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19-08-25, 03:59)天宮零介 提到︰ 「——設置。小爆球.遲效…」沙羅沙把球丟到偏離行走路線的一角。
「好了,二十秒之內,三十米外!」
確認魔法開始慢慢進行起動效應後,便是準備一起跑!
  「了解!」艾爾雷德簡短的回應。準備行動。遠方的兩團黑影有所動靜,似乎是開始察覺到你們了,但就在這時──

(2019-08-28, 00:56)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如高舉旌旗般持著杖等待著艾爾雷德的信號:「艾爾雷德!隨時!」
(2019-08-25, 01:54)leftflower 提到︰ 感受著風的流向,少女有了動作。
「沒問題,那麼拜託你了⋯⋯⋯⋯維多利昂。」握緊了盾型石,紫色頭髮的少女把它攤平在手上、訴說著這塊石頭曾經的主人的鼎鼎大名,並用著打火器點起的小小火苗湊近了它——「唔。」一邊感受著溫度逐漸變高,吃痛的紫髮少女咬了咬牙,但卻是睜大了金色的雙眼看著手上被加溫的石頭逐漸發出劇烈的濃煙⋯⋯⋯⋯不管多燙,她知道就算自己現在的位置換成維多利昂,他一定不會退縮,所以自己也不會。
更何況,自己可是抓過更燙的。
看著大量竄出的濃煙被吹了過去,頭上流下忍耐的汗水的慌荒咬著牙又等了等⋯⋯至少,石頭不是一顆火球,她還忍的住,「要過去了嗎?」回過頭說著並稍微蹲下了身子,不想讓石頭落地的慌荒依然是張平了手掌——但是她已經做好了大步奔跑的準備。

  濃重的煙霧帶著刺鼻的氣味往兩道影子撲去,瞬間將它們吞沒。在此同時,李洱施展的魔法也已經完成。一面大型、半透明的護盾像鍋蓋般將四人罩住。「辛苦了,大家前進吧!」三人的準備都已完成,接下來便是突圍了!
  四人把握著這個機會,直直往另一端衝去。由艾爾雷德帶頭,李洱殿後。由於李洱護盾的保護使煙霧被隔絕在外,因此眾人沒有吸入濃霧,並能正常地張開眼睛。在霧中,你們確認了影子的正體。
  雖然能見度有限,你們仍能分辨出這是兩隻約三公尺高的爬蟲類,就像是神話中的龍一樣,有著四隻長著鋒利爪子的腳,以及一條約三公尺長的尾巴。從肩下生出的一對翅膀摺疊在後,顯現出他是具有飛行能力的生物。在頭部兩旁各有一片鳍狀物,可能是為了收集聲音所發展出,類似外耳的構造。
  牠們不約而同地將頭轉向了你們,似乎是行走時發出的微小聲音仍然足以讓牠們捕捉到方向,然而... ...

  「碰!」由沙羅沙所施展的雷電魔法,延時的效果正巧結束,發出巨大的爆音。「嘎啊啊啊!」可能是在霧中太過於專注用唯一還沒失效的聽覺感知,這陣突來的巨響令牠們頓時方寸大亂,其中一隻往聲音的來向噴出一發冷氣,另一隻則用爪子刨抓了幾下,之後發現找不到目標,兩龍便毅然跳下山崖,遠離這片怪異的霧氣。

  「那便是雪塵龍,從大小來看大概只是少年吧。各位做得好,我們毫髮無傷的通過了。」艾爾雷德確認大家都有跟上,稱讚道。「慌荒,你的手還好嗎?」他注意到剛才慌荒一直捏著很燙的石頭,因此特別詢問她的狀況。
擲骰結果

--[暗骰]--察覺
--[暗骰]--察覺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29, 01:25)MaxC 提到︰   「那便是雪塵龍,從大小來看大概只是少年吧。各位做得好,我們毫髮無傷的通過了。」艾爾雷德確認大家都有跟上,稱讚道。「慌荒,你的手還好嗎?」他注意到剛才慌荒一直捏著很燙的石頭,因此特別詢問她的狀況。

「牠們真是想像以上的順風耳呢~還好我的那個奏效。但看來成年以上的未必能用這把戲逃了。」
剛才一開始就是兩手蓋著耳朵跑的沙羅沙總算鬆一口氣。
「說起來這山還有什麼其他生物?」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31, 23:13)天宮零介 提到︰  
「碰!」由沙羅沙所施展的雷電魔法,延時的效果正巧結束,發出巨大的爆音。「嘎啊啊啊!」可能是在霧中太過於專注用唯一還沒失效的聽覺感知,這陣突來的巨響令牠們頓時方寸大亂,其中一隻往聲音的來向噴出一發冷氣,另一隻則用爪子刨抓了幾下,之後發現找不到目標,兩龍便毅然跳下山崖,遠離這片怪異的霧氣。

  「那便是雪塵龍,從大小來看大概只是少年吧。各位做得好,我們毫髮無傷的通過了。」艾爾雷德確認大家都有跟上,稱讚道。「慌荒,你的手還好嗎?」他注意到剛才慌荒一直捏著很燙的石頭,因此特別詢問她的狀況。

「謝謝你,艾爾雷德,雖然不好,但是沒有大礙。」迅速地蹲了下來把手掌連著石頭壓近了雪地之中,慌荒輕聲地回應——隨後,她又歪了歪腦袋,用她黃色的眼睛看了看艾爾雷德。

是少女想了想。

「謝謝你,艾爾雷德,沒有大礙。」紫髮少女又說了一次,不過這次她沒有說『不好』。

說完,少女便低下了臉來,把蒼白的手在雪地裡攪了攪,接著便將石頭連著一些雪抓了起來,而她又花了一點點時間將細雪拍落,才把石頭收進衣裳之中。
而同時,少女不禁抖了抖——因為好冰涼。

果然是危險的巨獸——在家鄉的北方,也有著巨大又冰冷、長著巨大獠牙的野獸,不過今天看起來,似乎是雪塵龍更為可怕一些......而且這還只是少年呢,思索著,慌荒不禁想著如果他們長大了會變如何。
還好他們逃了——站了起來,慌荒轉圈。
這是少女表達好心情的方式,雖然她不說。

「沙羅莎、李洱。」停下了轉圈,少女斜斜面對著前方卻是把頭往後看著兩名夥伴,「也謝謝你們的幫助。」眨了眨眼,是慌荒這麼說。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8-29, 01:25)MaxC 提到︰   「了解!」艾爾雷德簡短的回應。準備行動。遠方的兩團黑影有所動靜,似乎是開始察覺到你們了,但就在這時──


  濃重的煙霧帶著刺鼻的氣味往兩道影子撲去,瞬間將它們吞沒。在此同時,李洱施展的魔法也已經完成。一面大型、半透明的護盾像鍋蓋般將四人罩住。「辛苦了,大家前進吧!」三人的準備都已完成,接下來便是突圍了!
  四人把握著這個機會,直直往另一端衝去。由艾爾雷德帶頭,李洱殿後。由於李洱護盾的保護使煙霧被隔絕在外,因此眾人沒有吸入濃霧,並能正常地張開眼睛。在霧中,你們確認了影子的正體。
  雖然能見度有限,你們仍能分辨出這是兩隻約三公尺高的爬蟲類,就像是神話中的龍一樣,有著四隻長著鋒利爪子的腳,以及一條約三公尺長的尾巴。從肩下生出的一對翅膀摺疊在後,顯現出他是具有飛行能力的生物。在頭部兩旁各有一片鳍狀物,可能是為了收集聲音所發展出,類似外耳的構造。
  牠們不約而同地將頭轉向了你們,似乎是行走時發出的微小聲音仍然足以讓牠們捕捉到方向,然而... ...

  「碰!」由沙羅沙所施展的雷電魔法,延時的效果正巧結束,發出巨大的爆音。「嘎啊啊啊!」可能是在霧中太過於專注用唯一還沒失效的聽覺感知,這陣突來的巨響令牠們頓時方寸大亂,其中一隻往聲音的來向噴出一發冷氣,另一隻則用爪子刨抓了幾下,之後發現找不到目標,兩龍便毅然跳下山崖,遠離這片怪異的霧氣。

  「那便是雪塵龍,從大小來看大概只是少年吧。各位做得好,我們毫髮無傷的通過了。」艾爾雷德確認大家都有跟上,稱讚道。「慌荒,你的手還好嗎?」他注意到剛才慌荒一直捏著很燙的石頭,因此特別詢問她的狀況。

回想起雪塵龍碩大的身軀及震耳的轟咆,李洱不禁慶幸同行隊友的配合天衣無縫。

「看來不管在什麼世界,龍種都是災厄啊...」況且那兩頭還只是少年,歷經過龍種肆虐的老人不敢想像它們長成後的恐怖。


(2019-09-02, 19:48)leftflower 提到︰ 「謝謝你,艾爾雷德,雖然不好,但是沒有大礙。」迅速地蹲了下來把手掌連著石頭壓近了雪地之中,慌荒輕聲地回應——隨後,她又歪了歪腦袋,用她黃色的眼睛看了看艾爾雷德。
是少女想了想。
「謝謝你,艾爾雷德,沒有大礙。」紫髮少女又說了一次,不過這次她沒有說『不好』。
說完,少女便低下了臉來,把蒼白的手在雪地裡攪了攪,接著便將石頭連著一些雪抓了起來,而她又花了一點點時間將細雪拍落,才把石頭收進衣裳之中。
而同時,少女不禁抖了抖——因為好冰涼。
果然是危險的巨獸——在家鄉的北方,也有著巨大又冰冷、長著巨大獠牙的野獸,不過今天看起來,似乎是雪塵龍更為可怕一些......而且這還只是少年呢,思索著,慌荒不禁想著如果他們長大了會變如何。
還好他們逃了——站了起來,慌荒轉圈。
這是少女表達好心情的方式,雖然她不說。
「沙羅莎、李洱。」停下了轉圈,少女斜斜面對著前方卻是把頭往後看著兩名夥伴,「也謝謝你們的幫助。」眨了眨眼,是慌荒這麼說。

「大家都配合得很好,我不過做了我能做的罷了。」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大家都做得很好。我很難想像我們是昨天才剛組成的團隊。」艾爾雷德站在懸崖邊,確定兩龍已經飛遠了之後才放心。「不過還不能鬆懈,我們接下來還會更深入,所以仍然要小心行動。」謹慎的他如此告誡著。

(2019-08-31, 23:13)天宮零介 提到︰ 「牠們真是想像以上的順風耳呢~還好我的那個奏效。但看來成年以上的未必能用這把戲逃了。」
剛才一開始就是兩手蓋著耳朵跑的沙羅沙總算鬆一口氣。
「說起來這山還有什麼其他生物?」

  「他們是這裡最頂級的掠食者,也是唯一能傷害我們的生物,所以會威脅到我們的其他生物可以說是沒有了。」
  你們持續往山上走。在途中,也有不少雪塵龍往頭上飛過,但可能就像剛剛所提到的,風向是由山下往上吹,換言之剛才的煙霧也被吹上來了,雖然變得很淡,但足以讓嗅覺敏銳的牠們不想靠近。因此到山頂之前,你們沒有再遇到更多的危險。沿途中,你們也到處尋找著路邊有沒有類似稜鏡光的東西,然而一無所獲。除了慌荒找到了更多牙齒。

[圖︰ photo-1552554956-c0cab3a7621f?ixlib=rb-1...=1050&q=80]

  兩手空空(除了慌荒)的你們,最後來到了接近山頂的一個岩壁,上方數公尺就是山頂了。岩壁上有一個約十公尺高的巨大山洞,足以讓雪塵龍通過。「這裡就是雪塵龍的巢穴了。我想要找到稜鏡光,恐怕我們得進去才行。雖然這時間牠們應該會出去覓食,不過我不能保證會有沒有外出的龍在裡面。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決定要進去的話麻煩骰一顆觀察和一顆潛行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1, 23:53)MaxC 提到︰ 兩手空空(除了慌荒)的你們,最後來到了接近山頂的一個岩壁,上方數公尺就是山頂了。岩壁上有一個約十公尺高的巨大山洞,足以讓雪塵龍通過。「這裡就是雪塵龍的巢穴了。我想要找到稜鏡光,恐怕我們得進去才行。雖然這時間牠們應該會出去覓食,不過我不能保證會有沒有外出的龍在裡面。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沒問題,抓緊時間吧。」李洱迅速檢查一遍裝備,將它們調整到出現異狀時能隨時使用的狀態後回答道。
擲骰結果

2d6 → 4[2, 2] 4眼觀八方
2d6 → 7[2, 5] 7行動隱密如那入林青蛇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0, 11:51)須臾哀歌 提到︰ 「看來不管在什麼世界,龍種都是災厄啊...」況且那兩頭還只是少年,歷經過龍種肆虐的老人不敢想像它們長成後的恐怖。
「其實龍種…都不算是真正的恐怖。」
真正的恐怖,是人們對龍種的恐怖感引發的畏懼以至敵意。這後半句沙羅沙決定吞下吐子去。
也許是怕又再令面前這老人無言吧?

(2019-09-11, 23:53)MaxC 提到︰   「他們是這裡最頂級的掠食者,也是唯一能傷害我們的生物,所以會威脅到我們的其他生物可以說是沒有了。」
「嘛,我只是考慮到有沒有其他惡意為先的生物而已。」
大的自然危險,但小的都不容過份輕蔑。
不過考慮到大家都會畏懼最頂級的雪塵龍,還是省下去了。

MaxC 提到︰  兩手空空(除了慌荒)的你們,最後來到了接近山頂的一個岩壁,上方數公尺就是山頂了。岩壁上有一個約十公尺高的巨大山洞,足以讓雪塵龍通過。「這裡就是雪塵龍的巢穴了。我想要找到稜鏡光,恐怕我們得進去才行。雖然這時間牠們應該會出去覓食,不過我不能保證會有沒有外出的龍在裡面。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決定要進去的話麻煩骰一顆觀察和一顆潛行
(2019-09-12, 00:10)須臾哀歌 提到︰ 「沒問題,抓緊時間吧。」李洱迅速檢查一遍裝備,將它們調整到出現異狀時能隨時使用的狀態後回答道。
「對,在牠們回來前走多遠就多遠。」沙羅沙也尾隨二人一起走。



對不起,我的觀察骰更爛
擲骰結果

2d6 → 3[2, 1] 3觀察周圍
2d6 → 8[3, 5] 8潛龍諜影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1, 23:53)MaxC 提到︰  「他們是這裡最頂級的掠食者,也是唯一能傷害我們的生物,所以會威脅到我們的其他生物可以說是沒有了。」
  你們持續往山上走。在途中,也有不少雪塵龍往頭上飛過,但可能就像剛剛所提到的,風向是由山下往上吹,換言之剛才的煙霧也被吹上來了,雖然變得很淡,但足以讓嗅覺敏銳的牠們不想靠近。因此到山頂之前,你們沒有再遇到更多的危險。沿途中,你們也到處尋找著路邊有沒有類似稜鏡光的東西,然而一無所獲。除了慌荒找到了更多牙齒。

果然是很強大的生物——思索著,是慌荒彎腰撿起一根牙齒。
這裡也有,那裡也有,再走兩步也有,轉一圈再走五步也依然找的到。

雪塵龍,是天天換牙齒的嗎?——手上的龍牙越拿越多,紫髮的少女不禁疑惑了起來。
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看著大大小小的牙,慌荒眨了眨眼。
她是開心的,但是她不說,不過是她轉圈圈。

因為豐收的感覺很好,即使她並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

(2019-09-11, 23:53)MaxC 提到︰ 兩手空空(除了慌荒)的你們,最後來到了接近山頂的一個岩壁,上方數公尺就是山頂了。岩壁上有一個約十公尺高的巨大山洞,足以讓雪塵龍通過。「這裡就是雪塵龍的巢穴了。我想要找到稜鏡光,恐怕我們得進去才行。雖然這時間牠們應該會出去覓食,不過我不能保證會有沒有外出的龍在裡面。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抱著手中的牙們,慌荒抬起了臉。
「好像故鄉的北方。」她眨了眨金色的漂亮眼睛開口——說不定是在所有的世界裡,北方都長這樣。
回憶著曾看過的書畫,紫髮少女左搖右晃......沒什麼想表達的,慌荒有時就是喜歡扭動。

於是,是她再次抬起臉、探出頭來看了看這有些亮晶晶的洞穴並伸出了白皙的腳準備踏入......突然,少女又把腳收了回來,她並不是在顧慮是不是還有人沒跟上,又或是自己會走得很是大聲,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艾爾雷德,我輩、我們,怎麼拿到稜鏡光?」抱著大把龍牙左搖右晃,輕巧踩了幾步的慌荒歪起了臉提問。
莫非,是好似供起來的寶物般,其實只要伸手就能拿起來嗎?——思索著,慌荒稍微想像了一下。
擲骰結果

2d6 → 7[1, 6] 7探頭看看
2d6 → 6[5, 1] 6襪襪之腿 ! 無聲無息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2, 21:45)leftflower 提到︰ 「艾爾雷德,我輩、我們,怎麼拿到稜鏡光?」抱著大把龍牙左搖右晃,輕巧踩了幾步的慌荒歪起了臉提問。
莫非,是好似供起來的寶物般,其實只要伸手就能拿起來嗎?——思索著,慌荒稍微想像了一下。

  「稜鏡光的硬度很低,用小刀就可以挖起來了,這點並不用擔心,困難的地方是怎麼找到它,而不是開採它。」艾爾雷德回道,當然壓低了聲音。

(2019-09-12, 02:22)天宮零介 提到︰ 「其實龍種…都不算是真正的恐怖。」
真正的恐怖,是人們對龍種的恐怖感引發的畏懼以至敵意。這後半句沙羅沙決定吞下吐子去。
也許是怕又再令面前這老人無言吧?
(2019-09-12, 02:22)天宮零介 提到︰ 「嘛,我只是考慮到有沒有其他惡意為先的生物而已。」
大的自然危險,但小的都不容過份輕蔑。
不過考慮到大家都會畏懼最頂級的雪塵龍,還是省下去了。

  「嗯嗯,你有這份警覺心是最好的。對於旅人來說隨時保持著懷疑和謹慎是不會有壞處的。」可能是經沙羅沙這麼一說,艾爾雷德不經意的往腳下一看。這裡有許多透明的冰凝結在地表,看上去像是玻璃一樣,也像它們一樣脆弱。「嗯嗯,恐怖的反而是這些小東西呢。」他以為沙羅沙向李洱說的一句所指的是環境,「要是踩碎了這些冰發出聲音就不好了。」他將腳收回,並提醒著同伴。

  慌荒則早就時時注意著地表,這裡能撿的東西通常都冰在透明的冰裡,雖然看的到但是卻無法直接撿起來,必須破壞冰層才行。這是由於長年的結冰所造成的,這些東西則大多是雪塵龍的角、牙齒或其他獸骨之類的生物遺留物。但在這時,你突然瞥見了一塊閃亮的物體。那不是稜鏡光。
  這是一塊碎裂的金屬。碎片的主人就在不遠處,順著它的方向看去,可以發現一副破碎的盔甲... ...不,不只是一副。
  在前方的是,一個開闊的空間,以及數十副冰封的鎧甲。鎧甲和艾爾雷德身上的款式類似,然而由於沒有保養的緣故,大多破碎不堪。艾爾雷德曾說過雪塵龍有消滅一團訓練有素的戰士的實力,看來就是指他們了吧。

  「呼... ...」若有似無的呼吸聲傳進了慌荒耳中。不知道這聲音存在了多久,但可以肯定,大家都忽略它了有一段時間。因為就連慌荒也是看到了前方的景象後,才察覺這股聲音的。
  前方的地面上有的不只是戰士的遺物。在如鏡的冰面上,倒映著一道巨大的身影。是雪塵龍。但大小遠非你們剛才所見能相比。牠的體型似乎超過山洞入口的大小,這可能就是為甚麼牠會待在這裡的緣故,或許食物也是其他龍為牠提供的吧。
  從倒影中,慌荒可以發現,這隻大雪塵龍的眼睛似乎瞎了,有兵器攻擊過的舊傷。
擲骰結果

--[暗骰]--暗骰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09-15, 01:50)MaxC 提到︰ 「稜鏡光的硬度很低,用小刀就可以挖起來了,這點並不用擔心,困難的地方是怎麼找到它,而不是開採它。」艾爾雷德回道,當然壓低了聲音。

「原來如此,艾爾雷德。」踮著腳旋轉了一圈,慌荒點著頭表示回應——她當然沒有發出聲音。
這是慌荒自豪的能耐之一,其他還有像是她很柔軟,又或是她平衡感挺不錯的。
當然,還有她的眼睛跟金幣一樣亮麗這點。

(2019-09-15, 01:50)MaxC 提到︰ 慌荒則早就時時注意著地表,這裡能撿的東西通常都冰在透明的冰裡,雖然看的到但是卻無法直接撿起來,必須破壞冰層才行。這是由於長年的結冰所造成的,這些東西則大多是雪塵龍的角、牙齒或其他獸骨之類的生物遺留物。但在這時,你突然瞥見了一塊閃亮的物體。那不是稜鏡光。
  這是一塊碎裂的金屬。碎片的主人就在不遠處,順著它的方向看去,可以發現一副破碎的盔甲... ...不,不只是一副。
  在前方的是,一個開闊的空間,以及數十副冰封的鎧甲。鎧甲和艾爾雷德身上的款式類似,然而由於沒有保養的緣故,大多破碎不堪。艾爾雷德曾說過雪塵龍有消滅一團訓練有素的戰士的實力,看來就是指他們了吧。

  「呼... ...」若有似無的呼吸聲傳進了慌荒耳中。不知道這聲音存在了多久,但可以肯定,大家都忽略它了有一段時間。因為就連慌荒也是看到了前方的景象後,才察覺這股聲音的。
  前方的地面上有的不只是戰士的遺物。在如鏡的冰面上,倒映著一道巨大的身影。是雪塵龍。但大小遠非你們剛才所見能相比。牠的體型似乎超過山洞入口的大小,這可能就是為甚麼牠會待在這裡的緣故,或許食物也是其他龍為牠提供的吧。
  從倒影中,慌荒可以發現,這隻大雪塵龍的眼睛似乎瞎了,有兵器攻擊過的舊傷。

大膽的邁開步伐,紫髮少女被長長的襪子包覆的雙足沒發出什麼聲響。
是她的雙眼盯著地板瞧、是她的雙足踩在自己的倒影上,也是她的雙眼略為閃閃發光——好多的東西在自己腳下。
不過很快地,也是少女在摸了摸透明的冰面後便微微地噘起了牙齒面具後方的嘴——這樣連摸摸看也做不到。

只能瞧,未免有些難受——不過,看看也無妨,少女亦是喜歡看看。
龍的殘骸、龍的牙、龍的骨......亮晶晶的——鎧甲,注意到了這樣的東西,少女停下了溜冰般的步伐。
好廣的地方、好多的鎧,是討伐了什麼?又是怎樣的一個故事?嗅聞到了自己喜愛的事物的味道,慌荒左搖右晃——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挖開這一層冰——心血來潮的少女是這麼想的。

不過,這個念頭只持續了幾秒,直持續到慌荒聽見了呼氣聲,並且瞇著眼往前看之後。

大。
好大——好大的龍,雪塵龍!
看著眼前的龍,慌荒呆掉了。

想轉頭離開這裡,它這麼大,大概是出不來的——停下腳步的少女思索著,她之所以沒立刻逃跑,只是因為稍微顧慮了身後的同行夥伴,不過,正當慌荒在思索著的同時,她也發現了一件事。

這條龍,似乎瞧不見——金色的雙眸盯著帶有傷龍目看著,紫髮少女想了想便往身後招手。
她先是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隨後指了指那條大龍的方向,用力地指,指了又指,不是冰下的鎧甲也不是龍的殘骸,就是在指那條大龍,緊接著,她大大的招手示意你們圍過來,並用輕到不能再輕的聲音開口。

「它,那龍好像,看不見,我輩、我們,要怎麼做?」一點也不想繞過去——是一邊說著一邊如此想著,少女不敢想像這麼大的東西要是被驚動,動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