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新年大作戰!
只看該作者
#61
(2019-02-27, 05:14)jeffary 提到︰ 那我去打麻將喔~」安西婭說完便湊去另一個牌桌,而紅髮女子則指了指撲克牌

撲克啊楊望穹帶著你們來到一個牌桌前拿出一副撲克牌洗了洗那我陪你們打兩輪吧

玩大老二好了」楊望穹發完牌,摸出了一疊卡片,並抽出一張給你們看了一下上面描繪的法陣然後這是我的賭注,一次兩張簡易符咒

大老二嗎?有一段時間沒有玩過希望還會玩。」卡蕾特把鯊魚牙放在牌桌上以後把發給自己的撲克牌拿起快速的整理與排列順序。

在整理完樸克牌後卡蕾特聽到露納的詢問也好奇的看了一下楊望穹的服飾。
擲骰結果

2d6 → 9[6, 3] 9打牌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2019-02-27, 05:14)jeffary 提到︰ 只見楊望云手腕一翻,帶著一抹蒼藍的劍尖遙遙指向了猴子布偶,下一瞬間刺劍已然化為一團殘影,一陣由鬥氣組成的大雨也跟著傾瀉而出,立刻壟罩了三公尺外的猴子布偶!

幹。」這是猴子布偶唯一的想法,眼前這高骰值的輸出讓她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不過雖說如此,猴子布偶還是打起精神,運起手上的雙斧想接下楊望云充滿鬥氣的一擊。
擲骰結果

2d6+2 → 3[1, 2] + 2 5防禦 (宇宙浪子)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2019-02-27, 23:08)泰迪 提到︰ 「咦...?」銀鈴伸出手來,小心的接過了這顆圓滾滾的藍色史萊姆。

「原來到處都有嗎...」她臉露微笑,耐心聽著蒼的講解,又不時以手指輕輕觸碰「水球」,「哇...好可愛~」

銀鈴隨後把史萊姆球帶到有光照的地方,以雙手捧高、近放在眼前,讓那受到光線照亮的晶瑩身軀,透出美麗的藍光。

她亦不時反覆傾斜手掌,感受冰涼觸感滑過手心的感覺,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

見銀鈴開心的樣子,楊望蒼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望蒼」隨著一聲呼喚,楊望蒼被嚇了一大跳,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楊望蒼的父親—楊正寒已經出現兩人身旁

楊正寒是一名嚴肅的中年人,英氣逼人的臉孔就算帶著斯文的金絲眼鏡,一股軍旅之氣仍然流露而出,楊望蒼似乎對他有些畏懼的樣子

反應太慢了」他微微皺著眉頭,似乎對楊望蒼的反應有些不滿,接著他轉頭看向銀鈴

...是叫...銀鈴,對吧?」楊正寒說著露出了一抹溫和的微笑,氣場也突然從一名軍官變成了一位和善的中年紳士

我是楊正寒,是這臭小子的父親」楊正寒自我介紹道,接著一把把楊望蒼拉到身邊,按著楊望蒼的腦袋讓他低下頭來,左手背上繁複的狼形烙印也因此出現在銀鈴面前,然後他自己也跟著深深的一鞠躬「我家的兒子很笨,可以的話,希望你可以多多照顧他

(2019-02-28, 22:10)沐沐 提到︰ 跟著大家一起入座,露納接過屬於自己的手牌看一下然後就確定自己等一下就隨便亂玩就好...反正自己也不太在意輸贏

確認完牌面後,露納下意識的目光放在楊望穹的服飾上,看著看著露納忍不住開口問「請問,穹姊姊身上的服裝是民族服飾嗎?剛剛看到好多人都是這樣打扮的」
(2019-02-28, 22:35)T-02-71 提到︰ 「大老二嗎?有一段時間沒有玩過希望還會玩。」卡蕾特把鯊魚牙放在牌桌上以後把發給自己的撲克牌拿起快速的整理與排列順序。

在整理完樸克牌後卡蕾特聽到露納的詢問也好奇的看了一下楊望穹的服飾。

嗯?喔,這種衣服叫旗袍,是中華地區的傳統女性服裝,我們身上穿的是我們"狼語"楊家的正裝,男生穿的也是家族的正裝,不過我們的祖先來自不同的地區,所以風格不同楊望穹一邊與你們打著牌一邊介紹道現在大家都穿是因為剛剛我們吃的是『年夜飯』或稱『團圓飯』,是代表大家團聚的重要的一餐...啊,還有明天也要穿呢...

說話間,一局牌已經打完了,這局卡蕾特第一,後面的排序分別是楊望穹、紅髮女子、露納

楊望穹拿了一點露納的鱗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紅髮女子沒有真的抽出一管血,而是拔下了一根頭髮,嫣紅的髮絲突然灼燒了起來,當火焰散去,頭髮已經變成了一根羽毛,那根綠紅相間的羽毛好似一抹妖異的焰火在躍動一般,煞是好看,紅髮女子將羽毛遞給卡蕾特

//卡蕾特獲得鳳凰羽毛一根,此團內消耗一根可以不用判定回復1點HP

再來一局!」楊望穹又開始洗起牌來話說你們想好明天怎麼辦了嗎?

//楊望穹作弊!請卡蕾特與露納進行一次難度為6的被動判定

(2019-03-03, 09:48)猴子布偶 提到︰ 「幹。」這是猴子布偶唯一的想法,眼前這高骰值的輸出讓她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不過雖說如此,猴子布偶還是打起精神,運起手上的雙斧想接下楊望云充滿鬥氣的一擊。

顯然猴子布偶防禦的骰值遠小於楊望云的攻擊(诶),她的雙斧舞動著,卻只擋下了對要害的攻擊,頓時鮮血淋漓

很快,鬥氣之雨停了下來,楊望云稍稍緩了口氣,腳下變為貓步,劍尖則對著猴子布偶晃動著,似乎是在等著接招

現在,輪到猴子布偶的回合了!!

猴子布偶: ★ ★

楊望云: ☆ ☆ ☆

~~~~~~~~~~~~~~~~~~~~~~

話說今天我的運氣感覺真的不太好啊,我是指3/4,一過12點我的運氣就一整個暴跌,抽卡和跑團都顯示了這點(思
擲骰結果

2d6 → 6[2, 4] 6作弊
2d6 → 10[5, 5] 10
2d6 → 4[1, 3] 4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2019-03-04, 04:10)jeffary 提到︰ 「嗯?喔,這種衣服叫旗袍,是中華地區的傳統女性服裝,我們身上穿的是我們"狼語"楊家的正裝,男生穿的也是家族的正裝,不過我們的祖先來自不同的地區,所以風格不同」楊望穹一邊與你們打著牌一邊介紹道「現在大家都穿是因為剛剛我們吃的是『年夜飯』或稱『團圓飯』,是代表大家團聚的重要的一餐...啊,還有明天也要穿呢...」

說話間,一局牌已經打完了,這局卡蕾特第一,後面的排序分別是楊望穹、紅髮女子、露納

楊望穹拿了一點露納的鱗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紅髮女子沒有真的抽出一管血,而是拔下了一根頭髮,嫣紅的髮絲突然灼燒了起來,當火焰散去,頭髮已經變成了一根羽毛,那根綠紅相間的羽毛好似一抹妖異的焰火在躍動一般,煞是好看,紅髮女子將羽毛遞給卡蕾特

//卡蕾特獲得鳳凰羽毛一根,此團內消耗一根可以不用判定回復1點HP

「再來一局!」楊望穹又開始洗起牌來「話說你們想好明天怎麼辦了嗎?」

原來是這樣啊!」露納傻笑的回應又補上「因為大家穿的衣服很好看又很像所以很好奇

讓楊望穹拿走一些鱗粉後,露納拿起新的手牌開始整理,聽到楊望穹的問題露納一邊整理手牌一邊思考「明天...?不知道ㄟ...」露納偏頭想一下才回應「應該是看大家想做甚麼再看看吧!
擲骰結果

2d6 → 12[6, 6] 12打牌
2d6 → 6[3, 3] 6識破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2019-03-04, 04:10)jeffary 提到︰ 嗯?喔,這種衣服叫旗袍,是中華地區的傳統女性服裝,我們身上穿的是我們"狼語"楊家的正裝,男生穿的也是家族的正裝,不過我們的祖先來自不同的地區,所以風格不同楊望穹一邊與你們打著牌一邊介紹道現在大家都穿是因為剛剛我們吃的是『年夜飯』或稱『團圓飯』,是代表大家團聚的重要的一餐...啊,還有明天也要穿呢...

說話間,一局牌已經打完了,這局卡蕾特第一,後面的排序分別是楊望穹、紅髮女子、露納

楊望穹拿了一點露納的鱗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紅髮女子沒有真的抽出一管血,而是拔下了一根頭髮,嫣紅的髮絲突然灼燒了起來,當火焰散去,頭髮已經變成了一根羽毛,那根綠紅相間的羽毛好似一抹妖異的焰火在躍動一般,煞是好看,紅髮女子將羽毛遞給卡蕾特

//卡蕾特獲得鳳凰羽毛一根,此團內消耗一根可以不用判定回復1點HP

再來一局!」楊望穹又開始洗起牌來話說你們想好明天怎麼辦了嗎?

//楊望穹作弊!請卡蕾特與露納進行一次難度為6的被動判定
 
「是嗎,挺獨特的傳統,至少我們這邊好像沒有這類的傳統。」卡蕾特一邊說著一邊接過紅髮女子遞過來的羽毛,在說完話以後好奇的打量了手中的羽毛然後收入口袋中。

在新的一局卡蕾特一邊整理一邊回答道「應該就是看妳們有什麼活動然後我們就會跟著吧。」然後卡蕾特想起一件事「對了也許會去妳們說的商店街逛逛,我記得妳們之前有說過那裏好像有辦甚麼活動。
擲骰結果

2d6 → 6[5, 1] 6撲克牌
2d6 → 6[2, 4] 6拆穿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2019-03-04, 04:10)jeffary 提到︰ 見銀鈴開心的樣子,楊望蒼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望蒼」隨著一聲呼喚,楊望蒼被嚇了一大跳,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楊望蒼的父親—楊正寒已經出現兩人身旁

楊正寒是一名嚴肅的中年人,英氣逼人的臉孔就算帶著斯文的金絲眼鏡,一股軍旅之氣仍然流露而出,楊望蒼似乎對他有些畏懼的樣子

反應太慢了」他微微皺著眉頭,似乎對楊望蒼的反應有些不滿,接著他轉頭看向銀鈴

...是叫...銀鈴,對吧?」楊正寒說著露出了一抹溫和的微笑,氣場也突然從一名軍官變成了一位和善的中年紳士

我是楊正寒,是這臭小子的父親」楊正寒自我介紹道,接著一把把楊望蒼拉到身邊,按著楊望蒼的腦袋讓他低下頭來,左手背上繁複的狼形烙印也因此出現在銀鈴面前,然後他自己也跟著深深的一鞠躬「我家的兒子很笨,可以的話,希望你可以多多照顧他

「失禮了。」銀鈴向紳士點頭微笑,把手上的史萊姆輕輕放回地面。

她確環周四周,確保史萊姆待在適合的位置而不會被人踩傷後,才面向對方、禮貌的正式回應:「先生你好,我是獸族的銀鈴,承蒙招待了....」

銀鈴彎身一鞠躬,直起身時才發現對方也以同樣禮數對待自己,頓時覺得受寵若驚:「啊!不...請...請兩位不要這樣...」她紅著臉,搖搖頭解釋說道:「其實我才是備受照顧的一方,如果不被嫌棄就已經心懷感激了...」

「...我並沒有特別聰慧或有能,也欠缺關於四界的常識,如果今後不小心鬧出什麼笑話或者作出有違禮儀的事,還請多多包涵...」

「不過...如果阿蒼需要我的話,不論如何,我都會全力支持他的...」說後,銀鈴略為害羞的注視著蒼的雙眼。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2019-03-04, 04:10)jeffary 提到︰ 顯然猴子布偶防禦的骰值遠小於楊望云的攻擊(诶),她的雙斧舞動著,卻只擋下了對要害的攻擊,頓時鮮血淋漓

很快,鬥氣之雨停了下來,楊望云稍稍緩了口氣,腳下變為貓步,劍尖則對著猴子布偶晃動著,似乎是在等著接招

猴子布偶搖搖頭,深吸一口氣,動了動肩頭讓自癒因子運作起來。她特地等待自癒因子將自己身上的傷口給修復好,讓楊望云知道不用對自己有一絲的留手。雖說她大概也沒有留手就是。

好。」猴子布偶用力一踏,雙斧揮動著,毫不留情的向著楊望云重砍而去。
擲骰結果

2d6+2 → 5[3, 2] + 2 7攻擊 (超級人類)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2019-03-04, 14:16)沐沐 提到︰ 「原來是這樣啊!」露納傻笑的回應又補上「因為大家穿的衣服很好看又很像所以很好奇」

讓楊望穹拿走一些鱗粉後,露納拿起新的手牌開始整理,聽到楊望穹的問題露納一邊整理手牌一邊思考「明天...?不知道ㄟ...」露納偏頭想一下才回應「應該是看大家想做甚麼再看看吧!」
(2019-03-04, 16:27)T-02-71 提到︰ 「是嗎,挺獨特的傳統,至少我們這邊好像沒有這類的傳統。」卡蕾特一邊說著一邊接過紅髮女子遞過來的羽毛,在說完話以後好奇的打量了手中的羽毛然後收入口袋中。

在新的一局卡蕾特一邊整理一邊回答道「應該就是看妳們有什麼活動然後我們就會跟著吧。」然後卡蕾特想起一件事「對了也許會去妳們說的商店街逛逛,我記得妳們之前有說過那裏好像有辦甚麼活動。」

咦?阿蒼沒跟你們說嗎?拉」楊望穹聽見兩人的回應有些困惑的樣子,並丟出了一張黑桃二,手上也只剩下一張牌了明天...啊!

楊望穹還沒說完便驚叫了一聲,原來是露納正好丟出了一套鐵支壓掉了黑桃二,然後把手上最後一隻方塊3丟掉,楊望穹有些洩氣的丟出最後一張黑桃A

這局的排名為露納、楊望穹、卡蕾特、紅髮女子,楊望穹搖搖手沒有跟紅髮女子拿東西,而紅髮女子又拿出一根羽毛給了露納

//露納獲得鳳凰羽毛一根,此團內消耗一根可以不用判定回復1點HP

明天我們沒辦法陪你們喔」楊望穹把剛剛的話接了下去明天是祭祖的日子,我們得去祖地祭拜,那裡不給外人進喔

...我講認真的喔,別跟來,會被吃掉的,字面上的意思」楊望穹嚴肅的警告道,估計之前有人嘗試過,然後她又洗了一次牌「不過我想阿蒼會幫你們安排吧,不然也太不負責任了


附帶一提,小柏的話在這裡有熟人,所以沒問題」楊望穹指了指紅髮女子,你們才終於知道她的名字,她對著你們點點頭,似乎也聽得懂一點中文的樣子


(2019-03-04, 21:29)泰迪 提到︰ 「失禮了。」銀鈴向紳士點頭微笑,把手上的史萊姆輕輕放回地面。

她確環周四周,確保史萊姆待在適合的位置而不會被人踩傷後,才面向對方、禮貌的正式回應:「先生你好,我是獸族的銀鈴,承蒙招待了....」

銀鈴彎身一鞠躬,直起身時才發現對方也以同樣禮數對待自己,頓時覺得受寵若驚:「啊!不...請...請兩位不要這樣...」她紅著臉,搖搖頭解釋說道:「其實我才是備受照顧的一方,如果不被嫌棄就已經心懷感激了...」

「...我並沒有特別聰慧或有能,也欠缺關於四界的常識,如果今後不小心鬧出什麼笑話或者作出有違禮儀的事,還請多多包涵...」

「不過...如果阿蒼需要我的話,不論如何,我都會全力支持他的...」說後,銀鈴略為害羞的注視著蒼的雙眼。

楊望蒼紅著臉正打算說什麼,卻突然被自家父親狠狠拍了幾下背打斷

好、好、好!真不知道我們家望蒼存了幾世的福報才能遇到這麼好的女孩子」楊正寒滿意的笑道,然後揉亂了楊望蒼的頭髮「別辜負她了

好啦,我就是來打個招呼,就不打擾你們年輕人啦,祝妳可以玩得愉快」楊正寒罷了罷手,轉身離去

抱歉,我父親可能有點激動了」楊望蒼見父親走遠了才吐吐舌說道,然後又低聲地補上了一句「咳,然後...我也會一直支持妳的

(2019-03-05, 11:08)猴子布偶 提到︰ 猴子布偶搖搖頭,深吸一口氣,動了動肩頭讓自癒因子運作起來。她特地等待自癒因子將自己身上的傷口給修復好,讓楊望云知道不用對自己有一絲的留手。雖說她大概也沒有留手就是。

「好。」猴子布偶用力一踏,雙斧揮動著,毫不留情的向著楊望云重砍而去。

猴子布偶舞動著雙斧,以開山之勢襲向楊望云

這時楊望云不退反進,一步跨入了雙斧的攻擊範圍內,刺劍往斧子上一搭一帶,稍稍的帶偏了一隻斧頭的斬擊,身體也像是泥鰍一般,『滑』過了猴子布偶的攻勢

在猴子布偶的攻勢稍歇的瞬間,楊望云猛然變招,搭在斧子上的刺劍包裹著鬥氣一絞,猴子布偶立刻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旋勁自手腕上傳來,感覺連整個人都要被翻轉起來了!

猴子布偶: ★ ★

楊望云: ☆ ☆ ☆

~~~~~~~~~~~~~~~~~~~~

嗚...打完才想起來,我是打算改成3d6-1啦,猴子當成難度5去防就好
擲骰結果

2d6 → 8[3, 5] 8穹作弊
2d6 → 4[1, 3] 4柏作弊
2d6 → 7[2, 5] 7
2d6 → 7[1, 6] 7
3d6 → 8[3, 4, 1] 8流水
3d6 → 6[2, 2, 2] 6旋風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9
(2019-03-06, 03:29)jeffary 提到︰ 「咦?阿蒼沒跟你們說嗎?拉」楊望穹聽見兩人的回應有些困惑的樣子,並丟出了一張黑桃二,手上也只剩下一張牌了「明天...啊!」

楊望穹還沒說完便驚叫了一聲,原來是露納正好丟出了一套鐵支壓掉了黑桃二,然後把手上最後一隻方塊3丟掉,楊望穹有些洩氣的丟出最後一張黑桃A

這局的排名為露納、楊望穹、卡蕾特、紅髮女子,楊望穹搖搖手沒有跟紅髮女子拿東西,而紅髮女子又拿出一根羽毛給了露納

//露納獲得鳳凰羽毛一根,此團內消耗一根可以不用判定回復1點HP

「明天我們沒辦法陪你們喔」楊望穹把剛剛的話接了下去「明天是祭祖的日子,我們得去祖地祭拜,那裡不給外人進喔」

「...我講認真的喔,別跟來,會被吃掉的,字面上的意思」楊望穹嚴肅的警告道,估計之前有人嘗試過,然後她又洗了一次牌「不過我想阿蒼會幫你們安排吧,不然也太不負責任了」

//楊望穹作弊!請卡蕾特與露納進行一次難度為8的被動判定

「附帶一提,小柏的話在這裡有熟人,所以沒問題」楊望穹指了指紅髮女子,你們才終於知道她的名字,她對著你們點點頭,似乎也聽得懂一點中文的樣子

//小柏作弊!請卡蕾特與露納進行一次難度為4的被動判定

啊!我贏了!」露納忍不住驚喜的喊了一聲,然後接過紅髮女子手上的羽毛,露納好奇玩了一下手上的羽毛然後塞進自己的袖子中。

咦?原來是這樣啊」露納驚訝了一下,不過表示理解的點點頭,畢竟祖地應該類似於自己家這邊的禁地,禁地本來就不能讓別人隨便進入,無關人士進入只有死路一條,這個小特在自己小的時候說過很多次,露納記的非常清楚。

隨著楊望穹的介紹,露納把視線轉到紅髮女...喔不對是小柏身上,露納在看向小柏的時候也同時看到小柏眼中一閃而過的光芒,待露納看清楚後一驚,嘴巴動得比腦子快的直接開大喊「小柏姐姐你在做甚麼?!
擲骰結果

2d6 → 7[6, 1] 7打牌
2d6 → 5[2, 3] 5識破楊望穹
2d6 → 8[2, 6] 8識破小柏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0
等到長輩走遠以後,銀鈴快步來到蒼的身前,二話不說直接擁抱了他。她把臉頰貼在對方胸膛上蹭了又蹭,隨後深深的吸一口氣,看似得到滿足後,就稍微抬頭,笑嘻嘻的看著自己的戀人。
SIGNATURE:
[圖︰ 4gmO38Y.png]  銀鈴
   (女僕服穿著中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