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新年大作戰!
只看該作者
#51
(2019-02-21, 01:58)jeffary 提到︰ 「那就來我們這邊吧」楊望穹牽起安西婭的手,一邊對露納說道「跟我來吧~」

楊望穹一邊帶路一邊回答卡蕾特剛剛的提問「應該是打撲克牌還有麻將,會打嗎?不會的話等等再教你們」

楊望穹突然用法語對身旁的紅髮女子說了點什麼,雖然你們沒聽懂,但女子一臉驚恐的回答了什麼,一旁的安西婭有些好奇的用中文問道「為什麼要抽血?」

楊望穹惡作劇般的笑了笑,轉頭問你們「話說等等我們會小賭一下,你們要不要拿點東西出來賭賭看?」

會喔~我會玩撲克牌,小特有教我玩過。」露納回答楊望穹後被安西婭的問題吸引,好奇的跟著一起問「甚麼抽血?是要做甚麼契約嗎?會需要這麼慎重嗎?」以自己的認知,會用到血液的情況通常是進行重大契約或儀式,雖然不知道是這邊的習俗還是甚麼的...但玩個牌還需要訂契約是個奇妙的傳統呢...露納迷迷糊糊地想著。

咦?」因為想東想西差點錯過楊望穹的問句,露納拋棄掉之前的想法,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甚麼東西可以當作賭注,思考一下後從腰上的夢繭包包中拿出一個玻璃小瓶子,然後當著其他人的面前直接用手往自己背後的翅膀撸了幾下,翅膀上的鱗粉紛紛掉落卻沒有掉到地板反而飄在半空中,看上去就像一團淡綠色的霧氣一般,露納抖了抖被碰過卻沒什麼變化的翅膀,在空中浮動的鱗粉像是收到了什麼命令似,快速往露納手上的玻璃瓶瓶口飄去,在瓶中堆積成顏色鮮豔的綠色粉塵,瓶子中大概裝了三分之一的量露納蓋上瓶口的蓋子後對楊望穹說「我想賭這個!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2019-02-21, 01:58)jeffary 提到︰ 那就來我們這邊吧」楊望穹牽起安西婭的手,一邊對露納說道跟我來吧~

楊望穹一邊帶路一邊回答卡蕾特剛剛的提問應該是打撲克牌還有麻將,會打嗎?不會的話等等再教你們

楊望穹突然用法語對身旁的紅髮女子說了點什麼,雖然你們沒聽懂,但女子一臉驚恐的回答了什麼,一旁的安西婭有些好奇的用中文問道為什麼要抽血?

楊望穹惡作劇般的笑了笑,轉頭問你們話說等等我們會小賭一下,你們要不要拿點東西出來賭賭看?

我們會打撲克牌,不過麻將是什麼?」卡蕾特回答楊望穹的問題並好奇的提問。

賭注嗎?我想想有什麼可以用的。」聽到需要準備物品來下注卡蕾特思考了一下身上有什麼可以用的,想一下後卡蕾特抬手伸入手前方浮現的水波紋中,讓鯊魚張開嘴但手並沒有伸入鯊魚嘴裡取東西而是扳下外側的幾顆的鯊魚牙,在扳下鯊魚牙的同時卡蕾特的露出類似牙疼一樣的表情,隨後卡蕾特從水波紋中抽出手來,手上拿著六顆鋒利且帶有鋸齒的鯊魚牙「我用這個來賭可以吧。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3
(2019-02-22, 15:43)泰迪 提到︰ 銀鈴驚呼一聲,還以為比試期間發生了意外,可是隨後發生的事情卻又証明不是如此?

她側著頭,一臉不解的看著的看著裁判宣判結果,直到光帶出現、治癒了女性胸前那足以致命的重傷後,她才恍然大悟。

如果酒吧競技場是從一開始就會防止人們受到致命傷害,那楊家的方式就是以高效的治療作為對策,讓雙方可以全力盡戰吧?

「雖然有點被嚇到,但就結果而言最後也沒有人受到傷害,那真是太好了。」銀鈴緩緩舒了一口氣,心中專注的把法陣圖案記入腦中。雖然她很想知道法陣的原理、生成方式以及使用條件等,但估計這並不是三言兩語之間就能夠解釋清楚的,唯有等日後有機會時再向蒼請教吧?

獸族少女抖抖耳朵,好奇的視線再度投向了裁判史萊姆,「阿蒼阿蒼~那位裁判先生...是什麼種族呢?」她輕輕勾動蒼的手指,好奇詢問。

...啊,那也是普利姆喔,雖然跟你們見到的不是同一個,但是他們都是同一個本體的分身」楊望蒼頓了一下才回應道「他是一種叫史萊姆的靈獸,雖然是大部分很弱小也沒有什麼智慧的種族,不過普利姆太不一樣,他算是...額...王或是神之類的,總之是史萊姆裡面唯一一個的頂點存在。好像過去與我們的祖先訂下了什麼契約才留在楊家鎮的

(2019-02-23, 14:07)猴子布偶 提到︰ 「噢,真是血腥。」猴子布偶抱著胸,饒富興趣的望著楊望蒼的父親與他姑姑的廝殺,兩人毫不留情的在對方身上弄出大大小小的傷口,直到最後以楊爸爸的短劍貫穿對方胸口作結束。

「唔,在論壇的分級制度下還能呈現出這般的場面真了不起。」猴子布偶做出不明所以的評論後聽著楊家姊弟的說明,捏了捏拳頭回應道:「既然不會受傷的話就代表能動真格了吧,啊,雖然說我不用擔心這問題就是。」

她稍微打量了一下在場的楊家人,思考著跟誰比劃會比較有趣。

最後,她向楊望云走去。「這種比試挺有意思的,有興趣跟我打一場嗎?」向楊家的大姊發出邀請後,她像是想起什麼般又補充道:「對了,你們家有塑膠武器以外的武器可以借嗎?」她邊比劃著,微笑說:「如果你們有兩把單手斧可以借我就再好不過了。」

嗯?我嗎?行啊,武器我也可以借你」楊望云正在替左手戴上手套以遮住手背上的猙獰傷疤,嘴上還叼著另一隻黑色的手套,她有些訝異的答應了猴子布偶的邀請

楊望云從筆記本中抽出了兩柄單手斧遞給猴子布偶,然後又從裡面抽出了一把西洋刺劍,你們可以感覺到這些武器都不具備任何附加能力,完全就是從工廠裡批量量產出來的兵械

楊望云率先站到場中,獸耳與獸尾也隨即長了出來,與楊望蒼如同喝水般自然的樣子不同,她的變化更像是被硬擠出來的一般,然而她的表情並沒有明顯的變化,她只是握了握刺劍並轉了幾下手腕,然後微笑著擺了個劍禮「請多多指教

//請猴子布偶進行一次先後攻的判定

(2019-02-23, 16:39)沐沐 提到︰ 「會喔~我會玩撲克牌,小特有教我玩過。」露納回答楊望穹後被安西婭的問題吸引,好奇的跟著一起問「甚麼抽血?是要做甚麼契約嗎?會需要這麼慎重嗎?」以自己的認知,會用到血液的情況通常是進行重大契約或儀式,雖然不知道是這邊的習俗還是甚麼的...但玩個牌還需要訂契約是個奇妙的傳統呢...露納迷迷糊糊地想著。

「咦?」因為想東想西差點錯過楊望穹的問句,露納拋棄掉之前的想法,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甚麼東西可以當作賭注,思考一下後從腰上的夢繭包包中拿出一個玻璃小瓶子,然後當著其他人的面前直接用手往自己背後的翅膀撸了幾下,翅膀上的鱗粉紛紛掉落卻沒有掉到地板反而飄在半空中,看上去就像一團淡綠色的霧氣一般,露納抖了抖被碰過卻沒什麼變化的翅膀,在空中浮動的鱗粉像是收到了什麼命令似,快速往露納手上的玻璃瓶瓶口飄去,在瓶中堆積成顏色鮮豔的綠色粉塵,瓶子中大概裝了三分之一的量露納蓋上瓶口的蓋子後對楊望穹說「我想賭這個!」
(2019-02-23, 20:24)T-02-71 提到︰ 「我們會打撲克牌,不過麻將是什麼?」卡蕾特回答楊望穹的問題並好奇的提問。

「賭注嗎?我想想有什麼可以用的。」聽到需要準備物品來下注卡蕾特思考了一下身上有什麼可以用的,想一下後卡蕾特抬手伸入手前方浮現的水波紋中,讓鯊魚張開嘴但手並沒有伸入鯊魚嘴裡取東西而是扳下外側的幾顆的鯊魚牙,在扳下鯊魚牙的同時卡蕾特的露出類似牙疼一樣的表情,隨後卡蕾特從水波紋中抽出手來,手上拿著六顆鋒利且帶有鋸齒的鯊魚牙「我用這個來賭可以吧。」

沒有啦,那是她的賭注喔,她的血很值錢呢」楊望穹微笑著看了紅髮女子一眼,讓對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至於麻將嘛,具體看過後比較好教

畢竟是從露納這樣的異種族身上弄下來的,楊望穹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了幾眼玻璃瓶,至於卡蕾特拿出的牙齒,顯然也不是普通的生物器官...楊望穹開始認真考慮等等要不要小小的耍一下老千了嗯,沒問題,我們也只會押一些小玩意而已

楊望穹帶著你們來到了另一處和室,這裡已經被擺上了幾張牌桌,先到的幾個人正在準備牌具

楊望穹也很快的教會了你們麻將的玩法那麼,你們想要玩哪種?


~~~~~~~~~~~~~~~~~~~
這裡準備要開始進行"挑戰"了,我先來說明一下
首先是猴子布偶那邊的戰鬥,基本上採用與酒吧競技場相同的制度,只是可以使用戰鬥加值,而對手的骰值我固定在3d6+1,這樣比較能與獲得技能加值的期望值持平(期望值約為11),先擊中對手3次者獲勝
再來是打牌組這邊,四名參與者各骰一次2d6(無加值)後比大小,最大者可以從後兩位各獲得1件籌碼物品,次大者則從最小者獲取1件,重複進行到戰鬥那邊結束。接著,則是"作弊"規則,再進行骰大小以前,可以進行一次有主動加值的作弊判定(NPC中除了阿公是3d6,剩餘人為2d6),使的最後的數目加上此判定的1/3,但是相應的,剩下的參與者可以進行一次有被動加值的拆穿判定(NPC全員為2d6),當拆穿判定>作弊判定時,拆穿成功,被拆穿者自動視為該場的最後一名。
以上,有問題請在聊天室問我
擲骰結果

2d6 → 9[4, 5] 9先後攻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4
(2019-02-24, 03:17)jeffary 提到︰ 嗯?我嗎?行啊,武器我也可以借你」楊望云正在替左手戴上手套以遮住手背上的猙獰傷疤,嘴上還叼著另一隻黑色的手套,她有些訝異的答應了猴子布偶的邀請

楊望云從筆記本中抽出了兩柄單手斧遞給猴子布偶,然後又從裡面抽出了一把西洋刺劍,你們可以感覺到這些武器都不具備任何附加能力,完全就是從工廠裡批量量產出來的兵械

楊望云率先站到場中,獸耳與獸尾也隨即長了出來,與楊望蒼如同喝水般自然的樣子不同,她的變化更像是被硬擠出來的一般,然而她的表情並沒有明顯的變化,她只是握了握刺劍並轉了幾下手腕,然後微笑著擺了個劍禮「請多多指教

那就再好不過了。」猴子布偶將皮外套脫下,稍微的做了個伸展,她訓練結實的肌肉在單薄的穿著下嶄露無遺。她接過揚望云遞給她的斧頭,揮了揮熟悉手感後跟著她進入場內。

她瞥了一眼楊望云長出來的獸耳及獸尾,輕輕甩了甩雙手的斧頭,向她點了點頭。

失禮了。」她向楊家的大姊露出微笑,期待著對方會怎樣的進攻。
擲骰結果

2d6 → 7[3, 4] 7先後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5
(2019-02-24, 03:17)jeffary 提到︰ ...啊,那也是普利姆喔,雖然跟你們見到的不是同一個,但是他們都是同一個本體的分身」楊望蒼頓了一下才回應道「他是一種叫史萊姆的靈獸,雖然是大部分很弱小也沒有什麼智慧的種族,不過普利姆太不一樣,他算是...額...王或是神之類的,總之是史萊姆裡面唯一一個的頂點存在。好像過去與我們的祖先訂下了什麼契約才留在楊家鎮的

銀鈴先是點點頭,她從沒想到普利姆有著如此尊貴的身份,剛才在腦海中甚至浮現出一個「普利姆很可愛」的想法。

雖然沒有透過說話直接說出,但是用「可愛」來形容一族之王、或是種族的神明,這想法未免有欠尊重。

這時,她又為了將這無禮想法驅除而不斷的搖頭。

(2019-02-25, 12:26)猴子布偶 提到︰ 「那就再好不過了。」猴子布偶將皮外套脫下,稍微的做了個伸展,她訓練結實的肌肉在單薄的穿著下嶄露無遺。她接過揚望云遞給她的斧頭,揮了揮熟悉手感後跟著她進入場內。

她瞥了一眼楊望云長出來的獸耳及獸尾,輕輕甩了甩雙手的斧頭,向她點了點頭。

「失禮了。」她向楊家的大姊露出微笑,期待著對方會怎樣的進攻。

「兩位都要加油~」銀鈴笑著為猴子布偶以及楊望云打氣,眼角的餘光卻不時望向普利姆的位置。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6
(2019-02-24, 03:17)jeffary 提到︰ 「沒有啦,那是她的賭注喔,她的血很值錢呢」楊望穹微笑著看了紅髮女子一眼,讓對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至於麻將嘛,具體看過後比較好教」

畢竟是從露納這樣的異種族身上弄下來的,楊望穹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了幾眼玻璃瓶,至於卡蕾特拿出的牙齒,顯然也不是普通的生物器官...楊望穹開始認真考慮等等要不要小小的耍一下老千了「嗯,沒問題,我們也只會押一些小玩意而已」

楊望穹帶著你們來到了另一處和室,這裡已經被擺上了幾張牌桌,先到的幾個人正在準備牌具

楊望穹也很快的教會了你們麻將的玩法「那麼,你們想要玩哪種?」

嗚....」露納在兩種遊戲中來回轉頭,思考了好一陣子還是決定要玩比較熟悉的撲克牌,決定好後露納就轉頭看向楊望穹說「那個!穹姊姊我想要玩撲克牌!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7
(2019-02-24, 03:17)jeffary 提到︰ 沒有啦,那是她的賭注喔,她的血很值錢呢」楊望穹微笑著看了紅髮女子一眼,讓對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至於麻將嘛,具體看過後比較好教

畢竟是從露納這樣的異種族身上弄下來的,楊望穹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了幾眼玻璃瓶,至於卡蕾特拿出的牙齒,顯然也不是普通的生物器官...楊望穹開始認真考慮等等要不要小小的耍一下老千了嗯,沒問題,我們也只會押一些小玩意而已

楊望穹帶著你們來到了另一處和室,這裡已經被擺上了幾張牌桌,先到的幾個人正在準備牌具

楊望穹也很快的教會了你們麻將的玩法那麼,你們想要玩哪種?

卡蕾特思考了一下還是認為自己並不是那麼了解麻將的規則,所以還是玩比較熟悉撲克牌就好了。

隨後對著楊望穹說道「我先玩撲克牌好了,麻將的規則沒有很了解。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8
(2019-02-25, 12:26)猴子布偶 提到︰ 「那就再好不過了。」猴子布偶將皮外套脫下,稍微的做了個伸展,她訓練結實的肌肉在單薄的穿著下嶄露無遺。她接過揚望云遞給她的斧頭,揮了揮熟悉手感後跟著她進入場內。

她瞥了一眼楊望云長出來的獸耳及獸尾,輕輕甩了甩雙手的斧頭,向她點了點頭。

「失禮了。」她向楊家的大姊露出微笑,期待著對方會怎樣的進攻。

只見楊望云手腕一翻,帶著一抹蒼藍的劍尖遙遙指向了猴子布偶,下一瞬間刺劍已然化為一團殘影,一陣由鬥氣組成的大雨也跟著傾瀉而出,立刻壟罩了三公尺外的猴子布偶!

//猴子布偶請進行一次難度為12的防禦判定

(2019-02-25, 20:25)泰迪 提到︰ 「兩位都要加油~」銀鈴笑著為猴子布偶以及楊望云打氣,眼角的餘光卻不時望向普利姆的位置。

很在意?」楊望蒼注意到了銀鈴的小動作,眼睛轉了一圈,好像想到了什麼,蹲下來在草地上翻了翻「等等喔...

當楊望蒼再度站起來的時候,他的手裡竟是抓著一顆只有乒乓球大小的藍色史萊姆

這也是普利姆的分身,整個楊家鎮基本上都找的到他的分身,不過大部分都是這麼小的,也沒有意識,都是靠那種大一號的指揮」楊望蒼把那一顆遞給銀鈴,觸感像是某種滑嫩的水球「這可以拿來玩沒關係,不過帶不走就是了,離本體太遠就會散掉

(2019-02-25, 22:02)沐沐 提到︰ 「嗚....」露納在兩種遊戲中來回轉頭,思考了好一陣子還是決定要玩比較熟悉的撲克牌,決定好後露納就轉頭看向楊望穹說「那個!穹姊姊我想要玩撲克牌!」
(2019-02-25, 22:04)T-02-71 提到︰ 卡蕾特思考了一下還是認為自己並不是那麼了解麻將的規則,所以還是玩比較熟悉撲克牌就好了。

隨後對著楊望穹說道「我先玩撲克牌好了,麻將的規則沒有很了解。」

那我去打麻將喔~」安西婭說完便湊去另一個牌桌,而紅髮女子則指了指撲克牌

撲克啊楊望穹帶著你們來到一個牌桌前拿出一副撲克牌洗了洗那我陪你們打兩輪吧

玩大老二好了」楊望穹發完牌,摸出了一疊卡片,並抽出一張給你們看了一下上面描繪的法陣然後這是我的賭注,一次兩張簡易符咒

~~~~~~~~~~~~~~~~~
......為啥我這次骰值都是期望值啊 CatA_lie
擲骰結果

3d6+1 → 11[5, 2, 4] + 1 12暴雨
2d6 → 7[4, 3] 7第一局(穹)
2d6 → 7[6, 1] 7第一局(紅)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9
(2019-02-27, 05:14)jeffary 提到︰ 很在意?」楊望蒼注意到了銀鈴的小動作,眼睛轉了一圈,好像想到了什麼,蹲下來在草地上翻了翻「等等喔...

當楊望蒼再度站起來的時候,他的手裡竟是抓著一顆只有乒乓球大小的藍色史萊姆

這也是普利姆的分身,整個楊家鎮基本上都找的到他的分身,不過大部分都是這麼小的,也沒有意識,都是靠那種大一號的指揮」楊望蒼把那一顆遞給銀鈴,觸感像是某種滑嫩的水球「這可以拿來玩沒關係,不過帶不走就是了,離本體太遠就會散掉

「咦...?」銀鈴伸出手來,小心的接過了這顆圓滾滾的藍色史萊姆。

「原來到處都有嗎...」她臉露微笑,耐心聽著蒼的講解,又不時以手指輕輕觸碰「水球」,「哇...好可愛~」

銀鈴隨後把史萊姆球帶到有光照的地方,以雙手捧高、近放在眼前,讓那受到光線照亮的晶瑩身軀,透出美麗的藍光。

她亦不時反覆傾斜手掌,感受冰涼觸感滑過手心的感覺,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0
(2019-02-27, 05:14)jeffary 提到︰ 「撲克啊」楊望穹帶著你們來到一個牌桌前拿出一副撲克牌洗了洗「那我陪你們打兩輪吧」

「玩大老二好了」楊望穹發完牌,摸出了一疊卡片,並抽出一張給你們看了一下上面描繪的法陣「然後這是我的賭注,一次兩張簡易符咒」

跟著大家一起入座,露納接過屬於自己的手牌看一下然後就確定自己等一下就隨便亂玩就好...反正自己也不太在意輸贏

確認完牌面後,露納下意識的目光放在楊望穹的服飾上,看著看著露納忍不住開口問「請問,穹姊姊身上的服裝是民族服飾嗎?剛剛看到好多人都是這樣打扮的
擲骰結果

2d6 → 3[2, 1] 3第一局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