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
只看該作者
#31
(2019-03-30, 01:45)MaxC 提到︰ 「我也不知道... ...這裡並沒有其他住民,所以一定是預謀要偷襲我的,有誰會想要我這老骨頭的命?」艾爾雷德似乎也不得其解,只好抽出劍應戰。它的劍刃似乎不是金屬做的,而是一種透明的晶體,像是玻璃一般,看上去還有些脆弱,彷彿一碰就會碎。
「我既沒有甚麼財產,也不是甚麼達官顯要,已經很久沒被會用武器的傢伙突襲了。」他往刀子飛來的方向張望著,試圖找出敵人的位置。

看著抽起劍的老人,眨著眼的慌荒不禁想起她曾聽聞的一句話。
『只要是一個認真的想做些什麼事情的人,在另一個人的故事之中,都有可能是一個壞人。』——不過,她並沒有說出口。
稍微抱緊了袋子一些,慌荒不禁四處張望起來,這是有兩個原因的。

雖然並不是只有一把,不過等等得把小刀撿回來——踮起了只穿著紅黑縱線長襪子的腳並看向了厚實刀刃消失的方向,慌荒那原本看起來一項很平穩的眉毛看起來稍微皺起來了一些。
那是略感憂愁的,因為小刀是她自己掏錢買的。

「嗯。」不過很快地,老人的話傳到耳邊,紫髮少女便停下了四處張望的行為,因為比起人生地不熟的自己,艾爾雷德對於能安全撤退的方向一定比自己清楚,而慌荒也已經大概記住了刀子落到了什麼方向。
「艾爾雷德。」突然,依然踮著腳的慌荒瞇起眼睛看向艾爾雷德那漂亮的刀劍,「我輩在想,會不會是有人不希望你去採取礦石呢?」

(2019-03-31, 12:28)須臾哀歌 提到︰ 「面對我左前方約十五步的樹上有兩個人影,我沒把握能抓住他們,需要支援。」老人一副警戒四周的樣子低聲向同伴說到。

真是敏銳的雙眼,明明看起來是個老人了——不過,既然知道人在哪裡就好辦了,看著那兩個模糊人影的方向,少女一邊把手伸進衣服裡、一邊眨了眨眼睛如此想著。

在衣服內側抓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慌荒順便調整了一下抓取的方向,然後便快速的把它朝著樹上的其中一個人影丟出!
那依然是厚實的小刀,不過和方才不同的是這次是以刀柄朝前的方式飛著。
要在衣服內巧妙的轉換方向,又不要刮到肚子或是衣服可是一門高深的技巧,「可是就算打到了,他們也不會跑下樹啊。」小聲地說著,慌荒又看了一眼艾爾雷德。
她需要一些指示,究竟是靠近樹一些、還是拉走呢?

不論如何,希望刀子不要飛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看了看差點被自己刺到的手指,慌荒喃喃地在心中說著。
擲骰結果

2d6+1 → 4[3, 1] + 1 5慌荒丟擲 !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酒吧進階團前置》

(2019-03-31, 19:39)天宮零介 提到︰ 「樹上嗎…」左手傷了,便用右手來準備魔法。
如果是這種『飛刀』的話,比起使用器具,更像是天生能力…尤其是雪山附近…沒時間想了!
「希望我的電擊能一口氣擊倒牠們…形成。雷波·脈衝!」
(2019-04-01, 16:13)leftflower 提到︰ 真是敏銳的雙眼,明明看起來是個老人了——不過,既然知道人在哪裡就好辦了,看著那兩個模糊人影的方向,少女一邊把手伸進衣服裡、一邊眨了眨眼睛如此想著。
在衣服內側抓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慌荒順便調整了一下抓取的方向,然後便快速的把它朝著樹上的其中一個人影丟出!
那依然是厚實的小刀,不過和方才不同的是這次是以刀柄朝前的方式飛著。
要在衣服內巧妙的轉換方向,又不要刮到肚子或是衣服可是一門高深的技巧,「可是就算打到了,他們也不會跑下樹啊。」小聲地說著,慌荒又看了一眼艾爾雷德。
她需要一些指示,究竟是靠近樹一些、還是拉走呢?
不論如何,希望刀子不要飛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看了看差點被自己刺到的手指,慌荒喃喃地在心中說著。

  「アッーーー!」「Oh my shoulder! 」兩下慘叫傳來,樹上的人影相繼墜落。
  「打中了!你們真是了不起... ...」艾爾雷德讚嘆道,上前確認被擊落的兩人。「這... ...這是!」老人似乎認出了敵人的真實身分。
  地上躺著兩名類人生物的屍體。身長和人類相仿,但全身長滿了棕綠色的鱗片。頭部則有些像是青蛙,並長滿了可怕的尖牙。

[圖︰ DoTbnP_U4AAuDnI.jpg]

  「他們是『半漁人』,是以前一個實驗的失敗品。」
  「由於『稜鏡光』的產量越來越少,為了種族的存續,我們曾經進行過一個計劃,就是把自己轉變為更加節省能量的生命型態──螃蟹。如果大家都變成螃蟹的話,稜鏡光消耗就可以壓到非常低,即使只靠漫長的地質活動自然生成也沒關係。不過──」艾爾雷德露出哀傷的神情。
  「實驗失敗了,志願者沒有變成螃蟹,卻變成了這種半漁人。不過,這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怎麼可能還有半漁人?」

  「... ...他們是被有心人士製造出來的。雖然是失敗品,卻是不錯的兵力。」在你們身後,一名穿著皮甲的男人從黑暗中現身。

[圖︰ 2t0Q96E.jpg]

  「這裡已經成為暗黑大將軍的目標了。再過幾天,這個城鎮就會滅亡了吧。」
  「你是... ...?」艾爾雷德這時才警覺他的靠近,舉起劍戒備著。
  「為了打倒他而來到這個世界的人。你們可以稱呼我為『健身房的老大』。總之,在阻止他破壞城鎮的方面上,我們的利害關係是一樣的。」
  「要是你說的話沒錯,我自然是十分願意幫忙... ...不過... ...」

  「也讓我們助上一臂之力吧!」這次,聲音從空中傳來。
  「又是誰過來了?!」

  一道光柱灑落,從中浮現出四名人形生物,其中一名穿著紅色衣服,背著一根巨大的石柱,看起來像是領導者。

[圖︰ RWBbYp8.png]

  「你們好,我們是亞利安星人。在之前受到老大不少照顧,現在老大需要幫忙,我們當然鼎力相助。」
  「哼,你們真是群傻瓜啊。對了,怎麼只有四個人,阿明呢?」

  「... ...在之前對付宇宙怪獸渣硬的途中,他為了拯救我們而犧牲了。」
  「是這樣啊... ...」老大的表情十分悲痛。

[圖︰ faSorQi.jpg]
▲ 回顧畫面,詳情請見阿法史上最熱血的神團【酒吧進階團】SEED之星球危機~夕陽下的車神~

  「由於『裘達克車神』已經自爆,我們目前只剩下『飛天神牛』的力量了。
[圖︰ 6EuH2dz.jpg]
▲ 飛天神牛。

  「嗯... ...老實說,這樣的戰力我也沒辦法保證我們能全身而退... ...」老大的眉頭深鎖著,這似乎會是場艱苦的戰役。
  「... ...因此,我們非常需要你們的力量。」
  「你們願意和我們並肩作戰嗎?」

引用︰團名:♅之次元暴亂~雪塵下的平家Boys~
規則:酒吧進階團
招募人數:2~3人
風格:哲♂學、勵志、熱血向
故事大綱:和亞利安星人以及老大一同阻止暗黑大將軍的侵略,並前往建國假日玉市陪老人搶購稜鏡光的北國風熱血青春棒球故事
平台:論壇團


祝各位PC愚人節快樂
聲望留言:
leftflower 聲望+1 飛天神牛一定是我看過最棒的作品
天宮零介 聲望0 不要把淫夢成份加上去,我會反臉。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雷電和飛刀撕裂空氣的聲音讓李洱知道出手的時機到了,舉起雙手一握、將襲擊者腳下的枝幹化為指掌包抄他們的退路。
擲骰結果

2d6+1 → 6[1, 5] + 1 7不會讓你逃的!!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2019-04-01, 16:13)leftflower 提到︰ 「嗯。」不過很快地,老人的話傳到耳邊,紫髮少女便停下了四處張望的行為,因為比起人生地不熟的自己,艾爾雷德對於能安全撤退的方向一定比自己清楚,而慌荒也已經大概記住了刀子落到了什麼方向。
「艾爾雷德。」突然,依然踮著腳的慌荒瞇起眼睛看向艾爾雷德那漂亮的刀劍,「我輩在想,會不會是有人不希望你去採取礦石呢?」

  「會這樣嗎... ...我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情呢。『稜鏡光』除了增加我們的族人外就沒有其他用處了。」艾爾雷德對此也感到不解。「我好像也不記得有和誰結仇。」

(2019-03-31, 19:39)天宮零介 提到︰ 「樹上嗎…」左手傷了,便用右手來準備魔法。
如果是這種『飛刀』的話,比起使用器具,更像是天生能力…尤其是雪山附近…沒時間想了!
「希望我的電擊能一口氣擊倒牠們…形成。雷波·脈衝!」
(2019-04-01, 16:13)leftflower 提到︰ 真是敏銳的雙眼,明明看起來是個老人了——不過,既然知道人在哪裡就好辦了,看著那兩個模糊人影的方向,少女一邊把手伸進衣服裡、一邊眨了眨眼睛如此想著。
在衣服內側抓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慌荒順便調整了一下抓取的方向,然後便快速的把它朝著樹上的其中一個人影丟出!
那依然是厚實的小刀,不過和方才不同的是這次是以刀柄朝前的方式飛著。
要在衣服內巧妙的轉換方向,又不要刮到肚子或是衣服可是一門高深的技巧,「可是就算打到了,他們也不會跑下樹啊。」小聲地說著,慌荒又看了一眼艾爾雷德。
她需要一些指示,究竟是靠近樹一些、還是拉走呢?
不論如何,希望刀子不要飛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看了看差點被自己刺到的手指,慌荒喃喃地在心中說著。
(2019-04-03, 00:14)須臾哀歌 提到︰ 雷電和飛刀撕裂空氣的聲音讓李洱知道出手的時機到了,舉起雙手一握、將襲擊者腳下的枝幹化為指掌包抄他們的退路。

  「甚麼!」在李洱能力的作用下,一名根枝條開始扭曲,枝幹為骨、綠葉為肉,化為一支手掌,攫向膽敢襲擊你的敵人。另一名刺客雖然沒被影響,但也被這個景象所懾。「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時,雷電球和飛刀已然逼近,「嘖!」其中一名刺客一腳將飛刀踢開,之後往上一躍,逃離枝幹的抓捕,並移動到新的立足點,失去動能的飛刀無力的落下,幸好這次落在空地上,不會找不到。
  另一名刺客看出雷電球的行徑方向,乾脆往一旁跳開,雷電球沒有擊中任何一個敵人,而是正好從兩人之中穿過──

  「砰轟!!!」就在此時,伴隨一陣爆鳴,強烈的電光釋放而出,瞬間將兩名刺客吞沒。「嗚... ...」「呃啊!」兩人如同觸電的松鼠一般,冒著焦煙,直直墜落地面。
  或許是訓練有素,在落地的瞬間,兩人仍即時改變姿勢,最大限度的減少墜地的力道,並很快的爬了起來。儘管身上受了不少傷害,他們仍抽出備用武器,直直的瞪著你們。

  兩名刺客看起來像是青年,有著蒼白肌膚、閃著光澤的銀髮(雖然都有些燒焦了),很明顯的,是心人族。「你們的目的是甚麼?為甚麼偷襲我們?」艾爾雷德厲聲問道。

  「... ...」兩人相視一眼,又繼續瞪向艾爾雷德,一言不發。眼神中似乎帶著一絲動搖和恐懼,可能是從剛剛的一擊中,體會到實力上的差距吧?


快樂888

李洱支援7/4=1.75,結果+1
5+1=6,所以慌荒沒中
擲骰結果

2d6 → 8[6, 2] 8迴避
2d6 → 8[6, 2] 8迴避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5
(2019-04-04, 03:40)MaxC 提到︰  「砰轟!!!」就在此時,伴隨一陣爆鳴,強烈的電光釋放而出,瞬間將兩名刺客吞沒。「嗚... ...」「呃啊!」兩人如同觸電的松鼠一般,冒著焦煙,直直墜落地面。
  或許是訓練有素,在落地的瞬間,兩人仍即時改變姿勢,最大限度的減少墜地的力道,並很快的爬了起來。儘管身上受了不少傷害,他們仍抽出備用武器,直直的瞪著你們。

  兩名刺客看起來像是青年,有著蒼白肌膚、閃著光澤的銀髮(雖然都有些燒焦了),很明顯的,是心人族。「你們的目的是甚麼?為甚麼偷襲我們?」艾爾雷德厲聲問道。

  「... ...」兩人相視一眼,又繼續瞪向艾爾雷德,一言不發。眼神中似乎帶著一絲動搖和恐懼,可能是從剛剛的一擊中,體會到實力上的差距吧?

齁——————她果然會一些神秘的把戲啊,不只是威力、效果也很有感覺。
靜靜地看著撞上樹幹而炸了開來的光球,慌荒若有所思。
那看起來很是方便,在捕魚的時候——紫髮少女是這麼想的。

於是她一邊用右腳靠在左腳上,慌荒就這麼轉了一圈,這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2019-04-04, 03:40)MaxC 提到︰ 「會這樣嗎... ...我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事情呢。『稜鏡光』除了增加我們的族人外就沒有其他用處了。」艾爾雷德對此也感到不解。「我好像也不記得有和誰結仇。」

看著正緊張著的兩名心人族青年,慌荒歪著頭想了想,她腦中當然閃過了不久前艾爾雷德講過的話。
——不過沒想到剛剛攻擊的人是心人族的青年。
艾爾雷德所做的事,難道不是心人族的英雄在做的事嗎?至少她覺得應該是了不起的事。

那為什麼心人族的人對這樣的一個心人族揮起了刀刃呢?
慌荒不解。

事實上,雖然她只需要幫助艾爾雷德找到礦石就好,其他的地方她不去管也無妨。
不過,紫髮少女今天是不這麼想。

「艾爾雷德,先不要這樣大叫——如果是我輩做了這種事情,那麼即便我輩眼前的人是怎麼大喊,我輩都不會回答他的。」眨了眨眼並看向小刀落向的空地——掉在空地真是令人開心的一件事,雖然她沒有表現出來——緊接著,她又用著金色的雙眸在老人和青年們之間來回看著。

於是她想了想便這麼開口,而在開口之前,她鮮少的主動拿下牙齒造型的面具——因為之前有人說過她拿下面具看起來更好交談。

「艾爾雷德所做的事,難道不是心人族的英雄在做的、了不起的事嗎?」紫髮的少女是這麼問的。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6
這一下連出手的沙羅沙都呆了一下,畢竟都是艾爾雷德的同族,最少是能溝通的…
…同族?
想著想著,一個越來越令沙羅沙不安的橋段已慢慢在她腦海中串成…
而且這種橋段,在沒人類般生育過程的生物當中更是難辦…

(2019-04-06, 23:16)慌荒 (leftflower) 提到︰ 「艾爾雷德所做的事,難道不是心人族的英雄在做的、了不起的事嗎?」紫髮的少女是這麼問的。

只限對於長石鎮的心人族而言,還算是…」直視那兩名心人族沙羅沙已經不太想直言:自己覺得『這兩個心人族刺客是長石鎮以外地方來,而且都在那塊打稜鏡光主意』了。
「不管怎樣,大家有話好說。我可不想有人在眼前喪命。」剛才使用魔法時發亮的紋章,都從藍白色的光變暗,再變成不安的暗藍色。
SIGNATURE:
酒吧角色:沙羅沙·異邦客
舊校聯會員(擔當學部未明):天川小夜/Serena
各位多多指教~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7
看著落地的兩人,李洱原本想趁勝追擊,但兩位同行的少女先後發出了疑問,使得他只能在意旁靜觀其變。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8
(2019-04-06, 23:16)leftflower 提到︰ 「艾爾雷德,先不要這樣大叫——如果是我輩做了這種事情,那麼即便我輩眼前的人是怎麼大喊,我輩都不會回答他的。」眨了眨眼並看向小刀落向的空地——掉在空地真是令人開心的一件事,雖然她沒有表現出來——緊接著,她又用著金色的雙眸在老人和青年們之間來回看著。
於是她想了想便這麼開口,而在開口之前,她鮮少的主動拿下牙齒造型的面具——因為之前有人說過她拿下面具看起來更好交談。
「艾爾雷德所做的事,難道不是心人族的英雄在做的、了不起的事嗎?」紫髮的少女是這麼問的。
(2019-04-07, 13:12)天宮零介 提到︰ 只限對於長石鎮的心人族而言,還算是…」直視那兩名心人族沙羅沙已經不太想直言:自己覺得『這兩個心人族刺客是長石鎮以外地方來,而且都在那塊打稜鏡光主意』了。
「不管怎樣,大家有話好說。我可不想有人在眼前喪命。」剛才使用魔法時發亮的紋章,都從藍白色的光變暗,再變成不安的暗藍色。


  「哼... ...那種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知道領錢辦事,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益的事情。」其中一個刺客回嘴道。他壓抑住剛才驚懼的神情,作出一副輕鬆的樣子「我們啊,只需要把握眼前看的到的東西就可以了,就算沒有『稜鏡光』對我也沒差。」從他的話語中,似乎是知道艾爾雷德這個人,但對他的作為不以為然。「我才不想要一把年紀了還為別人而活呢。」

  「你說『領錢辦事』?所以是有人派你們來的囉?」艾爾雷德不為所動,從話語中聽出對方的來歷,並反問道。由於慌荒方才的建議,這次他並沒有表現出激烈的語氣。
  「那又如何?」刺客手中的短刀隨意地拋上拋下,也不像是要朝你們攻擊。「不過我們也不是很喜歡殺人啦,只要你不要再靠近那座高原,我可以保證不會照三餐來拜訪你們... ...」

  相較於這名刺客的滔滔不絕,身旁的同伴則是從頭到尾一語不發,不但沒有放輕戒備,反而重新握緊手中的刀刃。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9
李洱見刺客們並不是可以友善溝通的對象,二話不說舉起右手向下一按;一隻泥手拔地而起欲將話多的刺客壓制在地。

「這種就別浪費時間了吧。」李洱的語氣中雖然沒有不悅,卻少了平時的溫柔。


國文造詣變好差,有語句修飾上的建議勞指教 mayday
擲骰結果

2d6+1 → 10[4, 6] + 1 11總要敬老尊賢吧!?
SIGNATURE:
酒吧卡:李洱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0
(2019-04-10, 02:50)MaxC 提到︰ 「哼... ...那種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知道領錢辦事,爭取對自己最有利益的事情。」其中一個刺客回嘴道。他壓抑住剛才驚懼的神情,作出一副輕鬆的樣子「我們啊,只需要把握眼前看的到的東西就可以了,就算沒有『稜鏡光』對我也沒差。」從他的話語中,似乎是知道艾爾雷德這個人,但對他的作為不以為然。「我才不想要一把年紀了還為別人而活呢。」

  「你說『領錢辦事』?所以是有人派你們來的囉?」艾爾雷德不為所動,從話語中聽出對方的來歷,並反問道。由於慌荒方才的建議,這次他並沒有表現出激烈的語氣。
  「那又如何?」刺客手中的短刀隨意地拋上拋下,也不像是要朝你們攻擊。「不過我們也不是很喜歡殺人啦,只要你不要再靠近那座高原,我可以保證不會照三餐來拜訪你們... ...」

  相較於這名刺客的滔滔不絕,身旁的同伴則是從頭到尾一語不發,不但沒有放輕戒備,反而重新握緊手中的刀刃。

聽完青年的話,慌荒思索。
是紫髮少女迅速地左思右想——原來是受人所雇啊,就跟自己一樣。

眨了眨金色的眼睛,慌荒看著故作游刃有餘的青年以及依然戒備著的青年,她卻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人們總是追求著對自己有利的事物,這點不論是為了金錢的他們、又或是對這個任務感到有趣的自己都是一樣的。
慌荒並不認為自己能說服他們放下利益,因為為了別人而活,確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過,慌荒曾見過為別人而活、又應該說是活著自己的同時為了別人的活而前進的人。
那感覺是很遙遠、卻無比有力的背影,使人莫名的產生安心感。
多少多少,有著憧憬。

但是也終究是憧憬,一邊思索著慌荒一邊理解到了一個簡單的事實——怎麼責備眼前的青年都是沒有意義的。
看著被拋起又落下的短刀,佇立著的慌荒也不覺得青年真的想與自己一夥人發生正面衝突。

(2019-04-07, 13:12)天宮零介 提到︰ 「只限對於長石鎮的心人族而言,還算是…」

慌荒並沒有理解到沙羅沙的話中意思,不過紫髮少女倒是還想要試著再問出更多事情。
因為感覺這個人的口風並不緊。

「那為什麼——」

(2019-04-10, 05:45)須臾哀歌 提到︰ 李洱見刺客們並不是可以友善溝通的對象,二話不說舉起右手向下一按;一隻泥手拔地而起欲將話多的刺客壓制在地。

「這種就別浪費時間了吧。」李洱的語氣中雖然沒有不悅,卻少了平時的溫柔。

「——不能接近那座高原?」看著拔地竄出的泥手,慌荒接著想說的話就這麼變得有些小聲。
明明也是老人家,但是看起來精神真好——如此想著,慌荒皺起了眉毛。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