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顯示全部文章
#1
當視野中不再是白色一片時,紫髮少女先是眨了眨眼並感受著腳下硬硬的觸感——方才就有了,而那是因為慌荒只穿著長長的襪子。
於是她像是小孩子一樣地盯著地板瞧,然後又邁開步伐踩了幾步,就像是要再多適應一下腳下的地磚似的。
至少她覺得哪裡的地板給她的感覺都不太一樣。

如此想著,慌荒一邊把視線從高大的石柱上轉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那是因為她聽見了剛剛才聽過的聲音。
「又見面了。」於是她這麼說著,少女的手上依舊抱著大糖果袋子——看起來少了一些。

說完,她又把視線轉向了周遭,不知道這裡都賣些什麼?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2019-03-04, 10:44)MaxC 提到︰   「這裡大多數的人都是同族,因此可以這麼說吧。其他地方也有『心人族』,不過密度這麼高的就只有這個長石鎮了。」艾爾雷德的指尖觸碰著石柱上的銘刻,仰望上方的雪花標誌,似乎在緬懷著這座城鎮的過往。
  「不要看它現在這副冷清的樣子,這座城也繁榮過。據說它是在很久之前,由一群叫作『冰耀騎士團』的心人族所創立的,他們可以說是我族的民族英雄吧。這個柱上有他們、以及歷年來對這座城鎮有貢獻的人的名字,而柱頂的雪花符號就是我們的市徽,也是騎士團的標誌。」
  「可惜,他們當今已經不存在了。」他感慨的望著天。

一邊吃著糖四處張望,慌荒同時也是一邊聽。
不論是多麼輝煌的事物,終究都是會消逝的——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會被留下來,並足以用來證明這一切並非虛構。
像是這根巨大的石柱——她是如此思索著。

「冰耀騎士團?」順著老人的話喃喃念著,慌荒舔了一下手指。
她喜歡騎士的感覺。

(2019-03-04, 10:44)MaxC 提到︰   根據慌荒的觀察,這裡賣的大多是日用品、食品之類的物品,也有一些裝備、魔法物品店,但生意都不太好,裡面的老闆也是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啊,你又要出門啦?」一家零食店的老闆發現艾爾雷德,走出門向他打招呼,是個看起來和艾爾雷德年紀差不多的肥胖老頭。「這次還帶了人呀。」
  「是啊,畢竟這次有點困難。」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這座城鎮大概有一半的新生兒都是你帶來的吧。」老闆似乎很尊敬這位老戰士。
  「一個只有身體稍微硬朗一點的老戰士,能做的也只有這樣而已。」艾爾雷德聳聳肩。
  「真這麼說的話,我這個零食店老闆能做的不就更少了嗎?連生意都做得不怎麼樣。」這是必然的,畢竟城鎮裡的人大都過了愛吃糖的年齡了。說到這裡,老闆快步衝進店裡翻找一陣,又快步跑了出來。「這樣吧,這個給你們補充熱量,算是我的一點意思。」他拿著四支有著紅黑色條紋,看起來像蛋糕棒的東西。
  「謝謝你。那我可不能辜負你的期待。」見老闆一片好心,艾爾雷德便不推辭,收下了禮物。

四處張望的慌荒立刻被吸引住了,因為她是個容易被零食和甜點所吸引的人。

她大大的金色眼睛盯著肥胖男人手中的蛋糕棒,然後又順著交出去的動作轉到了艾爾雷德手中。
於是慌荒眨了眨眼,突然,她大步的朝兩個男人走去,然後若無其事地站在一旁並盯著蛋糕棒瞧。

「辛苦你了,艾爾雷德,我輩也不會辜負你的期待的。」抱著又少了一點的大糖果袋,慌荒的聲音聽起來倒是充滿了堅定。
不過她的雙眼從頭到尾都盯著蛋糕棒就是了,而雖然她一直都沒說,但是慌荒是個喜歡甜食的人。

「對了,你介意說說『冰耀騎士團』的故事嗎?隨便說些什麼都行。」努力把視線移開,慌慌一邊這麼問。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2019-03-08, 00:06)MaxC 提到︰   「我倒是不太在意那個,老朋友。」零食店老闆拍了拍艾爾雷德的肩膀,「可能我沒有那麼重大的使命感,不過我覺得比起一個種族能存在多久,它出現過甚麼人重要多了。至少心人族有了『冰耀騎士團』和你這個熱心助人的老頭。」
  「謝謝你... ...不過這是我想奉獻一生的事,就讓我期望奇蹟發生吧。」老闆的安慰讓艾爾雷德的臉色和緩了許多。
  「知道啦。我也決定要賣糖果賣到我掛掉的那一天,我就不打擾你們,先回去顧店啦!」老闆笑著,回到了店裡。店裡依舊沒甚麼人。

慌荒靜靜地聽著老人們對話,直到其中一方離開。
「艾爾雷德,你有個好朋友呢,我輩雖然對你們所知不多,但是卻覺得他所說的道理是很好的。」緩緩地把視線從蛋糕棒上移開並看了零食店老闆的背影一眼,慌荒又把視線轉回蛋糕棒上並這麼說。

賣糖果的人不會有不好的——思索著,慌荒眨眼。

(2019-03-08, 00:06)MaxC 提到︰   「嗯嗯。『冰耀騎士團』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吧。如果歷史記載的時間為真,他們創立時,大概也是『稜鏡光』開始短缺的時候,當然沒有現在那麼少。」
  「他們和一般騎士團一樣,也是武裝集團,但他們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到一些普通人難以到達的地方收集稜鏡光,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不過,這個騎士團也隨著稜鏡光的減少,漸漸的式微了。普通地區的稜鏡光已經很稀有,到一些艱險地區的需求不但增加,又一個比一個困難,最後已經只剩下一小群人了,而這一群人也在一次任務中全數消失,地點就是我們要去的『水晶高原』。當時我還只是個小伙子呢。」艾爾雷德說。只有一小群人的『騎士團』,要不是有歷史記載,誰也不會認為這些人曾經創立過城鎮吧?

「哼嗯......那你就跟冰耀騎士團一樣了呢,艾爾雷德。」聽完了解說,慌荒是這麼認為的,也是她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盯著蛋糕棒思索著,慌荒認為這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那我們這便要走了嗎?還是我們要補充些什麼嗎?」於是紫髮少女轉過臉這麼問著,慌荒順便地又看了看一旁的兩名伙伴。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一些神秘的把戲,就跟上次一同冒險的莉摩耶一樣。
在原地俐落地並起雙腿蹲了下來,慌荒用手撐著臉這麼想著——當然同時她也不忘了用眼睛盯著他們看。

說不定能看出些什麼也說不定。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2019-03-11, 22:17)MaxC 提到︰ 「我想了解一下那裡的地形和你們過往是怎麼執行的,多些資訊能讓我們有更好的發揮。」荒慌的疑問讓李洱把思緒拉回了任務上。他對眼前這位妝容奇特、帶著詭異面具的少女有深刻的印象,記得曾以與荒慌衣著相稱的方塊文字為她寫下芳名。因此,當少女癡癡充滿好奇的凝視著他時,李洱也回以溫暖的微笑。

盯著李洱看的慌荒一絲不苟。
雖然老人朝這裡笑了笑,不過可惜的是慌荒什麼也沒看出來──唯一在意的事情是剛剛的蛋糕棒他有偷吃一口。

如此思索著,慌荒又看向另一個老人。

(2019-03-11, 22:17)MaxC 提到︰   「謝謝你們。總之,這些都先放一邊,完成這個任務才是首要之事,我們也該出發了。」艾爾雷德似乎是覺得該到出發的時間了,畢竟有出過野外的都知道,晚上根本不能工作,尤其是在山上。

慌荒沒有出言反對。
雖說她心底其實想逛一下零食店,不過可惜的是自己身上一毛錢也沒有──或許她該學著儲蓄。
如此想著,慌荒依然把手撐在臉上並轉而看向沙羅沙,突然,她又低頭看向地面。

「艾爾雷德,出發之前能不能跟你借個......厚一點的衣服。」突然這麼說著,慌荒意識到自己生於南國。
她身上就一件普通的衣服,布料雖然不少但是既不夠厚也擋不住寒風。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那麼,我輩也沒有什麼問題了。」聽到了老人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準備齊全的事實,慌荒也就沒有什麼疑慮了。

看著手上的蛋糕棒,慌荒在想是不是要偷偷吃一點。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2019-03-20, 02:09)MaxC 提到︰   「嗯,沒有錯,如果順利的話是這樣。」艾爾雷德領著你們到達他的家,是一間樸素的石磚屋。他將門打開,便從裡面一個個拿出已經堆好放在門邊的行李和工具,遞給你們。「很可惜沒辦法請你們來裡面坐一下,不過我們要出發了。」說著,他又鎖上門,領著你們走出城鎮。「這座城鎮雖然蕭條,但也是個不錯的地方呢。等任務完成後你們再慢慢逛吧。」
  除了明顯是人和交通工具開拓出來的聯外幹道,還有少部分鎮民取用自然資源的痕跡外,這裡的風景大部分被天然的針葉林覆蓋,地上還散布著不少長長的毬果。
  約走了半小時後,你們一行人離開了主幹道,轉向通往林間的一條小徑。這條泥土小徑雖有過開拓的痕跡,但已經荒廢許久,兩旁也被小草木佔領,縮減成一條小土路,上方有些腳印。從路的寬度來看,應該只有很少人會經過,想必就是艾爾雷德專用的小道了。近道路的幾株草被刀子砍過,傷口還沒有變色。

  「其實這裡以前是林場,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經營,這條路也只剩下我在走,就縮減成這個樣子了。不過,有路總是比較好走的。」
  「我有時比較空閒會來整理一下這條路,雖然離上次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天氣轉涼,草也長得慢,應該還算好走... ...你看,那裏就是我們的目的地。」艾爾雷德指向遠方的高地。前方的林地被砍伐後留下一塊空間,你們得以從這塊凹陷中看到任務的目的地──水晶高原。
  從這裡可以看到高地的頂端被一片雪白佔據,底部則是黃土和零星的綠。在雪線的下方則有一小片的黃色斑點,似乎是某種植物的花。「從這裡可以看到山屋。你看那些黃色的地方,那是山屋主人出於興趣種的,已經長到在下面都看得到了啊... ...」

這是一個不錯的提議──對於艾爾雷德那逛一逛的邀請,接過了工具的慌荒如此思索。
她是喜歡這樣逛一逛的,更何況她已經知道城中有著零食店。

不過說是這麼說、想是這麼想,在此之前慌荒還是得先幫忙找到石頭才行。
於是,是踏在徑道上的紫髮少女一邊蹲下來撿拾起毬果一邊對著周遭的景色四處張望,裝糖的大袋子本來已經快要空了,不過現在卻又逐漸被填滿。
是她也很喜歡這種滿載的感覺。

等到袋子已經變得很充實,少女也聽著老人的話、順便地看向了黃色的花與白色的山頭。
那可真是多、聽起來也已經過了好久。
而艾爾雷德已經自己一個人多久了呢?──眨了眨眼睛,慌荒左搖右晃。
她只是在想著什麼。

「山屋的主人是誰呢?」從袋子中挑掉了一顆比較小的毬果,慌荒一邊這麼問,一邊把它丟的遠遠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2019-03-26, 22:05)MaxC 提到︰ 「是我的一個老朋友,因為喜歡離群索居就搬到山上住了。平常過著打打獵種種菜的生活,說實在還蠻不錯的。不過不適合我。」艾爾雷德回道。「那個高度也是安全地區的邊緣,住在雪線上的雪塵龍不太會下來。」

「那種花是當地就有的,不過本來只長一點,他嫌風景單調就拿來試種,結果就越種越多,連山下都看的到了,說實在是蠻漂亮的,你們上去後可以... ...」

咻嗚嗚嗚... ...
從平靜的空氣中,一絲擾動傳了過來。

「!!」艾爾雷德首先察覺,「小心... ...嗚!」一支飛刀不偏不倚的射進艾爾雷德左手盔甲上的縫隙。「有敵人!不要大意!」比起查看身上的傷,他首先警告同伴埋伏的存在。

種種東西——慌荒想起了自己也曾短暫的有過這個嗜好。
不過,可惜的是她總是不會再一個地方待太久,所以實在沒什麼機會能體驗到收成的感覺。
最接近的一次是——「我輩也種過......稻米,長一半的稻米。」略感可惜地喃喃自語,慌荒用手挑揀著毬果。

「花......」稍微湊近了一點艾爾雷德,慌荒似乎是想從他那知道更多。
不過也是很快地,慌荒便發現現在似乎不是時候。

事情總是發生的突然,不過慌荒對於突然的忍受力算是高的,所以在飛刀插上艾爾雷德時她才沒有鬆手讓整袋毬果落地。

聽著老人的呼喊,慌荒金色的雙眼盯著飛刀瞧,她不悅。
於是紫髮的少女想也不想便從腰間摸出一柄厚實的小刀,並從暗器大致飛來的方向扔了過去——但也就只是這樣了。
這麼說來,剛剛好像有看到草上有著十分新的痕跡,但是或許是因為自己正收集著毬果所以沒在意。
又或許是自己覺得天氣冷些的話,草即使被割去也枯萎的慢——她生於南國呢。

「艾爾雷德,我們要跑嗎?」抱緊了裝滿毬果的袋子並稍微弓起身子,四處張望了一番的慌荒指著一旁沒有被劈斬過、算不上道路的小樹林——怎麼樣也算是一些遮蔽物。
而少女的下半臉因為被面具遮掩了所以看不出表情,「這條路感覺不太安全,我們的行蹤好像被掌握了。」有點遲疑地說著,慌荒以為艾爾雷德目前的敵人最多也就只有雪塵龍。
擲骰結果

2d6+1 → 5[3, 2] + 1 6(存活的技巧) 盲目回擊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2019-03-30, 01:45)MaxC 提到︰ 「我也不知道... ...這裡並沒有其他住民,所以一定是預謀要偷襲我的,有誰會想要我這老骨頭的命?」艾爾雷德似乎也不得其解,只好抽出劍應戰。它的劍刃似乎不是金屬做的,而是一種透明的晶體,像是玻璃一般,看上去還有些脆弱,彷彿一碰就會碎。
「我既沒有甚麼財產,也不是甚麼達官顯要,已經很久沒被會用武器的傢伙突襲了。」他往刀子飛來的方向張望著,試圖找出敵人的位置。

看著抽起劍的老人,眨著眼的慌荒不禁想起她曾聽聞的一句話。
『只要是一個認真的想做些什麼事情的人,在另一個人的故事之中,都有可能是一個壞人。』——不過,她並沒有說出口。
稍微抱緊了袋子一些,慌荒不禁四處張望起來,這是有兩個原因的。

雖然並不是只有一把,不過等等得把小刀撿回來——踮起了只穿著紅黑縱線長襪子的腳並看向了厚實刀刃消失的方向,慌荒那原本看起來一項很平穩的眉毛看起來稍微皺起來了一些。
那是略感憂愁的,因為小刀是她自己掏錢買的。

「嗯。」不過很快地,老人的話傳到耳邊,紫髮少女便停下了四處張望的行為,因為比起人生地不熟的自己,艾爾雷德對於能安全撤退的方向一定比自己清楚,而慌荒也已經大概記住了刀子落到了什麼方向。
「艾爾雷德。」突然,依然踮著腳的慌荒瞇起眼睛看向艾爾雷德那漂亮的刀劍,「我輩在想,會不會是有人不希望你去採取礦石呢?」

(2019-03-31, 12:28)須臾哀歌 提到︰ 「面對我左前方約十五步的樹上有兩個人影,我沒把握能抓住他們,需要支援。」老人一副警戒四周的樣子低聲向同伴說到。

真是敏銳的雙眼,明明看起來是個老人了——不過,既然知道人在哪裡就好辦了,看著那兩個模糊人影的方向,少女一邊把手伸進衣服裡、一邊眨了眨眼睛如此想著。

在衣服內側抓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慌荒順便調整了一下抓取的方向,然後便快速的把它朝著樹上的其中一個人影丟出!
那依然是厚實的小刀,不過和方才不同的是這次是以刀柄朝前的方式飛著。
要在衣服內巧妙的轉換方向,又不要刮到肚子或是衣服可是一門高深的技巧,「可是就算打到了,他們也不會跑下樹啊。」小聲地說著,慌荒又看了一眼艾爾雷德。
她需要一些指示,究竟是靠近樹一些、還是拉走呢?

不論如何,希望刀子不要飛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看了看差點被自己刺到的手指,慌荒喃喃地在心中說著。
擲骰結果

2d6+1 → 4[3, 1] + 1 5慌荒丟擲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2019-04-04, 03:40)MaxC 提到︰  「砰轟!!!」就在此時,伴隨一陣爆鳴,強烈的電光釋放而出,瞬間將兩名刺客吞沒。「嗚... ...」「呃啊!」兩人如同觸電的松鼠一般,冒著焦煙,直直墜落地面。
  或許是訓練有素,在落地的瞬間,兩人仍即時改變姿勢,最大限度的減少墜地的力道,並很快的爬了起來。儘管身上受了不少傷害,他們仍抽出備用武器,直直的瞪著你們。

  兩名刺客看起來像是青年,有著蒼白肌膚、閃著光澤的銀髮(雖然都有些燒焦了),很明顯的,是心人族。「你們的目的是甚麼?為甚麼偷襲我們?」艾爾雷德厲聲問道。

  「... ...」兩人相視一眼,又繼續瞪向艾爾雷德,一言不發。眼神中似乎帶著一絲動搖和恐懼,可能是從剛剛的一擊中,體會到實力上的差距吧?

齁——————她果然會一些神秘的把戲啊,不只是威力、效果也很有感覺。
靜靜地看著撞上樹幹而炸了開來的光球,慌荒若有所思。
那看起來很是方便,在捕魚的時候——紫髮少女是這麼想的。

於是她一邊用右腳靠在左腳上,慌荒就這麼轉了一圈,這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2019-04-04, 03:40)MaxC 提到︰ 「會這樣嗎... ...我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情呢。『稜鏡光』除了增加我們的族人外就沒有其他用處了。」艾爾雷德對此也感到不解。「我好像也不記得有和誰結仇。」

看著正緊張著的兩名心人族青年,慌荒歪著頭想了想,她腦中當然閃過了不久前艾爾雷德講過的話。
——不過沒想到剛剛攻擊的人是心人族的青年。
艾爾雷德所做的事,難道不是心人族的英雄在做的事嗎?至少她覺得應該是了不起的事。

那為什麼心人族的人對這樣的一個心人族揮起了刀刃呢?
慌荒不解。

事實上,雖然她只需要幫助艾爾雷德找到礦石就好,其他的地方她不去管也無妨。
不過,紫髮少女今天是不這麼想。

「艾爾雷德,先不要這樣大叫——如果是我輩做了這種事情,那麼即便我輩眼前的人是怎麼大喊,我輩都不會回答他的。」眨了眨眼並看向小刀落向的空地——掉在空地真是令人開心的一件事,雖然她沒有表現出來——緊接著,她又用著金色的雙眸在老人和青年們之間來回看著。

於是她想了想便這麼開口,而在開口之前,她鮮少的主動拿下牙齒造型的面具——因為之前有人說過她拿下面具看起來更好交談。

「艾爾雷德所做的事,難道不是心人族的英雄在做的、了不起的事嗎?」紫髮的少女是這麼問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04-10, 02:50)MaxC 提到︰ 「哼... ...那種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知道領錢辦事,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益的事情。」其中一個刺客回嘴道。他壓抑住剛才驚懼的神情,作出一副輕鬆的樣子「我們啊,只需要把握眼前看的到的東西就可以了,就算沒有『稜鏡光』對我也沒差。」從他的話語中,似乎是知道艾爾雷德這個人,但對他的作為不以為然。「我才不想要一把年紀了還為別人而活呢。」

  「你說『領錢辦事』?所以是有人派你們來的囉?」艾爾雷德不為所動,從話語中聽出對方的來歷,並反問道。由於慌荒方才的建議,這次他並沒有表現出激烈的語氣。
  「那又如何?」刺客手中的短刀隨意地拋上拋下,也不像是要朝你們攻擊。「不過我們也不是很喜歡殺人啦,只要你不要再靠近那座高原,我可以保證不會照三餐來拜訪你們... ...」

  相較於這名刺客的滔滔不絕,身旁的同伴則是從頭到尾一語不發,不但沒有放輕戒備,反而重新握緊手中的刀刃。

聽完青年的話,慌荒思索。
是紫髮少女迅速地左思右想——原來是受人所雇啊,就跟自己一樣。

眨了眨金色的眼睛,慌荒看著故作游刃有餘的青年以及依然戒備著的青年,她卻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人們總是追求著對自己有利的事物,這點不論是為了金錢的他們、又或是對這個任務感到有趣的自己都是一樣的。
慌荒並不認為自己能說服他們放下利益,因為為了別人而活,確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過,慌荒曾見過為別人而活、又應該說是活著自己的同時為了別人的活而前進的人。
那感覺是很遙遠、卻無比有力的背影,使人莫名的產生安心感。
多少多少,有著憧憬。

但是也終究是憧憬,一邊思索著慌荒一邊理解到了一個簡單的事實——怎麼責備眼前的青年都是沒有意義的。
看著被拋起又落下的短刀,佇立著的慌荒也不覺得青年真的想與自己一夥人發生正面衝突。

(2019-04-07, 13:12)天宮零介 提到︰ 「只限對於長石鎮的心人族而言,還算是…」

慌荒並沒有理解到沙羅沙的話中意思,不過紫髮少女倒是還想要試著再問出更多事情。
因為感覺這個人的口風並不緊。

「那為什麼——」

(2019-04-10, 05:45)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見刺客們並不是可以友善溝通的對象,二話不說舉起右手向下一按;一隻泥手拔地而起欲將話多的刺客壓制在地。

「這種就別浪費時間了吧。」李洱的語氣中雖然沒有不悅,卻少了平時的溫柔。

「——不能接近那座高原?」看著拔地竄出的泥手,慌荒接著想說的話就這麼變得有些小聲。
明明也是老人家,但是看起來精神真好——如此想著,慌荒皺起了眉毛。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