起來倒是很正常...如果忽略它們就像毛蟲一樣正在扭動掙扎的話;至於配料,也許是肉塊,也可能是幾個魚板、或者是一些筍子,當然最有可能的是以上皆非,妳們其實根本看不出來那些到底是什麼,畢竟打著馬賽克的東西實在很難分辨本體是什麼,對,就像是被世界本身遮屏一樣,一大團馬賽克被放在蠕動的麵條上

~~~~~~~~~~~~~~~~~~~~~~~~~~~~~~~~

恩,讓你們回應一下,下輪開始判定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3, 11:28)jeffary 提到︰ 撈金魚的攤位,金魚王仍舊在水池中雄赳赳氣昂昂的游動著,攤主大叔無聊的拿著扇子對自己的金魚頭扇風,注意到露納的到來才放下扇子,接過露納的活動卷並交給她裝著紙網的盆子「給,好好加油吧」

嗚哇...」露納拿著攤主給的網子和盆子盯著水池裡的金魚發出意義不明的感嘆音。

突然,露納的眼尾晃過一道明顯的金光,露納偏頭一看呆了一下,隨後指著水池的一處像是發現寶藏的樣子對著攤主大喊:「那個!那個!我想撈那個!」被指著的目標就是那個在池子悠閒游動的金魚王。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3, 11:28)jeffary 提到︰ 吃!吃!吃!吃!吃!」還未等你們靠近『地獄拉麵』的攤位,你們便聽到了大量的觀眾們激昂的吼聲,與底下的觀眾量相反,舞臺上可以坐下7、8個人的位子卻大半是空著的,只有兩個人在台上滿臉痛苦的吃著臉盆大的湯麵

喔喔喔喔!有新的挑戰者出現啦!」「師傅!快點把麵端給他們!」由於『地獄拉麵』的參加者比其他攤位的人數壓倒性的少,你們連排隊都不用就走上了攤位的舞臺

「把一碗麵吃完就能獲得6張兌換券了...我只是照著食譜做的,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在燃燒我的廚師魂做這道該死的菜」攤主大叔端著3個碗公,滿是憐憫的放在你們面前,並收下兩張活動卷,然後又在你們面前各放了三杯玻璃杯「實在撐不住的話別硬撐,喝杯水就會沒事了,但是如果你們喝了第二杯就是失敗」

玻璃杯內,清澈的水在光的照耀下發出了燦爛的光芒,與之對比下,碗公中的東西是不是麵都很讓人存疑,入眼的首先是血紅色的濃稠液體,與其說是湯汁不如說是某種泥漿,時不時還有長的像扭曲人臉的氣泡浮起,在發出哀號或是尖笑後破裂,觸碰到湯水的鐵筷與湯匙發出仿佛要被溶解的怪聲;被夾起的麵條雖然被沾上了泥狀的紅醬,但外觀看起來倒是很正常...如果忽略它們就像毛蟲一樣正在扭動掙扎的話;至於配料,也許是肉塊,也可能是幾個魚板、或者是一些筍子,當然最有可能的是以上皆非,妳們其實根本看不出來那些到底是什麼,畢竟打著馬賽克的東西實在很難分辨本體是什麼,對,就像是被世界本身遮屏一樣,一大團馬賽克被放在蠕動的麵條上

猴子布偶瞇著眼看著彷彿來自地獄的「美食」,還有拉麵上疑似是馬賽克的東西。
這是馬賽克嗎?我看到的是馬賽克嗎?」猴子布偶抬頭看向廚師,拿起一根筷子輕輕戳了戳紅色的湯汁。

你確定這不會死人嗎?」她抽出筷子逼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3, 11:28)jeffary 提到︰ 與露納之前相同,卡蕾特被工作人員推上了舞臺,出現在了選秀現場

看來我們的下一個表演者登場了!接下來!遨遊於異界之洋的鯊魚少女!為我們帶來嶄新的演出!讓我們歡迎!卡蕾特選手!」隨著普利姆的介紹,觀眾們歡呼著歡迎卡蕾特

下午好啊,卡蕾特,可以向我們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以及你要唱的歌嗎?」普利姆說著將麥克風遞給卡蕾特

卡蕾特接過普利姆遞過來的麥克風輕輕咳了一下後開口說道「大家好,我是卡蕾特,是跟著我照顧的孩子一起過來玩的,我要唱的歌名叫B What U Wanna B,這首歌的含意是希望那個孩子可以做她喜歡做的事。

在說完以後卡蕾特露出一個略帶害羞的笑容「只是我現在還沒有做好好唱這首歌給那孩子的心理準備。


而且露納聽得懂歌詞的涵義嗎?
[視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RfplZRK-20]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3, 11:28)jeffary 提到︰ 「吃!吃!吃!吃!吃!」還未等你們靠近『地獄拉麵』的攤位,你們便聽到了大量的觀眾們激昂的吼聲,與底下的觀眾量相反,舞臺上可以坐下7、8個人的位子卻大半是空著的,只有兩個人在台上滿臉痛苦的吃著臉盆大的湯麵

「喔喔喔喔!有新的挑戰者出現啦!」「師傅!快點把麵端給他們!」由於『地獄拉麵』的參加者比其他攤位的人數壓倒性的少,你們連排隊都不用就走上了攤位的舞臺

「把一碗麵吃完就能獲得6張兌換券了...我只是照著食譜做的,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在燃燒我的廚師魂做這道該死的菜」攤主大叔端著3個碗公,滿是憐憫的放在你們面前,並收下兩張活動卷,然後又在你們面前各放了三杯玻璃杯「實在撐不住的話別硬撐,喝杯水就會沒事了,但是如果你們喝了第二杯就是失敗」

玻璃杯內,清澈的水在光的照耀下發出了燦爛的光芒,與之對比下,碗公中的東西是不是麵都很讓人存疑,入眼的首先是血紅色的濃稠液體,與其說是湯汁不如說是某種泥漿,時不時還有長的像扭曲人臉的氣泡浮起,在發出哀號或是尖笑後破裂,觸碰到湯水的鐵筷與湯匙發出仿佛要被溶解的怪聲;被夾起的麵條雖然被沾上了泥狀的紅醬,但外觀看起來倒是很正常...如果忽略它們就像毛蟲一樣正在扭動掙扎的話;至於配料,也許是肉塊,也可能是幾個魚板、或者是一些筍子,當然最有可能的是以上皆非,妳們其實根本看不出來那些到底是什麼,畢竟打著馬賽克的東西實在很難分辨本體是什麼,對,就像是被世界本身遮屏一樣,一大團馬賽克被放在蠕動的麵條上

「十分感謝。」銀鈴禮貌地向工作人員微笑點頭,然後拉開椅子,儀態端正的坐下來。看著桌上的麵食,銀鈴不禁呆了一呆,她輕輕搖頭數次,然後瞪大眼睛,嘗試理解眼前這一道像是泥沼一樣的料理到底是什麼。她一度懷疑自己面前的食物是不是和其他人有所不同,於是轉頭看了看兩位面露痛苦神色的食客,又回望身邊的猴子布偶,似乎攤位方為大家準備的都是同一款料理?

銀鈴拿起了湯匙,在碗內隨意的翻動數次,又勺起一匙,看著黏糊糊的麵湯夾雜著不知明配料慢慢滴落到碗中,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2019-08-14, 21:02)猴子布偶 提到︰ 猴子布偶猴子布偶瞇著眼看著彷彿來自地獄的「美食」,還有拉麵上疑似是馬賽克的東西。
「這是馬賽克嗎?我看到的是馬賽克嗎?」猴子布偶抬頭看向廚師,拿起一根筷子輕輕戳了戳紅色的湯汁。

「你確定這不會死人嗎?」她抽出筷子逼問。

猴子布偶的抱怨使銀鈴對拉麵的好奇心逐漸增加,甚至有了一種急於品嚐的想法,「嗯...雖然外觀...不太理想,但也許味道其實不錯...?」

她一手拿著筷子,另一手拿起湯匙,左右手並用,笨拙地夾起了一團亂七八糟的東西,「猴子布偶小姐~猴子布偶小姐~『馬賽克』是很難處理的食材嗎?」銀鈴笑容滿面的詢問過後,就輕輕咬了一口手上的食物──
擲骰結果

2d6+2 → 8[5, 3] + 2 10吃!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4, 13:10)沐沐 提到︰ 嗚哇...」露納拿著攤主給的網子和盆子盯著水池裡的金魚發出意義不明的感嘆音。

突然,露納的眼尾晃過一道明顯的金光,露納偏頭一看呆了一下,隨後指著水池的一處像是發現寶藏的樣子對著攤主大喊:「那個!那個!我想撈那個!」被指著的目標就是那個在池子悠閒游動的金魚王。

金魚大叔看了眼大喊大叫的露納,不由得笑了一下「那個傢伙挺難抓的啊,如果妳抓到的話我就給你8張兌換券」

//請露納進行一次難度為5的主動判定,想抓金魚王的話難度則是10,抓到金魚王能使卡蕾特獲得8張兌換卷

(2019-08-14, 21:02)猴子布偶 提到︰ 猴子布偶瞇著眼看著彷彿來自地獄的「美食」,還有拉麵上疑似是馬賽克的東西。
這是馬賽克嗎?我看到的是馬賽克嗎?」猴子布偶抬頭看向廚師,拿起一根筷子輕輕戳了戳紅色的湯汁。

你確定這不會死人嗎?」她抽出筷子逼問。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啊,一開始真的只是很正常的食材而已,我只是照著望云小姐的食譜做一遍就莫名其妙變成這樣了」攤手大叔舉起手,仿佛在宣告自己的無辜一般「不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裡面沒有毒,至少不會吃死…」

他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其中一個參加者嗙的一聲倒在桌,掙扎著伸出手試圖去抓桌上的水杯,然而他的手卻是一滑,打翻了杯子,只見他滿臉絕望的兩眼一翻,然後抽蓄了幾下,不動了

一隻普利姆的分身從地裡冒出來,就像你們之前體驗過的一樣把那個掛掉的參加者吞掉,然後沉回地裡

「…不會吃死妖…E級以下的非肉體系能力者,有一定的概率被食物裡的能量撐爆」大叔默默的掏出一個貌似是食譜的小薄本,面無表情的念出了寫在最後一頁的備註,然後在上面記了一筆「恩,他是今天第四個,不用擔心他,普利姆大人已經把他送去復活了」

(2019-08-14, 22:31)T-02-71 提到︰ 卡蕾特接過普利姆遞過來的麥克風輕輕咳了一下後開口說道「大家好,我是卡蕾特,是跟著我照顧的孩子一起過來玩的,我要唱的歌名叫B What U Wanna B,這首歌的含意是希望那個孩子可以做她喜歡做的事。

在說完以後卡蕾特露出一個略帶害羞的笑容「只是我現在還沒有做好好唱這首歌給那孩子的心理準備。


而且露納聽得懂歌詞的涵義嗎?
[視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RfplZRK-20]

「歌聲是用來將心意傳達給某個人的,既然卡蕾特小姐已經有了這樣的對象,我相信遲早妳會獲得向他謳歌的勇氣的」耳後長鰭的女人微微一笑,用她那柔美的桑音鼓勵道「在那之前,我很期待妳等一下的表演」

謝謝雪倫小姐,那麼,請卡蕾特開始妳的表演!B What U Wanna B!

//請卡蕾特進行一次難度為5的被動判定

(2019-08-15, 00:18)泰迪 提到︰ 猴子布偶的抱怨使銀鈴對拉麵的好奇心逐漸增加,甚至有了一種急於品嚐的想法,「嗯...雖然外觀...不太理想,但也許味道其實不錯...?」

她一手拿著筷子,另一手拿起湯匙,左右手並用,笨拙地夾起了一團亂七八糟的東西,「猴子布偶小姐~猴子布偶小姐~『馬賽克』是很難處理的食材嗎?」銀鈴笑容滿面的詢問過後,就輕輕咬了一口手上的食物──

東西入口之後,沒有味道,酸甜苦辣通通都沒有,銀鈴的味覺神經絲毫沒有被這道奇怪的料理刺激到,連口感都相當模糊,讓她感覺在嚼一團純開水做的果凍一般

//請猴子布偶與銀鈴各進行一次難度為5的被動判定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5, 19:54)jeffary 提到︰ 金魚大叔看了眼大喊大叫的露納,不由得笑了一下「那個傢伙挺難抓的啊,如果妳抓到的話我就給你8張兌換券」

//請露納進行一次難度為5的主動判定,想抓金魚王的話難度則是10,抓到金魚王能使卡蕾特獲得8張兌換卷

噢!我一定會努力抓到他的!」露納興奮的揮了揮手上的紙網,接著移動到金魚王的水池邊上鎖定目標,深吸一口氣後全神貫注的奮力一戳!
擲骰結果

2d6 → 8[4, 4] 8金!魚!王!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5, 19:54)j effary 提到︰ 東西入口之後,沒有味道,酸甜苦辣通通都沒有,銀鈴的味覺神經絲毫沒有被這道奇怪的料理刺激到,連口感都相當模糊,讓她感覺在嚼一團純開水做的果凍一般

銀鈴仔細嘴嚼過後,把食物慢慢嚥下,略感訝異的說道:「和外表不同,馬賽克的味道原來是這麼清淡...」隨後,她又勺起一匙紅色的麵湯,嘗試了味道──

(2019-08-15, 19:54)jeffary 提到︰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啊,一開始真的只是很正常的食材而已,我只是照著望云小姐的食譜做一遍就莫名其妙變成這樣了」攤手大叔舉起手,仿佛在宣告自己的無辜一般「不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裡面沒有毒,至少不會吃死…」

他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其中一個參加者嗙的一聲倒在桌,掙扎著伸出手試圖去抓桌上的水杯,然而他的手卻是一滑,打翻了杯子,只見他滿臉絕望的兩眼一翻,然後抽蓄了幾下,不動了

一隻普利姆的分身從地裡冒出來,就像你們之前體驗過的一樣把那個掛掉的參加者吞掉,然後沉回地裡

「…不會吃死妖…E級以下的非肉體系能力者,有一定的概率被食物裡的能量撐爆」大叔默默的掏出一個貌似是食譜的小薄本,面無表情的念出了寫在最後一頁的備註,然後在上面記了一筆「恩,他是今天第四個,不用擔心他,普利姆大人已經把他送去復活了」

「!」當聽見了杯子打翻的聲音,銀鈴立即轉頭看看旁邊的食客,正好目擊了整件事情發生。

銀鈴從店主的言談之間得悉了今天的四位食客有著類似的狀況,但跟據他隨後的說法,又彷彿那並不是什麼嚴重問題似的,「那、那位先生是身體不適嗎...?」她疑惑地向店主詢問道。
擲骰結果

2d6+3 → 8[3, 5] + 3 11喝湯~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5, 19:54)jeffary 提到︰ 「歌聲是用來將心意傳達給某個人的,既然卡蕾特小姐已經有了這樣的對象,我相信遲早妳會獲得向他謳歌的勇氣的」耳後長鰭的女人微微一笑,用她那柔美的桑音鼓勵道「在那之前,我很期待妳等一下的表演」

謝謝雪倫小姐,那麼,請卡蕾特開始妳的表演!B What U Wanna B!

//請卡蕾特進行一次難度為5的被動判定

三、二、一】卡蕾特長呼出一口氣心中默數拍子,等節奏到了以後卡蕾特開口唱出歌曲,但聲線並不是剛才自我介紹的那樣少女的聲音反而轉變成如同露納相似清脆的童聲。
擲骰結果

2d6 → 6[4, 2] 6唱歌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15, 19:54)jeffary 提到︰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啊,一開始真的只是很正常的食材而已,我只是照著望云小姐的食譜做一遍就莫名其妙變成這樣了」攤手大叔舉起手,仿佛在宣告自己的無辜一般「不過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裡面沒有毒,至少不會吃死…」

他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其中一個參加者嗙的一聲倒在桌,掙扎著伸出手試圖去抓桌上的水杯,然而他的手卻是一滑,打翻了杯子,只見他滿臉絕望的兩眼一翻,然後抽蓄了幾下,不動了

一隻普利姆的分身從地裡冒出來,就像你們之前體驗過的一樣把那個掛掉的參加者吞掉,然後沉回地裡

「…不會吃死妖…E級以下的非肉體系能力者,有一定的概率被食物裡的能量撐爆」大叔默默的掏出一個貌似是食譜的小薄本,面無表情的念出了寫在最後一頁的備註,然後在上面記了一筆「恩,他是今天第四個,不用擔心他,普利姆大人已經把他送去復活了」

猴子布偶盯著廚師看了一會,接著瞧著剛出爐的新鮮屍體被普利姆給送走後又轉頭看向廚師,靜靜地說:「如果我吃完沒有死的話,你等著看好了。
接著她看了銀鈴一眼,搖了搖頭便夾起麵條吸了一口。
擲骰結果

2d6+2 → 4[3, 1] + 2 6吃麵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