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顯示全部文章
#1
「就是說:這兒算是叔叔你們的部落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嗯…有這個大概可以在雪山走一陣子。先謝啦糖果叔叔!」

(2019-03-05, 14:58)須臾哀歌 提到︰ 「這個礦石有循環再生的跡象嗎?」李洱用奇怪的表情問道艾爾雷德:「若是消耗殆盡,心人族是否就滅亡了?」
想一想…艾爾雷德叔叔曾表示這稜鏡光是會用完的一日。
冰耀騎士團會在水晶高原落腳,大概來盡量多的稜鏡光吧。這樣類推的話,他們會把雪塵龍當成某種天敵的可能性也是存在?

雖然自己很想否定,但何沙羅沙的思考,正開始向『要知道心人族的真相』走遠了。
始終一件事:如果稜鏡光被過度使用,就是他們自取滅亡…

「的確,只顧得到稜鏡光不是上策。」她和議李洱的說話,以帶點不安的語氣道,「瞭解它怎樣形成,可能是對心人族最有利的情報。」



點開的部分,是順便為我會用來開酒吧團的世界打個間接廣告。 Tongue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2019-03-08, 00:06)MaxC 提到︰   「嗯嗯。『冰耀騎士團』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吧。如果歷史記載的時間為真,他們創立時,大概也是『稜鏡光』開始短缺的時候,當然沒有現在那麼少。」
  「他們和一般騎士團一樣,也是武裝集團,但他們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到一些普通人難以到達的地方收集稜鏡光,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不過,這個騎士團也隨著稜鏡光的減少,漸漸的式微了。普通地區的稜鏡光已經很稀有,到一些艱險地區的需求不但增加,又一個比一個困難,最後已經只剩下一小群人了,而這一群人也在一次任務中全數消失,地點就是我們要去的『水晶高原』。當時我還只是個小伙子呢。」艾爾雷德說。只有一小群人的『騎士團』,要不是有歷史記載,誰也不會認為這些人曾經創立過城鎮吧?

「那就是雪塵龍…嗎?」
一個令『冰耀騎士團』這群心人族部隊全滅的存在,如今正守住差不多最後一個稜鏡光的產地。
而被選上的冒險者,除了不得不冒上與其交鋒的險,還要以自己雙眼見證心人族在歷史中的(恐怕)最後一頁如何寫成—至少沙羅沙如此想。

「好,先不說滅亡不滅亡。現在用心在做這件令叔叔無憾的事吧!」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注意到李洱的決心,還有慌荒的視線,現在大家都決定上山了。

心有了,現在是…

「對喔…強如我們都不能徒手上山吧?」之後便是微笑的望向艾爾雷德,「我們可以借用騎士團的物資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2019-03-14, 21:26)MaxC 提到︰   「哈哈!就是這種氣勢。看來我用人的眼光還不錯。」艾爾雷德似乎很高興。
  「在高原一半的位置有棟山屋,我們天黑前至少要到那裏才行。那裏也是少數不會被暴風雪吹到的地方。」

  「裝備當然是有的,禦寒的衣物、緊急紮營的物資還有最重要的開採工具我都已經準備好大家的份量了。」艾爾雷德回以微笑道,這麼重要的東西他自然是有準備的。「行李都放在我家裡,待會我們去拿就可以馬上出發了。」

「所以理想日程是:一日去山屋、明早或者午上山採石後回營,之後花另一日回程…這樣吧?」

「我也沒問題了,之後的帶路都麻煩艾爾雷德叔叔了。」
不知是沙羅沙奇怪的敬老心的還是怎樣脾氣,她對著老人家還是會用『聽起來不太老的稱謂』。
(更不用說稱呼老婆婆為『大姐姐』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每一件事、每一個離去的人,對艾爾雷德叔叔而言都是重要的回憶呢!開始有點後悔太晚認識這個世界了—早一點的話能聽的故事一定更多。」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7
「!!」雖然沙羅沙已意識到要防範,但在這『明明沒特別危機才對』的地方受襲,沙羅沙還是沒完全反應過來。

(不論有沒有受傷)
「會用道具的話…」她抽出了短劍,並對周圍戒備,「會不會有什麼異族之類?我指非人族。」

她戒備的方向與剛才飛刀的方向有別,因為…她下意識想到某些,容易被忽略但相當麻煩的群體異族…
擲骰結果

2d6+1 → 4[1, 3] + 1 5迴避(劍舞魔技)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8
「樹上嗎…」左手傷了,便用右手來準備魔法。
如果是這種『飛刀』的話,比起使用器具,更像是天生能力…尤其是雪山附近…沒時間想了!
「希望我的電擊能一口氣擊倒牠們…形成。雷波·脈衝!」



嘗試用這種預約描寫,看看如何?
擲骰結果

2d6+1 → 9[4, 5] + 1 10閃電魔法(範圍攻擊)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9
這一下連出手的沙羅沙都呆了一下,畢竟都是艾爾雷德的同族,最少是能溝通的…
…同族?
想著想著,一個越來越令沙羅沙不安的橋段已慢慢在她腦海中串成…
而且這種橋段,在沒人類般生育過程的生物當中更是難辦…

(2019-04-06, 23:16)慌荒 (leftflower) 提到︰ 「艾爾雷德所做的事,難道不是心人族的英雄在做的、了不起的事嗎?」紫髮的少女是這麼問的。

只限對於長石鎮的心人族而言,還算是…」直視那兩名心人族沙羅沙已經不太想直言:自己覺得『這兩個心人族刺客是長石鎮以外地方來,而且都在那塊打稜鏡光主意』了。
「不管怎樣,大家有話好說。我可不想有人在眼前喪命。」剛才使用魔法時發亮的紋章,都從藍白色的光變暗,再變成不安的暗藍色。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10
(2019-04-10, 02:50)MaxC 提到︰   「哼... ...那種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知道領錢辦事,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益的事情。」其中一個刺客回嘴道。他壓抑住剛才驚懼的神情,作出一副輕鬆的樣子「我們啊,只需要把握眼前看的到的東西就可以了,就算沒有『稜鏡光』對我也沒差。」從他的話語中,似乎是知道艾爾雷德這個人,但對他的作為不以為然。「我才不想要一把年紀了還為別人而活呢。」

  「你說『領錢辦事』?所以是有人派你們來的囉?」艾爾雷德不為所動,從話語中聽出對方的來歷,並反問道。由於慌荒方才的建議,這次他並沒有表現出激烈的語氣。
  「那又如何?」刺客手中的短刀隨意地拋上拋下,也不像是要朝你們攻擊。「不過我們也不是很喜歡殺人啦,只要你不要再靠近那座高原,我可以保證不會照三餐來拜訪你們... ...」

  相較於這名刺客的滔滔不絕,身旁的同伴則是從頭到尾一語不發,不但沒有放輕戒備,反而重新握緊手中的刀刃。

光是聽到『領錢辦事』四字,舞孃身上的紋章便慢慢從染紅起來了。
究竟是對比較早時想像的『最初心人族其實只是別種族所造的道具』越來越似而感到氣憤,還是因為自己『不喜歡唯利是圖的傢伙』而無明火起?她不想深究了。
總之,她越來越不爽便是。

(2019-04-11, 22:09)leftflower 提到︰ 「那為什麼——不能接近那座高原?」

「恐怕他們在各種原因下,什麼都不會回答。」當紋章光轉化到紫紅色時,她這樣道。「而我只猜到,我們往後可能會對心人族有很大改觀。」
同時看著兩名刺客的反應,自己都重新進入戒備狀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