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19-07-22, 22:22)MaxC 提到︰   「大家注意了,從這裡開始會變得很艱險,風雪可能會遮蔽你們的視線,也可能會遭遇到雪塵龍的襲擊,因此要用上你們一切的感官,有甚麼狀況要馬上回報。山腳下拿到的熔岩棒也可以拿出來吃了,會用的上的。」說完,便繼續領著各位前行,不過腳步明顯的放慢了許多。



久違的擲骰,全員骰觀察

聽見艾爾雷德的指示,沙羅沙邊吃著熔岩棒邊戒備。

哇,這個味道!
正常吃這的話肯定會胖一段長時間的甜味,還有是一如其名地有如熔岩的熱量!
我要收回昨天說一陣子那句,這可以維持以小時計!
雖然作為劇團中人,不多不少會對這種東西有抗拒,但為了在雪山行動,忍住自己的戒心吃下去!

「…慌荒應該會很喜歡這個?」明顯地有少許分心了。
擲骰結果

2d6 → 6[2, 4] 6骰觀察(沒修正)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2, 22:22)MaxC 提到︰   一出門外,陽光便熱情的迎接眾人。日出後天色便亮的很快,不過因為融雪會吸熱,氣溫好像更冷了一些。山德的花田面積不小,儘管走了數百公尺,仍然可以看見那片金黃的海浪。「嗯嗯,天氣不錯... ...僅限這一段吧。」艾爾雷德踏著穩健的腳步,不急不徐的向前走。雖然之前說過要大家自己注意安全,不過艾爾雷德仍然不時回首,察看隊友們的狀況。

  又走了一陣子,隨著花田漸漸隱沒在山壁中,風逐漸的加強,空氣也變得更加寒冷和稀薄,潔白的雪花開始溶化在你們的鼻尖──風雪開始颳起來了。這時,艾爾雷德停了下來,面對著同伴,說道:
  「大家注意了,從這裡開始會變得很艱險,風雪可能會遮蔽你們的視線,也可能會遭遇到雪塵龍的襲擊,因此要用上你們一切的感官,有甚麼狀況要馬上回報。山腳下拿到的熔岩棒也可以拿出來吃了,會用的上的。」說完,便繼續領著各位前行,不過腳步明顯的放慢了許多。
(2019-07-23, 00:06)天宮零介 提到︰ 「…慌荒應該會很喜歡這個?」明顯地有少許分心了。

慌荒畏寒,那或許是天生,又或許是習慣。
思索著這樣的事,是有著金色雙眼的少女在金花簇擁的道路上踏著步伐——紅黑縱線的襪子還夠厚,基本上慌慌不擔心它破,踏著土地,也是少女想著這樣的事。

而對於艾爾雷德的提醒,是她若有所思,然而即便她怎麼若有所思也無法篤定的說自己能做到——是她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的風雪——她的家鄉也不是沒有風雪,但論親眼看見的話眼下還是第一次。

思索著,是她拿出了熔岩棒,也是她趴沙趴沙地吃了它——在風雪之中,是紫髮金眼的少女吃下了其實它從拿到的那一刻就想吃掉的熔岩棒——咀嚼著口中的事物,慌荒眨著圓圓的眼睛。
好吃到她希望自己是風雪探險隊——當然她沒有說出口。

「我輩會盡我輩所能。」咀嚼著,是她居然也能清楚地回應艾爾雷德。
隨後是她四處張望了一番、最後把目光定在沙羅沙身上——「你所言極是。」她表示肯定。
擲骰結果

2d6 → 3[1, 2] 3觀察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7-22, 22:22)MaxC 提到︰   一出門外,陽光便熱情的迎接眾人。日出後天色便亮的很快,不過因為融雪會吸熱,氣溫好像更冷了一些。山德的花田面積不小,儘管走了數百公尺,仍然可以看見那片金黃的海浪。「嗯嗯,天氣不錯... ...僅限這一段吧。」艾爾雷德踏著穩健的腳步,不急不徐的向前走。雖然之前說過要大家自己注意安全,不過艾爾雷德仍然不時回首,察看隊友們的狀況。

  又走了一陣子,隨著花田漸漸隱沒在山壁中,風逐漸的加強,空氣也變得更加寒冷和稀薄,潔白的雪花開始溶化在你們的鼻尖──風雪開始颳起來了。這時,艾爾雷德停了下來,面對著同伴,說道:
  「大家注意了,從這裡開始會變得很艱險,風雪可能會遮蔽你們的視線,也可能會遭遇到雪塵龍的襲擊,因此要用上你們一切的感官,有甚麼狀況要馬上回報。山腳下拿到的熔岩棒也可以拿出來吃了,會用的上的。」說完,便繼續領著各位前行,不過腳步明顯的放慢了許多。

儘管李洱居住的地區充滿凶險,但低溫並不是其中一個威脅。儘管身子骨硬朗,他垂老的身軀仍沒有足夠的脂肪為他抵禦寒風。

聽從艾爾雷德的指令,一股暖流隨著熔岩棒化入肚腹、流向四肢百骸。那令李洱不適的糖度在能量的洪流中似乎也開始令人感到宜口。

縱使李洱沒有在雪霧中經歷,飄緲如置身沙塵般的視線讓他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只不過對抗的不是炎熱而是酷寒。老人張大眼觀察四周,希望能了顯現在的處境。
擲骰結果

2d6 → 7[6, 1] 7觀察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噴!沒人過8...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三人依照艾爾雷德的建議,各自服下熔岩棒。一道暖流從體內湧出,很快地擴散到體表,你們感覺到渾身發熱,來自周遭的寒冷似乎削弱了許多。身體暖起來後,原本遲鈍的感官也漸漸敏銳了許多,視覺、聽覺都變得清晰了。

  「大家要跟緊,現在的能見度降低,距離拉的太開就看不到彼此了。」就如艾爾雷德所說,在持續增強的風雪中,眼前的一切就好像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紗,模糊了自身的輪廓,要是和隊友離得太遠,一下就會迷失在這片蒼白中。岩質的山路雖然不算難走卻相當狹窄,幾步外就是萬丈深淵,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會因為看不清楚路況而失足,或是被突來的強風吹下山。這時大家都可以理解為甚麼明明是困難的任務,艾爾雷德仍然決定只帶三個人上山──在這種環境下,太多人的隊伍只是徒增傷亡而已。

  風從遠方帶來了一陣細微聲響,並被沙羅沙的耳朵靈敏的捕捉到了。儘管微弱,卻明顯和風雪聲不同──這是一陣低沉的聲音,像是從大型動物的聲帶發出的。要比喻的話,有點像是鱷魚的低吟。順著聲音來的方向看去,可以在約五十公尺的遠處看到兩團模糊的影子,聲音似乎就是它們發出來的。

  李洱回憶起置身沙塵中前行的過往,雖然環境不同,但風雪中和在沙暴中視物的障礙卻有些相似。李洱很快抓到要領,並慢慢的可以看到遠方事物的輪廓了。在大約50公尺遠處的山壁旁有兩個黑影,似乎像是大石頭或是某種大型生物。黑影擋在路中間,想要過去的話勢必得靠近它們。此外,在兩道黑影的上方有顆搖搖欲墜的巨石,似乎有潛在的危險,看來經過時要多加注意。

  慌荒在路邊看到一顆形狀漂亮,約手指大小的錐形石頭。



文中提到的鱷魚叫聲是像這種的[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XTlmnjGx0Y]

不是這種的[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lrkVSjxPzY]
擲骰結果

--[暗骰]--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01, 02:45)MaxC 提到︰ .  風從遠方帶來了一陣細微聲響,並被沙羅沙的耳朵靈敏的捕捉到了。儘管微弱,卻明顯和風雪聲不同──這是一陣低沉的聲音,像是從大型動物的聲帶發出的。要比喻的話,有點像是鱷魚的低吟。順著聲音來的方向看去,可以在約五十公尺的遠處看到兩團模糊的影子,聲音似乎就是它們發出來的。
「有動靜。」沙羅沙的聲線不是高呼,而是正常大少許的聲音,「似乎是生物,有著低沉的叫聲…能確認到的似乎是兩隻…」
同時她嘗試指向她所認知的方向。
「艾爾你覺得是什麼?特別是對光源敏感不?」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01, 02:45)MaxC 提到︰   三人依照艾爾雷德的建議,各自服下熔岩棒。一道暖流從體內湧出,很快地擴散到體表,你們感覺到渾身發熱,來自周遭的寒冷似乎削弱了許多。身體暖起來後,原本遲鈍的感官也漸漸敏銳了許多,視覺、聽覺都變得清晰了。

  「大家要跟緊,現在的能見度降低,距離拉的太開就看不到彼此了。」就如艾爾雷德所說,在持續增強的風雪中,眼前的一切就好像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紗,模糊了自身的輪廓,要是和隊友離得太遠,一下就會迷失在這片蒼白中。岩質的山路雖然不算難走卻相當狹窄,幾步外就是萬丈深淵,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會因為看不清楚路況而失足,或是被突來的強風吹下山。這時大家都可以理解為甚麼明明是困難的任務,艾爾雷德仍然決定只帶三個人上山──在這種環境下,太多人的隊伍只是徒增傷亡而已。

真的會發熱——是慌荒有些許的吃驚,或許回到鎮上後可以多買一些。
思索著自己身上究竟帶了多少錢,紫髮的少女一邊是很心動的,一邊眨了眨眼。
「嗯。」回應著老人,她想要確定是自己的雙眼迷茫了,還是眼前的天氣就是這麼地糟糕。

左看右看,慌荒認為是這裡的天氣就是這麼地遭。

(2019-08-01, 02:45)MaxC 提到︰   慌荒在路邊看到一顆形狀漂亮,約手指大小的錐形石頭。
雙足踩在有著強風幼時風狹窄的山路上,慌荒任由衣服的下襬飛揚,而她的雙眸則是四處張望。
這裡不比山下,沒什麼好看的事物——心思一瞬間飛的有些遙遠,比起對周遭似乎有些想法的沙羅沙,慌荒反倒是甚麼也沒發現——不,她有發現什麼。

目光注視著路邊,慌荒的金色雙眼捕捉到一顆石頭,至於為甚麼會注意到它,那則是因為它可很是漂亮。
於是,是少女很習慣性地彎下了腰把錐形的石頭給撿了起來。

她一項不討厭這麼做。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01, 02:45)MaxC 提到︰   李洱回憶起置身沙塵中前行的過往,雖然環境不同,但風雪中和在沙暴中視物的障礙卻有些相似。李洱很快抓到要領,並慢慢的可以看到遠方事物的輪廓了。在大約50公尺遠處的山壁旁有兩個黑影,似乎像是大石頭或是某種大型生物。黑影擋在路中間,想要過去的話勢必得靠近它們。此外,在兩道黑影的上方有顆搖搖欲墜的巨石,似乎有潛在的危險,看來經過時要多加注意。

(2019-08-02, 14:14)天宮零介 提到︰ 「有動靜。」沙羅沙的聲線不是高呼,而是正常大少許的聲音,「似乎是生物,有著低沉的叫聲…能確認到的似乎是兩隻…」
同時她嘗試指向她所認知的方向。

「前面的山壁上!」李洱以足以壓過風聲的音量指著兩個黑影:「不清楚是不是生物,那玩意兒之上還有巨岩!」

「這是必經之路嗎?」謹慎的老人希望這不會是唯一的選擇,因為不論是凶猛的生物或是巨大落岩都不是他想面對的。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02, 14:14)天宮零介 提到︰ 「有動靜。」沙羅沙的聲線不是高呼,而是正常大少許的聲音,「似乎是生物,有著低沉的叫聲…能確認到的似乎是兩隻…」
同時她嘗試指向她所認知的方向。
「艾爾你覺得是什麼?特別是對光源敏感不?」
(2019-08-02, 14:14)天宮零介 提到︰ 「前面的山壁上!」李洱以足以壓過風聲的音量指著兩個黑影:「不清楚是不是生物,那玩意兒之上還有巨岩!」

「這是必經之路嗎?」謹慎的老人希望這不會是唯一的選擇,因為不論是凶猛的生物或是巨大落岩都不是他想面對的。

  艾爾雷德順著沙羅沙指的方向看去,端詳了大約十秒鐘。

  「我想,那就是雪塵龍了。沒想到一上山沒多久就碰到牠們。不過看這大小,那兩隻算是少年,實力普普通通。」
  「視覺倒是還好,就像我們在酒吧裡說的一樣,牠們對味道和聲音比較敏感。不過以我們的音量,在這裡還不會被他們發現... ...比較麻煩的是嗅覺。你們都爬過山吧?」沒有等你們回答,他便接著說:
  「在白天的時候地表被太陽加熱,由於熱空氣會往上升,所以風向會變成從山下往上吹,由於我們也是從下往上爬,相對於位置比較高的牠們來說我們就是在上風處,被牠們聞到的機率就會變高。現在看起來牠們沒有發現我們,但我們遲早會被發現的。」

  「不過... ...路只有這麼一條。畢竟是荒郊野外,沒有人會在這種地方整修,所以不管是龍還是落石我們都要過去。總之,我是建議要突襲的話就趁牠們還沒發現我們的現在。」出乎意料的,艾爾雷德建議強行突破。

(2019-08-05, 17:54)leftflower 提到︰ 雙足踩在有著強風幼時風狹窄的山路上,慌荒任由衣服的下襬飛揚,而她的雙眸則是四處張望。
這裡不比山下,沒什麼好看的事物——心思一瞬間飛的有些遙遠,比起對周遭似乎有些想法的沙羅沙,慌荒反倒是甚麼也沒發現——不,她有發現什麼。
目光注視著路邊,慌荒的金色雙眼捕捉到一顆石頭,至於為甚麼會注意到它,那則是因為它可很是漂亮。
於是,是少女很習慣性地彎下了腰把錐形的石頭給撿了起來。
她一項不討厭這麼做。

  慌荒撿起了錐形石頭,發現它有點彎彎的。仔細一看,這是根牙齒。可能是雪塵龍的牙齒吧。
聲望留言:
天宮零介 聲望0 慌荒得到【雪塵龍的端材】×1(說笑而已)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既然選擇只有一個,就儘速吧!」李洱活動著因為熔岩棒而充滿能量的四肢,感覺自己似乎年輕了好幾歲。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09, 18:14)MaxC 提到︰  慌荒撿起了錐形石頭,發現它有點彎彎的。仔細一看,這是根牙齒。可能是雪塵龍的牙齒吧。

慌荒眨眼。
牙齒這種東西,是這麼隨便可以撿到的嗎?會不會附近就是牠們的家呢?思索著,慌荒又抬起頭來看向了艾爾雷德、聽著他的分析。

可以的話,一點也不想跟聽起來非常危險的雪塵龍起衝突——一邊把牙齒收進了手心之中,有著紫色頭髮的少女稍微皺起了眉毛。

(2019-08-09, 18:14)MaxC 提到︰ 「我想,那就是雪塵龍了。沒想到一上山沒多久就碰到牠們。不過看這大小,那兩隻算是少年,實力普普通通。」
  「視覺倒是還好,就像我們在酒吧裡說的一樣,牠們對味道和聲音比較敏感。不過以我們的音量,在這裡還不會被他們發現... ...比較麻煩的是嗅覺。你們都爬過山吧?」沒有等你們回答,他便接著說:
  「在白天的時候地表被太陽加熱,由於熱空氣會往上升,所以風向會變成從山下往上吹,由於我們也是從下往上爬,相對於位置比較高的牠們來說我們就是在上風處,被牠們聞到的機率就會變高。現在看起來牠們沒有發現我們,但我們遲早會被發現的。」

  「不過... ...路只有這麼一條。畢竟是荒郊野外,沒有人會在這種地方整修,所以不管是龍還是落石我們都要過去。總之,我是建議要突襲的話就趁牠們還沒發現我們的現在。」出乎意料的,艾爾雷德建議強行突破。

「艾爾雷德、艾爾雷德。」踏開輕巧的腳步踏到了老人身旁,慌荒低聲的呼喚並讓手心上的東西得以讓老人看見。
「這附近會不會是它們的家?」一邊提問著,慌荒一邊又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盾牌型的石頭、以及一個有著長長地管狀裝置,一邊還有按鈕的長方形物體。

「如果我們要直接過去,那你麼先拿著這個——只要用這個點起火焰並湊上石頭、那麼這個石頭就能夠冒出刺鼻又濃厚的白煙——我輩覺得這個能夠幫助我們在危急時跑過前方。」聽著同行夥伴們的對話,慌荒大概知道前面的道路似乎不是那麼的簡單,所以她便輕輕地拉起老人的手,並將這兩個東西放入了老人的手中。

「不可以一時慌亂就丟下喔?我輩會難過的。」把自己蒼白的手抽離老人的手並叮囑著他,慌荒像是把寶物交給別人的孩子,「我輩認為,你在這個地方是比我輩更清楚的知道什麼時候該全力的逃跑,所以我輩便把這個東西交予你。」眨了眨眼,是少女這麼開口。

她不懂雪塵龍、而在第一次來到的雪山中她也什麼都看不清楚——於是,她認為自己應該要這麼做。
生命是很貴重的,是她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