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2D6+房規】天魔劫
只看該作者
#21
以下為調整過後的角色專長與道具效果,在確定後沒問題的話就可以準備開始跑團了。




聲望留言:
jeffary 聲望+1 OK
泰迪 聲望+1 OK!
做死小獅子 聲望0 KO
leftflower 聲望+1 Ok!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由於獅子的退團,加上大家的建議,在這邊開放一個名額來補位,獅子原本的角色將會轉為npc。
報名時間從今天開始,到27號晚上22點截止。想報名者請在下頭貼卡,之前報名過者都可以參加,也可以用同一張卡報名。

角色建議為人類,非人類角色的落選機率非常高。
然後若是類似聖騎士的職業選中率會比較高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名字:科夫。守墓者
性別:男
職業:死靈法師
年齡:23
種族:人類
角色外觀: 灰髮綠眼的男子,身高約176cm,下垂的雙眼讓他看起來頗為憔悴,雙手上有不少包含宗教意涵的刺青,身上穿著退色的輕便修道服,皮膚偏白,晚上看到可能會讓人嚇一跳。
生命值:10/10

專長:
【死靈咒法】以操縱死者聞名的法術流派,可以做到諸如腐朽術、死者招換、降靈等事,而索科斯教派有關死者遺骸的規矩特別嚴厲,因此科夫並沒特別鑽研製造高階亡靈的死靈構造學,反倒在骷髏兵與中低階法術上玩出新高度,在教派內被稱為「騎士」。
【赤土的餽贈】逝者的氣息、至親的鮮血、死亡的降臨,三者鑄成科夫獨特的天賦,他能夠感知到生命力與靈魂的波動,也因此他幾乎不被黑暗影響視線。
【法師】死靈法師也是一種追求至高智慧的法師,他們有關於法術的各種知識,在生物學也有其獨特建樹。
【醫術】憑藉導師傳授的知識做基礎,科夫學會了醫術,就是診斷偶爾會出錯

特殊道具:
【禱告的雙手】一件由科夫自行製作的法器,外觀是一對乳白色的手甲,手背正中央有一個圖形,五根手指上的符文分別對應穢、朽、生、衰、死,這件法器有輔助死靈咒法施行的功能,而在手甲的內側刻有索科斯教派的教條。

一般道具:
【斗篷】灰色的斗篷,可以蓋住成年人的整個身體,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
【短劍】一把僅有3鍛的普通小短劍,連路口的老約翰都會做,你還想要什麼?
【水袋】動物皮革鞣製而成的水袋,可以供給人一天所需。
【肉乾】又乾又硬的肉乾,可以拿來練牙口,或是當成食物。

背景:
在一個灰暗的夜晚,一個女子的哀號從墓園中傳出。
女子被野獸襲擊已經動了胎氣,下腹傳來的劇痛令她無法忍耐,只得就地生產。
雖然已經盡力,不過女子沒能撐過來,墓園中只有孩子微弱的呼吸聲。
這一切被路過的死靈法師目睹,枯朽的雙手抱起嬰兒,赤紅的土壤吞噬了女子的屍身。
數年後,死靈法師之中出現一位新人──科夫。

他在墓園中出生,沐浴至親之血的雙眼竟是毫無生意的灰色,不少學徒因此而疏遠他。
科夫從睜眼開始就與眾不同,有的人發現他會盯著無人所在的角落,有人會聽到他與老法師談論奇妙的想法,甚至有謠言說他根本沒有心跳。
其實,他只是感官有所不同,在墓園早產的他本該死去,卻因為母親的愛從死神手中逃出,做為那次經歷的遺留,他的身體能自然地感覺到靈魂與生命的存在。

從老師口中科夫得知自己所在組織的名號,索科斯教派,一個與死者為伍的法師組織。
他們與德魯伊相輔相成,一者生、一者死,然而一部份的法術外流並被曲解,死靈法師從此變成惡的代名詞,舉國上下視死靈法師為異端,教派因而遁出塵世。

沒有任何目的性,科夫僅僅是修行死靈咒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在他15那年,他被外派到一個小鎮擔任守墓人。
在那個小鎮中,他彷彿是背景,長居墓地旁所形成的氣質令鎮民不敢靠近,他只能靠醫治他人來換取生活所需。

時間慢慢的過去,他對生命的理解增加了,對於死亡的氣息也更親近了。
一個彈指,森林中無名的骸骨化作飛灰,空氣中似乎輕快了點。
向離去的靈魂揮了揮手,科夫打開屍鼠送來的信函細細閱讀,頭上的樹木隨風搖擺。
看完信後他轉身離開森林,遺落的信封宛如時間快轉般急速腐朽,最終化作泥土。

世界又要毀滅了,教派的前輩們在各地準備後手,而當年最有天賦的新人,則做為前鋒抵擋魔潮。
收好行裝、寫好遺書、做足禱告,該上路了,小法師。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阿法高中的辣個新生──二宮 伊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名字:保羅/雷默·札瑞爾
性別:男
職業:保鑣
年齡:42
種族:被汙染的人類
角色外觀:一個頹廢灰暗的黃捲毛鬍渣大叔。

生命值:10/10

專長:
戰鬥技藝:雖然早已遠離了全盛時期,但保羅依舊熟練掌握著戰鬥的技巧,能夠無礙地使用多種武器,甚至是空手戰鬥。(普通的戰鬥判定加值)
精熟武藝:拜過往嚴格的戰技訓練和實戰經驗之賜,靈活應對戰鬥的要領深深刻印在保羅的體內。(每回合行動時,都能在戰鬥、攻擊、應對判定,及傷害之間轉移加值。戰鬥、攻擊、防禦可減少至一定的負值,傷害無法低於1。)
狂戰:保羅在絕境中無意間發掘出來的天賦,助他渡過許多危機。無論是恐懼、憤怒、絕望、痛苦、歡愉……任何強烈的情緒都會使他爆發出更強的力量。(符合特定條件時獲得臨時的加值)
前驅魔士:惡魔的能力、行為模式、驅魔招邪的儀式作法……雖然早已不再受任何聖力庇佑,但過去的知識經驗依然牢記在腦中。(一些來自聖騎士背景的知識經驗,以對惡魔的為主)
惡魔污血:雖然惡魔只玩弄了他一下就收回賜予他的力量,但一些汙染仍舊殘留在他身上,在使他擁有更強韌的身體的同時,對惡魔有特效的東西也會對他產生影響。(增強防禦或回血的能力,還有一些負效果。)

一般道具:
烈酒、鳶盾、長劍、匕首、皮甲、長弓、箭矢

背景:
雷默過去曾是光榮的聖騎士,更通過針對惡魔的訓練,獲選為驅魔士的一員。
而後在一次任務中屈服於女惡魔的誘惑(肉體)而墮落,和在場的同袍互相殘殺,成為唯一的倖存者獲得女惡魔的恩寵。
之後懷著惡魔賜予的力量,他被派往刺殺一名重要人物。
然而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他的行跡敗露,被包圍了起來,更在關鍵時刻失去惡魔的力量。
這時他才發覺,一切都只是惡魔的詭計。

屈服於誘惑墮落、雙手染上戰友的鮮血、和惡魔同床共枕、接受黑暗的力量,接著被陷害入絕境狠心拋棄。
失去所有榮耀和驕傲,即將帶著洗不去的汙穢和罵名死去。
不僅背叛了神明,還被惡魔玩弄於股掌之間。
絕望和憤怒淹沒了他,更令他恐懼和反胃的是,那晚的女惡魔不過是幻術製造的假象。
如今浮現在他記憶中的外貌和觸感,只是令他不願再次回想的噁心怪物。
他瘋狂地將情緒發洩在周遭的人身上。
等回過神來時,自己竟奇蹟般地殺出了一條血路,但同時手下也多了好幾條人命。

捨棄了光芒、背負著罪惡,雷默無顏面對過去認識的人。
為了躲避追緝,他四處躲藏,捨棄了自己的名字,隨便取了個名字叫保羅。
不過似乎在那場戰鬥中,有看清楚他的容貌的人都被他殺掉了,所以一直沒人發現真兇的下落。
後來聽說那惡魔似乎還在其他地方作亂著,不過這一切都與保羅無關了,他再也不想和那個惡魔扯上關係。

然而保羅的悲劇並未到此結束,精神上徹底頹廢的他之後一直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販賣自己的武力勉強過著日子。
更慘的是他連享受和女人共處的愉悅都被剝奪了,被惡魔嚇慘的保羅竟開始害怕起了女人,尤其越漂亮的女人越讓他感到恐懼。
惡魔的模樣始終烙印在他的腦海中,雖然生理上沒障礙,但他已經在心理上被閹割了。
他覺得自己遭到了惡魔詛咒,對活著徹底絕望,不僅人生被毀得一蹋糊塗,更別說死後不要妄想能上天堂了,恐怕還得進入地獄受惡魔的凌遲。

聽說惡魔要毀滅世界時,他其實覺得這是個機會。
他無所謂世界毀滅,反正他的人生已經毀了,但是他想要得到救贖。
不是苟活的活下去,而是讓自己能夠得到拯救。

「就算討伐失敗,我也為拯救世界出了一份力,這至少能讓我贖罪吧?」他盤算著,「無論如何都是我贏,因為我早已沒東西可輸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名字:伊卡倫德°萊贊
性別:男
職業:聖騎士
年齡:16
種族:人類
角色外觀:身高170,留有一頭長度約到肩胛骨的水藍色長髮,灰藍色眼睛和一張秀氣的臉龐。喜怒不形於色,因此被人取了『冰塊臉』的綽號。
生命值:10/10
專長:
【惡魔知識】:他知道大部分關於惡魔的知識,除了惡魔的習性、弱點、種類、攻擊方式等有助於作戰的知識,他也"大略"知道惡魔是如何被召喚--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懲戒】能夠以聖光法術和受過的軍事訓練進行攻擊與防禦,聖光法術對惡魔或不死生物效果極佳。

【神聖精神】能夠以聖光術替隊友上BUFF、治療。



特殊道具:
【雄獅之吼】:雕有黃金獅首的大型盾牌(長約本人頭頂到膝蓋)。在一次次的戰鬥訓練中他本人已經習慣這種重量了。

【薩拉爾】: 大領主生前的用劍,被人從戰場中撿回來回到了伊卡倫德的手上。劍和劍柄的連接的空洞標著一顆散發著溫暖氣息的聖光屬性能量球,似乎蘊含著某種力量。

一般道具:
【聖典】: 牛皮書衣、書角鑲著金色三角形扣環,伊卡倫德用鐵鍊將其繫在腰間。
【小腰包】: 裝著幾枚金幣、數捲繃帶、騎士團徽章(聖騎士身分的證明)、數天份乾糧
【水囊】

背景:
他不記得自己父母的樣子,最早的記憶只有在修道院裡日復一日對抗修女也管不動的小惡霸的日子,直到某一天被一個膝下無子的大領主帶到騎士團訓練為止—

那名男人看上了小伊卡倫德不同於其他孩子的正義感,未婚的他毅然決然決定將這個男孩訓練成未來的接班人。

當他想展現訓練成果時,大領主會在戰鬥訓練中讓他知道自己的不足;當他對外面的世界有所疑惑時,大領主就帶他去他所幫助的貧民區看看;當他開始渴求學習時,大領主親自一字一句的教導聖光的真諦與惡魔的知識。

在男人的帶領下,伊卡倫德蛻變成了一名足以獨立作戰的聖騎士、虔誠的聖光信仰者。而伊卡倫德也意識到自己未來的使命並引以為傲,他的理想便是守護這個國家的國王與百姓—即便大部分的百姓都認為聖騎士是國王貴族專屬的護衛隊。保護百姓對他而言就像是當年他替那些弱小院童對抗惡霸沒什麼兩樣,只不過是人數多了點,他也不會因為霸凌者是王公貴族或是達官顯貴而收手。(這點對部分聖騎士而言相當頭痛)

幾年後,擊敗魔王的勇者因為立了大功而在國王的允許下和開始和騎士團自由接觸,大領主自然而然的也和那名勇者成了好友。

勇者來訪時偶爾會跟伊卡倫德說起外頭的世界和各種精彩的冒險故事,青年表面聽得是有味,但內心依然認為留在這個國家保護國王與人民才是他的使命—反倒是這大半輩子都在替國家貢獻的大領主聽得入迷許多。

在一片的和平盛世之下,國王特許了大領主接受勇者一行人的冒險邀請。青年聽聞後心情好是複雜,一方面替為國家奉獻大半輩子的養父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卻又覺得他擅離職守。儘管伊卡倫德的年紀與歷練還不足以正式接位,但他向大領主保證會替他保護這個王國。

某天,勇者一行人遇害的消息傳入了整個國家。伊卡倫德一開始還天真地相信著大領主能夠生還,直到倖存的莉雅拉從沙場帶回了養父的用劍、同時也是大領主歷代傳承的【薩拉爾】才打破他愚蠢的奢望。

他很清楚傳令兵手上接下這把劍的意義,也記得當初對大領主答應的承諾。

在接下這把劍後他沒有立刻加入國王的號召,而是打算私下自行前往探路--出自聖騎士保護國家的使命與自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差點又要坑的猴子布偶。

廢話不多說直接宣布入選角色,最終入選的是:






















伊卡倫德°萊贊!

有想問原因的話我直接在discord上回答。
下一篇回文應該就會讓他登場,但要等我修好他的背景並想好讓他入場的方法 meme_yaomi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伊卡倫德°萊贊

專長:

【惡魔知識】:他知道大部分關於惡魔的知識,除了惡魔的習性、弱點、種類、攻擊方式等有助於作戰的知識,他也"大略"知道惡魔是如何被召喚--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惡魔相關知識判定+2)

【懲戒】能夠以聖光法術和受過的軍事訓練進行攻擊與防禦,對惡魔或不死生物效果極佳。
(戰鬥判定+1,與惡魔戰鬥判定+1,惡魔、不死生物傷害+1)

【神聖精神】能夠以聖光術替隊友上BUFF、治療。
(消耗一次主動回合,擲1d6決定聖光術結果,骰值>=4時成功,根據成功度決定加值。每次只能選擇一種效果,對象則不限。)

道具:

【雄獅之吼】:雕有黃金獅首的大型盾牌(長約本人頭頂到膝蓋)。在一次次的戰鬥訓練中他本人已經習慣這種重量了。
(應對判定+2)

【薩拉爾】: 大領主生前的用劍,被人從戰場中撿回來回到了伊卡倫德的手上。劍和劍柄的連接的空洞標著一顆散發著溫暖氣息的聖光屬性能量球,似乎蘊含著某種力量。
(戰鬥判定+1,聖光術相關判定+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