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顯示全部文章
#1
眩人的藍光閃過,隨後視野便被一片蒼白取代,令你們無法看清四周的景象。
  首先感覺到的是風。微風拂過肌膚,帶來少許的涼意,和酒吧的溫暖明顯不同。但和艾爾雷德所說的一樣,並不是很寒冷,是涼爽的好天氣。
  白色漸漸消退,你們的視力也慢慢恢復。「我們到了。」艾爾雷德說道。
  這裡似乎是城中心的廣場,一塊又一塊切得方方正正的石磚被踩在你們腳下。石磚圍繞著中央的一根約十公尺高的石柱。石柱上寫滿文字,頂端則立有雪花造型的雕塑。「這裡是長石鎮的中心『長石廣場』,傳送到長石鎮的人們都會出現在這裡。」廣場的四周有著許多建築,大多是商店,雖然說是城鎮中心,卻好像有些蕭條,往來的人很少,有些商店甚至沒有人。城鎮裡的居民有著和艾爾一樣的特徵──銀色的頭髮、蒼白皮膚,以及一雙湛藍的眼睛。這些行人中看起來年輕的人很少,大多是中老年人,而小孩就更少了。



開團!

團務帖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2019-02-28, 14:29)天宮零介 提到︰ 「就是說:這兒算是叔叔你們的部落嗎?」

(2019-03-01, 03:57)須臾哀歌 提到︰ 初來乍到,聳立的石柱和平整的石砌街道立刻抓住了李洱的注意力,比起人口結構、他更在意造就眼前景色的工藝。
「這個石柱...是某種紀念碑嗎?」在李洱的記憶中,幼時在街道上也矗立著供人瞻仰的碑文;但有些卻是有特殊功用的公眾設施。

  「這裡大多數的人都是同族,因此可以這麼說吧。其他地方也有『心人族』,不過密度這麼高的就只有這個長石鎮了。」艾爾雷德的指尖觸碰著石柱上的銘刻,仰望上方的雪花標誌,似乎在緬懷著這座城鎮的過往。
  「不要看它現在這副冷清的樣子,這座城也繁榮過。據說它是在很久之前,由一群叫作『冰耀騎士團』的心人族所創立的,他們可以說是我族的民族英雄吧。這個柱上有他們、以及歷年來對這座城鎮有貢獻的人的名字,而柱頂的雪花符號就是我們的市徽,也是騎士團的標誌。」
  「可惜,他們當今已經不存在了。」他感慨的望著天。

  太陽高掛其中,輻射著三道光芒,看上去不像是圓形,倒像是三角星的樣子,這幅奇異的景象提醒著你們正身處異界這個事實。

(2019-03-01, 10:19)leftflower 提到︰ 「又見面了。」於是她這麼說著,少女的手上依舊抱著大糖果袋子——看起來少了一些。
說完,她又把視線轉向了周遭,不知道這裡都賣些什麼?

  根據慌荒的觀察,這裡賣的大多是日用品、食品之類的物品,也有一些裝備、魔法物品店,但生意都不太好,裡面的老闆也是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啊,你又要出門啦?」一家零食店的老闆發現艾爾雷德,走出門向他打招呼,是個看起來和艾爾雷德年紀差不多的肥胖老頭。「這次還帶了人呀。」
  「是啊,畢竟這次有點困難。」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這座城鎮大概有一半的新生兒都是你帶來的吧。」老闆似乎很尊敬這位老戰士。
  「一個只有身體稍微硬朗一點的老戰士,能做的也只有這樣而已。」艾爾雷德聳聳肩。

  「真這麼說的話,我這個零食店老闆能做的不就更少了嗎?連生意都做得不怎麼樣。」這是必然的,畢竟城鎮裡的人大都過了愛吃糖的年齡了。說到這裡,老闆快步衝進店裡翻找一陣,又快步跑了出來。「這樣吧,這個給你們補充熱量,算是我的一點意思。」他拿著四支有著紅黑色條紋,看起來像蛋糕棒的東西。
  「謝謝你。那我可不能辜負你的期待。」見老闆一片好心,艾爾雷德便不推辭,收下了禮物。

(PC各獲得:熔岩棒*1)
引用︰熔岩棒
甜度和熱量驚人的蛋糕棒。吃了保證會胖。
(解除凍傷狀態,並且在三小時內免疫低溫所造成的影響。)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是我預定要的熱飲!(MH腦)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2019-03-05, 14:58)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掰了一小塊熔岩棒嚐了嚐,驚人的卡路里立刻讓老人家感到不適,但僅是短暫的時間他便感到渾身充滿著熱量。
「這個礦石有循環再生的跡象嗎?」李洱用奇怪的表情問道艾爾雷德:「若是消耗殆盡,心人族是否就滅亡了?」
(2019-03-06, 09:40)天宮零介 提到︰ 雖然自己很想否定,但何沙羅沙的思考,正開始向『要知道心人族的真相』走遠了。
始終一件事:如果稜鏡光被過度使用,就是他們自取滅亡…
「的確,只顧得到稜鏡光不是上策。」她和議李洱的說話,以帶點不安的語氣道,「瞭解它怎樣形成,可能是對心人族最有利的情報。」

  「很可惜,稜鏡光似乎是有限的,和其他礦石一樣。相關的研究也已經很早便開始進行,但我們至今也沒有研究出製作它的方法。若是可以重製它或是找到替代品,想必不會有人想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採礦吧。」看樣子這真的等同是最後的方法了。
  「再這樣下去,或許我們真的會滅亡吧。」艾爾雷德苦笑道。

  「我倒是不太在意那個,老朋友。」零食店老闆拍了拍艾爾雷德的肩膀,「可能我沒有那麼重大的使命感,不過我覺得比起一個種族能存在多久,它出現過甚麼人重要多了。至少心人族有了『冰耀騎士團』和你這個熱心助人的老頭。」

  「謝謝你... ...不過這是我想奉獻一生的事,就讓我期望奇蹟發生吧。」老闆的安慰讓艾爾雷德的臉色和緩了許多。

  「知道啦。我也決定要賣糖果賣到我掛掉的那一天,我就不打擾你們,先回去顧店啦!」老闆笑著,回到了店裡。店裡依舊沒甚麼人。

(2019-03-05, 23:31)leftflower 提到︰ 「對了,你介意說說『冰耀騎士團』的故事嗎?隨便說些什麼都行。」努力把視線移開,慌慌一邊這麼問。

  「嗯嗯。『冰耀騎士團』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吧。如果歷史記載的時間為真,他們創立時,大概也是『稜鏡光』開始短缺的時候,當然沒有現在那麼少。」
  「他們和一般騎士團一樣,也是武裝集團,但他們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到一些普通人難以到達的地方收集稜鏡光,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不過,這個騎士團也隨著稜鏡光的減少,漸漸的式微了。普通地區的稜鏡光已經很稀有,到一些艱險地區的需求不但增加,又一個比一個困難,最後已經只剩下一小群人了,而這一群人也在一次任務中全數消失,地點就是我們要去的『水晶高原』。當時我還只是個小伙子呢。」艾爾雷德說。只有一小群人的『騎士團』,要不是有歷史記載,誰也不會認為這些人曾經創立過城鎮吧?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2019-03-08, 01:34)天宮零介 提到︰ 「那就是雪塵龍…嗎?」
一個令『冰耀騎士團』這群心人族部隊全滅的存在,如今正守住差不多最後一個稜鏡光的產地。
而被選上的冒險者,除了不得不冒上與其交鋒的險,還要以自己雙眼見證心人族在歷史中的(恐怕)最後一頁如何寫成—至少沙羅沙如此想。


「好,先不說滅亡不滅亡。現在用心在做這件令叔叔無憾的事吧!」
(2019-03-09, 18:11)leftflower 提到︰ 慌荒靜靜地聽著老人們對話,直到其中一方離開。
「艾爾雷德,你有個好朋友呢,我輩雖然對你們所知不多,但是卻覺得他所說的道理是很好的。」緩緩地把視線從蛋糕棒上移開並看了零食店老闆的背影一眼,慌荒又把視線轉回蛋糕棒上並這麼說。
賣糖果的人不會有不好的——思索著,慌荒眨眼。

「哼嗯......那你就跟冰耀騎士團一樣了呢,艾爾雷德。」聽完了解說,慌荒是這麼認為的,也是她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盯著蛋糕棒思索著,慌荒認為這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謝謝你們。總之,這些都先放一邊,完成這個任務才是首要之事,我們也該出發了。」艾爾雷德似乎是覺得該到出發的時間了,畢竟有出過野外的都知道,晚上根本不能工作,尤其是在山上。

(2019-03-11, 00:29)須臾哀歌 提到︰ 「我想了解一下那裡的地形和你們過往是怎麼執行的,多些資訊能讓我們有更好的發揮。」荒慌的疑問讓李洱把思緒拉回了任務上。他對眼前這位妝容奇特、帶著詭異面具的少女有深刻的印象,記得曾以與荒慌衣著相稱的方塊文字為她寫下芳名。因此,當少女癡癡充滿好奇的凝視著他時,李洱也回以溫暖的微笑。

  「嗯嗯。地形的話,高原的植被不多,雖然腳下是針葉林,不過往上爬沒多久就只有一些草和小灌木,不會像熱帶的密林一樣悶熱又難走。」
  「再往上就是碎石坡。只論地形而言並不是很難走,只是風有些大,還有像剛剛說的暴風雪問題。」據艾爾雷德的說法,這地方和一般的溫寒帶地形差不多,主要的威脅大概還是那些猛獸吧。

  「關鍵的『稜鏡光』開採過程並不難。稜鏡光比石膏還要軟,用一般的採石工具就可以採下來,這方面並沒有大問題,只有到不到的了的問題。之前都是在高原的山腰採石,這次要去的頂端我很久以前也只去過一次,當然我完全無法深入,所以才需要你們這些幫手。」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03-12, 12:42)須臾哀歌 提到︰ 「嗯...」李洱陷入了沉思,任務似乎比他想像的更加艱困,經常需要透過搬遷來躲過強敵的他深知在強敵四立、不諳地勢的狀況下進行探索幾乎等同於自殺。雖說會有灌木等植被,但是否能維持隱匿的狀態也是個挑戰。
啪!李洱在耳邊彈了聲響指、驅散了腦中的憂慮。他們現在需要的是前進的智慧和不後退的勇氣,而這些思慮僅會拖住自己的腳步。
「走吧!在太陽仍保守著道路時!」

  「哈哈!就是這種氣勢。看來我用人的眼光還不錯。」艾爾雷德似乎很高興。
  「在高原一半的位置有棟山屋,我們天黑前至少要到那裏才行。那裏也是少數不會被暴風雪吹到的地方。」

(2019-03-14, 13:10)leftflower 提到︰ 如此想著,慌荒依然把手撐在臉上並轉而看向沙羅沙,突然,她又低頭看向地面。
「艾爾雷德,出發之前能不能跟你借個......厚一點的衣服。」突然這麼說著,慌荒意識到自己生於南國。
她身上就一件普通的衣服,布料雖然不少但是既不夠厚也擋不住寒風。
(2019-03-14, 19:28)天宮零介 提到︰ 注意到李洱的決心,還有慌荒的視線,現在大家都決定上山了。
心有了,現在是…
「對喔…強如我們都不能徒手上山吧?」之後便是微笑的望向艾爾雷德,「我們可以借用騎士團的物資嗎?」


  「裝備當然是有的,禦寒的衣物、緊急紮營的物資還有最重要的開採工具我都已經準備好大家的份量了。」艾爾雷德回以微笑道,這麼重要的東西他自然是有準備的。「行李都放在我家裡,待會我們去拿就可以馬上出發了。」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03-19, 09:57)天宮零介 提到︰ 「所以理想日程是:一日去山屋、明早或者午上山採石後回營,之後花另一日回程…這樣吧?」
「我也沒問題了,之後的帶路都麻煩艾爾雷德叔叔了。」
不知是沙羅沙奇怪的敬老心的還是怎樣脾氣,她對著老人家還是會用『聽起來不太老的稱謂』。
(更不用說稱呼老婆婆為『大姐姐』了)

  「嗯,沒有錯,如果順利的話是這樣。」艾爾雷德領著你們到達他的家,是一間樸素的石磚屋。他將門打開,便從裡面一個個拿出已經堆好放在門邊的行李和工具,遞給你們。「很可惜沒辦法請你們來裡面坐一下,不過我們要出發了。」說著,他又鎖上門,領著你們走出城鎮。「這座城鎮雖然蕭條,但也是個不錯的地方呢。等任務完成後你們再慢慢逛吧。」

  除了明顯是人和交通工具開拓出來的聯外幹道,還有少部分鎮民取用自然資源的痕跡外,這裡的風景大部分被天然的針葉林覆蓋,地上還散布著不少長長的毬果。
  約走了半小時後,你們一行人離開了主幹道,轉向通往林間的一條小徑。這條泥土小徑雖有過開拓的痕跡,但已經荒廢許久,兩旁也被小草木佔領,縮減成一條小土路,上方有些腳印。從路的寬度來看,應該只有很少人會經過,想必就是艾爾雷德專用的小道了。近道路的幾株草被刀子砍過,傷口還沒有變色。

[圖︰ wood-nature-forest-path.jpg?auto=compres...=650&w=940]

  「其實這裡以前是林場,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經營,這條路也只剩下我在走,就縮減成這個樣子了。不過,有路總是比較好走的。」
  「我有時比較空閒會來整理一下這條路,雖然離上次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天氣轉涼,草也長得慢,應該還算好走... ...你看,那裏就是我們的目的地。」艾爾雷德指向遠方的高地。前方的林地被砍伐後留下一塊空間,你們得以從這塊凹陷中看到任務的目的地──水晶高原。

  從這裡可以看到高地的頂端被一片雪白佔據,底部則是黃土和零星的綠。在雪線的下方則有一小片的黃色斑點,似乎是某種植物的花。「從這裡可以看到山屋。你看那些黃色的地方,那是山屋主人出於興趣種的,已經長到在下面都看得到了啊... ...」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03-22, 11:56)leftflower 提到︰ 「山屋的主人是誰呢?」從袋子中挑掉了一顆比較小的毬果,慌荒一邊這麼問,一邊把它丟的遠遠的。
(2019-03-24, 03:07)須臾哀歌 提到︰ 還有山屋...李洱慶幸著狀況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糟糕並一邊估計路途所需德時間:「山屋住的是磣麼樣的人呢?」

  「是我的一個老朋友,因為喜歡離群索居就搬到山上住了。平常過著打打獵種種菜的生活,說實在還蠻不錯的。不過不適合我。」艾爾雷德回道。「那個高度也是安全地區的邊緣,住在雪線上的雪塵龍不太會下來。」

  「那種花是當地就有的,不過本來只長一點,他嫌風景單調就拿來試種,結果就越種越多,連山下都看的到了,說實在是蠻漂亮的,你們上去後可以... ...」


  咻嗚嗚嗚... ...
  從平靜的空氣中,一絲擾動傳了過來。

  「!!」艾爾雷德首先察覺,「小心... ...嗚!」一支飛刀不偏不倚的射進艾爾雷德左手盔甲上的縫隙。「有敵人!不要大意!」比起查看身上的傷,他首先警告同伴埋伏的存在。

  咻嗚嗚嗚... ...空氣再度擾動,另一支飛刀朝著沙羅沙的方向飛去。




沙羅沙請擲迴避或防禦
其他人也能動作
擲骰結果

1d4 → 2[2] 21慌2沙3李4艾
1d4 → 4[4] 41慌2李3艾
1d3 → 3[3] 31慌2李3艾
2d6+1 → 3[1, 2] + 1 4迴避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03-27, 04:58)天宮零介 提到︰ 「!!」雖然沙羅沙已意識到要防範,但在這『明明沒特別危機才對』的地方受襲,沙羅沙還是沒完全反應過來。
(不論有沒有受傷)
「會用道具的話…」她抽出了短劍,並對周圍戒備,「會不會有什麼異族之類?我指非人族。」
她戒備的方向與剛才飛刀的方向有別,因為…她下意識想到某些,容易被忽略但相當麻煩的群體異族…

  沙羅沙幾乎是在同時就對飛刀做出反應,然而飛刀的速度仍略勝一籌。
  飛刀插進了左肩,劇痛立即傳來,鮮血汨汨流出,幸好沙羅沙迴避了致命部位,也沒有傷及動脈,避免了更大的傷害。 爾雷德、沙羅沙HP-2)

  「我也不知道... ...這裡並沒有其他住民,所以一定是預謀要偷襲我的,有誰會想要我這老骨頭的命?」艾爾雷德似乎也不得其解,只好抽出劍應戰。它的劍刃似乎不是金屬做的,而是一種透明的晶體,像是玻璃一般,看上去還有些脆弱,彷彿一碰就會碎。
  「我既沒有甚麼財產,也不是甚麼達官顯要,已經很久沒被會用武器的傢伙突襲了。」他往刀子飛來的方向張望著,試圖找出敵人的位置。

(2019-03-28, 23:08)leftflower 提到︰ 於是紫髮的少女想也不想便從腰間摸出一柄厚實的小刀,並從暗器大致飛來的方向扔了過去——但也就只是這樣了。
這麼說來,剛剛好像有看到草上有著十分新的痕跡,但是或許是因為自己正收集著毬果所以沒在意。
又或許是自己覺得天氣冷些的話,草即使被割去也枯萎的慢——她生於南國呢。
「艾爾雷德,我們要跑嗎?」抱緊了裝滿毬果的袋子並稍微弓起身子,四處張望了一番的慌荒指著一旁沒有被劈斬過、算不上道路的小樹林——怎麼樣也算是一些遮蔽物。
而少女的下半臉因為被面具遮掩了所以看不出表情,「這條路感覺不太安全,我們的行蹤好像被掌握了。」有點遲疑地說著,慌荒以為艾爾雷德目前的敵人最多也就只有雪塵龍。

  向著飛刀襲來的方位,慌荒同樣以飛刀回擊。飛刀兀自消失在遠處的草叢中,也不知有沒有射中什麼。

  「嗯嗯,這麼想是對的。不過一直被看不到的敵人纏上也蠻麻煩的,而且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誰鎖定我。」
  「對方的兵力大概不會多於我們,要是如此,他們現在就會現身並直接攻過來了。」敵方只躲在暗處,也沒有要出來的意思,說明沒有自信可以正面打倒我方──艾爾雷德如此推測。

  「我們一邊應戰一邊撤到空曠處吧。這裡遮蔽物多,容易偷襲但不易追擊。」手勢的動作太大,於是艾爾雷德撇了撇頭,暗示等等移動的方向。

(2019-03-27, 00:49)須臾哀歌 提到︰ 襲擊!李洱迅速撇向飛刀的來向,若是沒能抓到來襲者的蹤影往後的路途可能都得提心吊膽。
在他的世界,被襲擊並不是稀奇的事,但在這蕭瑟的世界李洱卻放鬆了警戒的心:「可惡,比想像中麻煩啊...」

  在此同時,李洱憑藉豐富的經驗,很快的便瞥見敵方的身影──在他的十點鐘方向,約20公尺處遠的一顆樹上有兩個人影,正巧符合刀子飛來的方位。
  人影沒有動作,看來並不知道李洱已經發現他們。



目前只有李洱發現敵人,不過如果主動告知隊友的話,所有人都會掌握敵人的位置。

當前生命值及狀態 提到︰慌荒:6/6
沙羅沙: 4/6
李洱:6/6
艾爾雷德:4/6
擲骰結果

2d6+2 → 9[3, 6] + 2 11迴避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酒吧進階團前置》

(2019-03-31, 19:39)天宮零介 提到︰ 「樹上嗎…」左手傷了,便用右手來準備魔法。
如果是這種『飛刀』的話,比起使用器具,更像是天生能力…尤其是雪山附近…沒時間想了!
「希望我的電擊能一口氣擊倒牠們…形成。雷波·脈衝!」
(2019-04-01, 16:13)leftflower 提到︰ 真是敏銳的雙眼,明明看起來是個老人了——不過,既然知道人在哪裡就好辦了,看著那兩個模糊人影的方向,少女一邊把手伸進衣服裡、一邊眨了眨眼睛如此想著。
在衣服內側抓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慌荒順便調整了一下抓取的方向,然後便快速的把它朝著樹上的其中一個人影丟出!
那依然是厚實的小刀,不過和方才不同的是這次是以刀柄朝前的方式飛著。
要在衣服內巧妙的轉換方向,又不要刮到肚子或是衣服可是一門高深的技巧,「可是就算打到了,他們也不會跑下樹啊。」小聲地說著,慌荒又看了一眼艾爾雷德。
她需要一些指示,究竟是靠近樹一些、還是拉走呢?
不論如何,希望刀子不要飛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看了看差點被自己刺到的手指,慌荒喃喃地在心中說著。

  「アッーーー!」「Oh my shoulder! 」兩下慘叫傳來,樹上的人影相繼墜落。
  「打中了!你們真是了不起... ...」艾爾雷德讚嘆道,上前確認被擊落的兩人。「這... ...這是!」老人似乎認出了敵人的真實身分。
  地上躺著兩名類人生物的屍體。身長和人類相仿,但全身長滿了棕綠色的鱗片。頭部則有些像是青蛙,並長滿了可怕的尖牙。

[圖︰ DoTbnP_U4AAuDnI.jpg]

  「他們是『半漁人』,是以前一個實驗的失敗品。」
  「由於『稜鏡光』的產量越來越少,為了種族的存續,我們曾經進行過一個計劃,就是把自己轉變為更加節省能量的生命型態──螃蟹。如果大家都變成螃蟹的話,稜鏡光消耗就可以壓到非常低,即使只靠漫長的地質活動自然生成也沒關係。不過──」艾爾雷德露出哀傷的神情。
  「實驗失敗了,志願者沒有變成螃蟹,卻變成了這種半漁人。不過,這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怎麼可能還有半漁人?」

  「... ...他們是被有心人士製造出來的。雖然是失敗品,卻是不錯的兵力。」在你們身後,一名穿著皮甲的男人從黑暗中現身。

[圖︰ 2t0Q96E.jpg]

  「這裡已經成為暗黑大將軍的目標了。再過幾天,這個城鎮就會滅亡了吧。」
  「你是... ...?」艾爾雷德這時才警覺他的靠近,舉起劍戒備著。
  「為了打倒他而來到這個世界的人。你們可以稱呼我為『健身房的老大』。總之,在阻止他破壞城鎮的方面上,我們的利害關係是一樣的。」
  「要是你說的話沒錯,我自然是十分願意幫忙... ...不過... ...」

  「也讓我們助上一臂之力吧!」這次,聲音從空中傳來。
  「又是誰過來了?!」

  一道光柱灑落,從中浮現出四名人形生物,其中一名穿著紅色衣服,背著一根巨大的石柱,看起來像是領導者。

[圖︰ RWBbYp8.png]

  「你們好,我們是亞利安星人。在之前受到老大不少照顧,現在老大需要幫忙,我們當然鼎力相助。」
  「哼,你們真是群傻瓜啊。對了,怎麼只有四個人,阿明呢?」

  「... ...在之前對付宇宙怪獸渣硬的途中,他為了拯救我們而犧牲了。」
  「是這樣啊... ...」老大的表情十分悲痛。

[圖︰ faSorQi.jpg]
▲ 回顧畫面,詳情請見阿法史上最熱血的神團【酒吧進階團】SEED之星球危機~夕陽下的車神~

  「由於『裘達克車神』已經自爆,我們目前只剩下『飛天神牛』的力量了。
[圖︰ 6EuH2dz.jpg]
▲ 飛天神牛。

  「嗯... ...老實說,這樣的戰力我也沒辦法保證我們能全身而退... ...」老大的眉頭深鎖著,這似乎會是場艱苦的戰役。
  「... ...因此,我們非常需要你們的力量。」
  「你們願意和我們並肩作戰嗎?」

引用︰團名:♅之次元暴亂~雪塵下的平家Boys~
規則:酒吧進階團
招募人數:2~3人
風格:哲♂學、勵志、熱血向
故事大綱:和亞利安星人以及老大一同阻止暗黑大將軍的侵略,並前往建國假日玉市陪老人搶購稜鏡光的北國風熱血青春棒球故事
平台:論壇團


祝各位PC愚人節快樂
聲望留言:
leftflower 聲望+1 飛天神牛一定是我看過最棒的作品
天宮零介 聲望0 不要把淫夢成份加上去,我會反臉。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04-01, 16:13)leftflower 提到︰ 「嗯。」不過很快地,老人的話傳到耳邊,紫髮少女便停下了四處張望的行為,因為比起人生地不熟的自己,艾爾雷德對於能安全撤退的方向一定比自己清楚,而慌荒也已經大概記住了刀子落到了什麼方向。
「艾爾雷德。」突然,依然踮著腳的慌荒瞇起眼睛看向艾爾雷德那漂亮的刀劍,「我輩在想,會不會是有人不希望你去採取礦石呢?」

  「會這樣嗎... ...我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情呢。『稜鏡光』除了增加我們的族人外就沒有其他用處了。」艾爾雷德對此也感到不解。「我好像也不記得有和誰結仇。」

(2019-03-31, 19:39)天宮零介 提到︰ 「樹上嗎…」左手傷了,便用右手來準備魔法。
如果是這種『飛刀』的話,比起使用器具,更像是天生能力…尤其是雪山附近…沒時間想了!
「希望我的電擊能一口氣擊倒牠們…形成。雷波·脈衝!」
(2019-04-01, 16:13)leftflower 提到︰ 真是敏銳的雙眼,明明看起來是個老人了——不過,既然知道人在哪裡就好辦了,看著那兩個模糊人影的方向,少女一邊把手伸進衣服裡、一邊眨了眨眼睛如此想著。
在衣服內側抓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慌荒順便調整了一下抓取的方向,然後便快速的把它朝著樹上的其中一個人影丟出!
那依然是厚實的小刀,不過和方才不同的是這次是以刀柄朝前的方式飛著。
要在衣服內巧妙的轉換方向,又不要刮到肚子或是衣服可是一門高深的技巧,「可是就算打到了,他們也不會跑下樹啊。」小聲地說著,慌荒又看了一眼艾爾雷德。
她需要一些指示,究竟是靠近樹一些、還是拉走呢?
不論如何,希望刀子不要飛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看了看差點被自己刺到的手指,慌荒喃喃地在心中說著。
(2019-04-03, 00:14)須臾哀歌 提到︰ 雷電和飛刀撕裂空氣的聲音讓李洱知道出手的時機到了,舉起雙手一握、將襲擊者腳下的枝幹化為指掌包抄他們的退路。

  「甚麼!」在李洱能力的作用下,一名根枝條開始扭曲,枝幹為骨、綠葉為肉,化為一支手掌,攫向膽敢襲擊你的敵人。另一名刺客雖然沒被影響,但也被這個景象所懾。「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時,雷電球和飛刀已然逼近,「嘖!」其中一名刺客一腳將飛刀踢開,之後往上一躍,逃離枝幹的抓捕,並移動到新的立足點,失去動能的飛刀無力的落下,幸好這次落在空地上,不會找不到。
  另一名刺客看出雷電球的行徑方向,乾脆往一旁跳開,雷電球沒有擊中任何一個敵人,而是正好從兩人之中穿過──

  「砰轟!!!」就在此時,伴隨一陣爆鳴,強烈的電光釋放而出,瞬間將兩名刺客吞沒。「嗚... ...」「呃啊!」兩人如同觸電的松鼠一般,冒著焦煙,直直墜落地面。
  或許是訓練有素,在落地的瞬間,兩人仍即時改變姿勢,最大限度的減少墜地的力道,並很快的爬了起來。儘管身上受了不少傷害,他們仍抽出備用武器,直直的瞪著你們。

  兩名刺客看起來像是青年,有著蒼白肌膚、閃著光澤的銀髮(雖然都有些燒焦了),很明顯的,是心人族。「你們的目的是甚麼?為甚麼偷襲我們?」艾爾雷德厲聲問道。

  「... ...」兩人相視一眼,又繼續瞪向艾爾雷德,一言不發。眼神中似乎帶著一絲動搖和恐懼,可能是從剛剛的一擊中,體會到實力上的差距吧?


快樂888

李洱支援7/4=1.75,結果+1
5+1=6,所以慌荒沒中
擲骰結果

2d6 → 8[6, 2] 8迴避
2d6 → 8[6, 2] 8迴避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