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91
(2019-06-08, 16:03)MaxC 提到︰  「這問題的答案每個人不同吧。像是有人會希望他未來變成厲害的騎士,或是將來可以發大財之類的,就好像我們許願望一樣。」聽到客人的詢問,山德緩緩將視線從窗外移回室內。「當然,這個期望不一定會成真,也不一定是這個新生命想要的就是。不過,還是要有期望,新生命才會誕生,想想也很奇怪呢。」
  「我的話,倒是希望他們吃好睡好,快快樂樂的活完一生就好啦!」
(2019-06-08, 16:03)MaxC 提到︰  「謝謝妳的鼓勵。也祝妳的、和那個叫作異邦人的種族能傳承千古。」艾爾雷德微笑道。「是啊,精神上的傳承還是最重要的。即使前人的生命消逝了,還是會有東西留下來的吧。」

  「就像『冰耀騎士團一樣』... ...我有沒有傳承到他們的一丁點精神呢... ...」他喃喃自語。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眨了眨眼看著艾爾雷德,慌荒金色的眼睛很明亮,「異邦人比雜草還要頑強,但我輩們要更厲害。」語氣之中隱藏著淡淡地驕傲與開心,慌荒又拿起一片麵包,而對於老人的喃喃自語,慌荒有聽到卻是沒有回應。

少女只是眨了眨眼,並且不客氣地又伸手抹了一點羊奶油。
——她倒是很喜歡山德的想法。

(2019-06-10, 12:25)天宮零介 提到︰ 「這我倒想到一些東西,怎樣說好呢?」沙羅沙嘗試以遊曆見聞解釋一下。「這種事以一個創造神(The Creator)甚至絕對神(The only One)而言很常見:就是找一個能替自己管理天地萬物的種族。」
「要求的條件基本上不離三句:靈長能幹、長命或高持續性、順從於自己…以及最重要的—與自己相似。也許『那個種族』(The Chosen Race)比心人族與別的更有資格吧?」

咀嚼著味道十分好的麵包,眨著金色雙眸的慌荒發現自己完全聽不懂沙羅沙在說些什麼。
這不禁讓她想起,偶爾,在自己的故鄉之中也會出現一些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的人。

不過在自己的眼中,那樣的事情怎都好——伸出手又拿了一片麵包,慌荒是這麼想的。
於是,她只是很安靜地吃著麵包。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2
(2019-06-10, 12:25)天宮零介 提到︰ 「不過艾爾你太謙虛了吧?也許他們都會或已(Will or already)當你是騎士團的同伴呢!」這下沙羅沙反而很堅定的說:「至少,我覺得你是。就算你不說,我都會對其他心人族說你是他們的驕傲。」

  收到沙羅沙的話語,艾爾雷德莞爾而笑,道:「有你這句話真好,我也希望是如此。雖然我自覺是個沒甚麼了不起的傢伙,但我也希望在我死前,能有至少一個人能記得曾經有過我這個人。」

(2019-06-10, 12:25)天宮零介 提到︰ 「這我倒想到一些東西,怎樣說好呢?」沙羅沙嘗試以遊曆見聞解釋一下。「這種事以一個創造神(The Creator)甚至絕對神(The only One)而言很常見:就是找一個能替自己管理天地萬物的種族。」
「要求的條件基本上不離三句:靈長能幹、長命或高持續性、順從於自己…以及最重要的—與自己相似。也許『那個種族』(The Chosen Race)比心人族與別的更有資格吧?」

  「有可能喔。」山德也贊同沙羅沙的意見。「不過如果是這麼厲害的種族,應該很昌盛吧?不過我卻沒聽說過呢。會不會是早就不在這裡了呢?」
  「雖然我不太相信這個神話,不過像我們這樣的種族都能到異界去旅行了,他們可能更早就發展出這個能力了吧?」艾爾雷德也附和道。

  「哈哈!有可能喔!雖然這裡也很美,但他們可能已經發現更漂亮的地方,全族搬過去也說不定呢。啊,希望是個適合種花的地方。」山德一面吃著麵包,一面想像著。不知不覺食物都空了。
  「啊,東西好像吃完了,不過我還有,有人還沒吃飽嗎?」山德起身,拿起桌上的麵包藍。「這裡晚上沒什麼娛樂,吃飽飯大概就只能睡覺了喔。」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きぼ~のはな~(拖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3
「沒所謂,養精蓄銳才是重要。」

聽見心人族二人對自己的讚同,再看看這邊的二人—
一位是大家之中最老,但此刻最說不出話來的李洱、
另一位是隱藏在面具後,不知在想什麼的慌荒。

…也許自己太多話吧?

此刻沙羅沙很像煞有介事似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4
「感謝招待。」李洱幫忙收拾後便去休息了,畢竟需要體力應付明日的種種狀況。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5
(2019-06-17, 22:43)MaxC 提到︰  收到沙羅沙的話語,艾爾雷德莞爾而笑,道:「有你這句話真好,我也希望是如此。雖然我自覺是個沒甚麼了不起的傢伙,但我也希望在我死前,能有至少一個人能記得曾經有過我這個人。」

雖然這份話語不是在對著自己說,不過慌荒還是不禁意的瞥了艾爾雷德一眼。
她將口中蘸著羊奶油的麵包吞下並摸了摸下唇,少女知道自己知曉一件事情——若將眼前的老人與星星還很低時就存在的英雄們相比,他大概真的不算什麼。

不過與她一路所見到的心人族們相比,艾爾雷德無疑地卻是個耀眼的人。
瞇起眼了眼睛,慌荒並不討厭這份光芒。

(2019-06-17, 22:43)MaxC 提到︰ 「啊,東西好像吃完了,不過我還有,有人還沒吃飽嗎?」山德起身,拿起桌上的麵包藍。「這裡晚上沒什麼娛樂,吃飽飯大概就只能睡覺了喔。」

慌荒覺得——其實她還有點餓。
如果不能睡著的話,消耗多一點的糧食是不是也是理所當然?有著金色大眼睛的少女常常如此問著自己。
不過,此時此刻她決定對此默不作聲。

「嗯。」輕聲回應熱情招待的老人,重新將半臉面具帶回臉上的慌荒就這麼在椅子上抱起了雙膝並縮起身子,而她那白皙的大腿與老舊的襪子也顯得特別突兀——眨了眨金色的雙眼,慌荒卻是也不顯得害臊。

把側臉靠在膝蓋上,少女就是不想閉起來的雙眼閃著微微的光芒。
不知道這裡看不看的見星星?如此思索著,慌荒卻是沒開口,也沒有逕自走出門外抬頭求證。
她就只是縮在椅子上,瞅著木質的桌以及老人的麵包籃子。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6
(2019-06-23, 23:54)leftflower 提到︰ 把側臉靠在膝蓋上,少女就是不想閉起來的雙眼閃著微微的光芒。
不知道這裡看不看的見星星?如此思索著,慌荒卻是沒開口,也沒有逕自走出門外抬頭求證。
她就只是縮在椅子上,瞅著木質的桌以及老人的麵包籃子。

  「你還要吃嗎?我當然還有麵包囉。」山德察覺到慌荒的視線,又回到廚房。
  不一會兒,他又裝了四分之一籃麵包和一點配料,放在慌荒前面。由於其他人已經準備休息,因此便只有準備一人份。「來,吃吧。」說完,他便去客房,幫其他的房客們鋪床。

  「謝謝,每次都要麻煩你。」艾爾雷德道謝著。
  「哈哈,都說別客氣了。」山德已經鋪好床。雖然說是「床」,也只是在木製的地板上,鋪上厚厚的棉被的小通鋪而已。不過由於木地板是墊高的,不會接觸到地板的寒氣,因此還算溫暖。「好了。房間有點窄,但應該還夠你們伸展肢體。有甚麼需求再通知我吧。」

  山德走出客房,查看還在餐廳的慌荒。「床我已經鋪好了,如果吃飽的話就去休息吧,東西我收拾就好。」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7
(2019-06-26, 00:49)MaxC 提到︰ 「你還要吃嗎?我當然還有麵包囉。」山德察覺到慌荒的視線,又回到廚房。
  不一會兒,他又裝了四分之一籃麵包和一點配料,放在慌荒前面。由於其他人已經準備休息,因此便只有準備一人份。「來,吃吧。」說完,他便去客房,幫其他的房客們鋪床。

抱著膝的慌荒眨了眨眼睛,而她的睫毛很纖長。
「你是個親切的人,山德。」把半臉面具輕輕地拿下並放在桌邊,紫髮少女伸出白皙的手拿起麵包。
當然她是打算隱藏的,不過既然被看破的話她也不想說謊。

開心的瞇起眼睛,慌荒吃麵包。
正如同她自己心中所言——如果晚上睡不著,她是不是也該多吃點麵包?

(2019-06-26, 00:49)MaxC 提到︰ 「謝謝,每次都要麻煩你。」艾爾雷德道謝著。
  「哈哈,都說別客氣了。」山德已經鋪好床。雖然說是「床」,也只是在木製的地板上,鋪上厚厚的棉被的小通鋪而已。不過由於木地板是墊高的,不會接觸到地板的寒氣,因此還算溫暖。「好了。房間有點窄,但應該還夠你們伸展肢體。有甚麼需求再通知我吧。」

  山德走出客房,查看還在餐廳的慌荒。「床我已經鋪好了,如果吃飽的話就去休息吧,東西我收拾就好。」

聽到了山德的話,於是是慌荒眨了眨金色的大眼睛——那是一雙微微閃著光的眼睛,就好比夜中的貓。
而她的嘴正咬著麵包,所以她並沒有直接開口。
要如何跟老人說她不需要也沒辦法睡眠?要如何向老人說她覺得閉上雙眼沉沉睡去的人們很可怕呢?
一邊思索著,慌荒一邊嚥下麵包,最後她看了看老人並開口——「我輩知道了,山德。」

她是這麼說的。

於是慌荒跳下了椅子、用她那被襪子包著的腳趴搭趴搭的踩過餐廳。
她當然沒把麵包吃得一乾二淨,因為她不需要吃這麼多,而當她跑到客房門口時,她則是轉過了頭來對山德揮了揮手。

隨後慌荒便跑進了客房——她可以閉上眼來等待。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8
(2019-06-27, 21:13)leftflower 提到︰ 於是慌荒跳下了椅子、用她那被襪子包著的腳趴搭趴搭的踩過餐廳。
她當然沒把麵包吃得一乾二淨,因為她不需要吃這麼多,而當她跑到客房門口時,她則是轉過了頭來對山德揮了揮手。

隨後慌荒便跑進了客房——她可以閉上眼來等待。

  山德點點頭回應。見慌荒進房間,他便開始收拾餐桌。「晚安,祝你有個好夢。」他並不知道慌荒無法入眠。
  在夜晚的陪伴下,慌荒在房中靜靜地等待白晝。房門外山德走動、收拾的聲音很快就消失,屋子內便只剩下慌荒一人還醒著了。寒帶山上的夜晚一點都不熱鬧,沒有蛙叫和蟲鳴,只有風雪聲呼嘯著,雖然聲音不小,卻更顯得靜寂。

  不知過了多久,人的腳步聲才又響起,聲音從廚房傳來,大概是在準備早餐吧。
  早晨的到來並沒有伴隨著鳥鳴,只有漸小的風聲。雪慢慢停了,但雲還很多,所以天色還很暗。
  艾爾雷德坐起身,伸展著身體。即使沒有陽光和其他動物叫醒他,他也和山德一樣早早便醒來了。看來這個世界的老人也是早起的生物。



其他人可以決定要不要起床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9
有動靜…唔…看來早上了。

作為劇團出身,還有魔法師的沙羅沙也是起床蠻早的人。
雖然早已沒名份,但現在她還是沒疏於練習。

「唔…早安~」與艾爾雷德請個禮後,她便走到一旁開始晨操起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同為老人的李洱自然也早早就起床,來到屋子的外面欣賞清晨的美景。

「早安呀,艾爾雷德、沙羅沙。」李洱盤著手和兩位問候。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