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019-11-03, 23:46)天宮零介 提到︰ 好以乎有注意到背後慌荒的手舞足蹈,而她的反應只是舉起左手。
首先是伸出五根手指,然後是收起四指,以尾指向可疑的方向指去;這動作連續重複了兩三次。

她表達的是『這兒似乎有五人,那第五人是誰?』的疑問。

紫髮少女沉默著,雖說她其實也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
瞇著眼盯著沙羅沙的手勢瞧,慌荒的眼睛越瞇越細——看不懂的東西,就算重複一百次也看不懂。

總之,是少女點了點頭——至少是表達自己看到了。

(2019-10-31, 00:40)MaxC 提到︰  「呃呃... ...」這時巨龍翻了個身,不曉得是仍熟睡中,還是快要醒來了... ...

新中因為看不懂手勢而有些難過的慌荒放下了難過的心,她不禁吞了吞口水。
她突然不是很想要繼續扭動身體了——那隻龍當然可以醒過來,但是絕對不是現在。
現在這個大家都分散的時機可以說是糟到不行......盯著巨龍頭上的那個大冰錐瞧,紫髮少女開始思索要怎樣才能把那東西擊落了。

說不定,意外的可以爭取到很多時間——思索著,慌荒眨了眨金色的雙眸。
她決定就這麼一邊盯著大龍,一邊偷偷看著沙羅沙要幹嘛。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巨龍棲息處)


  沙羅沙輕手輕腳的繞過巨龍... ...「啪嚓。」正在她靠近巨龍的尾巴時,不小心踩到了一小塊碎冰,發出清脆的破碎聲。「呃呃... ...」就在同時,巨龍發出了咕噥聲,似乎是注意到了。牠輕輕運動了後腳準備起身,尾部也隨之移動,幾乎掃過沙羅沙的身子。
  「啪嚓。」
  「啪嚓、啪嚓。」由於身體的移動,牠的腳下也發出了像剛才一樣的破碎聲。巨龍停頓了一下後,又趴下了。或許是認為剛才的聲音是自己引起的吧?由於沙羅沙距離尾巴夠近,才沒有被懷疑。
  於是,沙羅沙也抵達了後面的洞口。





(洞穴最深處)


  李洱瞬間做出決斷,巨手從鎧甲人的身邊破冰而起,直直向他攫去。
  鎧甲人直直躍起,讓巨手撲了空,他在離地約三米處做了個後空翻,輕盈的降落在地面上,沒有發出甚麼聲響。「是誰在那裡?」它的聲音帶有無機質和些許失真感,不像是人類。

  現在它面朝著兩人,兩人也才看清了它的面貌。之所以用「它」是因為──
  在它的盔甲縫隙下,似乎並不存在著人類的肉體,而是像是機械關節的構造,並且在頭盔上也沒有為了使穿戴者能看到外面所開的洞,只有兩塊像水晶的物體。水晶正閃爍著,彷彿正在搜尋兩人的位置。



兩人要繼續躲的話骰躲藏
沙羅沙這回合可以直接加入場景,如果想要隱藏蹤跡同樣也需要骰躲藏。
擲骰結果

--[暗骰]--察覺
--[暗骰]--迴避
--[暗骰]--鎧甲人察覺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7, 19:40)MaxC 提到︰   李洱瞬間做出決斷,巨手從鎧甲人的身邊破冰而起,直直向他攫去。
  鎧甲人直直躍起,讓巨手撲了空,他在離地約三米處做了個後空翻,輕盈的降落在地面上,沒有發出甚麼聲響。「是誰在那裡?」它的聲音帶有無機質和些許失真感,不像是人類。

  現在它面朝著兩人,兩人也才看清了它的面貌。之所以用「它」是因為──
  在它的盔甲縫隙下,似乎並不存在著人類的肉體,而是像是機械關節的構造,並且在頭盔上也沒有為了使穿戴者能看到外面所開的洞,只有兩塊像水晶的物體。水晶正閃爍著,彷彿正在搜尋兩人的位置。

李洱豎起食指讓艾爾德雷不要出聲、要他藏起來,自己則走上前去。

「是我。」身著半甲的老人嗖搜的轉動了兩下長杖,隨後將之往例上一落 — 吭!沉悶又尖銳的聲音在狹小的洞穴中迴盪著。

「我名李洱,受心人族之託來此探查。」李洱以低沉帶有威嚴的聲音自報家門,同時也提出質問:「你是何人?又在此地做什麼?報上名來!」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7, 19:40)MaxC 提到︰   沙羅沙輕手輕腳的繞過巨龍... ...「啪嚓。」正在她靠近巨龍的尾巴時,不小心踩到了一小塊碎冰,發出清脆的破碎聲。「呃呃... ...」就在同時,巨龍發出了咕噥聲,似乎是注意到了。牠輕輕運動了後腳準備起身,尾部也隨之移動,幾乎掃過沙羅沙的身子。
  「啪嚓。」
  「啪嚓、啪嚓。」由於身體的移動,牠的腳下也發出了像剛才一樣的破碎聲。巨龍停頓了一下後,又趴下了。或許是認為剛才的聲音是自己引起的吧?由於沙羅沙距離尾巴夠近,才沒有被懷疑。
  於是,沙羅沙也抵達了後面的洞口。

兩人要繼續躲的話骰躲藏
沙羅沙這回合可以直接加入場景,如果想要隱藏蹤跡同樣也需要骰躲藏。

聽見巨龍擺動,沙羅沙立即停下來向那方向望了一眼,雖然丟失了目標,但總算有驚無險追上去…才怪。

(2019-11-12, 14:08)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豎起食指讓艾爾德雷不要出聲、要他藏起來,自己則走上前去。

「是我。」身著半甲的老人嗖搜的轉動了兩下長杖,隨後將之往例上一落 — 吭!沉悶又尖銳的聲音在狹小的洞穴中迴盪著。

「我名李洱,受心人族之託來此探查。」李洱以低沉帶有威嚴的聲音自報家門,同時也提出質問:「你是何人?又在此地做什麼?報上名來!」

(傻瓜!對方可是一直在跟蹤我們喔!)
還好沒真的叫出來。

耐寒性、無生命感覺、還有超越人類的動作…她聯想到的是機關人。
如果是近代世界,一個力度重點的雷擊便能擺平吧?不過魔法世界的機關人沒那麼簡單…

想到這,在其身後的沙羅沙不敢輕舉妄動,只是拿著小刀觀察有沒有弱點…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繼續潛…
2d6 → 8[5, 3] 8觀察…呀,沒點魔法知識…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07, 19:40)MaxC 提到︰ 沙羅沙輕手輕腳的繞過巨龍... ...「啪嚓。」正在她靠近巨龍的尾巴時,不小心踩到了一小塊碎冰,發出清脆的破碎聲。「呃呃... ...」就在同時,巨龍發出了咕噥聲,似乎是注意到了。牠輕輕運動了後腳準備起身,尾部也隨之移動,幾乎掃過沙羅沙的身子。
  「啪嚓。」
  「啪嚓、啪嚓。」由於身體的移動,牠的腳下也發出了像剛才一樣的破碎聲。巨龍停頓了一下後,又趴下了。或許是認為剛才的聲音是自己引起的吧?由於沙羅沙距離尾巴夠近,才沒有被懷疑。
  於是,沙羅沙也抵達了後面的洞口。

慌荒的心臟都要出來了。
睜大了金色的眼睛看著巨龍又躺了回去,紫髮少女才又慢慢地把身子縮了起來。
——還好,這隻巨龍⋯⋯看起來沒有森林中的走獸那麼大敏銳——吞了吞口水,慌荒一邊看向了消失在不遠處的沙羅沙、又看了看老人們消失的方向。

少女迷惘了。

「留下我輩⋯⋯一人?」喃喃著,是紫髮少女拉了拉衣襬並蹲了下來,她大大的眼睛中有著一絲憂傷。
她就這麼繼續安靜地盯著大龍看著。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12, 14:08)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豎起食指讓艾爾德雷不要出聲、要他藏起來,自己則走上前去。
「是我。」身著半甲的老人嗖搜的轉動了兩下長杖,隨後將之往例上一落 — 吭!沉悶又尖銳的聲音在狹小的洞穴中迴盪著。
「我名李洱,受心人族之託來此探查。」李洱以低沉帶有威嚴的聲音自報家門,同時也提出質問:「你是何人?又在此地做什麼?報上名來!」

  「人... ...咳咳,我叫寇爾。」盔甲人簡短的回報道。「我也是受人所託,來這裡進行調查,還有保護它的。」他反問你們。
  「你們也有看到外面那隻龍吧,相信你們也不想把牠吵醒。能和人... ...我談一下嗎?」意外的,它不想和你們戰鬥。「你們為甚麼要奪走它呢?」
  李洱的眼角餘光捕捉到仍躲藏著的艾爾雷德,他緊握著武器,看來若有甚麼意外他便會衝出來支援。

(2019-11-13, 02:44)天宮零介 提到︰ (傻瓜!對方可是一直在跟蹤我們喔!)
還好沒真的叫出來。
耐寒性、無生命感覺、還有超越人類的動作…她聯想到的是機關人。
如果是近代世界,一個力度重點的雷擊便能擺平吧?不過魔法世界的機關人沒那麼簡單…
想到這,在其身後的沙羅沙不敢輕舉妄動,只是拿著小刀觀察有沒有弱點…

  機關人正在跟李洱說話,因此似乎沒有注意到沙羅沙。
  雖然沙羅沙的魔法知識還不能說是專家,但她看得出來這身外殼是秘銀製的,也就是說它除了具有輕盈的特性外還有很高的強度,用物理的攻擊對它來說效果可能很有限,或許需要攻擊鎧甲的縫隙,或是直接使用魔法攻擊。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一動也不動、好好地蹲著,是慌荒便抱起了雙膝用金黃色的雙眸繼續的盯著巨大的龍瞧。
廣大的冰窟之中,只有少女和巨龍——以及冰面下被封印著的武器。

聽起來很似浪漫、若是是在童話書上瞧見的話,紫髮少女大概也會覺得很浪漫......可惜,當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時候,荒荒發現自己的心情可能沒有那麼好——「真的留下我輩一人?」喃喃著,是眨了眨大大的眼睛的紫髮少女似乎還是沒有辦法忘懷。

沙羅沙......去哪了呢?盯著那根巨大的冰柱瞧,是慌荒不禁思索了起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16, 04:26)MaxC 提到︰   「人... ...咳咳,我叫寇爾。」盔甲人簡短的回報道。「我也是受人所託,來這裡進行調查,還有保護它的。」他反問你們。
  「你們也有看到外面那隻龍吧,相信你們也不想把牠吵醒。能和人... ...我談一下嗎?」意外的,它不想和你們戰鬥。「你們為甚麼要奪走它呢?」
  李洱的眼角餘光捕捉到仍躲藏著的艾爾雷德,他緊握著武器,看來若有甚麼意外他便會衝出來支援。

奪走?這是建立在事物存在擁有者才會使用的字詞,但就現下的情況能稱為擁有稜鏡光的,大概也只有外面的雪塵龍了;若有任何人宣囑它的所有權,他肯定沒有思考過要如何將它握在自己手中。

突如其來的資訊令李洱金剛摸不著腦袋,所幸對方似乎也不想動粗。「你說的對,吵醒他並不是一個好主意。」雖然口頭上這麼說,但他蒼老的手仍是握著長杖以防不測,只是神情柔和了許多。

「原諒我的無禮,我來的地方僅有人類而已,因此都習慣稱呼有智慧的、言語的物種為人,還請諒解。」見過市面的老人注意到了盔甲人對「人」這個稱呼的遲疑,於是在溝通前用此來表達並無敵意的誠心。

「如方才所說,這是心人族所需、很重要的一樣資源,關乎了一族的延續。」李洱並不是很清楚對方和他背後雇主的主意是什麼,因此選擇使用比較含糊的方式帶過稜鏡光的用途。「對你的雇主來說,這是不應該開採的資源嗎?為什麼?」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16, 04:26)MaxC 提到︰   機關人正在跟李洱說話,因此似乎沒有注意到沙羅沙。
  雖然沙羅沙的魔法知識還不能說是專家,但她看得出來這身外殼是秘銀製的,也就是說它除了具有輕盈的特性外還有很高的強度,用物理的攻擊對它來說效果可能很有限,或許需要攻擊鎧甲的縫隙,或是直接使用魔法攻擊。

李洱似乎都覺得對方是誰人派來的刺客,這是一件好事。
但是現在比較重要的,是從與李洱的交談打聽對方是何方神聖。

要趁他與李洱交談奇襲的話,隨時都可以。
而如果真是要偷襲,還要確保他不會故意弄醒那龍…

而自己能做的,就是確保在事態不能收拾之前做好自己的責任。
所以沙羅沙決定繼續戒備,魔力紋身也開始慢慢起動。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9-11-23, 14:03)須臾哀歌 提到︰ 「如方才所說,這是心人族所需、很重要的一樣資源,關乎了一族的延續。」李洱並不是很清楚對方和他背後雇主的主意是什麼,因此選擇使用比較含糊的方式帶過稜鏡光的用途。「對你的雇主來說,這是不應該開採的資源嗎?為什麼?」

  「嗯?你說甚麼?我接到的指令是『有人想要非法開採這些具有魔力的礦石』,難道不是嗎?」盔甲人似乎對於資訊量的差距感到疑惑。「我剛才掃瞄了一下,這些礦物確實含有魔力,但含量很低,作為提煉魔力的素材效率未免也太差了點。我本來以為是這世界的工藝等級問題,不過現在看來,有些情報我可能沒有得到。」
  「你們剛才說的『心人族』,那是這裡的種族嗎?不好意思,能不能和我多說點?不瞞你說,我不是這裡的人,而是被從別的世界被雇用來的。」

  「我知道了。」艾爾雷德從冰柱後慢慢走出。「我就是那個『心人族』。關於我們的事情我們會全部和你說明清楚。」
  「老實說看到你的裝備和動作時我有點驚訝,不過仔細想想也沒什麼令人意外的。既然我可以從其他世界搬來救兵,別人當然也可以。」

  「好的。作為交換,雖然出於原則我不能帶你們去見我的雇主,但視情況而定,我可能會選擇協助你們。不過請你注意,你有沒有在說謊我是感覺得出來的。」盔甲人張開雙手,並讓各位能看的到,表示暫時沒有攻擊的意思(雖然對它而言不見得有意義)。艾爾雷德見狀,也將武器收回,並開始說明……



  「……這就是我們的現狀,也是為甚麼我們急需這種素材。」大約十分鐘後,艾爾雷德解釋完狀況。在途中,沙羅沙一直觀察著盔甲人,但它沒有輕舉妄動,只有不時撐著頭做出思考的動作,這倒是有些奇怪,因為這是人類才會做的動作。

  「看起來你們說的都是真的,我大概了解情況了。」盔甲人似乎是相信了艾爾雷德。「在我答應不阻撓你們之前,我再問個問題……你們這個世界上有『長著像是貓咪的耳朵』的種族嗎?」

  「難道又是她嗎?如果我沒想錯的話,她和之前派出殺手想要阻擋我們的雇主是同一人。沒錯,在我們世界上是有著這樣的種族,然而稜鏡光對他們毫無價值,以他們的魔法知識也不會選擇拿稜鏡光來提煉魔力。」艾爾雷德答道,臉上的疑惑是不減反增。

  「了解。我不會再阻擋你們。你們想開採就請便吧。」盔甲人退到一邊,示意你們可以通過,然後便面朝著洞口外,不再做任何干預的動作。


  「對了,這和我的任務無關,只是隨便問問。」在艾爾雷德敲下一塊稜鏡光,放進口袋時,盔甲人又發問道:
  「之所以派我來這裡,大概是因為殺手沒辦法解決你們吧。在惡劣的天氣作戰,血肉之軀的你們會相當不利。那麼,」
  「一個稜鏡光對她毫無作用的種族,會突然想阻止你們取得它,還不惜動用殺手的原因,你們覺得是甚麼?」

(2019-11-21, 23:47)leftflower 提到︰ 一動也不動、好好地蹲著,是慌荒便抱起了雙膝用金黃色的雙眸繼續的盯著巨大的龍瞧。
廣大的冰窟之中,只有少女和巨龍——以及冰面下被封印著的武器。
聽起來很似浪漫、若是是在童話書上瞧見的話,紫髮少女大概也會覺得很浪漫......可惜,當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時候,荒荒發現自己的心情可能沒有那麼好——「真的留下我輩一人?」喃喃著,是眨了眨大大的眼睛的紫髮少女似乎還是沒有辦法忘懷。
沙羅沙......去哪了呢?盯著那根巨大的冰柱瞧,是慌荒不禁思索了起來。

  冰柱晶瑩剔透,像一塊品質優良的玻璃。一側反射著慌慌的臉,另一側則反映著洞外的景色……好像有些不對。在反光下的洞外景色好像有些跳動。
  往洞外一瞧,在天空的另一端有幾個亮點正在躍動著──雪塵龍們要回巢了。從大小來看,大概再五分鐘吧。



由於稜鏡光的開採很容易,若只是想取得能放進包包的大小不用做任何判定。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