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21
(2019-03-20, 02:09)MaxC 提到︰   「嗯,沒有錯,如果順利的話是這樣。」艾爾雷德領著你們到達他的家,是一間樸素的石磚屋。他將門打開,便從裡面一個個拿出已經堆好放在門邊的行李和工具,遞給你們。「很可惜沒辦法請你們來裡面坐一下,不過我們要出發了。」說著,他又鎖上門,領著你們走出城鎮。「這座城鎮雖然蕭條,但也是個不錯的地方呢。等任務完成後你們再慢慢逛吧。」
  除了明顯是人和交通工具開拓出來的聯外幹道,還有少部分鎮民取用自然資源的痕跡外,這裡的風景大部分被天然的針葉林覆蓋,地上還散布著不少長長的毬果。
  約走了半小時後,你們一行人離開了主幹道,轉向通往林間的一條小徑。這條泥土小徑雖有過開拓的痕跡,但已經荒廢許久,兩旁也被小草木佔領,縮減成一條小土路,上方有些腳印。從路的寬度來看,應該只有很少人會經過,想必就是艾爾雷德專用的小道了。近道路的幾株草被刀子砍過,傷口還沒有變色。

  「其實這裡以前是林場,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經營,這條路也只剩下我在走,就縮減成這個樣子了。不過,有路總是比較好走的。」
  「我有時比較空閒會來整理一下這條路,雖然離上次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天氣轉涼,草也長得慢,應該還算好走... ...你看,那裏就是我們的目的地。」艾爾雷德指向遠方的高地。前方的林地被砍伐後留下一塊空間,你們得以從這塊凹陷中看到任務的目的地──水晶高原。
  從這裡可以看到高地的頂端被一片雪白佔據,底部則是黃土和零星的綠。在雪線的下方則有一小片的黃色斑點,似乎是某種植物的花。「從這裡可以看到山屋。你看那些黃色的地方,那是山屋主人出於興趣種的,已經長到在下面都看得到了啊... ...」

這是一個不錯的提議──對於艾爾雷德那逛一逛的邀請,接過了工具的慌荒如此思索。
她是喜歡這樣逛一逛的,更何況她已經知道城中有著零食店。

不過說是這麼說、想是這麼想,在此之前慌荒還是得先幫忙找到石頭才行。
於是,是踏在徑道上的紫髮少女一邊蹲下來撿拾起毬果一邊對著周遭的景色四處張望,裝糖的大袋子本來已經快要空了,不過現在卻又逐漸被填滿。
是她也很喜歡這種滿載的感覺。

等到袋子已經變得很充實,少女也聽著老人的話、順便地看向了黃色的花與白色的山頭。
那可真是多、聽起來也已經過了好久。
而艾爾雷德已經自己一個人多久了呢?──眨了眨眼睛,慌荒左搖右晃。
她只是在想著什麼。

「山屋的主人是誰呢?」從袋子中挑掉了一顆比較小的毬果,慌荒一邊這麼問,一邊把它丟的遠遠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2019-03-20, 02:09)MaxC 提到︰   「嗯,沒有錯,如果順利的話是這樣。」艾爾雷德領著你們到達他的家,是一間樸素的石磚屋。他將門打開,便從裡面一個個拿出已經堆好放在門邊的行李和工具,遞給你們。「很可惜沒辦法請你們來裡面坐一下,不過我們要出發了。」說著,他又鎖上門,領著你們走出城鎮。「這座城鎮雖然蕭條,但也是個不錯的地方呢。等任務完成後你們再慢慢逛吧。」

李洱在路上隨意欣賞著城鎮的風貌:「確實是不錯的地方呢。」

(2019-03-20, 02:09)MaxC 提到︰   除了明顯是人和交通工具開拓出來的聯外幹道,還有少部分鎮民取用自然資源的痕跡外,這裡的風景大部分被天然的針葉林覆蓋,地上還散布著不少長長的毬果。
  約走了半小時後,你們一行人離開了主幹道,轉向通往林間的一條小徑。這條泥土小徑雖有過開拓的痕跡,但已經荒廢許久,兩旁也被小草木佔領,縮減成一條小土路,上方有些腳印。從路的寬度來看,應該只有很少人會經過,想必就是艾爾雷德專用的小道了。近道路的幾株草被刀子砍過,傷口還沒有變色。

  「其實這裡以前是林場,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經營,這條路也只剩下我在走,就縮減成這個樣子了。不過,有路總是比較好走的。」
  「我有時比較空閒會來整理一下這條路,雖然離上次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天氣轉涼,草也長得慢,應該還算好走... ...你看,那裏就是我們的目的地。」艾爾雷德指向遠方的高地。前方的林地被砍伐後留下一塊空間,你們得以從這塊凹陷中看到任務的目的地──水晶高原。

  從這裡可以看到高地的頂端被一片雪白佔據,底部則是黃土和零星的綠。在雪線的下方則有一小片的黃色斑點,似乎是某種植物的花。「從這裡可以看到山屋。你看那些黃色的地方,那是山屋主人出於興趣種的,已經長到在下面都看得到了啊... ...」

還有山屋...李洱慶幸ˊ著狀況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糟糕並一邊估計路途所需德時間:「山屋住的是磣麼樣的人呢?」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每一件事、每一個離去的人,對艾爾雷德叔叔而言都是重要的回憶呢!開始有點後悔太晚認識這個世界了—早一點的話能聽的故事一定更多。」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2019-03-22, 11:56)leftflower 提到︰ 「山屋的主人是誰呢?」從袋子中挑掉了一顆比較小的毬果,慌荒一邊這麼問,一邊把它丟的遠遠的。
(2019-03-24, 03:07)須臾哀歌 提到︰ 還有山屋...李洱慶幸著狀況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糟糕並一邊估計路途所需德時間:「山屋住的是磣麼樣的人呢?」

  「是我的一個老朋友,因為喜歡離群索居就搬到山上住了。平常過著打打獵種種菜的生活,說實在還蠻不錯的。不過不適合我。」艾爾雷德回道。「那個高度也是安全地區的邊緣,住在雪線上的雪塵龍不太會下來。」

  「那種花是當地就有的,不過本來只長一點,他嫌風景單調就拿來試種,結果就越種越多,連山下都看的到了,說實在是蠻漂亮的,你們上去後可以... ...」


  咻嗚嗚嗚... ...
  從平靜的空氣中,一絲擾動傳了過來。

  「!!」艾爾雷德首先察覺,「小心... ...嗚!」一支飛刀不偏不倚的射進艾爾雷德左手盔甲上的縫隙。「有敵人!不要大意!」比起查看身上的傷,他首先警告同伴埋伏的存在。

  咻嗚嗚嗚... ...空氣再度擾動,另一支飛刀朝著沙羅沙的方向飛去。




沙羅沙請擲迴避或防禦
其他人也能動作
擲骰結果

1d4 → 2[2] 21慌2沙3李4艾
1d4 → 4[4] 41慌2李3艾
1d3 → 3[3] 31慌2李3艾
2d6+1 → 3[1, 2] + 1 4迴避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襲擊!李洱迅速撇向飛刀的來向,若是沒能抓到來襲者的蹤影往後的路途可能都得提心吊膽。
在他的世界,被襲擊並不是稀奇的事,但在這蕭瑟的世界李洱卻放鬆了警戒的心:「可惡,比想像中麻煩啊...」
擲骰結果

2d6 → 7[3, 4] 7擊落飛刀顛倒勇
2d6 → 8[4, 4] 8小賤人在哪裡!?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雖然沙羅沙已意識到要防範,但在這『明明沒特別危機才對』的地方受襲,沙羅沙還是沒完全反應過來。

(不論有沒有受傷)
「會用道具的話…」她抽出了短劍,並對周圍戒備,「會不會有什麼異族之類?我指非人族。」

她戒備的方向與剛才飛刀的方向有別,因為…她下意識想到某些,容易被忽略但相當麻煩的群體異族…
擲骰結果

2d6+1 → 4[1, 3] + 1 5迴避(劍舞魔技)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2019-03-26, 22:05)MaxC 提到︰ 「是我的一個老朋友,因為喜歡離群索居就搬到山上住了。平常過著打打獵種種菜的生活,說實在還蠻不錯的。不過不適合我。」艾爾雷德回道。「那個高度也是安全地區的邊緣,住在雪線上的雪塵龍不太會下來。」

「那種花是當地就有的,不過本來只長一點,他嫌風景單調就拿來試種,結果就越種越多,連山下都看的到了,說實在是蠻漂亮的,你們上去後可以... ...」

咻嗚嗚嗚... ...
從平靜的空氣中,一絲擾動傳了過來。

「!!」艾爾雷德首先察覺,「小心... ...嗚!」一支飛刀不偏不倚的射進艾爾雷德左手盔甲上的縫隙。「有敵人!不要大意!」比起查看身上的傷,他首先警告同伴埋伏的存在。

種種東西——慌荒想起了自己也曾短暫的有過這個嗜好。
不過,可惜的是她總是不會再一個地方待太久,所以實在沒什麼機會能體驗到收成的感覺。
最接近的一次是——「我輩也種過......稻米,長一半的稻米。」略感可惜地喃喃自語,慌荒用手挑揀著毬果。

「花......」稍微湊近了一點艾爾雷德,慌荒似乎是想從他那知道更多。
不過也是很快地,慌荒便發現現在似乎不是時候。

事情總是發生的突然,不過慌荒對於突然的忍受力算是高的,所以在飛刀插上艾爾雷德時她才沒有鬆手讓整袋毬果落地。

聽著老人的呼喊,慌荒金色的雙眼盯著飛刀瞧,她不悅。
於是紫髮的少女想也不想便從腰間摸出一柄厚實的小刀,並從暗器大致飛來的方向扔了過去——但也就只是這樣了。
這麼說來,剛剛好像有看到草上有著十分新的痕跡,但是或許是因為自己正收集著毬果所以沒在意。
又或許是自己覺得天氣冷些的話,草即使被割去也枯萎的慢——她生於南國呢。

「艾爾雷德,我們要跑嗎?」抱緊了裝滿毬果的袋子並稍微弓起身子,四處張望了一番的慌荒指著一旁沒有被劈斬過、算不上道路的小樹林——怎麼樣也算是一些遮蔽物。
而少女的下半臉因為被面具遮掩了所以看不出表情,「這條路感覺不太安全,我們的行蹤好像被掌握了。」有點遲疑地說著,慌荒以為艾爾雷德目前的敵人最多也就只有雪塵龍。
擲骰結果

2d6+1 → 5[3, 2] + 1 6(存活的技巧) 盲目回擊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2019-03-27, 04:58)天宮零介 提到︰ 「!!」雖然沙羅沙已意識到要防範,但在這『明明沒特別危機才對』的地方受襲,沙羅沙還是沒完全反應過來。
(不論有沒有受傷)
「會用道具的話…」她抽出了短劍,並對周圍戒備,「會不會有什麼異族之類?我指非人族。」
她戒備的方向與剛才飛刀的方向有別,因為…她下意識想到某些,容易被忽略但相當麻煩的群體異族…

  沙羅沙幾乎是在同時就對飛刀做出反應,然而飛刀的速度仍略勝一籌。
  飛刀插進了左肩,劇痛立即傳來,鮮血汨汨流出,幸好沙羅沙迴避了致命部位,也沒有傷及動脈,避免了更大的傷害。 爾雷德、沙羅沙HP-2)

  「我也不知道... ...這裡並沒有其他住民,所以一定是預謀要偷襲我的,有誰會想要我這老骨頭的命?」艾爾雷德似乎也不得其解,只好抽出劍應戰。它的劍刃似乎不是金屬做的,而是一種透明的晶體,像是玻璃一般,看上去還有些脆弱,彷彿一碰就會碎。
  「我既沒有甚麼財產,也不是甚麼達官顯要,已經很久沒被會用武器的傢伙突襲了。」他往刀子飛來的方向張望著,試圖找出敵人的位置。

(2019-03-28, 23:08)leftflower 提到︰ 於是紫髮的少女想也不想便從腰間摸出一柄厚實的小刀,並從暗器大致飛來的方向扔了過去——但也就只是這樣了。
這麼說來,剛剛好像有看到草上有著十分新的痕跡,但是或許是因為自己正收集著毬果所以沒在意。
又或許是自己覺得天氣冷些的話,草即使被割去也枯萎的慢——她生於南國呢。
「艾爾雷德,我們要跑嗎?」抱緊了裝滿毬果的袋子並稍微弓起身子,四處張望了一番的慌荒指著一旁沒有被劈斬過、算不上道路的小樹林——怎麼樣也算是一些遮蔽物。
而少女的下半臉因為被面具遮掩了所以看不出表情,「這條路感覺不太安全,我們的行蹤好像被掌握了。」有點遲疑地說著,慌荒以為艾爾雷德目前的敵人最多也就只有雪塵龍。

  向著飛刀襲來的方位,慌荒同樣以飛刀回擊。飛刀兀自消失在遠處的草叢中,也不知有沒有射中什麼。

  「嗯嗯,這麼想是對的。不過一直被看不到的敵人纏上也蠻麻煩的,而且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誰鎖定我。」
  「對方的兵力大概不會多於我們,要是如此,他們現在就會現身並直接攻過來了。」敵方只躲在暗處,也沒有要出來的意思,說明沒有自信可以正面打倒我方──艾爾雷德如此推測。

  「我們一邊應戰一邊撤到空曠處吧。這裡遮蔽物多,容易偷襲但不易追擊。」手勢的動作太大,於是艾爾雷德撇了撇頭,暗示等等移動的方向。

(2019-03-27, 00:49)須臾哀歌 提到︰ 襲擊!李洱迅速撇向飛刀的來向,若是沒能抓到來襲者的蹤影往後的路途可能都得提心吊膽。
在他的世界,被襲擊並不是稀奇的事,但在這蕭瑟的世界李洱卻放鬆了警戒的心:「可惡,比想像中麻煩啊...」

  在此同時,李洱憑藉豐富的經驗,很快的便瞥見敵方的身影──在他的十點鐘方向,約20公尺處遠的一顆樹上有兩個人影,正巧符合刀子飛來的方位。
  人影沒有動作,看來並不知道李洱已經發現他們。



目前只有李洱發現敵人,不過如果主動告知隊友的話,所有人都會掌握敵人的位置。

當前生命值及狀態 提到︰慌荒:6/6
沙羅沙: 4/6
李洱:6/6
艾爾雷德:4/6
擲骰結果

2d6+2 → 9[3, 6] + 2 11迴避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李洱握緊雙拳,一副手鎧便如退去迷彩般顯現在他手上:「面對我左前方約十五步的樹上有兩個人影,我沒把握能抓住他們,需要支援。」老人一副警戒四周的樣子低聲向同伴說到。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樹上嗎…」左手傷了,便用右手來準備魔法。
如果是這種『飛刀』的話,比起使用器具,更像是天生能力…尤其是雪山附近…沒時間想了!
「希望我的電擊能一口氣擊倒牠們…形成。雷波·脈衝!」



嘗試用這種預約描寫,看看如何?
擲骰結果

2d6+1 → 9[4, 5] + 1 10閃電魔法(範圍攻擊)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