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19-07-02, 22:07)MaxC 提到︰  不知過了多久,人的腳步聲才又響起,聲音從廚房傳來,大概是在準備早餐吧。
  早晨的到來並沒有伴隨著鳥鳴,只有漸小的風聲。雪慢慢停了,但雲還很多,所以天色還很暗。
  艾爾雷德坐起身,伸展著身體。即使沒有陽光和其他動物叫醒他,他也和山德一樣早早便醒來了。看來這個世界的老人也是早起的生物。
(2019-07-04, 12:53)天宮零介 提到︰ 「唔…早安~」與艾爾雷德請個禮後,她便走到一旁開始晨操起來。
(2019-07-05, 04:07)須臾哀歌 提到︰ 「早安呀,艾爾雷德、沙羅沙。」李洱盤著手和兩位問候。

慌荒是醒的。
雖說比起所謂的「醒」,她也只是沒有睡而已——這麼一想的話,其實也就是等到可以把眼睛張開的時間。
是一邊這麼想著,慌荒一邊睜開了雙眼。
這種感覺真是不可思議——看著醒過來的眾人,她是這麼想的。

用著腹部的力量直起身子,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先是把覆蓋在身上的被子粗魯的弄開,然後又蹲了下來輕輕地把它折了兩折,隨後她便自顧自地站了起來,「嗯......」是她發出了一聲有些含糊的低鳴、又看了看其他人幾眼後,慌荒便自顧自地走出了客房。

好僵硬——看了看一晚沒動的雙手,有著金色雙眼的少女揮了揮它們,很快地,她又像是失去了興致一般的托著臉。
只要是早上,她就會有點慵懶。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04, 12:53)天宮零介 提到︰ 有動靜…唔…看來早上了。
作為劇團出身,還有魔法師的沙羅沙也是起床蠻早的人。
雖然早已沒名份,但現在她還是沒疏於練習。
「唔…早安~」與艾爾雷德請個禮後,她便走到一旁開始晨操起來。
(2019-07-05, 04:07)須臾哀歌 提到︰ 同為老人的李洱自然也早早就起床,來到屋子的外面欣賞清晨的美景。
「早安呀,艾爾雷德、沙羅沙。」李洱盤著手和兩位問候。

  「早安啊。」艾爾雷德起身,換好衣服,第一件事便是走出屋外,或許是想利用冷空氣提振精神吧。「這裡的早晨不錯吧?空氣很清新,也有很棒的陽光。」雲已經慢慢散去,金黃的陽光開始從空隙中灑落。
  在前方不遠處的平原,也有一片金黃呼應著來自天上的晨曦。黃澄澄的小花搖曳在風中,形成一道道閃耀的波光。「那就是山德一直很自豪的花田了。一開始還只是稀疏的一小片,現在已經長成一大片了。」

(2019-07-05, 19:37)leftflower 提到︰ 慌荒是醒的。
雖說比起所謂的「醒」,她也只是沒有睡而已——這麼一想的話,其實也就是等到可以把眼睛張開的時間。
是一邊這麼想著,慌荒一邊睜開了雙眼。
這種感覺真是不可思議——看著醒過來的眾人,她是這麼想的。
用著腹部的力量直起身子,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先是把覆蓋在身上的被子粗魯的弄開,然後又蹲了下來輕輕地把它折了兩折,隨後她便自顧自地站了起來,「嗯......」是她發出了一聲有些含糊的低鳴、又看了看其他人幾眼後,慌荒便自顧自地走出了客房。
好僵硬——看了看一晚沒動的雙手,有著金色雙眼的少女揮了揮它們,很快地,她又像是失去了興致一般的托著臉。
只要是早上,她就會有點慵懶。

  「早安啊,昨晚睡得好嗎?」今天的早餐是沙拉,大概和晚餐的配菜一樣是自己手種的蔬菜吧。山德將每個人的份放在桌上後,又拿出昨晚的麵包籃,裡面裝著幾塊三明治。「這些是給你們的便當。我做成方便攜帶的樣子,讓你們在外面容易吃。」
  「暴風雪已經停了,吃完就可以出發囉。雖然說上面還是整天都有風雪,不過到晚上前都不太會增強,在那之前回來就可以了,總之一切小心。」他叮嚀道。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07, 17:17)MaxC 提到︰  「早安啊,昨晚睡得好嗎?」今天的早餐是沙拉,大概和晚餐的配菜一樣是自己手種的蔬菜吧。山德將每個人的份放在桌上後,又拿出昨晚的麵包籃,裡面裝著幾塊三明治。「這些是給你們的便當。我做成方便攜帶的樣子,讓你們在外面容易吃。」
  「暴風雪已經停了,吃完就可以出發囉。雖然說上面還是整天都有風雪,不過到晚上前都不太會增強,在那之前回來就可以了,總之一切小心。」他叮嚀道。

對於山德的話,略略歪著頭的慌荒想了想。
床很舒適,但是我輩沒有睡——這樣說會不會傷人?眨了眨金色的雙眼,是慌荒的眸咕溜溜地轉。
「沒有睡著,因為我輩很期待上山,不過我輩現在很好。」赫然靈光一閃,慌荒如是說。

伸手拿起一片生菜葉子,說完話的慌荒便將生菜放入口中——她也不討厭這種未經過特別調理的口感。
「謝謝你,山德。」摸了摸麵包藍、一邊聽著山德的叮嚀,吃著東西的慌荒也一邊點著頭,「山德,你很喜歡花嗎?」突然,是她這麼問。

因為她想起了昨天沒看清楚的花田,而既然現在早上了,那等等一定能瞧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07, 17:17)MaxC 提到︰   「早安啊。」艾爾雷德起身,換好衣服,第一件事便是走出屋外,或許是想利用冷空氣提振精神吧。「這裡的早晨不錯吧?空氣很清新,也有很棒的陽光。」雲已經慢慢散去,金黃的陽光開始從空隙中灑落。
  在前方不遠處的平原,也有一片金黃呼應著來自天上的晨曦。黃澄澄的小花搖曳在風中,形成一道道閃耀的波光。「那就是山德一直很自豪的花田了。一開始還只是稀疏的一小片,現在已經長成一大片了。」
「Shephy~」
曾經觀看的朝陽有很多,高山看的也不少,有沒有比這好的更加不用說。
但每一次『旅行』所見的朝陽,都是一期一會。
沒看過一個世界的朝陽,像是錯失了一個世界最美麗一面般可惜。
所以,沙羅沙總是會去看朝陽。這與練習沒關,與把異世界金幣留住一樣,是一份執著。

「…哈哈!比起魔法使上加一點屬性的我與早起的大叔們,慌荒似乎可以空閒少許呢!」
未到達能察覺慌荒的體質,但沙羅沙似乎有點拿這點子來說笑的味兒。
「其實我都對特地在高山種花的原因有少許興趣呢。」她邊吃沙拉邊問。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要是每早能享受這種美景和寧靜該有多好呀...」李洱望著金黃的浪花呢喃著。

回到小屋小屋後李洱感激的收下便當享用起早餐:「睡的很安穩。」
原本擔心一夜無眠的慌荒能否勝任工作,但看到她似乎與昨日並無二致便沒開口。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09, 15:42)leftflower 提到︰ 對於山德的話,略略歪著頭的慌荒想了想。
床很舒適,但是我輩沒有睡——這樣說會不會傷人?眨了眨金色的雙眼,是慌荒的眸咕溜溜地轉。
「沒有睡著,因為我輩很期待上山,不過我輩現在很好。」赫然靈光一閃,慌荒如是說。

伸手拿起一片生菜葉子,說完話的慌荒便將生菜放入口中——她也不討厭這種未經過特別調理的口感。
「謝謝你,山德。」摸了摸麵包藍、一邊聽著山德的叮嚀,吃著東西的慌荒也一邊點著頭,「山德,你很喜歡花嗎?」突然,是她這麼問。

因為她想起了昨天沒看清楚的花田,而既然現在早上了,那等等一定能瞧見。
(2019-07-10, 19:44)天宮零介 提到︰ 「…哈哈!比起魔法使上加一點屬性的我與早起的大叔們,慌荒似乎可以空閒少許呢!」
未到達能察覺慌荒的體質,但沙羅沙似乎有點拿這點子來說笑的味兒。
「其實我都對特地在高山種花的原因有少許興趣呢。」她邊吃沙拉邊問。

  「其實,原本我對花的喜好普通,只是覺得山光禿禿的不好看而已。」山德啜飲了一口茶,「這些花都是這附近本來就有長的,我只是把種子收集起來,在那片荒地種植它們而已。沒想到後來長得很好,現在不用我去管理它們也可以自己結果、發出新芽來。本來只是一時興起,不過現在看到成果我也覺得很開心。」
  「這茶也是那些花曬乾後泡成的,對提神很有幫助,等等我也可以讓你們帶一點。」

  不知何時,艾爾雷德已經吃完早餐,默默地在一旁檢查行李。他是個慎重的人,即使從昨天到現在沒有再碰過背包,也很仔細的檢查要帶出去的物品,以免有忘掉的東西。畢竟這裡算是最後一個補給站,再上去就是沒有物資的冰天雪地了。
  「嗯嗯,東西沒有遺漏的。」他已經穿好盔甲,坐在一旁等候。「你們等等吃完早餐的話,也檢查一下有沒有忘記帶的東西吧。」他叮嚀著隊友們。
  「不多坐一會嗎?」山德問道。
  「不了,我想盡量早點出發。」不過艾爾雷德沒有催促你們,只是坐在一旁等候。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零食店的熔岩棒—有,而且預計上去有需要吃;
騎士團的登山工具—有,與我所知的沒分別;
山德叔叔的便當—不在自己手上,不如給慌荒負責?

別人的是這些了,之後是自己的:

軍刀—有,確保鋒利;
手提電話—有,不過這個世界不太管用;
魔法—準備好,雖然算不上萬能但沒有會很糟;
勇往直前的心—準備好,這個有時比智慧管用;
舞孃用戰衣裳—穿h…咦?

沙羅沙連忙撿查身體:「難怪剛才總覺得有點涼涼的…」然後便連忙回房間穿好。
就算衣衫不整但沒害羞(雖然都只是沒穿手甲與熱褲),也許是舞孃特有的從容,可能是有時她真是以為身上的魔法紋章是最後防線衣服的一部份吧。

胡鬧完了,可以上山。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李洱速速用完早餐後也在一旁整裝,盤點行李、確認裝備等基本的流程不過眨眼間。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13, 20:51)MaxC 提到︰   「其實,原本我對花的喜好普通,只是覺得山光禿禿的不好看而已。」山德啜飲了一口茶,「這些花都是這附近本來就有長的,我只是把種子收集起來,在那片荒地種植它們而已。沒想到後來長得很好,現在不用我去管理它們也可以自己結果、發出新芽來。本來只是一時興起,不過現在看到成果我也覺得很開心。」
  「這茶也是那些花曬乾後泡成的,對提神很有幫助,等等我也可以讓你們帶一點。」

一邊吃,是慌荒一邊眨了眨金色的眼睛,「真好。」也是她動了動擦著紅色妝料的嘴這麼說著。
是在說山德的花田、也是在說山德願意讓他們帶一些到路上。

是慌荒一瞬間左思右想,也是她立刻得到了結論——她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然後回過頭看了看,就好似隻輕巧的貓。
「這個送你。」從衣襬之中拿出了一個又大又圓、用著塑料紙包著的糖球並放到山德面前,慌荒眨了眨金色的眼睛——她的眼睛周邊也擦著藍色的妝料。
那只是一顆普通的糖,唯一的異處是它大顆了點。

歪著頭,慌荒想了想,「謝謝你的照顧。」是她揮了揮手、又稍微別過臉。
隨後,也是她看向了艾爾雷德——他看起來準備萬全,是少女如此思。
還是她看了看同行二人——他們看起來準備萬全,亦是少女如此思。

「我輩也好了。」突然,是她收緊了手與腰,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踮起了雙腳並將在左腳跟放在右腳上,是她轉了一圈。
「我輩好了。」她沒有忘東西。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很好,那,我們就出發吧。」看見隊員嚴謹檢查裝備的樣子,艾爾雷德微微頷首。他一手提起裝備,便往外走去。
  「慢走啊,小心安全。」山德揮了揮手。

[圖︰ pexels-photo-618833.jpeg?auto=compress&c...=650&w=940]

  一出門外,陽光便熱情的迎接眾人。日出後天色便亮的很快,不過因為融雪會吸熱,氣溫好像更冷了一些。山德的花田面積不小,儘管走了數百公尺,仍然可以看見那片金黃的海浪。「嗯嗯,天氣不錯... ...僅限這一段吧。」艾爾雷德踏著穩健的腳步,不急不徐的向前走。雖然之前說過要大家自己注意安全,不過艾爾雷德仍然不時回首,察看隊友們的狀況。

  又走了一陣子,隨著花田漸漸隱沒在山壁中,風逐漸的加強,空氣也變得更加寒冷和稀薄,潔白的雪花開始溶化在你們的鼻尖──風雪開始颳起來了。這時,艾爾雷德停了下來,面對著同伴,說道:
  「大家注意了,從這裡開始會變得很艱險,風雪可能會遮蔽你們的視線,也可能會遭遇到雪塵龍的襲擊,因此要用上你們一切的感官,有甚麼狀況要馬上回報。山腳下拿到的熔岩棒也可以拿出來吃了,會用的上的。」說完,便繼續領著各位前行,不過腳步明顯的放慢了許多。



久違的擲骰,全員骰觀察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