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11
(2019-03-08, 00:06)MaxC 提到︰   「我倒是不太在意那個,老朋友。」零食店老闆拍了拍艾爾雷德的肩膀,「可能我沒有那麼重大的使命感,不過我覺得比起一個種族能存在多久,它出現過甚麼人重要多了。至少心人族有了『冰耀騎士團』和你這個熱心助人的老頭。」
  「謝謝你... ...不過這是我想奉獻一生的事,就讓我期望奇蹟發生吧。」老闆的安慰讓艾爾雷德的臉色和緩了許多。
  「知道啦。我也決定要賣糖果賣到我掛掉的那一天,我就不打擾你們,先回去顧店啦!」老闆笑著,回到了店裡。店裡依舊沒甚麼人。

慌荒靜靜地聽著老人們對話,直到其中一方離開。
「艾爾雷德,你有個好朋友呢,我輩雖然對你們所知不多,但是卻覺得他所說的道理是很好的。」緩緩地把視線從蛋糕棒上移開並看了零食店老闆的背影一眼,慌荒又把視線轉回蛋糕棒上並這麼說。

賣糖果的人不會有不好的——思索著,慌荒眨眼。

(2019-03-08, 00:06)MaxC 提到︰   「嗯嗯。『冰耀騎士團』有幾千年的歷史了吧。如果歷史記載的時間為真,他們創立時,大概也是『稜鏡光』開始短缺的時候,當然沒有現在那麼少。」
  「他們和一般騎士團一樣,也是武裝集團,但他們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到一些普通人難以到達的地方收集稜鏡光,就像我現在做的一樣。」
  「不過,這個騎士團也隨著稜鏡光的減少,漸漸的式微了。普通地區的稜鏡光已經很稀有,到一些艱險地區的需求不但增加,又一個比一個困難,最後已經只剩下一小群人了,而這一群人也在一次任務中全數消失,地點就是我們要去的『水晶高原』。當時我還只是個小伙子呢。」艾爾雷德說。只有一小群人的『騎士團』,要不是有歷史記載,誰也不會認為這些人曾經創立過城鎮吧?

「哼嗯......那你就跟冰耀騎士團一樣了呢,艾爾雷德。」聽完了解說,慌荒是這麼認為的,也是她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盯著蛋糕棒思索著,慌荒認為這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那我們這便要走了嗎?還是我們要補充些什麼嗎?」於是紫髮少女轉過臉這麼問著,慌荒順便地又看了看一旁的兩名伙伴。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一些神秘的把戲,就跟上次一同冒險的莉摩耶一樣。
在原地俐落地並起雙腿蹲了下來,慌荒用手撐著臉這麼想著——當然同時她也不忘了用眼睛盯著他們看。

說不定能看出些什麼也說不定。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確實,能遺留下什麼決定了這個種族的價值。」李洱摸摸自己的愛槍,想起了過去曾在遺跡中翻閱的文獻。他們的祖先擁有著璀璨的歷史和發達的科技,許多美好、值得頌揚的人事另李洱不禁讚嘆。然而沒有一個族群是完全的美好,人類的慾望終究帶來了世界的毀滅。經過漫長的歲月李洱早已不將永恆視為最高的價值;與其永遠的腐敗,不如剎那的閃耀。

艾爾雷德和老闆的對話讓李洱有深深的感觸,不過...李洱世界的魔法說不定可以拯救心人族;但是老人決定先不將這個可能性告訴對方,畢竟接下來的任務可是相當嚴峻,不要讓老騎士有分神的風險或許是比較好的選擇。

(2019-03-09, 18:11)leftflower 提到︰ 「那我們這便要走了嗎?還是我們要補充些什麼嗎?」於是紫髮少女轉過臉這麼問著,慌荒順便地又看了看一旁的兩名伙伴。
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一些神秘的把戲,就跟上次一同冒險的莉摩耶一樣。在原地俐落地並起雙腿蹲了下來,慌荒用手撐著臉這麼想著——當然同時她也不忘了用眼睛盯著他們看。說不定能看出些什麼也說不定。

「我想了解一下那裡的地形和你們過往是怎麼執行的,多些資訊能讓我們有更好的發揮。」荒慌的疑問讓李洱把思緒拉回了任務上。他對眼前這位妝容奇特、帶著詭異面具的少女有深刻的印象,記得曾以與荒慌衣著相稱的方塊文字為她寫下芳名。因此,當少女癡癡充滿好奇的凝視著他時,李洱也回以溫暖的微笑。

抱歉拖了這麼久。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2019-03-08, 01:34)天宮零介 提到︰ 「那就是雪塵龍…嗎?」
一個令『冰耀騎士團』這群心人族部隊全滅的存在,如今正守住差不多最後一個稜鏡光的產地。
而被選上的冒險者,除了不得不冒上與其交鋒的險,還要以自己雙眼見證心人族在歷史中的(恐怕)最後一頁如何寫成—至少沙羅沙如此想。


「好,先不說滅亡不滅亡。現在用心在做這件令叔叔無憾的事吧!」
(2019-03-09, 18:11)leftflower 提到︰ 慌荒靜靜地聽著老人們對話,直到其中一方離開。
「艾爾雷德,你有個好朋友呢,我輩雖然對你們所知不多,但是卻覺得他所說的道理是很好的。」緩緩地把視線從蛋糕棒上移開並看了零食店老闆的背影一眼,慌荒又把視線轉回蛋糕棒上並這麼說。
賣糖果的人不會有不好的——思索著,慌荒眨眼。

「哼嗯......那你就跟冰耀騎士團一樣了呢,艾爾雷德。」聽完了解說,慌荒是這麼認為的,也是她眨了眨金色的眼睛。
盯著蛋糕棒思索著,慌荒認為這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謝謝你們。總之,這些都先放一邊,完成這個任務才是首要之事,我們也該出發了。」艾爾雷德似乎是覺得該到出發的時間了,畢竟有出過野外的都知道,晚上根本不能工作,尤其是在山上。

(2019-03-11, 00:29)須臾哀歌 提到︰ 「我想了解一下那裡的地形和你們過往是怎麼執行的,多些資訊能讓我們有更好的發揮。」荒慌的疑問讓李洱把思緒拉回了任務上。他對眼前這位妝容奇特、帶著詭異面具的少女有深刻的印象,記得曾以與荒慌衣著相稱的方塊文字為她寫下芳名。因此,當少女癡癡充滿好奇的凝視著他時,李洱也回以溫暖的微笑。

  「嗯嗯。地形的話,高原的植被不多,雖然腳下是針葉林,不過往上爬沒多久就只有一些草和小灌木,不會像熱帶的密林一樣悶熱又難走。」
  「再往上就是碎石坡。只論地形而言並不是很難走,只是風有些大,還有像剛剛說的暴風雪問題。」據艾爾雷德的說法,這地方和一般的溫寒帶地形差不多,主要的威脅大概還是那些猛獸吧。

  「關鍵的『稜鏡光』開採過程並不難。稜鏡光比石膏還要軟,用一般的採石工具就可以採下來,這方面並沒有大問題,只有到不到的了的問題。之前都是在高原的山腰採石,這次要去的頂端我很久以前也只去過一次,當然我完全無法深入,所以才需要你們這些幫手。」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嗯...」李洱陷入了沉思,任務似乎比他想像的更加艱困,經常需要透過搬遷來躲過強敵的他深知在強敵四立、不諳地勢的狀況下進行探索幾乎等同於自殺。雖說會有灌木等植被,但是否能維持隱匿的狀態也是個挑戰。

啪!李洱在耳邊彈了聲響指、驅散了腦中的憂慮。他們現在需要的是前進的智慧和不後退的勇氣,而這些思慮僅會拖住自己的腳步。

「走吧!在太陽仍保守著道路時!」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2019-03-11, 22:17)MaxC 提到︰ 「我想了解一下那裡的地形和你們過往是怎麼執行的,多些資訊能讓我們有更好的發揮。」荒慌的疑問讓李洱把思緒拉回了任務上。他對眼前這位妝容奇特、帶著詭異面具的少女有深刻的印象,記得曾以與荒慌衣著相稱的方塊文字為她寫下芳名。因此,當少女癡癡充滿好奇的凝視著他時,李洱也回以溫暖的微笑。

盯著李洱看的慌荒一絲不苟。
雖然老人朝這裡笑了笑,不過可惜的是慌荒什麼也沒看出來──唯一在意的事情是剛剛的蛋糕棒他有偷吃一口。

如此思索著,慌荒又看向另一個老人。

(2019-03-11, 22:17)MaxC 提到︰   「謝謝你們。總之,這些都先放一邊,完成這個任務才是首要之事,我們也該出發了。」艾爾雷德似乎是覺得該到出發的時間了,畢竟有出過野外的都知道,晚上根本不能工作,尤其是在山上。

慌荒沒有出言反對。
雖說她心底其實想逛一下零食店,不過可惜的是自己身上一毛錢也沒有──或許她該學著儲蓄。
如此想著,慌荒依然把手撐在臉上並轉而看向沙羅沙,突然,她又低頭看向地面。

「艾爾雷德,出發之前能不能跟你借個......厚一點的衣服。」突然這麼說著,慌荒意識到自己生於南國。
她身上就一件普通的衣服,布料雖然不少但是既不夠厚也擋不住寒風。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注意到李洱的決心,還有慌荒的視線,現在大家都決定上山了。

心有了,現在是…

「對喔…強如我們都不能徒手上山吧?」之後便是微笑的望向艾爾雷德,「我們可以借用騎士團的物資嗎?」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2019-03-12, 12:42)須臾哀歌 提到︰ 「嗯...」李洱陷入了沉思,任務似乎比他想像的更加艱困,經常需要透過搬遷來躲過強敵的他深知在強敵四立、不諳地勢的狀況下進行探索幾乎等同於自殺。雖說會有灌木等植被,但是否能維持隱匿的狀態也是個挑戰。
啪!李洱在耳邊彈了聲響指、驅散了腦中的憂慮。他們現在需要的是前進的智慧和不後退的勇氣,而這些思慮僅會拖住自己的腳步。
「走吧!在太陽仍保守著道路時!」

  「哈哈!就是這種氣勢。看來我用人的眼光還不錯。」艾爾雷德似乎很高興。
  「在高原一半的位置有棟山屋,我們天黑前至少要到那裏才行。那裏也是少數不會被暴風雪吹到的地方。」

(2019-03-14, 13:10)leftflower 提到︰ 如此想著,慌荒依然把手撐在臉上並轉而看向沙羅沙,突然,她又低頭看向地面。
「艾爾雷德,出發之前能不能跟你借個......厚一點的衣服。」突然這麼說著,慌荒意識到自己生於南國。
她身上就一件普通的衣服,布料雖然不少但是既不夠厚也擋不住寒風。
(2019-03-14, 19:28)天宮零介 提到︰ 注意到李洱的決心,還有慌荒的視線,現在大家都決定上山了。
心有了,現在是…
「對喔…強如我們都不能徒手上山吧?」之後便是微笑的望向艾爾雷德,「我們可以借用騎士團的物資嗎?」


  「裝備當然是有的,禦寒的衣物、緊急紮營的物資還有最重要的開採工具我都已經準備好大家的份量了。」艾爾雷德回以微笑道,這麼重要的東西他自然是有準備的。「行李都放在我家裡,待會我們去拿就可以馬上出發了。」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那麼,我輩也沒有什麼問題了。」聽到了老人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準備齊全的事實,慌荒也就沒有什麼疑慮了。

看著手上的蛋糕棒,慌荒在想是不是要偷偷吃一點。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2019-03-14, 21:26)MaxC 提到︰   「哈哈!就是這種氣勢。看來我用人的眼光還不錯。」艾爾雷德似乎很高興。
  「在高原一半的位置有棟山屋,我們天黑前至少要到那裏才行。那裏也是少數不會被暴風雪吹到的地方。」

  「裝備當然是有的,禦寒的衣物、緊急紮營的物資還有最重要的開採工具我都已經準備好大家的份量了。」艾爾雷德回以微笑道,這麼重要的東西他自然是有準備的。「行李都放在我家裡,待會我們去拿就可以馬上出發了。」

「所以理想日程是:一日去山屋、明早或者午上山採石後回營,之後花另一日回程…這樣吧?」

「我也沒問題了,之後的帶路都麻煩艾爾雷德叔叔了。」
不知是沙羅沙奇怪的敬老心的還是怎樣脾氣,她對著老人家還是會用『聽起來不太老的稱謂』。
(更不用說稱呼老婆婆為『大姐姐』了)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2019-03-19, 09:57)天宮零介 提到︰ 「所以理想日程是:一日去山屋、明早或者午上山採石後回營,之後花另一日回程…這樣吧?」
「我也沒問題了,之後的帶路都麻煩艾爾雷德叔叔了。」
不知是沙羅沙奇怪的敬老心的還是怎樣脾氣,她對著老人家還是會用『聽起來不太老的稱謂』。
(更不用說稱呼老婆婆為『大姐姐』了)

  「嗯,沒有錯,如果順利的話是這樣。」艾爾雷德領著你們到達他的家,是一間樸素的石磚屋。他將門打開,便從裡面一個個拿出已經堆好放在門邊的行李和工具,遞給你們。「很可惜沒辦法請你們來裡面坐一下,不過我們要出發了。」說著,他又鎖上門,領著你們走出城鎮。「這座城鎮雖然蕭條,但也是個不錯的地方呢。等任務完成後你們再慢慢逛吧。」

  除了明顯是人和交通工具開拓出來的聯外幹道,還有少部分鎮民取用自然資源的痕跡外,這裡的風景大部分被天然的針葉林覆蓋,地上還散布著不少長長的毬果。
  約走了半小時後,你們一行人離開了主幹道,轉向通往林間的一條小徑。這條泥土小徑雖有過開拓的痕跡,但已經荒廢許久,兩旁也被小草木佔領,縮減成一條小土路,上方有些腳印。從路的寬度來看,應該只有很少人會經過,想必就是艾爾雷德專用的小道了。近道路的幾株草被刀子砍過,傷口還沒有變色。

[圖︰ wood-nature-forest-path.jpg?auto=compres...=650&w=940]

  「其實這裡以前是林場,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經營,這條路也只剩下我在走,就縮減成這個樣子了。不過,有路總是比較好走的。」
  「我有時比較空閒會來整理一下這條路,雖然離上次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天氣轉涼,草也長得慢,應該還算好走... ...你看,那裏就是我們的目的地。」艾爾雷德指向遠方的高地。前方的林地被砍伐後留下一塊空間,你們得以從這塊凹陷中看到任務的目的地──水晶高原。

  從這裡可以看到高地的頂端被一片雪白佔據,底部則是黃土和零星的綠。在雪線的下方則有一小片的黃色斑點,似乎是某種植物的花。「從這裡可以看到山屋。你看那些黃色的地方,那是山屋主人出於興趣種的,已經長到在下面都看得到了啊... ...」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